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开始蜕变

周末再次来临,木雪跟宋言穆一见面,就乖乖地把木蓉那事仔仔细细汇报了。 “怎么,现在不否认自己的能力了?” 依旧是在那家咖啡店,宋言穆拿勺子搅拌方糖。 小心眼,木雪腹诽。 “不要再心里骂我,你脸上的表情太明显了。”宋言穆把搅拌好的咖啡递给木雪。 木雪结果咖啡,一口喝完,准确地表达了什么叫牛饮。 吴森若摸着下巴,“看来不一定是需要感受危险,而是你被激发本身的感情才行。” 刘爽的思路显然非常迥异,他呵呵地笑,“那你要是恋爱了,肯定对方也会爱上你……多好的能力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啊……” 没有想到这一层,木雪的下巴掉了下来,真的,真的可以这样? 天哪,这简直是金手指啊! 像看祖宗一样地看着吴森若,木雪眼巴巴地开口,“森若,你,你是不是很缺爱?”不然你是怎么让我拥有这种神奇的异能的? 吴森若一口咖啡呛到气管里,“不不不,我不缺,你不要爱我……我爱的不是你这类型,你不能对我使用能力啊我告诉你,否则翻脸绝交的!” 沉这脸,木雪眯起眼,“切,就你这三观不正的,也不是我爱的类型。”她这时想起来空间说过的话,情绪感染以负面情绪为主,正面情绪什么的……谁知道起不起用啊。想到这里她干脆直接说出来,“我觉得,负面情绪更容易感染人。” 静静思考着的宋言穆手指揉着眼角,这是他的一个小习惯,吴森得内心一惊,不知道言穆哥又要干什么“好”事。 “森若,你带木雪回家去玩玩。”宋言穆笑得如沐清风,“假装你对木雪非常喜……木雪,你得打扮打扮。” 吴森若和木雪都往后退了一步。 “非常喜什么?喜欢……言穆哥你别开玩笑了,她这又瘦又矮又黄又瘪的……”吴森若一脸嫌弃。 “打扮?去森若家?言穆哥你最好说清楚到底要干嘛,不然坚决不去。”木雪想了想吴森若的家庭情况,啧啧啧,比自己家还要狗咬狗一嘴毛,蹚浑水她不怕,但是蹚完之后的麻烦她很怕啊。 宋言穆拍拍吴森若的肩膀,“森若,我想现阶段,没有什么比你的弟妹更能激发别人的感情了。木雪的能力需要不断使用,才能学会操控。再说,你不想让他们干点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说完,宋言穆又拉过木雪的手,“木雪,帮帮森若?你别看他天天阴着脸跟杀了人一样,那都是为了保护自己。他们家那些人,个个都阴险恶毒不要脸,联合起来对付森若。” 木雪艰难地吞口唾沫,“我,我愿意是愿意,但是,事后怎么办?我现在的能力,还不敢去惹火上身啊。” 拍拍木雪的头,宋言穆意味深长地笑了,“事后,我来当你男朋友。” 这,这是什么个状况?!木雪惊悚地打量了下贵公子模样的宋言穆,扭头再看看墙面装修玻璃里面瘦黄瘪的自己,这,这根本不搭配啊,简直就是钻石镶在草绳上……呸呸呸,自己这什么破比喻。 “我,我不想早恋,呵呵……承,承蒙厚爱,你们只要保证,不会给我惹火烧身,就行。”木雪都结巴了,美人计什么的效力太恐怖了。 哪知道宋言穆根本不领情,反而沉下脸,“怎么,你觉得我配不上你?” 这又是个什么状况啊!木雪脑袋飞快运转,“不是啊,是我配不上你。你看,你都高中了,我还是初中生,你家世肯定很好,我家很普通,你长得这么高这么美,我是个矮瘪黄……那啥,我们都是好朋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肯定来的,所以不用假装什么恋人啦,不然更惹祸上身……”一看你就是会招惹很多女生的类型啊! 宋言穆盯着木雪,浑身的气势如海般翻涌而来,整个房间瞬间变得压抑无比。木雪昂着头,坚定地对视宋言穆,不行,绝对不行。空间里你草都没一根,说明你压根没把我放心里,说出这种做男朋友什么的话,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你不信任我。”宋言穆缓缓收回压力,有些失望地开口。 木雪摇头,“不,我信任你。是你不信任我。说的过分一点就是,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也许,你只是觉得我比较好用而已。当然,你也没有恶意,我知道的。” “言穆哥……”刘爽这个粗神经也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他探头探脑地在旁边开口,“小雪不愿意就……” 抬手打断了刘爽的话,宋言穆笑了,一如既往地平静温和,“你说的对,我确实是觉得你比较好用,但我并不是利用。我们可以等价交换,包括情感。既然你信任我,那么我也会慢慢交付信任的。但是,想要我的信任,那就得当我女朋友。并且,这也是我回报你付出的一种模式,你会需要我的庇护;虽然确实会给你再次带来一些麻烦,但是你得到的会更多,你想要实现的东西会更容易。以及,我们的关系只是对外,对内,你还是我们三个的小妹妹。” 这下木雪听懂了。第一,宋言穆表面温和,内心戒备比吴森若还重;第二,等价交换,宋言穆并不会亏欠谁,但也不会随意付出;第三,宋言穆估计家庭背景很深,否则也不会这么自大。 如果是根粗大腿,抱上也无妨?这样自己的复仇路会走的更顺利。 于是木雪终于干脆利落地点头,“好啊。一句话归纳,我假装你女朋友并且帮你做事,我要干什么你都帮我,对吧?” “对。” 接下来,就是灰姑娘木雪的魔法时间了。 三位帅哥带着她去了一家美容会所,五六个人围着她团团转,修薄刘海,夹直头发,带上真水晶珍珠的压发,脸上被好好做了护理,然后呼啦啦乳液粉底的开始上,手脚身上都被涂上海藻泥,接起来之后又是水又是乳又是膏地往上抹,指甲也被好好打理涂上了浅粉透明的护甲油。等三个小时后,木雪扭扭捏捏地从房间里走出来。 上了裸妆之后的木雪皮肤变得莹润白皙,手脚露出来的部分也变得细化光洁,这让她乖巧的五官被凸显出来,加上瘦弱,倒是有几分林黛玉妹妹的风骨。 “不错,我见犹怜,走,买衣服去。”宋言穆很满意。吴森若和刘爽附和地点头。 然后木雪享受了一把狂购物的快感,只要是她喜欢的,宋言穆二话不说就去付款。渐渐的吴森若也开始抢着付款,然后刘爽也加入,搞到最后木雪都不好意思了。 最后穿在木雪身上的那套,是吴森若给选的。纯白色的连衣裙由七种花纹不同的蕾丝构成,非常顺滑贴身,脖子上一串水钻小兔子的项链,脚上是浅桃红微坡跟的软底小牛皮凉鞋。一眼望去,就像是一多娇弱的小白莲。 小白莲……木雪在心里默默吐了个槽。 “大工完毕,现在都是吃午饭的时间了!吃饱喝足,大战极品咯”刘爽领着头冲向了商场下面的餐厅区。 所谓人靠衣装,木雪穿上这身连衣裙,步伐动作不自觉地就淑女了很多,加上走在宋言穆吴森若中间,无意之间倒是给了别人这是个千金大小姐的错觉。 为了不吃掉嘴上的唇彩,木雪动作很僵硬,每次都张着个嘴把饭菜舀进嘴里。吴森若在一旁看得无语,粗鲁地抓起纸巾递给木雪,“擦了再吃,待会儿重新去买唇彩就是了。” 木雪无语地擦唇彩,就在这个时候,冤家路窄这句话被彻底演绎了一遍。当然,冤家不是木雪的冤家,而是吴森若的冤家。 一名穿着金丝绒绣花长旗袍的女人扭着腰臀走了过来,手里的gucci包包荡来荡去,“哎呀,这不是二弟吗?” 宋言穆突然踹了木雪凳子一脚,于是木雪哎呀一声,往吴森若怀里倒去,手里还拿着纸巾保持着擦嘴的动作。吴森若出于条件反射,把木雪搂了个满怀。 这下,女人几乎的表情瞬间就丰富起来,阴阳怪气道:“哎哟,二弟,这是怎么个情况?交女朋友了?这可是早恋啊,要是爸爸知道了,啧啧啧……” 谁啊这是,木雪冲吴森若眨巴眼。吴森若凑到她耳边,“我姐,那个被我摔死了的侄子的妈。” 木雪也咬耳朵,“讨厌她?” “非常讨厌。” 木雪知道了,于是木雪搂住吴森若的脖子,“森若哥哥,这位大婶是谁呀?长得好吓人噢,说话声音跟鸭子叫一样,人家听得耳膜疼啦……” “噗……”刘爽一口可乐没有咽下去,喷了个漫天飘雪。 女人的嘴角都扭曲了,但还是努力维持妖艳的笑脸,“还真是什么人配什么货。” “所以只有烂货才能喜欢你这种烂货,好货就跟你成不了。”吴森若抱住木雪,恶毒地回答。 女人双手撑在桌子上,“吴森若,我吴瑜遐再烂,爸爸也喜欢。你就算是优秀到顶天,他也看不上你。” 木雪的指甲不小心掐进了吴森若的肩肉里。这话她可听过无数遍类似的,比如木蓉说我就算是再蛮横舅舅也喜欢,你就算是再听话舅舅也嫌弃。 仗着别人对你的喜欢和纵容,你们就能随心所欲?! 笑嘻嘻开口,木雪故意拿捏气音调,又嗲又软,“大婶,原来你也知道森若哥哥优秀,你自己很烂呀。” 作者有话要说:即将开启吴家亲戚副本=w=

上一篇   15反击

下一篇   17吴家极品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