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陷害

“偷了班费的同学,识相的现在就出来道歉,把钱给归还了,否则等会儿搜出来了,可不仅仅是被处分那么简单了,绝对直接开除!” 范建春凶神恶煞地挥舞着教鞭,他今年还真是流年不利,先是木雪那里闹出个大丑闻,然后是被校长骂的狗血淋头,今年评优是没指望了,堂哥也生了他的气,电视台还差点给报道。现在更好,他放在办公桌里的班费竟然有人敢偷!简直是老虎脸上拔胡须,不要命了! 班级里每个人都战战兢兢地,这是中午过后的第一节课,地理老师都进来了,结果范建春杀气腾腾地冲了进来,说是班费掉了两千多块,中午掉的,要立即搜查。 见没有人回应,范建春叫出班长,带头把自己的衣服书包都翻了个遍,然后班长搜班委的,班委再分组搜同学的。 眼看班委越搜越近,木雪看林予菲镇定无比的模样,隐隐约约的觉得不对劲。她伸手进自己的书包仔仔细细摸索了下,果然!书包夹层的口袋里多了一摞用信封装好的东西,摸长短正好是100元纸币的大小,不过这个厚度,只有不到一千啊。 木雪转头看林予菲,林予菲也转头看木雪,两人目光交汇的一刻,木雪敏锐地发现林予菲眼中闪过的胜利。 对,胜利,跟那个时候一模一样。 木雪也笑了,嘴角勾得有些残忍,你真是好样的! 伸手把钱努力卷成一团,塞进袖子里,木雪把手抽出来,站起来。纪律委员已经过来,她故意站到了林予菲旁边。 纪律委员搜的特别认真,先是翻每一本书看有没有夹页。 木雪稍微退后一点点,跟林予菲错开半步的距离,装作有点害怕的模样,往林予菲身上撞去,同时把袖子里的钱塞到到林予菲的校服衣兜。 林予菲被木雪一撞,有点不太开心,但还是假惺惺地扶住木雪,“小雪,你怎么了,又不是你偷的。” 范建春闻言立即走了过来,凶狠地看着木雪,“站好了你!” 木雪站端正,低着头微笑。 林予菲瞅到木雪嘴角的微笑,心底一沉,她下意识地把手踹兜,然后心里一激灵。这个卷起来的信封的感觉……难道是? 假装咳嗽,林予菲低头,手把信封带出来一点点,顿时如遭雷击,海水纹的白色信封,这就是她今天中午从办公室偷出来的装班费的信封,她拿出大部分钱后,亲手把信封还有剩下的几百块放进木雪书包的。 不可置信地看向木雪,林予菲才反应过来刚刚木雪撞她时干了什么。这简直是……木雪怎么可能这么聪明……木雪她…… 一咬牙,林予菲抬头温柔地看着范建春,“范老师,需要我帮忙不?多个人帮忙速度快一些呢。” 范建春很喜欢这个漂亮温柔又又乖巧听话的学生,直接点头,“行,等会儿马上及搜你了,搜了之后你帮忙吧。” 林予菲走过去打开木雪的书包,“嗯好的,我先帮忙看木雪把书包把。” 就在范建春没有反应过来的这几秒,林予菲已经超常发挥把钱又塞回了木雪书包的后兜里。 木雪一把抢过书包,“不用你帮忙,让纪律委员搜就行了。”再次把钱塞回袖子,木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果你帮我看书包,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帮你看书包?” 说罢拎出林予菲的书包呼啦就拉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塞了进去。 林予菲一把抱住自己的书包,扯了回来,急道,“木雪你怎么回事,又不是做贼心虚,你打开我书包干什么,想栽赃我吗?” 木雪摊手,“栽赃你什么,你书包里有东西?” 林予菲眼睛一红,“范老师,刚刚不知道木雪有没有给我乱放社么东西……” 范建春感觉自己逼近真相了,他安抚林予菲,“没事,如果是在你这里搜到钱,那肯定就是刚刚木雪放进去的。她是个什么东西,我清楚的很。” “那你打开看啊!”木雪毫不示弱。 结果,林予菲的书包被翻了个遍,没有钱。 林予菲眼睛咕噜一转,“小雪,刚刚我都被你吓着了。”说完她开始脱下校服外套,翻过来翻过去表明衣服里面没东西,她里面穿的是一件贴身白色衬衣,洗的有些透,一眼就看出来没有什么东西;然后她卷起校服裤子抖动,示意裤子也没有藏东西,还有就是鞋子。弄完之后,她就直盯盯地看着木雪。 木雪把手从袖子里面脱出来,然后从里面打开拉链,慢慢脱下外套,按照林予菲的方式翻了一遍,接下来是裤子,鞋子。 什么都没有?林予菲傻眼了,“不可能啊……再搜一遍,刚刚我明明看见你要扔什么东西进我书包的!” 林予菲一口咬定,她确定钱就在木雪身上。这件事情可以彻底让木雪被众人鄙视,甚至可以被开除。这段时间木雪越来越自信,同时对她的厌恶越来越明显,不管木雪是为了什么突然视她如仇敌,她都已经不能把这个隐患带在身边了。 “予菲,你有被害妄想症吗?”木雪拾起衣服穿上,“我都没说你是不是往我书包里扔东西,明明是你先自作主张拉开我的书包吧,你在紧张什么?做贼心虚?是不是最近零花钱不够了呀?” 林予菲呜地哭开了,“你诬陷我……” 木雪也跟着开哭,“明明是你在诬陷我……” 又乱了又乱了,范建春头疼,“闭嘴闭嘴,往后搜!” 所以搜到最后,也没找到钱,范建春悻悻然地走,边走还边威胁,“这么多钱,够报警了,小兔崽子,等着被开除吧!” 木雪回位置坐好,林予菲也心神不宁地坐上椅子,突然林予菲发出一声惨叫。又是一阵混乱之后,同学们在林予菲屁股上发现一根圆规,圆规刺都嵌到肉里了。 把圆规放到林予菲凳子上的木雪,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 一直等到放学,木雪都没有去上厕所。原因是,她把钱塞在了内裤里。 本来木雪是想把钱塞进空间的,可是空间无论如何都拒绝外来物。刚刚她脱衣服的时候故意是手从袖子退回来放到衣服里,就是为了把钱塞内裤。本来心里还是有点发虚的,但是幸亏逃过一劫。 信封和钱得先藏好,找机会回报林予菲才行。 木雪跟刘爽吴森若讲了这事,吴森若冷笑,“我一看她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跟我家那些贱人姐妹一模一样。证据你别带身上,小心被发现了怎么都说不清,要么给刘爽要么给我,需要的时候我们来帮忙。” 心里一阵温暖,木雪答应着好,然后照办。 然后木雪囧了,这个……这个钱刚刚她放内裤的啊! 看着木雪瞬间尴尬的表情,吴森若也反应了过来,他咳嗽一声,“存,存银行吧,给你卡。” 于是三个人囧囧有神地去存钱,存完之后吴森若逼着木雪洗手洗了好几遍。 “这周六,记得也要来哦,老地方。”吴森若叮嘱木雪。 木雪闻言彻底蔫儿了。上周宋言穆给了一张长长长长的训练计划表,第一阶段是要先明白她情绪感染的触发条件。上次他们把木雪带去了游乐场,专挑那些惊悚的吓死人的游戏,高空坠落啊,疯狂过山车啊,魔鬼翻滚啊,并且每次都是宋言穆跟她一个组,眼睁睁地看着她吐了又吐,吐完还吐,结果都没有让宋言穆有什么情绪波动。 宋言穆做了半天笔记,最后总结,这些游戏够刺激,但是没有危险性。下周得尝试有危险性的事情。木雪抵死不从,最后在三位帅哥的共同劝哄以及保证不会害死人的情况下,尤其是吴森若强烈期盼的眼神下,木雪才勉强答应。 回去之后她还特地去空间问了问,到底是自己没有发动异能,还是异能对宋言穆无效。因为在她看来,刘爽是那种情绪特别容易高亢的积极分子,吴森若是心事重重的阴沉分子,宋言穆的话,只能说是泰山压顶不变色,洪水淹脖不慌张的超级沉稳分子。结果空间告诉她,异能未启动,并且特地告诉她,异能只对赐予者也就是吴森若不起用,其他的都是起效的,只是影响力有高低而已。内心坚定的人不受到的影响小些,内心软弱的人受到的影响大。 但是事到临头,木雪好想窝囊地反悔啊,可不可以不配合宋言穆啊。死过一次的她,真的再也不想面临什么危险。 回到家,木蓉跟何成庚正在沙发上看电视,木前程跟何妈妈还没有回来。木蓉见木雪进门,迅速从鼻孔里哼出一个傲慢的音。 木雪边换鞋边开口,“你应该说,表姐回来了,而不是,哼。” 木蓉翻白眼,“谁理你。“ 木雪走到她身前,弯腰笑,“木蓉,你真的是很笨。”说完木雪转身做作业去了。 咬着手里的苹果,木蓉跟何成庚咬耳朵。何成庚面露难色,“不太好吧……” 木蓉怒目圆睁,“你敢不听话?” 何成庚犹豫纠结了很久,才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趴倒在地求调戏 俺从初中到高中当班委的时候,每学期都要丢钱,订书费啊卷子费啊杂七杂八,于是每学期都赔钱……那真是一个悲催的过往。还真的就被曾经关系比较好的同学拿走了,过了很久才发现蛛丝马迹,不过那个时候人比较包子,默默的就忍了…… 换成现在,忍个毛啊直接掀桌干架=皿=!!

上一篇   13变化

下一篇   15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