11爆发

换好鞋,木雪昂首挺胸地走向沙发,那里已经做了一排人,其中木蓉还在嘤嘤哭泣。 “爸妈,你们回来了,辛苦了。大姑妈大姑爷,今儿来做客啊?欢迎欢迎。表弟你都不说给大家削点苹果。”木雪忽略木蓉,大大方方地招呼沙发上沉着脸的几个人。 木前程一拍桌子,“吃个屁,给我跪下!” 就知道木前程是这个反映,木雪以无招对有招,“怎么发这么大火?木蓉在学校给你们惹了多大的祸啊?前天她带了一群人回来又喝啤酒又唱有跳的,课都不去上。是不是老师请家长了啊?你们被骂了?” 一说到这个,木蓉的哭声瞬间没了,她虽然回去跟爹妈告了木雪的黑状,但是自己逃课喝酒的事情,还是没胆告诉家人的。 木前程被木雪这么一说,倒是想起来何晓丽之前讲的。但是,刚刚一回家,就被亲姐姐还有姐夫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说木雪趁着家里没有大人,把他们女儿打的好惨。这个脸丢的这么大,再怎么也要得给姐姐姐夫出口气才行吧? “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个姐姐是怎么当的?不做好榜样,带坏了弟弟妹妹,还不给你大姑妈赔罪!”木前程话锋一转,依旧凶神恶煞。说道赔罪,木前程更窝火了,出差的时候他接到范建春的电话,含沙射影地说报纸的事,指责木前程不尊师重教,心眼狭小,这木前程还一直记恨在心呢。 木雪虚心受教,“哦,妹妹没做好事,所以姐姐就有责任。那女儿不学好,是不是当爹妈的也有责任?再说了,平常你们不都是叫我让着弟弟妹妹吗,他们要干嘛,我还敢管?” 被忤逆的木前程抓起桌上的苹果就砸向木雪,“敢顶嘴,活腻歪了你!” 木雪脚和身子没有动,只是一侧头,就躲过了苹果。她眯起眼,嘴角完成奇异的角度,“木前程,你就是这样当父亲的吗?我是你亲生女儿吗?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问下我一切是怎么回事吗?你一直都这样,从来不管不问,不征求我的意见,你想怎样就怎样。木前程,是不是,所有人都比我重要?” 木前程被问的噎住,虽然脾气固执又暴躁,但是好歹是读书出来的。木雪这一连串的质问,把他逼到了一个丝毫不讲道理,没有人情味的位置。 “动不动你就叫我去死,说我活腻歪。动不动你就罚我跪阳台,给我耳光,打我。木前程,如果你真的那么厌恶我,那你就杀了我啊!”木雪尖声道,一把抓起桌上的水果刀,“你割了这张脸,挖出这双眼睛,扯掉我的舌头,把我整个人从胸膛中剖开,把血都放掉,然后把我切割成无数块拿去扔垃圾场啊!!!” 曾经,木雪是很爱自己的父亲的,就算父亲脾气不好,总是顾亲戚不顾她,但是她还是渴求着有父亲保护的。 她多希望父亲可以送她去上学,可以在别人欺负他的时候出现,可以背她,可以保护她。 但是,没有,上辈子没有,这辈子也没有。 出现这一段时间里,他除了骂自己,让自己去死,就是让自己下跪。这样的父亲,才是造成她懦弱自卑性格的源头吧!所以,他才是自己惨死的源头吧! 眼中血雾一片,木雪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在失控。 “哎哟,唉哟,我的侄女儿呢,赶紧把刀放下啊,放下,你爸怎么舍得,你可是他的亲生女儿啊,快放下放下!”木桂被木雪疯狂的模样吓到了,天呢,这姑娘不会是疯了吧,待会儿要是发起狂来伤到人就不得了了。 “雪雪,小雪,小雪……我的小雪啊……呜呜呜……”何妈妈刚刚被吓得面无血色,眼泪吧嗒吧嗒地落,“前程啊,别说了,我都说听听小雪的解释啊,你看看,我们就这一个女儿啊,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啊……” 木前程一口气怄在胸口,但是木雪刚刚不要命的狰狞和疯狂也让他心头发凉。作为一个父亲,不管他多看不上女儿,多嫌弃她是个女儿,但总归是自己生的,要是真的疯了,那才是家族的大丑闻啊。 “爸爸没这个意思。咳咳咳,小雪,你冷静点,别丢脸了。” 木雪还在粗喘,她把水果刀收起来,但是不放回桌上,她拉开一个小凳子坐下,把炮火击中到木桂身上。 “大姑妈,既然你坐在这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肯定是因为心疼蓉蓉。不过我不知道,你是心疼她又喝酒又逃课然后被我教训了,还是心疼她不学好没有个好将来?你要是觉得,她怎么着不学好都行,那成,我给你道歉,我不该因为自己是姐姐,就管教她。那从今往后,我跟她就不是姐妹,她要活要死,要富贵要贫贱,跟我都没有丝毫关系。你们也就少说什么我带好不带好她的话了。” 木桂尴尬地开口,“姑妈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到底该不该管?能不能管?”木雪逼问。 木桂觉得肯定是今天出门没翻黄历的缘故,怎么平常屁话说不出一个的木雪,变得这么伶牙俐齿,还咄咄逼人。 “该,该管啊,当姐姐当然能管啊……”木桂觉得自己这话说出来就是进木雪的圈套,可是不这样说,似乎又站不住脚。 “不过,你也不能把小蓉的脸打肿啊,这让咱家蓉蓉怎么去上学呢。”木桂的丈夫木钢铁瞪着眼睛,十分不满。 听到这话,木雪似笑非笑地看向木钢铁,“大姑父,你这样说,我倒是想起来,上回你们来我家吃饭,我不小心摔了个碗,我爸他给我两耳光,脸都扇肿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木前程咳嗽了一声,他揍木雪揍太多了,完全记不得这码事,但听起来像是他的风格。 回忆的闸门一旦打开,各种屈辱蜂拥而来。木雪稳住心神,口气越发地讥诮,“你说,你爸这是在教你,打得痛你才记得住,打在脸上记在心上。” 木钢铁恼羞成怒,学着木前程拍桌子,“木雪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小辈跟长辈是这样说话的吗?混蛋!” 木雪毫不退让,手里的刀子也敲在桌子上,“就这个态度!怎么,说不过就岔话题?我这也是在教你这个不上进的女儿,打得痛才记得住,打在脸上记在心上!不服气你就给句话,带回去你自己管教!” 又吵起来了,木前程头痛无比,“都给老子闭嘴!”然后上前抓住木雪领口摔了出去,“去你妈的忤逆不孝,丢木家的脸,当初就该把你掐死再生一个……” 刚说完,何妈妈脸刷就白了,木前程也意识到自己又在诅咒木雪死,一时进退不得。 木雪被摔了出去,跌跌撞撞倒在门口。她回来的时候大门没关好,恰好这时候有人敲门,于是,木雪趴在地上,跟来人们面面相觑。 来的人,正是电视台法制节目小组的。 他们收到了录像,又去报社了解了事情,觉得这件事情有挖掘的深度,于是开会讨论通过了这个节目的策划案。这一耽搁就是两天,听说小姑娘已经出院了,怕直接采访老师打草惊蛇,于是吧唧吧唧奔木雪家来了。 其实他们在门外已经偷偷录了好一会儿了,几乎是从争吵的开始录到现在。这木雪不小心摔过来,让他们都有种偷拍被揭穿的尴尬。 “咳……”领头的一个职业装大美女咳嗽了下,赶紧把木雪扶起来,秒换表情,做出痛心疾首的模样,“小妹妹,你没事儿吧?你爸这是怎么回事,虐待儿童啊?” 边说着,大美女自然大方地带着一扛摄像机一拿话筒还有两个拿着记录本的共5个人,带着木雪堂而皇之走进客厅。 木家人一见摄像机,全部傻眼。木桂木钢铁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一看这场景,立即扭扭捏捏地坐不住,想往房间里面躲。可惜大美女没给他们这个机会。 “你,木前程木先生对吧?你好,我是海塘市电视台第二频道法制栏目的记者,我叫王若琳。”大美女王若琳把手往木前程前面一伸,同时堵住了木桂他们的路。 美女在前伸手,木前程鬼使神差地握了上去。 然后等木前程回过神,王若琳已经坐到木雪旁边,其他人也自己找好位置摆出开拍的架势。 “小雪,有我们在,别怕。刚刚的对话我们都听到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大胆说出来。哥哥姐姐们给你撑腰。”王若琳心疼地抱了抱木雪,这小妹妹好瘦弱,她爹真是个混球,竟然还动手。 木家人脸都煞白煞白的,眼巴巴盯着木雪,希望她能懂点规矩,家丑不外扬。 可惜,木雪才不会遂他们的意呢。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要出门一趟晚上七点左右二更喵! oo谢谢豆子亲爱的扔的地雷,这可是俺的处女雷啊哈哈哈mua,非常感谢!

上一篇   10异能

下一篇   12爆发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