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露馅

墨水瓶跟水泥地间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仿佛洪钟一般敲在林予菲和名叫诺诺的文娱委员身上。林予菲面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诺诺却白了脸。 宋言穆赞赏地冲木雪点了点头,似乎在说,不愧是我□出来的人。木雪飞了宋言穆一个眼刀。 这如同打情骂俏一般的小动作,终于让林予菲咬紧了唇。 “你们泼墨水的时候肯定很紧张,毕竟这个地方随时都会来人,阿娇姐她们也只是临时出去一会儿。”木雪亲呢地拉过林予菲的手,状似温柔实则非常用尽地捏林予菲,“然后,墨水瓶藏哪里好呢?干脆扔了吧,但是你们又走不太远,于是,就只能扔垃圾桶了。” 林予菲吃痛,甩开手,“木雪你干嘛捏我,好痛。” 木雪哼了一声,“可惜了,墨水瓶被找到,上面指纹对比一下,就知道除了我还有谁用过!玻璃面的墨水瓶啊,可好找指纹了。” 诺诺的脸白里透青,“别吓唬人啊,什么指纹不指纹的。” 刘爽在那边打了一个响指,“哎呀哎呀,我怎么忘记我一个亲戚哥哥退伍之后就在特警队呢,请他们帮个忙嘛,验个指纹多简单” 2班的几个女生叽叽喳喳闹起来,有人直接出去找班主任去了。在他们心里,这是16班仗势欺人故意找2班的茬呢。 “这位同学,既然你敢参与,就要敢承认。”宋言穆好整以暇地支着下巴,对诺诺说,“知道什么叫坦白从宽么?就是你主动说出来,我们可以考虑不追究你的责任,衣服钱可以我来赔哦。不过,你要告诉我们,是除了你,还有谁。” 眼看着刘爽已经高声打电话,诺诺心里越来越没底,她求救一般地望向林予菲,却见林予菲跟灵魂出窍一般只盯着宋言穆。 看诺诺这样子,知道这人并不聪明,木雪毫不客气地在火上浇一把油,“你们已经有人去请班主任了,时间不多了,等范建春来之后,这事儿就不可能私了了。恐怕除了要赔钱,还要记过,还会到全校大会上去念检讨呢。” 诺诺想象着自己站在全校大会上念检讨的样子,还有台下同学们的哄笑,以及赔钱之后父母暴怒的脸,她的手脚都开始发抖,当时自己是发了什么疯,怎么会去得罪16班的人啊。 “真的,真的可以不赔钱?那,能不能,能不能不告诉学校?”诺诺惨白着脸,声音开始哽咽。 听诺诺这承认的话,林予菲有点急了,她捂住诺诺的嘴,“诺诺你在说什么呀,别被他们吓到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做过,他们是诬陷我们,是讹诈!等范老师来,会给我们主持公道的。” 诺诺想挣开林予菲,可是林予菲手扣的很紧,下巴都给捂疼了。似乎是被林予菲身上笃定的气场给影响到,诺诺又犹豫起来。 “公道?”一直没说话的吴森若冷笑出声,“那你们就试试看?” 宋家豪华的书房里,宋老爷子第一时间就收到了自家嫡长孙子的现场演出视频。 默默无语看了很久,一旁被叫来的宋义瑾也有些汗颜。知子莫若父,宋义瑾非常清楚自己儿子是什么德性。宋言穆其实人如其名,言辞肃穆,他看起来君子端方温润如玉,态度谦和沉静无波,实质上内心非常高傲。他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命令和指示,也不接受任何人的阿谀奉承,太接近他会被防备,太疏离他会被厌恶,说白了这就是个别扭孩子,至于参加团体活动……除非是他主导的,否则想都别想。 这出舞台剧的水准,以初中生来讲,绝对是高端洋气上档次了,可是对于喜欢听音乐会看国际顶尖芭蕾舞的儿子来说,绝对是场过家家游戏。 可是儿子似乎挺乐在其中的。 “咳,小孩子爱玩也是好事,不过不要玩物丧志……”宋老爷子很复杂地表达自己的心情,言穆本质上不合群这点老爷子很清楚,巴不得他能参与点什么集体活动,可是都十六岁多了,又才跑去参与这种小孩子玩意儿,怎么想怎么怪异。 “这个女孩子,就是言穆的女朋友?” 宋义瑾见老爷子的手指头点在披着薄纱的木雪身上,点了点头,“是的,爸爸。” 不动声色地挪了挪手指,宋老爷子把手指在了罗兰紫身上,“这个女孩更适合言穆。” “呵呵。”宋义瑾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了,吴家那边怎么样了?义德到底是怎么想的?”宋老爷子关心完大孙子,开始关心小儿子了。 这个话更不知道该怎么说,宋义瑾有点头疼,“五弟的事情,我一向不插手的。现阶段只知道五弟想借着吴家商会搞城市改建,打造一个新城区作为政绩。” 见大儿子只字不提自己最关心的事情,宋老爷子有些愠怒,“我问的不是这个。” “如果是吴家大女儿的事情,爸爸,恕我真心插不上话。五弟的性向您是知道的……”见宋老爷子发怒征兆越来越明显,宋义瑾头疼地安抚,“爸爸,这么多年了,宋家孙子辈的人都好几个了,五弟都是一个人,婚姻事情上我们不是说好不干预吗,就随着五弟去吧,他现在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 想到当年小儿子几欲发疯撞得满头是血的模样,宋老爷子叹了口气,“如果他对吴家大女儿没什么想法,就直接回绝了吧,吴家也不算多大点产业,用不着拿这种方式去跟吴家打关系。义德如果实在不愿意接受家里的帮助,你就换个方式,找其他人去投资吧。” 年岁越大,宋老爷子杀伐果断的气势就越内敛,儿孙辈总是不太平,这让老爷子慢慢放下了很多成见,开始期盼起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来。 听老爷子这么说,宋义瑾一直悬在内心的的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吴家那个大女儿的各色事迹,明明白白的放在那里不用打听就知道,这样的货色,也想进宋家的门?宋家哪怕是联姻,也不会跟吴家这种上不上下不下的家庭联姻,更何况还是那样的女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那边老爷子总算是对小儿子松了口,这边2班和16班的班主任外加两个警察都到了化妆用的大教室。 警察们话不多说,带着手套把证据放进透明袋里,然后直接开始挨个问话,气氛十分严肃紧张。 木雪不得不说,林予菲的心理素质超乎寻常的强悍,到了现在依旧没有什么失态,反而诺诺一个劲地在发抖。 明亮的灯光下,范建春站在2班这边,他一边口气不好地安慰自己班同学,一边用憎恨和惧怕混合的复杂目光瞟木雪。而木雪,则是翻了一个硕大的白眼给范建春看,让范建春气的内心抓狂。 宋言穆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不爽,他拉过木雪,让木雪的脸面向自己,而不是那个中年脱发老男人。 吴森若也很不爽,他以前跟2班的男生打过架,那时候范建春的反应让他非常想揍,要不是刘爽拦下他,估计范建春腿都要瘸一只。 于是在宋言穆剥夺木雪视线的同时,吴森若站到木雪前面,睥睨范建春,“看什么看,你自己班的女生还不够看,都看到我们班来了?色狼。” 范建春给气了个浑身通红,“放屁,谁色狼,啊,你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混蛋。” 听这话,刘爽吹了声口哨,“范老师好涵养啊。” 吴森若根本没有回话,而是长腿一迈两部走过去一拳就挥在范建春的下巴上,才冷测测地回答,“你倒是吐个象牙给我看看?” 险些被打掉下门牙的范建春被打得退后了几步,脸色铁青的嚷嚷,“这里还有警察,你就干这么袭击教师?!” 两个警察小哥抬头看了看,视若无睹地低下头继续问话。 这个场景,让2班在场的人都像是被寒风吹了一遍,凉透了心窝。 本来还以为范建春可以给自己出头的诺诺彻底忍受不住了,摆明了现在的状况就是胳膊拧大腿,早迟拧不过,于是她哇地大哭起来,“是我泼的,我错了,求求你们不要让我赔钱,我赔不起,我错了……是我和予菲一起泼的,我们只是一时冲动,不是故意的……” 林予菲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往范建春身边缩,“诺诺,你别乱讲,我没有泼,是你叫我去买墨水,我只是帮你买墨水而已……” 什么?诺诺傻眼了,“予菲你,明明是你给我的墨水啊。” 林予菲扯着自己的衣角,双眼发红,可怜兮兮地回答,“是我给你的,可那是你让我买的,我不知道你要干嘛……刚刚我都有劝你,可是你不听……我没有泼过,是你泼的呀。” 诺诺转身四顾,发现所有人都盯着她,更加慌乱了,“是我泼的,对,你站在旁边没有动手,可是,是你叫我泼的,予菲你……” 林予菲缩在范建春身后,嘤嘤地哭泣。2班的几个同学炸开锅了,诺诺是那种嫉妒心比较强,凡事爱冒尖的人,其实大家内心对她都有看法,而林予菲平常很温柔很腼腆,对大家都很好,这事儿,大家向着林予菲多些。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想让我演的白雪公主成为最漂亮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你……诺诺,但是你不能把我拉下水呀,我明明就没有泼过……”林予菲哭的非常伤心,2班的同学们赶紧过去安慰她,同时痛斥诺诺。 “诺诺,我们大家都那么支持你的节目,就算你再想要第一,也不能用这么阴损的招术呀。太鄙视你了,给我们2班丢脸,现在还要拉上予菲。” “就是,太不要脸了,你简直就是我们2班的耻辱。” “呸,还当什么文娱委员,太缺德了。” 攻击从四方八面而来,机关枪一般扫射着诺诺,让她毫无还手之力,她也只能放声大哭,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罗兰紫嘴角噙着一丝怪异的笑容,她丝毫没有放过林予菲任何一个表情,算计的,可怜的,自信的,得意的,通通刻入了罗兰紫的眼眸里。 林予菲,你这是在向我宣战吗?林予菲,你是在藐视我罗兰紫吗?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君 晚上会有二更二更虐林渣!

下一篇   25惩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