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吴家老爹也是渣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18吴家老爹也是渣

等浅绿色连衣裙看到躺在地上,额头和耳后都有血迹的吴梦时,她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吴天赐也吓了一跳,他仿佛又看到了当时,年纪小小的吴森若站在楼梯上,面无表情,而楼梯下,是一滩血肉模糊的肉。 “孽子,畜生,那是你的妹妹!”吴天赐冲上楼,手指发抖地指着吴森若。 吴森若无所谓地开口,“又没死,急什么急。” 鹅黄色外套职业装的女人抱起吴梦,见吴梦能说话,连忙抱着吴梦去了隔壁房间,吴圆圆跟了过去,她刚刚在楼下听到撞击声,却不知道撞的是吴梦。 吴天赐想要狠狠地揍吴森若,可是方天洛当时的威胁就在耳边,他忍了又忍,脸上的表情凝结成了嫌弃和不屑,“滚出去把,滚回方家去,吴家留不下你了。” 没等吴森若开口,木雪一瘸一拐(装的)走了出来,白莲花一样弱弱叫了一声,“吴叔叔。” 完全没有想到这里有外人,吴天赐这才反应过来吴圆圆刚刚说过,森若带了个女孩子回来。这女孩子看穿衣打扮,家庭肯定不错,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吴叔叔,今天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不怪森若的。”木雪可怜兮兮地开口,眼眶都红了,“我扭了脚,森若说带我回来擦点药酒。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吴梦姐姐掐我脖子还要抓花我的脸,摁着我的头去撞墙……” 说着捉着木雪就哭了起来,一抽一噎地哭泣,小小的身子一折就断的模样,“叔叔你看,我的头都被撞了好大一个包。森若去楼下拿药酒,听到声音上来,要去拉开吴梦姐姐,结果吴新哥哥和吴磊哥哥不让,就打起来了。吴梦姐姐就跟鬼上身一样,自己去撞墙还抓自己的耳朵,说我这样,待会儿看你怎么收场……呜呜呜……叔叔,你们家好可怕……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好吓人……” 鬼上身三个字让吴天赐背脊发寒,他对吴森若一点信任都没有,但眼前小女孩的头上,确实鼓着一个包。要是对方父母闹上来,丢颜面的肯定是自己家。 在吴天赐眼神动摇的一刻,木雪盯着吴天赐的瞳孔,努力把心底的感觉集中到眼睛,凭借感觉传送出去。 吴天赐眨了眨眼,心里又升起了些怀疑,如果这个女孩说的是真的呢?万一这个女孩说的是真的,自己把森若赶回方家,那吴家跟方家就彻底决裂了。其实这个女孩说的挺像真的……嗯……吴梦挺讨厌的,吴新吴磊更是丢脸,怎么在客人面前这么不懂事呢! “森若,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应该把两个弟弟打的这么惨。吴新,吴磊,你们是怎么想的,这位小姑娘可是客人,道歉,立刻道歉。”吴天赐威严地转向吴新吴磊两兄弟, 两兄弟瞪大狗眼,震惊无比,父亲就这么简单地相信了那个女孩子??? “道歉,怎么你么也不听话?”吴天赐皱眉,平时这两兄弟不都挺懂事的吗?怎么现在看起来如此不顺眼,烦躁的很。 不知道吴天赐已经受了木雪情绪的影响,两兄弟牙都快咬碎了,最后还是不甘不愿给木雪弯腰,“对不起。” 卡嗒一声响,大家都往楼下看去,之间宋言穆跟刘爽走进来,刘爽边走边嚷嚷,“吴叔叔啊你们家大门都没关哦。” 吴天赐顿了下,还是下了楼,“言穆和小爽今天怎么来了?” 宋言穆往楼上看了眼,石破天惊地开口,“我来接我女朋友。” 心里咯噔一声响,吴天赐瞅着抱着木雪下楼的森若,感觉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你,你女朋友?” 宋言穆上前接过木雪,依旧是抱着,“是啊,我女朋友。刚刚森若有给打电话,我来接人了。咦?小雪,你头上怎么多了一个包?” 多了一个包……这话……木雪一边装委屈一边吐槽,你就不能委婉点说,比如你头怎么鼓起来了?不对,这样也不好,算了。 “刚刚,吴梦姐姐摁着我撞墙撞的……” “吴叔叔,这是怎么一回事?”宋言穆的口气冷了几分,“ 虽然心里不太把宋言穆当一回事,但是毕竟是宋家嫡系的人,吴天赐头有点疼,“小孩子之间不知道闹什么矛盾,梦梦已经被教训了,森若把她也摁墙壁上撞,她伤的更重啊。”吴天赐态度和蔼又诚恳,“言穆你别往心里去,我已经让吴新两兄弟道歉了……” 木雪眨巴眨巴眼,情绪感染失效了?自己的情绪传输是不能被打断的?否则就会失效?还是说今天自己的情绪并没有那天晚上那么汹涌,所以效力打了折扣? “让吴梦现在就出来道歉吧,无缘无故的欺负人,实在说不过去。”宋言穆倒是温和地笑起来,但是丝毫不退让。 楼上,绿衣服的女人打开房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言穆啊,等瑜遐跟你五叔结了婚,咱们就是一家人啊,梦梦已经受了这么大委屈,就不要为难人啊,我可怜的梦梦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妈妈怎么办啊,你那狠心的二哥简直不是人啊,简直就是畜生,是魔鬼,一点人性都没有,娘要带着你搬出去,搬出去啊,不然早迟被害死连个伸冤的地方都没有……” 木雪盯着那女人,凝聚起精神力。 闭嘴! 绿衣服的女人喉咙像是突然被掐住,她心里还有好多话想说,可是突然的就不想说了,并且心里充满了鄙夷和仇视,慢慢的她沉默了下来,表情跟木雪越来越像。 宋言穆敏锐地发现这一点,他连忙把木雪的脸扳过来按到自己胸膛上,不让别人发现。 “吴叔叔,我很感激你有森若这个儿子,不然今天的事情绝对不会这么善了。你不会以为我只是个孩子,就没有威胁□。”宋言穆的口气仿佛只是在温和地谈论今天天气好不好一把,却听的吴天赐浑身僵硬,“我先走了,希望明天,吴梦能找我亲自道歉。否则,我想,有这么狠毒姐妹的吴瑜遐,宋家可是看不上。” 说完,宋言穆抱着木雪,施施然离开。刘爽傻傻站在那里,不知道是跟着宋言穆走还是留下来。 吴森若冲刘爽抬了抬下巴,刘爽这才跟吴天赐告别,然后哧溜跑了。 看绿衣裙的女人还冷着脸站在那里,吴天赐开口,“湘竹,梦梦怎么样了?” 名叫陈湘竹的女人缓缓开口,“没事,死不了。” 吴天赐的脚步僵在当下,他不可思议地抬头,陈湘竹却一转头回房间去了。 结果吴梦还真的没什么事,就是额头擦破了,耳朵抓破了,显得异常狼狈,估计是被吴森若揍多了走出耐性来,抗摔抗打。陈湘竹慢慢从一股压抑憎恨的情绪里走出来,整个人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但是就是觉得不对劲,特别是吴天赐老拿怪异眼神看她。 “天赐,言穆那孩子,我觉得……我们还是重视点?”黄色套裙的女人犹豫着开口,“毕竟是宋家嫡系的孩子啊。” “玉彩,你不懂。宋言穆虽然是嫡系的孩子,但是宋家没打算让他继承家业的,不论是政界的还是商界的。所以,就算他再能干,得不到家族认可,照样没用。”吴天赐长长叹口气,“当然,还是不能得罪的,明天还是送梦梦去道歉吧。” 吴梦一听,立即眼泪涟涟,“爸爸,明明是那个女孩子先骂我的,她骂我是私生子,是贱货……我才上去推她的……” 摇头,吴天赐抚摸吴梦的头顶,“那也没办法,她现在是宋言穆的女朋友。等他们分手之后,你再去教训吧。” 吴梦内心默默咬牙。 吴天赐看着自己的两个情妇陈湘竹和白玉彩,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去国外旅游一年多没有回来的正妻方瑞敏。要不,干脆把吴森若也送到国外去好了。 结束这场闹剧的木雪,先是被宋言穆带回自己住的公寓里卸妆洗澡,收拾打扮成出来时的模样。 围着魔法时间失效,从公主变回灰姑娘的木雪转了几圈,刘爽一拍手,“小雪啊,你现在这样跟刚简直判若两人啊!” 木雪觉得自己翻白眼的功力越来越深,动作越来越纯熟。 正准备要走,木雪突然想到一件事,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宋言穆,“我想在旧农贸市场买房子,可是我还没有成年,这个事儿,你能帮得上忙吗?”说完木雪又补充了句,“钱我有。” 宋言穆思考了下,“我等几天给你答复。”说完,宋言穆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个粉色的手机扔给木雪,叮嘱,“小雪,这上面只有我们三个的号码,如果有什么事情马上联系。” “森若有手机?”木雪毫不客气地收下。 “之前嫌麻烦没有用,现在有了。”宋言穆揉揉木雪的脑袋,“今天表现很不错,不过明显湘竹比吴天赐好感染一些,对吧?” 木雪点头。 “我知道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还有,森若给我讲了你同桌的事情,我找人给你转班吧,你去森若他们班。” 这不容置疑的安排的口气,让木雪憋了好半天。不过她也没反对,毕竟她在2班人缘关系怎么都处不好,换个环境反而更轻松些。至于林予菲,那是个复仇的灯塔,早迟都跑不了的。 接下来这段时间,木雪过的非常畅快。木蓉住院没回家,何成庚彻底站到了木雪这边,何妈妈不住一味围着木前程转,私下里开始捣鼓一些东西。 在班级里,木雪先是申请换位置,不跟林予菲一起坐。上次丢班费的事情闹得大家都知道她们俩决裂了,于是木雪连面上功夫都不做,直接对林予菲横眉竖目的。新同桌是个戴眼镜的沉默少年,整天除了做题就是做题,偶尔还会跟木雪讨论下做题。这人木雪……很满意。 一眨眼就是半期考试,木雪这下闪耀耀了,一下从垫底的跃居第十一名。虽然这个名次也不算太高,但是几乎闪瞎了第八名林予菲的狗眼。 拿着成绩单回家,木雪受到了何妈妈一顿狂亲的待遇。木雪忍不住又后悔自己上辈子,简直是蠢得像坨屎,林予菲说她成绩不好也无所谓,她不喜欢成绩好的,于是自己就还真的不敢学习了。简直是自绝后路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 木蓉的成绩不好不坏,一直在班级中间;何成庚成绩一直都比较拔尖,但是木前程就是不把他送到特别好的学校去。因为木前程的户口不是市里的,择校费好几千呢;木蓉的话要是成绩再好点,肯定是送到木雪现在在的初中的。 至于曾经成绩最差的木雪为什么会再海塘中学,那是因为小学升初中那会儿,木雪为了跟林予菲上同一所学校而努力来的,结果人品智商都大爆发。 不过好日子没有过多久,木蓉回家了。 这次木蓉算是吃到了教训,终于明白堂姐真的不好惹了,于是有所收敛,当然,她只是有所收敛而已。 “堂姐,你看,这是舅舅送我的手机呢,哎呀,舅舅果然更喜欢我。”木蓉得意洋洋地耍弄着自己的诺基亚直板小手机。 木雪瞟了她一眼,继续做作业。 以为自己被羡慕嫉妒恨了的木蓉开心了,惬意地在沙发上打个滚,然后给同学家里打电话,“云云啊,我蓉蓉,嗯嗯这是我新手机哦,舅舅送的,哈哈那当然,我舅舅最爱我了啊……” 一阵和弦古典乐的铃声传来,木蓉蹭起头东看西看,却看到木雪从书包里掏出个粉色的翻盖手机,接起电话来。 作者有话要说:=w=俺容易打错字……如有发现,要么提醒要么忽略=3=提醒了俺就改哟

上一篇   17吴家极品团

下一篇   19转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