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反击

昨晚作业的木雪进了空间,发现那朵兰花还是半开的模样,变化非常小。她觉得奇怪,因为金叶子和蓝叶子都是一直在生长的,几乎过一两天就会多一片。现在木雪已经摘下来储存了好几片叶子了。 跟空间嘀咕了半晌,木雪才明白,要多多跟朋友接触,保持感情稳定上升,这些植物才会生长。看来每天只是去吃吃饭聊聊天还不够啊,还得多交流其他东西。 “宋言穆……”木雪犹豫着,“为什么这里没有宋言穆。” 【因为他没有把你放进心里。】 眼前闪过宋言穆沉静的脸庞和温暖的手指,莫名一股失落,木雪退出了空间。 当天晚上,木蓉早早就睡上了她自己的床,没有向往常一样看电视看到十一点多。木雪没有管她,按照自己的时间安排表休息。 半夜的时候,木蓉起床去上厕所,一向不管别人想开灯就开灯的她,这次是悄悄摸黑出去的。 木雪在被窝里睁开眼,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醒了,但是冥冥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木蓉回来的时候,拉着何成庚一起。何成庚手里端着好大一盆水,走过木雪的隔间,来到木蓉隔间。 “倒啊。” 何成庚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按木蓉说的,把水倒在了床上。木蓉夺过何成庚手里的瓷盆,往木雪的床边一扔,咚地发出一声巨响,然后木蓉嚎开了。 “呜啊啊啊啊啊啊,堂姐你为什么要欺负我!!!” 其声音之洪亮之悲催,简直惊天地泣鬼神长关漫道六月飞雪! 木蓉又是哭又是嚎地满地打滚,不一会儿就把木前程还有何晓丽招来了。 “大半夜的嚎什么?”被吵醒的木前程非常不高兴,这要是木雪赶这样,他今晚铁定打得她住院。不过既然是侄女儿,就算了吧。 “舅舅,堂姐刚刚拿水泼我床,要不是我反应快,就被她一起给泼了呜呜呜……”木蓉可怜兮兮地指着被泼得的床,又指木雪的床。 瞪大眼,木前程二话不说就要逮着木雪揍。 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木雪呢? 木雪打着呵欠走进房间,“你们在干嘛啊?刚刚蓉蓉在干嘛嚎的那么大声,害得人家上厕所差点出不来。”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哎哟,表弟,你也在啊,什么时候来的?跟爸妈一起进来的?” 木雪拉开隔帘,边打呵欠边问,“你们这是怎么了?” 何妈妈非常配合地疑惑,“我们一进来成庚就在这里啊。” 眼里闪过讥笑,木雪点头,“噢,刚刚我听说什么堂姐欺负人,怎么回事?” 木蓉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撑住脸皮开口指责,“你装什么装,你刚刚明明就泼了我的水,然后才跑出去的。” “哦,是吗,你亲眼看到的?”木雪双手撑着下巴。 “是啊!”木蓉辣气壮。 “开灯没啊?”木雪步步紧逼。 “没开!”木蓉回忆了下,刚刚确实没开。 “没开怎么就知道是我?”木雪呲地笑了。 木蓉哼哼,“当然是你,除了你还有谁。” “我站在哪儿泼你的水啊?” 木蓉感觉跑过去指了个位置。 木雪点点头,“哦,原来你看到的人是站在这里啊。表弟啊,你刚刚睡醒?” 何成庚眼珠子咕噜咕噜转,点头。 “被惊醒的?” “是。” “醒了就过来了?” “……是。” 看着何成庚的迟疑,木雪笑了,“直接走过来的?” 何成庚的额头开始出汗。 木前程等木雪唱了这么久的独角戏,终于忍不住了,“小雪你有屁快放!” “爸,你是聪明人,你说,何成庚是直接走过来的,为什么袖口和拖鞋面上是湿的?都怪他太贪心,要端满满一盆水来泼啊。”木雪拍拍手,“我是出去上厕所去了,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这事儿跟我没关系。” 何成庚这下慌了,木前程可以包庇木蓉,但对他那可是不冷不热的,要是发起火来让他滚,他就只能滚了呀。 木蓉给何成庚使眼色,不住地往木雪那里瞟。 诬告木雪?诬告木雪,那自己也是坐实了欺负木蓉的事,还不是一个结局。这种伤人一千自伤八百的事,他才没有那么傻呢。 被木雪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得浑身发毛,何成庚告诉自己,以后绝对不能再小瞧木雪了,这个时候不能再摇摆不定了。 噗通,何成庚跪下了,“姑爷,我错了,水是木蓉叫我泼的,她想要陷害小雪。” 木前程激动地举起拳头,然后,挥不下去了。 “你这个骗子,明明就是木雪串通你来欺负我,你们太凶了,呜呜呜呜你们何家人吃了狗胆子了啊,欺负我们木家全是姑娘是不是?告诉你,没门,你们何家都去死……”木蓉这下彻底闹开了,开始在屋里砸东西,“不要脸,何家的人都是扫把星,贱人族里出卵蛋……” 何妈妈阴着脸,没理会发飙的木蓉,而是问何成庚,“到底怎么回事?” “木蓉说,要杀杀木雪的威风,要让她受教训。木蓉说自己才是木家的大女儿,木蓉是何家的人不是木家的,不该比她过的好……”何成庚一咬牙,全部抖落出来。 “本来就是,你们何家人……”木蓉跳起来骂,然后被木前程黑得锅底一样的脸给震住,吞回了后半句话。 木前程捏着拳头走向木雪,“说,到底是不是你指使的何成庚?!” 一股怒火用上心头,木雪蹭地站起来,“怎么,你也觉得我是何家的,不是你木家的?那我改姓好了!平时何成庚到底是跟谁一起玩你不清楚?何成庚最听谁的话你不清楚?你明明什么都知道,这种时候还问我?!想打我,来啊!你打啊!” 怒火一股股上涌,四肢里仿佛在游走什么力量,木雪眼眶发红,死死地盯着木前程。 木前程觉得自己怒火逐渐升腾,越来越觉得木蓉面目可憎,对,不是木雪,是木蓉,所以木前程转身揪住木蓉的头发,啪啪左右开弓两耳光,抬腿又是一脚,把木蓉踢到了墙角。 木蓉被抽的眼冒金星,一脚踢到肚子上,顿时汗如雨下,缩在那里四肢抽搐。 何妈妈本来是需要尖叫的,但是,她吞回去了。以前女儿也被这样打,经常的,她拦过没用还要一起挨打,后来连劝都不敢劝了。现在轮到木蓉被打了,何妈妈觉得自己没必要大惊小怪。 至于何成庚,那是彻底傻了。 木前程暴打了木蓉好几分钟,才慢慢缓过来,这个时候木蓉已经昏迷了。像是不明白自己刚刚怎么发了那么大火,木前程懊恼地抓了抓头发,怎么办,这下不被姐姐他们埋怨死啊!心急火燎地打电话叫了救护车,木前程心乱如麻。 一旁的木雪脸色有点苍白,这次她没有失忆,她清楚地记得自己的情绪像是突破了一个点之后,她的怒气和不甘,她想让木蓉自食其果的情绪像潮水一旁奔涌而出,全部都倾泻到了木前程身上。 对,这次,她冥冥之中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这种情绪渲染,是可以操控方向的。怪不得空间说,只要她用了异能,就知道怎么运用异能。原来真的是跟骑自行车一样,不会操纵平衡的时候怎么都不会,一旦骑着走了,就迅速地明白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是一个惊喜,她一定要赶紧告诉森若他们三个。 当天晚上木前程和何晓丽送木蓉去了医院,检查之后发现有点轻微脑震荡和软组织挫伤。医生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木家是常客,以前是一个瘦小的女孩子隔三岔五被送来,现在换了个女孩子了,真不知道木家到底是搞什么的,这么喜欢打孩子。 木前程的心情暴躁到了极点,这让何晓丽内心十分不满。以前木雪被打伤了,他可从来没有亲自送过,并且从来都是风轻云淡不管不顾的样子。看来,木前程还真是没有把木雪当成过木家人啊。 何晓丽的眼神更加暗沉了。 木蓉住院,可比木雪住院待遇好多了。木前程要求何妈妈天天做好吃的送过去,还各种水果营养品都买上。木前程让木蓉保密,别说出去这件事的话,他就送木蓉一个手机。木蓉眼都亮了,加上她本来就心虚,也是被木前程打怕了,就答应了这件事。 何晓丽把这事跟木雪抱怨了,木雪拍拍妈妈的手臂,“妈,这些事情我们不管。不过,我觉得,你不能再围着爸爸转了,得找点正事干。” 何妈妈叹气,她也想过自己开个小铺子什么的,这样多少可以有些收入,不用从木前程手里讨钱花。更多的是,这样以后就算木前程真的不把木家的一分钱给木雪,起码,她还可以给孩子攒点嫁妆。 “不如,妈妈你去咱们老家县里悄悄买几个门面出租?”木雪循循诱导,“但是,得是你自己买,谁也不能告诉。爸爸这边不能让人知道,爷爷奶奶那里也不能,否则你收不到房租的。” 心中一阵惆怅,“在老家买,怎么也会走漏风声的。”何妈妈喝着苦荞茶,“我也没有那么多钱可以去买啊。” “那就在市周边买好了,农贸市场那边的房子虽然破旧,但是可以租给菜贩子什么的住。”木雪再接再厉。 何妈妈觉得很奇怪,“孩子,那边的房子又破又烂,现在大部分的人都是去新农贸市场,还有大超市里面,谁还会去你说的那地方啊。” 木雪摇头,“妈妈,我听新交的好朋友说咱们学校有可能搬新校区,搬的话就是搬那里。好朋友很久家庭背景的,这话绝对可信。如果搬过去了,那边可是要赔房子赔钱的。你想想,多划算啊。” 何妈妈明显不信木雪这般瞎说,“好了乖女儿,妈妈会想办法自己去找点什么事情干,你就别担心了。” 闻言穆雪纠结了,那可是拆迁啊,虽然赔款不算高,但是如果能买下一栋两层带门面的小楼,到时候可是在安置区给一套房一个门面,而后来,那个安置区成了非常繁华的餐饮小吃区,7楼一下的都被租出去开餐馆火锅店日本料理等等等,租金从一年几千升到接近十万。 最关键的是,现在买旧农贸市场的房子,不到一千一个平方! 可是木妈妈绝对不信木雪这个黄毛丫头的。木雪心里焦急,但是也没有办法,除非她把年龄改了然后去办身份证……但是自己也不乐意啊,平白无故的就大了4岁,不爽。 作者有话要说:=a=我是标题无能党!!!!!!!!!!

上一篇   14陷害

下一篇   16开始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