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买房置地的节奏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20买房置地的节奏

旧农贸市场在城西偏郊区,虽然已经没落了,但是仍旧有不少人在做生意。 宋言穆跟木雪还有吴森若刘爽一行四人来到这边看房子。 虽然今天这是来大概的看一下,并不是马上就要敲定。但是宋言穆还是挺认真地帮着木雪参考。 “你是打算买来做生意出租还是仅仅想买房?”宋言穆站在有些坑坑洼洼的破损路面上,前前后后打量那些扯着各色塑料布当遮雨棚的店铺。 木雪边走边看,“买了放着有用,所以,越便宜越好。” “原来是用来升值的啊!”宋言穆似笑非笑地感叹。 “不,等拆迁赔付呢”木雪一高兴,话跟泡泡一样一吹就出来了。 “你确定?规划的事情,可不是……”说道这里宋言穆有些心惊,“小雪,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比如,预知。” 所以说,跟聪明人打交道,什么时候卖了自家老底你都不知道。 刘爽早跑一边拍照去了,他爸爸又给带了一款数码相机回来,他正手痒着呢。吴森若离的不远,听宋言穆这样一说,同意震惊了。 木雪顿时不知道该出哪只脚走路,“没,没啊,你以为我是什么神器啊,要是真如你说的,我还不如去买彩票!瞬间暴富!” 可惜,宋言穆的智商不是盖的,城市规划虽然不是什么高级秘密,但是什么时候会开发哪里,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提前知道的。他也只是知道有开发商对这边的土地感兴趣而已,但是能不能来都不知道。木雪又是从哪里确定,这边的房子买了放着能等拆迁赔付的? “小雪,我不喜欢别人隐瞒我。” “言穆哥,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水至清则无鱼?“木雪叹了口气,“我只是连着做了几天的梦,梦到十年后的这里是开发区,同时又听说学校可能往这边迁。谁知道呢,反正投资点总归是好的,不是么” 宋言穆没回答。 走着走着,一个肤色黝黑的少年跟木雪他们擦肩而过,木雪的脸瞬间变得雪白。 是他!是那个男人! 火光电石间,似乎已经过去很久的事情又浮现到眼前,劈头盖脸的殴打,林予菲的哭声,自己凄厉的喊叫。 对的,是他,曾经让自己付出了所有爱情,又狠狠践踏的男人。那个跟林予菲一样是她这辈子复仇对象的男人,此刻还只是个十六七的少年。 “小雪,怎么了?小雪……”刘爽先是感受到一股恐惧,然后就是愤怒和憎恨,察觉到应该是木雪无意识间使用了异能,刘爽赶紧把木雪拖过来摇晃。 木雪慢慢回神,她的目光如同一只嗜血的狼,盯着少年远去的方向。 “那个人,这辈子,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木雪呢喃。 吴森若和宋言穆对视一眼,默默把少年的长相记在心底,没有多问。 遇到那个男人的事情,让木雪这段时间心情都不太好,以至于在宋言穆给她做情绪实验的时候频频失控。 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宋言穆每次实验都只叫上了吴森若和刘爽。而木雪说异能对吴森若无效的这一点,宋言穆虽然疑惑,但怎么问木雪都说不知道,反正就是这样,最后只好作罢。但是宋少爷不愿意自己被影响,所以崇尚女鬼美学的刘爽自告奋勇成了首席实验对象。 热烈积极参与情绪实验的刘爽再一次暴走,砸坏房间桌子一张。 “你这段时间情绪不好,小雪,要收敛一点,如果你在班级里面不小心暴走了,势必要引起别人怀疑的。我想你肯定不愿意被科研机构给带走吧。”宋言穆一边做记录,一边提醒。 坐在一旁喘气,木雪也有些懊丧。实验了这么久,她的正面情绪很难传达出去,负面情绪倒是越来越容易爆发。 跟刘爽一起收拾好桌子,吴森若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那个男人我们打听了。张湖,老家是海塘市另一个县的,独生子女,父母都是种田的,亲戚基本在打工。小雪,你跟他有过节?” 木雪喝着所谓能美容养颜清火去燥的冰糖雪梨茶,烦躁地回答,“讨厌他,非常讨厌,比你讨厌你大姐还讨厌。不过别问我原因,我现在不想说。” 于是想问原因的宋言穆和吴森若对视一眼,自觉地闭嘴。 最后,宋言穆种终于找了个让木雪心情好点的事情来谈,那就是旧农贸市场买房子的事情。宋言穆托人在那边打听,最终终于找到了四户人家都有意向买房子,讨价还价来来回回,最终以一千元每平方的价格谈定。那四户人都连在一起,一楼一底的小房子,底楼是破破烂烂的门市,楼上是住宿,一起加起来每户都有三百来个平方了,价格都在三十多万。 木雪现在的金叶子已经有了十几片,每片有300克左右,按照现在的金价算,一克也就100元的样子,一片叶子值3万,这样算下来,刚好够买一户房子。 “好,随便哪一户都成。”木雪总算是提干劲,“我的钱只够买一户。” 宋言穆失笑,“剩下三户我都买了,让我来看看你的预言梦到底准不准吧。” 这就是所谓的财大气粗么?一个高中生你哪儿来的一百万啊?!木雪顿时觉得宋言穆这根大腿妥妥儿的粗。 “另外,以后实验对象换一下,邱哥,何哥,进来吧。”宋言穆收起笑意,话刚说完,门外就走进来了两个男人。 宋言穆指着其中长得魁梧彪悍,剃着光头不苟言笑,一身黑色休闲打扮的男人说,“这是邱凡邱哥,是爷爷派给我的司机。”然后又指着身形精瘦,染着棕发笑容慵懒,穿得还挺时尚的男人说,“这是何厉枫何哥,是我爸爸派给我的老师。” “教什么的?”木雪嘴快地发问。 “什么都教。”何厉枫双手插在衣兜里,懒懒散散的样子却莫名散发出危险感。 木雪顿了半响,伸手拉住了宋言穆的手臂,“言穆哥啊,说个老实话,你打算让我以后帮你干什么?总觉得跟着你走越来越危险……” 宋言穆捧起了木雪的脸,“我现在也还没有想好,但是你放心,没有理由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木雪嗫嚅了下嘴唇,最后还是把想问的话吞下去了。宋言穆和吴森若完全不一样,吴森若虽然阴沉又乖戾,却只是一把刀,你可以直观他的锋利;而宋言穆是摆在华美支架上的精美炸弹,你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模型还是杀器,更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能教我一些擒拿格斗吗?”木雪换了话题,“你看,我这细胳膊细腿的没有战斗力,再来一个压着我肩膀撞墙的,我估计真会被撞死。” 得到宋言穆点头同意的何厉枫走上来,拉起木雪,在各个骨结处摸了摸,最后也点头,“成,教你,但是不准哭。” 狡黠一笑,木雪说,“如果我哭,我会让你跟我一起哭的。” 似乎是知道木雪有什么能力,何厉枫脸上的笑意的顿了顿,“这妹子蔫儿坏啊,不错不错,我喜欢。” 于是木雪的生活再次回归到一个规律的状态。白天上课认真听讲,晚上偶尔跟木蓉掐架,周末练习情绪感染和擒拿格斗。外加罗兰紫的水晶兰开花了,于是木雪如同一块扔入水缸的面膜纸一般,迅速地吸收膨松起来。她的皮肤开始缓慢变白,头发和睫毛越来越浓密,越来越黑亮,唇色变得娇嫩粉红,身上的痣斑渐渐消失,发育也开始明显起来,胸口隆起两团小白兔,臀型也原来越挺翘圆润。体型也在每周的摔打锻炼长途跑步中结实起来,个子拉高,隐约的肌肉线条优美滑润。 现在的木雪,从一开始被何厉枫秒摔,已经到可以坚持两分多钟了。不要小瞧这两分钟,因为何厉枫的身手非常了得,平地跃起近两米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木雪虽然力量不够,但是敏锐度很高,被摔打多了承受力自然也就高了,加上格斗技巧学的多,才能勉强抵挡这两分钟。但是如果对上外敌,一个成年男人想要把木雪逮住,那不太容易。 木雪仿若一朵莲花,渐渐展露出花骨朵。 在木雪迅速成长的半学期里,许多事情按照上辈子的轨迹开始拐弯,一些被蝴蝶翅膀扇动后的事件也开始发生。 木前程有些苦恼地看着手里的化验单,对面浓妆艳抹的卷发女人难得一见地露出了脆弱的一面。 “前程,我怀孕了,打了b超是个男胎。” 卷发女人表情伤感,眼神迷离,哀怨非常,“跟你这半年,你对我很好,可是我想要个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漂泊久了,也倦了,老家那边一直催我回去结婚,如果你不能娶我,我就准备回去嫁个老实人踏踏实实过日子,但是孩子只能打掉。” 作者有话要说:听说霸王亲们会回答问题从而浮出水面,于是咱们也来一发? ==猜猜宋言穆出现在木雪空间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猜中有奖,可以指定日后一个小x番】

上一篇   19转班

下一篇   21蝴蝶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