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吴家极品团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17吴家极品团

眼前的小姑娘,长得跟朵白莲花一样,说出口的话却刻薄刺人的很。吴瑜遐扬起下巴摇头,烟熏妆的眼睛里流露出威胁和不屑,“小妹妹,注意你说话的口气,我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小丫头,但是,吴家的事可不是你参合的上的,否则走在马路上被谁泼了硫酸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哦。” 吓我?我怕你吓啊?木雪呵呵呵地笑起来,“你们吴家的事儿我可不懂,不过谁敢泼我硫酸,我死了就算了,没死的话……那可是会把主使者和犯案人一起,把硫酸从耳孔灌进他们的脑袋哦!” “不错的主意。”吴森若笑着点头,“下次我试试,找个人给你泼硫酸,大姐,你觉得怎么样?” 吴瑜遐瞳孔一缩,“可以啊,你来啊!别以为你小舅护着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早迟我会给我孩子讨回公道的!你早迟不得好死!” 憎恶和嫌隙的火焰,在两人之间猛烈地燃烧。最终是吴瑜遐一扭头,蹬蹬蹬蹬地走了。 木雪看着她蹬蹬蹬蹬扭着腰离开,非常想让她一滑跤摔个四仰八叉。可惜,她的能力是情绪感染,又不是思维操控。 如果是思维操控,那才叫金手指啊! “小雪,演的不错,等会儿继续。”宋言穆发表评价。 刘爽还在咳嗽,边咳边挥手,“咳咳咳,真是,咳咳咳,冤家路窄,咳咳咳,这大姐越来越,咳咳,沉不住气了,咳……” 木雪把刚刚的对话思考了一遍,“那个吴瑜遐,不认识你们?”不然怎么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 “认识。不过,那个蠢女人并不认为我们这些小孩子能撼动她什么。”宋言穆已经吃完了饭菜,优雅地擦嘴,姿势比刚刚木雪好看了不知道多少倍,“并且,那个蠢女人以为自己能嫁给我五叔呢。” “你五叔干嘛的?”木雪绕着弯子打探下宋言穆的底细。 宋言穆凑到木雪旁边,“本市市长宋义德啊。” 木雪噢了一声,“你们能不能自报下家底啊?我等草民一无所知啊。” 到现在,木雪还没有搞清楚这三位家里到底干么子的呢。 “我爸爸,市里的商会主席,刘爽的父亲和几位叔叔都是在军队里,xx级别的军官。言穆哥的不能多说,反正是刘爽父亲的上级,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来这边读高中,以后大学还是要回去的。”吴森若开口介绍,“我爸想跟言穆哥家族那边拉上关系,家里能嫁人的只有吴瑜遐,所以正准备着呢。可是他们就不想想,他们对言穆哥不冷不热,言穆哥的五叔,会对他们有多大的好感?” “你小舅又是谁?”木雪眨巴着眼睛,能够护得吴森若无法无天的小舅,绝对一只粗大腿! “也是军队的,省军区那边的。”吴森若回答,当然,也没有答的多仔细。 “为什么他们会对言穆哥不冷不热?”一听就是大背景,按理说吴家应该趋炎附势讨好才对啊。 “因为我是家族的克星。”宋言穆勾唇微笑了下,“吃完了,我们走吧。森若你先带木雪回去,我们等半个小时左右再去敲门。” 吴森若点点头,拉起木雪的手。 “木雪,瞅准机会使用你的能力,最好是能让他们互殴一顿。”宋言穆叮嘱。 木雪翻白眼,“我知道了,不过我可不保证一定能用的出来,但是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帮着森若的。还有,克星什么的都是狗屁,估计是你太优秀了,他们羡慕嫉妒恨。” 听着这话,宋言穆笑着摇头,而吴森若握着木雪的手紧了紧。 高档小区,确实不同凡响。木雪心里默默感叹,首先这绿化面积和花卉品种,还有构造布局,就让人心旷神怡,哪里是自己家楼下那一排一串红外加几根梧桐就搞定的绿化带啊。 打的一路进来,光小区里面就跑了好一会儿,一路绿树成荫,各色花朵斑斓缤纷,映衬着一栋栋的小别墅,温馨休闲的感觉扑面而来。 但是想着今天是来打硬仗的,木雪默默端正态度,等会儿可不能丢脸啊。 吴森若一路都拉着木雪的手,到了门口开门都没有松开。 跟着进门,吴森若没让木雪换鞋,而是抱起她走进去。 “喂喂,不用这么认真吧?”木雪搂着吴森若的脖子,在耳边上嘀咕。 “省点口水吧你,等下就知道了。”吴森若哼哼。 刚走进客厅,就看到两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在看电视,咯咯咯地笑成一团,一边还有个感觉比吴森若小点的两个男孩子在玩电脑游戏,又吼又喊的。他们看吴森若抱着个女孩子回来,都有些惊诧。 “二哥,这是谁啊?你女朋友?”眼睛狭长的女孩先开口,笑的甜蜜蜜。 吴森若理都不理,抱着木雪上二楼,进了自己房间。 “哇塞大新闻啊大新闻,疯子二哥带女朋友回家咯呢!”眼睛圆圆的女孩边拍手边喊,“新弟磊弟,你们还玩什么游戏啊,快咱们一起去看看啊!” 吴新跟吴磊忽视一眼,两人都笑了,“走啊走啊,一起去。” 四个人呼啦啦地跟着跑了上去。 吴森若把木雪放到房间的沙发上,清了清嗓子,“小雪,你坐着别动,我去拿点药酒给你揉揉,待会儿脚就不痛了。” 我脚本来就不痛啊,木雪莫名其妙,吴森若在她的右脚踝上捏了一把,她只好闭嘴。 结果她马上就明白了。 等吴森若一走,呼啦啦的就跑进来了四个人。 “小美女,我叫吴梦,你叫什么名字呀?”眼睛狭长的女孩子笑嘻嘻地坐到木雪旁边,伸手去拉木雪的手指头。 木雪抽开手,她可不喜欢自来熟,“我是森若的同学,你是?” “森若是我二哥,我是他三妹。这个是他四妹,叫吴圆圆;这个是他五弟,叫吴新;这个是她六弟,叫吴磊。”吴梦挨个介绍。 木雪点头,评价,“一看就不是一个妈生的,长短圆扁都不一样,长的也不像。” 眼睛圆圆的吴圆圆跟吴梦交换了下眼神,这姑娘不好惹。 吴新胆儿肥地伸手在木雪脸上摸了一把,“脸挺嫩的,二哥好福气啊。” 木雪笑了笑,也伸手在吴新脸上掐一把,狠狠的掐了一把,“皮挺厚的,炖汤都不好喝。” 首轮交锋,吴家四小兵,负分。 四个吴家刑子相互交换着眼神信息,没注意背后站着吴森若。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四个刑子同时回头,反应却不一样,吴梦依旧笑嘻嘻,吴圆圆惊了一下,吴新态度很敌视,吴磊木着脸没表情。 “滚出去。”吴森若见他们不回答,直接下三字真言。 吴新往前走一步,“二哥啊,今天可是有外人在啊。” 同时吴梦则是直接扣住了木雪的肩膀,冲她笑得灿烂,“同学,对不住了啊,刚刚大姐打了电话,要是你来这里,可得好好招待的……”说完,抓住木雪的肩膀狠狠往墙上撞去。 尼玛这是什么情况?木雪完全跟不上发展的节奏了,什么叫神经病,这才是神经病好不好!光明正大毫无压力说打架就打架,自己好歹还是客人啊! 吴梦力气大的出奇,估计是有练什么空手道一类的,不过木雪的敏锐度很强,她一把抓住吴梦的耳朵指甲嵌进肉里,狠狠一扯。 结果就是,嘭一声,木雪撞得头晕目眩,吴梦惨叫一声,两只耳朵被抓出鲜血,其中左耳的耳廓都被木雪掐掉了一块肉。 吴森若一脚踢向挡在面前的吴新,两人打了起来。吴圆圆则是一边尖叫,一边冲下楼打电话。 “爸爸,爸爸,快回来,二哥带了个女孩子回来,跟我们打起来了,三姐的耳朵都被咬伤了……”吴圆圆急切慌张地打着电话,期间还呜咽了几声。 好假的演技,好无聊的招术,跟木蓉如出一辙的陷害模式。木雪心里升腾起怒火。 眼看吴新要打输了,吴磊加入了战局,这下不管怎么打都是平手。并且木雪看得出来,吴新吴磊虽然不怎么伤害的了吴森若,却次次都故意让自己受伤在明处,都快要鼻青脸肿了。 “森若,别打了,看不出来他们是故意的吗?”木雪扶着头,还有点晕。 吴梦却没继续跟木雪纠缠,而是呲牙咧嘴地蹲在一遍没动静。 吴森若停了手,走过去扶着木雪,“早就知道他们故意的,但是他们想挨打,我就成全。你没事吧?” “没事了,刚刚被撞的有点头晕,估计都撞起包了。”木雪摇头,“他们等下肯定要诬告我们,比如说他们是不小心让我撞到了头,你却兽性大发揍他们。” 被兽性大发这个词逗笑了,吴森若假装严肃地说,“我每天都在大发兽性。” 吴梦站了起来,脸上还沾了些自己的血,“二哥,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呢?这个家里根本就不欢迎你,你要是有点自知之明,就应该搬出去的。看,这次爸爸肯定更讨厌你了,再努力几把,你也就只能被赶出去了。” 吴森若放开木雪,走过去,抓住吴梦直接摁着头往墙上两撞了好几下,额头都擦破了,“我就没指望他不讨厌我,蠢货。” 木雪想了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蠢货啊蠢货们,你们以为我们是在为了让所谓的爸爸喜欢而努力吗?” 是啊,如果是为了让爸爸喜欢自己而努力,那这一切,都是无与伦比的伤害。付出得不到回报,反而只能增加鄙夷。 我在意你,我期盼得到你的肯定,这就是我给你们的把柄,给你们的刀刃,给你们伤害我的理由。 想到了木前程,木雪的心更是一寸寸冷了下去,吴家的状况,和自己家,还真的是神似呢。 可是,木雪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话带有巨大的歧义,听在吴家四刑子耳里,直接理解成了吴森若跟这女孩子是一对恋人,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四个人都有点傻眼,但是随即的,又欢腾起来。这早恋还加上发生关系,要是弄得到证据,被学校开除都是有可能哦! “其实,你们所有嚣张的凭仗,不过是吴……” “吴天赐。”吴森若默契地给木雪填空, “不过是吴天赐相信你们说的话而已。”木雪狡黠地微笑。 吴梦躺在地上,刚刚猛烈的撞击让她还没有回过神来。吴森若这次下手比以往还要狠上几分。 吴新阴沉起来的模样跟森若还是有几分相像的,“那就够了,不是吗?” 门,这个时候打开了,有着花白头发的吴天赐带着两个惊慌失措的女人进来。一进门,浅绿色连衣裙的女人就哭着往上跑,“梦梦,我可怜的梦梦啊,梦梦……”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君

上一篇   16开始蜕变

下一篇   18吴家老爹也是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