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蝴蝶效应

儿子啊,是儿子啊……可是是不是自己的儿子还说不定呢,木前程心中七上八下的,又想高兴又不敢高兴,“瑶瑶啊,你知道的,小李她十几岁就跟着我,槽糠之妻难下堂,我给你买房子,你先安心养胎好不好?” 女人娇蛮地扭动,“不!我不稀罕你的房子,我要的是爱情,是家庭。你不是说你爱我吗?现在是什么时代,都二十一世纪了,还什么糟糠之妻,大不了你多补偿她点呗。你们之前根本就没有爱情,她有我漂亮吗?有我这般品味吗?有我懂情调吗?” 这几句话都说到了木前程的心坎里,何晓丽已经容颜不再了,哪怕是回忆起她十七八岁的时候,也只能出现一张憨厚土气的笑脸。她初中都没有读完,文化低,遇事情拿不定主意,总是要他过问。并且,他早就不爱她了,也许从来就没有爱过……一个只能下厨房不能上厅堂的女人,跟个保姆有什么区别? 可是木前程觉得自己不是小人,所以,即便要和何晓丽离婚,也得是何晓丽自己走才行啊。 说不定这是个机会。 于是木前程温柔地抱住瑶瑶,“乖,我不能出面的,不然老家人都会说我忘恩负义。不如,你想想办法?我支持你就是。但是有个条件,先把孩子生下来。” 瑶瑶心中透亮,原来木前程这货还怀疑儿子是不是他的呢。生就生谁怕谁,怀孩子那个月,她还真的只跟木前程上过床。 “行啊,你刚刚说的房子……” 见瑶瑶答应了,木前程也爽快,“买,买在你名下。” 遥远的b市,宋老爷子宋开全看了手里的汇报,无言地叹口气。 宋家大儿子,宋言穆的父亲宋义瑾不动声色,他对儿子的了解更多些,老爷子手里的那份,已经被他神不知鬼不觉地给改动过了。 “言穆才十六岁,就交女朋友了?还是个十四岁的小丫头?”宋老爷子口中掩盖不住的失望。 宋义瑾口气轻松,“爸,五弟十六岁的时候男朋友都换了四五个了,青春期的孩子感情萌动,正常的,这至少说明言穆性向正常。” 这话似乎是戳到老爷子心中的软肋,老爷子摇摇头,没多说,“小五在那边多照看下言穆,毕竟是我大孙子啊。那个叫木雪的丫头,家庭可不怎么好,言穆玩玩也成,但是注意别闹出什么丑闻来。” “五弟一向细心,肯定没问题的。”宋义瑾点头,“这临近过年了,让言穆回来给您拜个年?” 这话一出,老爷子的神色有了微妙的变化,“义瑾,你还是在怪我?” 宋义瑾摇头,“爸爸您别多想。” “我也知道这事儿不地道,但是义瑾,你看言穆这一走,整个家族都顺了,说不信,也得信啊。当初我也坚持了那么两年,后果你也是看到了的。”老爷子说的懊悔痛心,“那个时候你被停职调查,老二手底下的兵出事,老三在国外被袭击,老四差点被栽赃,老五更不说了,调动也没成。几十年了我从没有信过什么怪力乱神,可是这命数,谁能说清楚啊。” 宋义瑾心里一阵抽痛,他的儿子从小就沉稳聪慧,能力出众,家里一直都是把他当成家族继承人来培养的。哪知道十四岁那年,全家去武当山旅游,却遇到个知名的道士非要给言穆测命数,结果说他命带五煞,克九族亲,命数诡异驳杂,从十四岁开始必须要孤身一人在外漂泊,如果带在家里必然招灾引祸,得送得远远的,一生不能归家。 宋家不是普通人家,谁信你这套。哪知道,接下来这两年,宋家变故频发。一开始老爷子以为是有人针对,下了大力气查,军政商黑白都走完了,硬是没有发现丁点儿的不对劲。后拉那道长又上门,跟老爷子不知道说了什么,最终言穆还是被带走了。幸亏从小就跟自己关系亲密的老五极力担保,才把言穆送到海塘市去。不然,老爷子的意思是想往国外送,越远越好。 老三在国外干的又不是多正大光明的事情,怎么可能把自家孩子也往国外送。宋义瑾因此对老爷子生了怨怼,只是说不出口而已。 言穆就算是要克翻宋家,那也是他和林玫的亲儿子。 “命数这个东西,也不是不能改。”宋义瑾站起身,“爸爸,我先回去了,阿玫还等着我的。” 挥手示意儿子可以离开,宋老爷子又叹了口气。儿女都是债了,大孙子的事自己确实搞得有点迷信,可是,为了整个宋家,他不得不这样做。 改命数,除非死而复生,自己就算再狠心,也舍不得把大孙子杀一次啊。万一杀了活不了呢?还不如就让大孙子平平淡淡过一辈子算了,只要不回宋家就成。 从夏天的裙子渐渐换成了秋天的针织衫,一层层的雨落下,树叶泛黄,眼看就要过元旦了。 木雪一边攒着金叶子和银月亮银星星,脖子上的水晶兰花都挂了三朵。她已经对自己的身份证自暴自弃了,于是开始按照记忆中会被拆迁的地点大肆购房,反正有宋言穆那边帮忙,现在国家也没有出什么限购令,能买则买啊。 何妈妈那边最终自己开了个小花店,专门经营婚礼鲜花。这件事上辈子是没有发生的,木雪欣慰地看着这一切,偶尔还给何妈妈提点主意,比如哪个花朵的品种年轻人更喜欢更有前景什么的。慢慢的,花店虽然没赚大钱,但还是有声有色地经营着。 海塘中学有个习惯,那就是学校一年一度要弄个元旦晚会,每个班的学生都要出一个节目。由于每次都能邀请到区里领导,学校对这个晚会可以说是高度重视,成为这是展现素质教育成果展,要求各班老师务必严肃对待。 罗兰紫是16班的文娱委员,今年轮着她来组织节目。虽然对她个人来说是小菜一碟,但是16班的同学们普遍对班级活动没有什么积极性,这让她有点伤脑筋。 “小雪啊,别人拒绝我可以,你绝对不行啊,来来来,跟姐姐我一起出节目吧。”罗兰紫扯着木雪的手臂亲呢地撒娇。 木雪抱着硕大一袋薯片边走边吃,“没问题,兰紫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 罗兰紫欢呼起来,“哎呀我一直有个想法了,是从你身上得到的灵感哦!我们来排个话剧吧,丑小鸭的故事。主角就是你,然后我来演白天鹅女王!” 丑小鸭么,木雪看了看自己身上浅紫色花边的淑女屋羽绒服,再想想前几天看到的一身土布棉衣的林予菲,自己还真是丑小鸭变白天鹅的过程中,可惜某只自诩白天鹅的女孩倒是越来越像只鸭子。没办法啊,上辈子自己省吃省喝给林予菲买衣服,把她打扮得跟公主一样,自己却捡木蓉不要的衣服穿。这辈子林予菲要想打扮漂亮,还是凭自己吧,哼。 思绪突然又回到了上一世,记得上一世在初中要毕业的时候,林予菲可以参加了班级里的话剧白雪公主,当时她公主打扮一亮相,顿时惊艳了全校男生,以至于她一上高中就得了个校花的美誉。 那么这辈子,自己要不要也来惊艳下呢? 于是木雪欣然点头,“好啊,不过我有个要求,那就是服装得美!一定要让我惊艳全场。” 仿佛正中下怀一样,罗兰紫笑的无比畅快,“不仅这样呢,小雪啊,顺便跟我学学芭蕾吧,虽然你这年纪大了一点,但是我有在结尾的时候安排一场天鹅湖的舞蹈噢,你不用太专业,只要能踮着脚尖走几步转两个圈就成。我打算把三姨办的芭蕾培训班的姐妹们请几个过来当外援,这次咱们不仅要惊艳全场,还要艳压群芳!” 噗地笑出啦,木雪点头赞同,“那服装道具肯定不愁了,对了,就咱俩?” “哪能啊,我想好了,让吴森若来演黑天鹅王子,刘爽演白天鹅王子,咱们班的女生们全部上阵演白天鹅李小胖演鸭子国的国王!其他男生,哼哼,我会全部逮来演鸭子的!”罗兰紫满目都是亮晶晶的光芒,似乎已经沉浸入自己的编排的剧目里。 白天鹅王子啊……刘爽?木雪嘴角抽动,“你确定刘爽能演白天鹅王子?”刘爽不笑的时候吧,还是相貌不错的,但更像是土匪不像是王子,一笑起来,那妥妥的像个山寨寨主。 抢过木雪手重的薯片咬得咋咋响,罗兰紫含糊不清地回答,“没办法,咱们班其他男生都只愿意演配角,其实上次我在大街上看到跟你们在一起的那个哥哥好美好有气场,超级适合白天鹅王子的……” 想象了下带着白色假发,背着白色翅膀,一身欧式礼服向他弯腰行礼的宋言穆,木雪的小心肝儿噗通一跳。不错啊,试试!他不还占着自己男朋友的名分么,不用白不用。 “我试试!”木雪眯眼笑,一旁的罗兰紫更是欢呼起来。 冰冷的风吹过操场,木雪和罗兰紫又笑又闹地走过,青春洋溢洒满一地。 林予菲穿着土气的粉底黄花棉衣,校服套在外面拉不拢,只要披着。她端着碗跟班里几个女生走在一起,看见衣着靓丽光鲜的木雪和罗兰紫走过去,手指头瞬间发白。 “予菲,那是木雪吧?感觉好久没有看着她,每次都觉得她又长漂亮了。” “是啊是啊,虽然兰紫还是公认的多才多艺校花一号,但是木雪走在一旁一点都没有被压住。啧啧啧,以前完全看走眼了。” “我还是觉得予菲更漂亮,予菲温柔文静,比那个什么罗兰紫盛气凌人的模样好多了。” “好啦,予菲都没有多说什么。不过我觉得木雪挺白眼狼不要脸的,以前大家都不喜欢她的时候,只有予菲对她好,你看看现在,完全当我们2班同学是陌生人,哼,什么德行嘛。” 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根本没有进入林予菲的耳朵,她只是默默在想,难道就让木雪这样走出她的视线?难道就让她的计划无疾而终?难道就由着木雪越变越漂亮,越来越优秀,跟自己的差距越来越远? 怎么可能。林予菲的手使劲掐着碗筷,木雪,你的一切,都应该是我的。 作者有话要说:==明明有一百的点击,乃们却几乎都霸王了俺……这是对俺以前看文总是霸王别人的惩罚咩…… 没评论没有双更的激情了……

上一篇   20买房置地的节奏

下一篇   22丑小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