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变化

何妈妈再笨,也听出来,私下他们三个处的根本就不好。 “成庚啊……”何妈妈的眼泪又啪嗒啪嗒掉,“你是我何家的人,跟小雪才是正本的亲戚,木家跟你可没有什么关系。你可别不帮表姐帮外人啊……” 木雪掏出伸手给何妈妈擦泪,“别哭了妈,哭有用吗?你以为哭就能解决问题?没有人会可怜你的,也没有人会可怜我。” 上辈子自己被范建春破相,还得去跪着道歉,那个时候妈妈也是几乎要觉醒了,为了护着她开始跟木前程争吵。但是,总归扭不过暴躁的父亲。而之后,当小三找上门,妈妈就再也没有精力为自己出头了,最后活生生被逼死。 可是上辈子的自己确实不成器,从来没有爆发过。 何妈妈抓住女儿的手,又瘦又黑的小手上全是茧子,她亲了亲木雪的小手,眼泪又要往下掉,“小雪,是妈妈不好,是妈妈胆小又怕事,是妈妈的错……” 木雪也亲了亲何妈妈的额头,“没事,妈妈,我长大了。我可以保护你。” 何妈妈哇地大哭起来。 木雪抱住何妈妈的头,轻轻安抚,一边跟何成庚说话。 “表弟,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木雪口气漫不经心,“外公外婆还有舅舅舅妈跟你说过的吧,我妈妈不得木家的宠,为了抓住木家这个金窝,你得讨好木家人。” 何成庚有点尴尬,“表姐你别瞎说,哪能这样啊。” “所以,你一开始就冷眼旁观木蓉欺负我。见我不反抗,以及我爸对我的鄙夷,所以你坚定地跟在了木蓉旁边。说起来,你倒是没有主动想过什么坏主意,但是呢,木蓉让你对我做什么,你却从来没有反抗过。撕我作业本,泼我水,剪坏我衣服什么的,别说你没管过。”木雪垂下眼眸,冷笑,“何成庚,你要是真聪明,就应该知道,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木雪了。以及,你要搞清楚,你再讨好木家,你也是何家的人,而我再不讨他们喜欢,我也是木家的人。” 何成庚搓着手,“那啥,表姐……” “你,你帮着木蓉欺负你表姐??”何妈妈把头从木雪瘦小的身躯里抬了起来,眼睛都要红了,“你这个作孽的东西,我带你来这里好吃好喝,你竟然胳膊肘外拐,你,你简直是没有良心啊!” 何妈妈作势要打何成庚,木雪站着没动。她知道,何妈妈不敢把何成庚怎么样的,因为他是何家唯一的孙子,一大家人都看得跟命根子一样。 见风使舵是何成庚的拿手本事,只见他痛心疾首地秒认错,“姑妈姑妈,我错了我错了,其实是木蓉太凶了,是她逼我的,姑妈你原谅我,以后我一定不会了,我会好好保护表姐的。” 何妈妈无力地坐下,短短几天,她觉得生活都颠覆了。以她初中只读了两年就没读了,但是她眼光准,一直跟着木前程照顾他到大学毕业,然后顺利结婚,在老家就数她嫁的最好。后来生了个女儿,有点遭夫家嫌弃,本来打算再生几个的,谁知道医生说她生产的时候受了损伤,不能再生了。那个时候她过的日月无光,生怕木前程和她离婚。可是木前程没有,所以即便木前程对木雪不太喜欢,自己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小心翼翼地服侍这他,让他高兴,让他满意木前程要干什么,她绝对不说二话。连带着来家里吃住上学的木蓉,何妈妈都是客客气气的,对木蓉好的不得了,似乎这样就可以补偿木家人一样。 但是呢,自己这一厢情愿的干的都是什么事儿呢? 因为心里对木蓉家不满又不敢发作,加上何家的撺掇,结果自己把何成庚接了过来,仿佛这样就可以平衡。为此,木前程更加不待见木雪,把不满都发泄到木雪身上,自己看着,却假装这样可以锻炼女儿的心智。而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何成庚跟着木蓉一起欺负女儿。 何妈妈觉得自己心里空了一块地方,有什么正在慢慢填充。 似乎,是恨意? “表弟,你想要什么我清楚的很。所以,你自己考虑清楚,是跟着我这个木家正统女儿,还是去帮那些永远也看不上你的木家亲戚。要知道,他们顶多把你当成狗,不会把你当成人。”木雪继续剖析事实,“你和他们,就是两家人。而我和你,才是一家人。” 何成庚愣愣地张着嘴,“表姐……” “如果你敢背叛我,你什么都得不到。如果你能取悦我,我可以给你想要的所有东西,比如出国留学,比如创办公司,比如成为人上人。”木雪煽动着,描绘着,她清楚得很,何成庚骨子里的渴望。当初木蓉就是许诺带他出国留学,然后何成庚就帮着木蓉抢了自己的嫁妆。 何妈妈还不太能跟上他们对话的节奏,但是知道此刻自己一定要帮着女儿,得让何成庚也帮着女儿,所以何妈妈也坚定地表态,“对,你必须向着你表姐,不然我就算被家人打,也会赶你回去的。” 何成庚的眼睛里闪过惊异和激动的光芒,咬了咬牙,点头,“知道了表姐,你说话算话。木蓉那边我会多替你注意的,我现在不能马上跟她撕破脸,所以,给你当个内应吧!”不管木雪说的能不能办到,但是此刻的木雪确实不再是以前那个扶不上强的阿斗了。如果木雪可以继承木家的一切,自己作为近亲,要拿好处,确实比在木家其他人手里容易得多啊。当内应的话,倒是两边都不得罪的办法。 初步拉拢了何成庚,木雪心里稍微轻松了些。 说道这里,何妈妈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来后发现是找木雪的。木雪接过电话听到是刘爽咋咋忽忽的声音,说是约她出去,让一定得出去,宋言穆在等她。 犹豫了一会儿,木雪还是出了门。 被刘爽带到了一家咖啡厅,木雪站在门外磨磨蹭蹭不肯进去。 “没事,虽然你穿的实在是土了点,但是服务员不会拦你啦。”刘爽拎着木雪跟拎小鸡一样,强制她进去。 “哎哎哎你放手,我自己走就可以,我不是嫌弃自己,我是不想……”木雪挣扎。 “不想见到我?” 简欧风格装修的包间里,宋言穆端着小巧的咖啡杯,好整以暇地问道。 木雪闭上嘴巴,讪笑,“没,不是。” 说起来奇怪,木雪莫名其妙的对宋言穆有畏惧感,总觉得他身上有让自己害怕的东西。 “坐。”宋言穆依旧是沉静无波的模样,哪怕嘴角勾起笑意。 吴森若坐在旁边,伸手拉开凳子。 木雪小心翼翼地把屁股放上去,紧张的小模样让刘爽乐开了花,“言穆,怎么感觉你把小雪吓着了?看她战战兢兢的样子啊” “喝什么?”宋言穆笑了笑,把点单递给木雪。 随手指了个看起来不那么苦的,木雪努力让自己放轻松,“没有啊,我只是跟他不熟而已。” “言穆周末住我家的,是我好兄弟,你叫他宋哥或者言穆哥都行,他比我们大两岁。”刘爽兴致勃勃地介绍,“言穆是个很神奇的人哦,经历非凡,你得早点跟他熟起来,他会教你很多东西的。” “言穆……哥……”这个年龄段,认哥哥就跟牛吃草一样容易么?木雪忍不住腹诽。 “木雪,今天约你出来,有话给你讲。”宋言穆放下杯子,修长的手指摩挲这杯壁,“你不用否认,当天发生的场景绝对不正常,而让大家不正常的因素,就是你。” 木雪勉强挤出笑容,“言穆哥,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上次说过,也许你脑电波很强烈,情绪可以感染人。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国内国外都有很多事情是科学解释不了的。科学,也不过是不断地弄清未知事物而已。”宋言穆缓缓说道,“你的能力,学会了掌控和运用,会对你的未来产生很积极的影响。” 木雪没说话。 “我和森若,刘爽感情很好,是从小就认识的。你可以信任我。”宋言穆失笑,“不要把那么明显的戒备写在脸上,你应该学会掩饰。” 听宋言穆这样说,刘爽张口想说什么,被吴森若一手拐子给戳没了。木雪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一切。 “小雪,言穆哥不会害你的。”吴森若开口,“如果你真的愿意用这个能力来帮我,那么请接收言穆哥的训练吧。” 训练?木雪瞪大眼,“什么训练啊?等下,我可没有太多时间的啊……” “每周一天,让你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以及释放自己的情绪。”宋言穆这下是真心笑了,眯起的眼睛跟只要偷鸡的狐狸一样。 当木雪满身疲惫地回家时,木桂夫妇已经把床买了回来,并且找工人换好了。何妈妈还贴心地在两张床中间安装了帘子,相当于把房间格成了两个空间,木雪睡在靠近门的地方,木蓉睡在靠近窗台的地方。 木雪对这个情况还是很满意的。木桂夫妇周日就告别了,木蓉这两天也安安分分的,不知道是不是被父母提点过。周日那天木雪在家完成了作业。 一转眼,又是一周。每天早晚都是刘爽吴森若来接送的木雪,在学校里已经大出风头。木雪开始发奋读书,至于林予菲,她采取的是爱理不理态度。你跟我说话,我心情好就回一句,心情不好就当没听见。 一晃就周四了,依旧是中午吃饭,木雪跟刘爽他们班的人围在一起吃饭聊天,林予菲雷打不动地天天贴过来,就算没有人理她她也贴过来,毅力可嘉。 罗兰紫把头凑木雪耳边,悄悄开口,“小雪,之前电视台打算做一期你受伤相关节目,后来你爸爸给记者们塞了红包,又请台长吃饭,上面还有人打招呼,所以最后没有做得成。” 木雪点点头,也悄声道,“谢谢你们了,报纸那事儿已经让范建春收敛了很多。电视台那边播不播都好,辛苦你们了。” “李湘华因为这事儿觉得不好意思呢。”罗兰紫亲呢地掐了掐木雪的脸,“看,他这两天都是臭着脸的,听说跟他小叔闹脾气呢。” 木雪看向李湘华,那是个白白净净有点微胖的男生,是刘爽这伙人中最好玩的一个,经常开一些脱线玩笑。 李湘华冲木雪努嘴,嘴边还沾着饭菜。木雪冲他吐舌,然后用口型说:谢谢。 李湘华嘿嘿一笑,继续埋头吃菜。 林予菲默默看着这一切,看了看因为饭卡钱不够,所以日渐简单的饭菜,终于狠下心。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君 =a=俺真的是个标题白痴,怎么都想不出标题……太伤感了……

上一篇   12爆发2

下一篇   14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