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白雪公主和白天鹅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23白雪公主和白天鹅

罗兰紫不愧是艺术家庭出生的孩子,舞台剧的排练有条不紊,大家在她组织下排练的十分愉快。宋言穆虽然不能每天都到场,可偶尔的出现已经让全校的女生疯狂了。 “喂喂,你看到初二16班请来的外援没?啊啊啊啊好漂亮的哥哥啊,我决定我不哈韩了,我就哈他一个人!” “看到了看到了,简直就是我梦中的王子啊!好优雅好俊美,并且特别温和沉静,简直是要人命啊!” “他跟我表哥是一个学校的,叫宋言穆噢!贵族高中啊,据说他们的校服都是去英国定制的,跟我们这种运动服一样的校服完全是两个概念啊。呜呜呜,表哥说他可是高一的学生会长,每天都能收一筐女生的情书和礼物呢。” “呐呐,我还听说了一个劲爆消息哦,言穆哥哥是为了16班的一个女孩子才来参加演出的呢,就不知道是罗兰紫还是木雪。因为她们俩一个演白天鹅女王,一个演主角白天鹅嘛。” “啊啊啊?不要啊,王子殿下,不要喜欢任何一个女人啊!我宁愿王子殿下是为了吴森若来的!” “哪里来的腐女,一边儿去王子殿下是我的!” “哪儿来的言情女,你才一边儿去!!!王子殿下喜欢的是吴森若!” 林予菲抱着一叠书从操场旁里走过,耳边全部是这一类的讨论。她默默站在操场的入口,任由过道的风掠起她额前的刘海。 不远处,宋言穆走在前面,吴森若和刘爽一左一右微微落后半步,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他们的相处中已经无意识形成了这样的格局。 就像是将军跟随者国王一般,林予菲在心里喃喃私语。 她的王子,她的国王。 林予菲缓缓迈出步子,向前走去。 “啊……” 一个交肩的错落,两双眼眸的对视,红线缠绕,蔷薇盛开。林予菲惊呼着跌倒在地,手里的卷子如白蝴蝶一般瞬间飘满天空。 可惜…… 刘爽在林予菲要跌倒那一刻的第一反应是,推开宋言穆。 吴森若在林予菲要跌倒那一刻的第一反应是,推开林予菲。 宋言穆在林予菲咬跌倒那一刻的第一反应是,又来了烦不烦。 我们心计满满的林予菲同学,不知道很多事情,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宋言穆被各色女生搭讪次数太多,已经非常非常厌烦了。 于是林予菲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倒地之前还被吴森若推了一把,漫天飞舞的卷子被风一吹,四散飘落。那三个英俊的男生站在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没有任何动作。 吴森若推开林予菲完全是出于条件反射,一来他不喜欢这个心思狠毒的女生,二来在宋言穆面前他的精神都有点紧绷,深怕有什么人伤到了宋言穆。可是现在总不成三个大男生站着,看一个小女生趴在地上疼得哭吧? 于是吴森若扶起林予菲,阴沉着脸问,“没事吧?” 林予菲的膝盖跌破了皮,她轻咬贝齿,小声回答,“疼……” 宋言穆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微笑,他转身向教学楼走,边走边挥手,“森若,交给你了。” 靠!吴森若巴不得把手里的女生扔到操场另外一边的垃圾池里去,或者立即转手交给她的明显目标对象宋言穆。结果言穆倒好,直接不接这个烫手山芋。 刘爽眼巴巴地望向宋言穆的方向,又眼巴巴地看吴森若。吴森若咬牙威胁,你敢丢下我一个人试试? 于是吴森若只好抱着疼到不能走路的林予菲去校医院,刘爽捡回来所有的卷子后跟着去。不过吴森若和刘爽可不会像照顾木雪那样照顾林予菲,所以他们直接扔了人,付了点医药费,就迅速撤散了。 忍着痛让医生上碘酒,林予菲心里烦躁不堪,不行,自己必须要在元旦晚会上一鸣惊人。宋言穆……言穆,那么俊美的王子,怎么能给你们呢?无论是木雪还是罗兰紫,你们都别想跟我抢! “排练结束” 罗兰紫大手一挥,同学们纷纷作鸟兽散,特别是演鸭子的男同学们,被逼着走鸭子步走得快要忘记怎么正常行走了。 木雪也被训练踮起脚尖走路,好在她重生之后身体素质好了很多,外加在何厉枫的死命训练下,平衡性和耐性都翻了好几倍。这下只是简单的垫脚尖走路和转圈,学的还挺快的。 从其他班级来了个女生,凑到罗兰紫旁边叽里呱啦了一通,罗兰紫越听神色越奇异,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等那个女生走之后,罗兰紫几乎是蹦到宋言穆和木雪旁边,“言穆哥啊,听说今天2班的班花林予菲给你投怀送抱来着?” 啊咧?木雪挑眉,林予菲这是想干什么? 宋言穆的手指点上木雪的眉毛,似笑非笑,“是啊,然后被吴森若一把推开,摔到地上,膝盖都磨出血了。” 木雪听的心里一乐,“干得好!” “我说,现在学校里都在传,说言穆哥你是为了一个女生才来帮我们演出的,目标对象锁定我和木雪。言穆哥啊,我莫名其妙的就当了挡箭牌,你是不是得给点儿补偿什么的?你看,我的追求者瞬间少了三分之一,全让你给对照着自卑得哭着跑了。”罗兰紫坐在课桌上,长长的腿晃来晃去,笑的一脸奸诈。 “那你就告诉他们,我是为了木雪来的,木雪是我女朋友啊。”宋言穆干脆拉过木雪抱她坐到腿上。 木雪跟坐到一块烙板上一样嚓地跳起来,“开开开开什么玩笑!有你这样当哥哥的吗?别没事儿给我找麻烦好不好!” 宋言穆没说话,只是用他夜空一般深邃的眼眸盯着木雪,似笑非笑。 木雪跟炸毛的猫一样张牙舞爪了半天,最后只好拉住罗兰紫,“兰紫啊,言穆哥多半又在想什么整人的主意,别理他。” 罗兰紫嘟嘴,“可是我的损失咋办捏?还有,我觉得言穆哥要是真当你男朋友的话,绝对可以气死林予菲那个神经病。” “咱们的剧比她们的好,就可以气死她了,呵呵……”木雪干笑。 宋言穆的手指又揉上了眼角,“小雪,我总觉得,你在嫌弃我。我很讨厌被人奉承,这人我感觉虚假恶心;但是我更讨厌被人嫌弃,这让我感觉愤怒。” 这又是个什么节奏? 木雪无语地看着宋言穆,“你这是什么心态啊,当初我们不是说好了,外人面前都不能说什么女朋友……” “外人面前???”罗兰紫抓住了敏感字眼,一把勒住木雪脖子,“雪雪你今天说清楚啊,谁是外人?” 木雪真想吐一口血啊,“不是啊兰紫,你听我解释……” “雪雪你交了男朋友都不告诉我,还说我是外人,外人!!”罗兰紫发飙了,把木雪的头发揉了个鸡窝乱,木雪安抚了好久,又是承诺请吃冰淇淋又是赔礼道歉罗兰紫才消停下来。 宋言穆含笑看着这一切,心情很好。 转眼就是元旦,学校里张灯结彩,操场上的舞台也搭建起来,高高架子上的七彩灯光仿若霓虹。 16班的节目抽签刚好抽到2班后面,罗兰紫非常兴奋。这段时间林予菲没有停止制造和宋言穆的各种偶遇,虽然每次都让吴森若和刘爽给挡了下来,但是隐隐的出现了吴森若和林予菲在交往的留言,这一切都让罗兰紫非常非常的不爽。 在罗兰紫看来,林予菲不仅以前欺负木雪,现在还妄图抢木雪的男朋友,抢的同时还跟他们班的班草传暧昧。别人不知道,她可清楚,吴森若可讨厌林予菲了。林予菲呢?在别人含笑问为什么吴森若这段时间跟她走那么近的时候,她只是低头浅笑不出声,故意的误导! 所以,当节目撞在一起,还是在2班后面,哼哼,罗兰紫摩拳擦掌,一定要压死2班! 所以罗兰紫求了自家亲戚,把舞蹈队的化妆师姐姐们给请来了,专业级道具服装加专业级化妆师,看姐的光辉闪瞎你们2班这帮土鳖。 夜□临,学生们在老师的引导下搬着凳子到操场上分区域坐下,学校邀请的领导们也陆续到来。接着就是暖场音乐,主持人上台,宣布海塘中学一年一度的元旦晚会正式开始。 化妆的大教室里,化妆师正在给木雪和罗兰紫上妆。 “木雪的相貌比较清秀,眼线往里走一些,虽然是舞台装但是不能太夸张了。她第一场是丑小鸭,肤色要□一点。” “兰紫是白天鹅女王,用金色系的眼影,对,唇色用紫红,侧影要立体,要霸气。” 2班跟16班共用一个大教室化妆,可是2班没有那么多的人脉和班费,只能请音乐老师帮忙化妆。可惜的是,音乐老师一点都不用心,草草弄完之后就跑去跟16班请来的化妆师们交流化妆心得去了。 林予菲理了理租来的表演裙,她自己用娟花和窗帘纱做了装饰,后摆拖长了很多,纤细的腰部缀满了花朵,头上戴着许多水钻饰品凑成的王冠,光彩闪闪确实挺漂亮的。 可惜,跟对面罗兰紫360°渐变色高档雪纺不规则晚礼服款式的长裙以及裙子上缀满的水晶珠比起来,差了好几个档次,并且罗兰紫脖子上繁复的欧式锆石项链和头上成套的繁花藤蔓锆石珍珠王冠比起来,她那顶王冠完全不够看。何况罗兰紫那边的女生清一色的白色长裙红色舞鞋红色小王冠加白色天鹅羽毛翅膀,男生清一色的白衬衣西式格子马甲格子裤加短马靴加灰色野鸭羽毛翅膀。光道具就压死了2班。 2班文娱委员有点泄气,“他们这是干什么啊,只是个学校的元旦晚会而已,值得这么兴师动众么。” 林予菲毫不在意地微笑起来,“没事,我们演好自己的就行。”说完又看了一眼木雪,她现在只穿了丑小鸭的灰色棉布裙,嗯,很好。 台上灯光暗下去,一阵悠扬的音乐飘过。 恶毒的皇后穿着红色礼服,要求魔镜告诉她谁是最美丽的女人。魔镜的坦诚让皇后恼羞成怒,让猎人去杀死白雪公主。 林予菲穿着雪白的蓬蓬裙,娇弱地跌倒在地,她昂起头,灯光打在她的脸上。 台下响起一阵惊呼。 罗兰紫和木雪守在后台,从缝隙里看到扮演王子的男同学冲上了舞台,亲吻了公主。 “其实他们的剧排的不赖,看得出来是下了功夫的。”罗兰紫中肯地评价。 木雪点头,“白雪公主我见犹怜啊。” 两人说完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无论你们多努力,这次,我们一定压倒你们! 白雪公主的舞台剧谢幕了,赢得场下雷鸣般的掌声,学生和老师们都在交头接耳地讨论白雪公主的演员,是2班的林予菲呀,那个学生长得漂亮成绩好脾气也好,不错不错,以后进了高中肯定更不得了呢。 在哄闹声中,主持人有请下一个节目上场。 一曲哀伤的小提琴乐曲从半空中挥洒而来,带着浓浓的孤独和忧伤,舞台的灯慢慢亮起来,穿着灰色裙子,背上一双灰色翅膀的木雪坐在舞台左侧,低垂着头。 在哀伤的乐曲里,舞台后有深情的女声讲述着丑小鸭的故事。 一群鸭子上场,把木雪推来攘去,大声地讥笑,嘲讽。 这一幕让所有的学生都安静了下来,特别是初二2班。曾经,木雪就是这样被大家排挤,被大家孤立的。 木雪被赶出了鸭子国,蹒跚地走在冰天雪地里,四处飞起了雪花(其实是后台吹出来的白绒毛),这时候,几只其丑无比的癞蛤蟆跳了出来,要把木雪带回蛤蟆国去。 灯光陡然间全部打开,在一片炫目的白光中,一名穿着纯黑战斗装,挥舞着长剑的黑天鹅王子跃到了舞台上,仿佛破开黑夜的剑刃,刺人双目,夺人心魂。吴森若干净利落的击剑动作仿若骑士临场,冰冷的气质瞬间震慑全场。 一直安安静静的台下,疯狂了。 女生们高分贝的尖叫一瞬间聋了在场所有男生的耳朵。 接下来,灯光暗淡下去,等光线再次充足的时候,舞台上已经摆满了鲜花,还有白色长凳,背后飘起蔚蓝色的长纱。一名俊美的白天鹅王子站在舞台上,拉着小提琴。宋言穆闭着眼睛,修长的手指拉动这琴弦,月光仿佛为他停驻,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优雅的身姿和美丽的面容。 尖叫声停了一秒,继而掀起另一个□,整个操场沸腾了,无数的女生开始往前冲,老师们不得不站起来维护秩序。 可是,这个时候,本该上场的木雪却站在台后,脸色阴沉地看着她白天鹅演出服上斑驳的黑色墨水。 罗兰紫深吸了口气,“混蛋,别让我知道是谁……” 木雪摇头,“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兰紫,我们的剧本恐怕得有修改,这样,你和舞蹈队的姑娘们先上去,跟白天鹅王子说话,反正他的角色不是不说话的么,你随意发挥下,拖延五分钟左右,然后一起下台。” 点点头,罗兰紫启动了备用方案,幸亏她听了姑姑的意见,排练的时候多准备了一套备用剧情。 宋言穆觉得不对劲,按照剧本的话,木雪已经出场了。敏锐地察觉到变故,他反而微笑起来。 背景音乐响起,是天鹅湖交响曲,宋言穆收起手里的小提琴,安静站到一边。六个穿着芭蕾舞服装的女孩子踮着脚尖优雅地出场,动作娴熟轻盈,转动间身姿优美。 这下轮到台下的男生们吹口哨了。 等舞蹈告一段落,罗兰紫扮演的白天鹅女王走了上来,“我忧郁的王子,是什么让落寞和哀伤浸染了你美丽的容颜?你可是在为新到来的天鹅而辗转反侧,不敢上前表达你的爱意?” 这是哪门子的台词?宋言穆脑袋里转了七八个弯,才想起来罗兰紫说过的备用剧情。于是他只好点点头。 等罗兰紫表达完新来到的天鹅已经成年,有多么美丽多么高贵多么优雅,这时候,大家都退下舞台。 舞台后,罗兰紫的表情已经不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了。连一向温和淡定脸的宋言穆都倒抽了口凉气——这可是元旦,只有几度的气温啊!木雪你这样的穿法跟光着身子有什么区别? 当然,木雪没有光着身子。 她上半苫穿了个纯白色的抹胸,纤细的锁骨和腰肢都暴露在空气里,冷的有些发青。下半身是一条简单的衬里纱裙,但是木雪把原本布景用的白沙系在腰间,扎出一朵玫瑰花的模样,后摆长长拖出去全是层叠的薄纱,手里挽着一条长长的薄纱。然后,她把化妆师姐姐那边所有的宝石珍珠项链都点缀在了腰上,远远看去,仿佛一条流光溢彩的宝石腰带一般。 “时间紧迫,只能这样了。”木雪深吸了口气,“没有漂亮的衣服,只能露肉了。” 堂而皇之说自己露肉的木雪,让罗兰紫和宋言穆都不知道该讲什么比较好。这样薄纱若隐若现,衬托的木雪愈加的纤细柔弱,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骨骼,让她不像白天鹅,反而更像是美人鱼。 木雪谨慎地看着宋言穆,她总觉得宋言穆的眼神有点黯沉,黯沉里又似乎燃着什么火苗。 不,不会是……木雪赶紧摇着脑袋,开玩笑,先把舞台剧应付过去吧。 等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全场再次沸腾了,这下是男生女生共同爆发。 身上几乎全是薄纱的木雪,被黑天鹅王子和白天鹅王子一左一右地搀扶着,小心翼翼走出来。木雪明亮自信的眼神,白皙的皮肤,窈窕的身形,纤细腰肢上随着走动摆动不停的七彩坠饰,加上被风吹起飘摇缠绵的薄纱,瞬间完爆一干青春期萌动的少年们。而黑天鹅王子和白天鹅王子那深情的眼神,优雅的步伐,凌冽和温柔交织的气势,一瞬间让女生们都自我代入选择难题,不得不用尖叫来表达内心的煎熬。 林予菲和2班的文娱委员在大教室里面收拾换下来的衣服,听到外面雷鸣一般的掌声,还有似乎永远也停歇不下来的尖叫,两人的表情都有些扭曲。 “她们难道有备用服装?”文娱委员悄悄在林予菲耳边问道。 林予菲摇头,“不知道,应该没有准备的。” 收拾好衣服,她们俩和剩下几个同学一起准备离开,却被几个化妆师姐姐拦住了。 “小姑娘们,你们现在还不能走,等兰紫妹妹她们回来才行哦。”为首叫阿娇姐的姐姐笑眯眯拉住了林予菲和文娱委员的手。 文娱委员生气地扭开,“你谁啊,凭什么管我们。再拉拉扯扯的我叫学校保安了啊!” “叫啊,正好呢,刚刚我们几个不过是去上了个厕所,这一回来服装就被墨水给泼了。小妹妹,你不知道这衣服多贵吧,这可是专门从国外定制的表演服,一套就好几千呢,咱们怎么着得找人赔偿吧?嗯?”阿娇姐一把扯回文娱委员,眼神里全是威胁,“跑什么,做贼心虚?” 林予菲牵过文娱委员的手,“诺诺,别理她们。我们就等在这里,如果到时候不是我们干的,她们会给我们赔礼道歉的。” 阿娇姐忍住自己想骂人的冲动,“是啊,赔礼道歉,不知道是谁得赔礼道歉。” 又是一阵尖叫和掌声,还有一些隐隐的哭声,之后响起了主持人的赞美。阿娇姐知道舞台剧演完了,索性提前去开门。 木雪走进来的瞬间,林予菲眼珠子差点掉递上去,话从口里哧溜就出来了,“木雪你这跟没穿衣服有什么区别?” 炫耀似地指了指肩膀上,木雪回答,“你没看见白天鹅王子的外套在我身上吗?” 林予菲怔怔地看着宋言穆,他只穿着白色蕾丝宫廷衬衣,外套早就脱下来给木雪披上了。 木雪没多说,她都要快被冻死了。赶紧地转进为了换衣服拉起来的布帘,木雪三下五除二脱掉身上本来就不多的薄纱,换回自己的秋衣秋裤羽绒服,又灌了一杯阿娇姐递过来的热茶,可算是缓过劲儿来了。 “现在,咱们来说说看,谁敢在我衣服上泼墨水的事儿吧。”罗兰紫拉过凳子坐下,高傲地昂起下巴,“林予菲,你先说说?” 虽然还没有证据,可是罗兰紫直觉,这事儿跟林予菲脱不了关系。木雪平常根本就不会乱得罪人,几乎都是跟她一起上课放学的。算来算去,能眼红到这个地步的,除了最近一直在制造和宋言穆偶遇的林予菲,罗兰紫还真想不到别人。 林予菲抿起嘴,“兰紫,我们叫老师来处理吧。” “老师?你们班的范贱人护着你得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范贱人会包庇你是吧?可是,我这裙子被弄脏了,找不到索赔对象的话,就只能让你们2班所有人一起拿班费赔了。”罗兰紫毫不客气,大小姐模式全开。 宋言穆坐在木雪身边,等罗兰紫说完后,缓缓开口,“林予菲,予菲,给予芳菲,名字很不错。” 明明是温和的口气,明明宋言穆面带微笑,林予菲却觉得有什么危险感扑面而来。 “予菲,你一直在想办法接近我,可惜手段太拙劣,都是其他女生用腻了的,所以,我看不上。”宋言穆边说边牵过木雪的手,“趁着这个机会告诉你,木雪,她是我女朋友。所以,你不仅不能再接近我,更不能接近木雪,任何方式的接近。否则,我会觉得受到冒犯。” 林予菲抖动着嘴唇,“你,你们……” “当我觉得受到冒犯,我会记住对方一辈子,无论什么情况,我都会让对方一无所有。” 还穿着白天鹅王子服饰的宋言穆,却说出比黑天鹅王子更黑暗冰冷的话语。 木雪袖手旁边了好一会儿,一言不发地走出教室。等她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个墨水瓶。 “予菲,我该说我非常了解你呢,还是非常非常了解你呢?”木雪把墨水瓶往地方一放,墨水瓶跟水泥地间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作者有话要说:双更合并 ==发现好多虫子,刚刚捉了。话说能把美貌打成眉毛,把魔镜打成墨镜,搜狗果然好样的! 搜狗输入法:关我毛事,明明是你自己粗心大意!

上一篇   22丑小鸭

下一篇   24露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