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深入

挂了电话,木雪心中不安,想了想还是给刘爽打电话说了这事,刘爽再电话那头直接跳起来了,先是口吐各类脏话问候了吴家祖宗十八代,然后貌似被他哥哥给吼了一通,最后约定了到时候一起去吴家砸场子,才挂了电话。 思考了再三,木雪也给宋言穆拨通了电话。 “小雪?嗯……” 电话那头是有些慵懒的声音,似乎正在干什么很舒服的事情。 木雪瞬间想摁断电话。 “何哥在给我按摩,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不健康的东西了?思念我所以孤枕难眠?”手机那头适时地传来调侃的口气,还有低沉的笑声。 “我能说你是王八蛋吗?”木雪告诉自己要沉着冷静 “那下次你见我爸爸的时候,记得叫王八。” 无力了,木雪只得说正事,把吴森若的事情告诉了宋言穆。 “这样?其实森若出国去一段时间是好事情,乌烟瘴气的吴家没有什么待的必要。不过小雪,你要记住,你是我女朋友,你的能力没有我同意,最好别乱用,否则会惹祸上身的。” “我能说你是自大的沙文猪吗?”木雪再次告诉自己要沉着冷静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分毫,绝对不能摔手机。 “那下次你见我妈妈的时候,记得叫猪阿姨。” “好了不跟你扯了,到时候你去不去?”木雪已经火冒三丈。 宋言穆终于不逗木雪了,正经道,“去啊,当然去,反正我过年也没事,权当是凑热闹,顺便看看你的能力能用到什么地步。” 终于结束了这艰难的对话,木雪慢悠悠地溜回房间,她看了眼还在晃动的隔帘,心想木蓉你真实个蠢货,连偷听都偷不好。 思绪凝聚,木雪进了空间。 空间里,木霜漂浮着,像是睡着了一般。木雪伸手去摸了摸她的脸蛋,木霜才睁开眼。 【你看。】 木霜指着吴森若的蓝叶树,木雪定睛一看,差点没把下巴给吓掉。 原本碗口粗的树,瞬间长成了滔天大树,六个人估计都把树干抱不下,那树叶简直是漫天摇晃,蓝幽幽美得惊心动魄。 “这,这是怎么回事?”木雪围着树转了好几圈,乖乖,这个树叶量啊,当饭吃都要吃上几年啊!异能无忧啊! 【不仅仅是这个,还有,你的莲花。】 听木霜这样说,木雪才想起来她每次进空间都不注意莲花的,于是吧唧吧唧跑过去,莲花的位置似乎离着两棵树越来越远了,木雪觉得自己起码跑了三分钟才跑到,然后她再次震惊。 一汪湖泊。 直径上百米的湖泊,并不深,清澈透明可以看到水下洁白的石头。那是比九寨沟的蓝绿湖水还要美丽的存在,乍一眼看似乎是透明的浅绿,湖水波纹泛动间隐隐又有浅紫色的光波流转,金色的光芒在湖水中时隐时现。 属于木雪的那只莲花叶子,不再长在淤泥中,而是长在湖泊的最中央,根系在洁白的石头下面。莲花叶子通体乌黑发亮,湖泊里轻轻摇曳。 “这这这这这,这是怎么了?”木雪张口结舌。 木霜飞下来,在木雪的脸庞上亲了一口,“这是宋言穆。” 寒假来临,春节也就不远了。木蓉和何成庚在学校放假之后都回了老家,木前程这段时间根本就不会来,于是家里只剩下木雪和何妈妈打理。 临近过年,一些盆景类的红色花卉卖的特别好,何妈妈几乎忙的脚不沾地。花店里请的帮工都要回去过年,何妈妈只好放了他们的假,让木雪来帮忙。木雪很乐意地答应了,天天在何妈妈的铺子上干得不亦说乎。宋言穆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木雪在卖花的事情,几乎是每天都来一圈,每次都让邱哥和何哥搬走一两盆花,搞得何妈妈敏锐地发现不对劲。 “小雪啊,你也要满15岁了吧。”何妈妈顾左右言其他,“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呀?” 木雪刚刚打发走了宋言穆,结果吴森若又来了,这下更好,宋言穆好歹还是来买花的,吴森若是来摆脸色的。他每次来了之后就去花店里面的椅子上坐着,狠命地盯着那盆水仙,木雪总觉得水仙都快要哭了。 “到时候再说吧。”木雪懒得跟何妈妈解释,一边招呼客人一边注意这吴森若,生怕他突然就摔桌子砸板凳之类的,那一身阴鸷的气场遮都遮不住啊。不过幸亏每次都过不了半小时,刘爽准时报道,牛高马大的他热情又开朗,完全当了半个工人在用。 于是在宋言穆捧场,吴森若冷场,刘爽帮场的混乱中,新年终于来临。 腊月二十六,已经接近三个月没回家的木前程终于一摇一摆地回来了,扔给何妈妈一摞钱,让她去置办年货,三十晚上要回老家过。 何妈妈早就准备好了年货,用的是自己的钱。不过她也没有推拒什么,收下钱私下就转给了木雪。 “小雪啊,这次考试成绩不错,爸爸很满意。”木前程没忘记木雪考年级前18名的事儿,初二一共16个班级,800多号人呢。 趁热打铁,木雪喜滋滋地回答,“是啊,爸爸打算奖励多厚的红包?” 木前程顿了顿,他只准备了家里亲戚孩子的红包,唯独把木雪给忘了。于是他掩饰地咳嗽了下,“想要什么让你妈给你买就是了。” 就在木前程假装咳嗽的时候,木雪眼尖地看到木前程脖子上有一个尚未消退的吻痕。 “爸爸,这大冬天的,你脖子被蚊子咬了啊?”木雪瞟了一眼何妈妈,故意发问。 何妈妈盯着木前程的脖子看了半晌,轻轻一下,“是啊,好大口的蚊子。” 木前程辣气壮地回答,“这是刮痧弄的。” 何妈妈和木雪都没有接话,起身去干其他事儿去了,留下木前程一个人在沙发上憋气。他丝毫没有自己被抓包之后羞惭,反而觉得这对母女果然不是什么好货,丝毫不顾及他的尊严,竟然敢怀疑他。 在正月三十那天,木前程开着车载着慢慢的年货,还有何妈妈和木雪,往老家蔺洪县开去。 蔺洪县还是木雪记忆中的老样子,低矮的楼房狭窄的街道,并不如后来被开发之后田园小城的风光秀丽。想到后来省会城市都有无数富豪跑到这里买房置地,木雪脑袋里的购房计划又开始绕起来。 估计这辈子,我会成为“房姐”,木雪乐呵呵地想。 本来木家人都是蔺洪县翻山乡的,纯正山里人。但是木前程发财了之后,便在县城里买了好几套房子,楼上楼上的连在一起,于是木家亲戚都搬了出来,住到了一起。 木家亲戚也不多,木桂木钢铁是大姐和大姐夫,木蓉是他们女儿;木桃李大鹏是三妹三妹夫,李小泉是他们儿子;木梨是小妹,再算上木家大爷和大妈,一共四套房。木梨都快三十岁也没有结婚,所以木前程一家一般会去都是住木梨那里。 在木雪的带动下,一向打扮的很拘谨的何妈妈今年也开始打扮了。黑色高筒牛皮靴,肉色的羽绒裤,紫色毛蓬蓬的短款羽绒服,看起来很精干利落,本来木雪还想让妈妈烫个卷发的,可惜何妈妈不敢尝试,木雪只要作罢。 粉色嵌水晶兔的毛绒帽子,红色羽绒衣裙,白色短靴的木雪跟着何妈妈走在一起,不说趾高气扬,那也绝对是精神抖擞。 于是木大爷和木大娘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最不喜欢的雪丫头,跟个红炮仗一样滴溜溜滚了进来。 木家人在客厅里围城了一团,桌子上摆满了花生瓜子葡萄干地瓜干等零食,电视里传出热闹的音乐,配合着街道上是不是点燃的花炮,完完全全是一幅合家团聚共度新年的好氛围。 “爷爷奶奶新年好。”木雪按木家人的规矩,给爷爷奶奶磕头行礼。 木大爷木大娘嗯了一声,他们打心眼里不喜欢木雪。木前程就是他们的独子了,结果何晓丽竟然生了个丫头,生了丫头就算了,竟然不能继续生了,简直是晦气得很。 得到了回应,木雪哧溜地就站起来了,你们不鸟我,我还不屑鸟你们呢。木雪昂着脖子去何妈妈身边做下去。 何妈妈跟木大爷木大娘打招呼,同样是得到不咸不淡的回答。木家的其他亲戚对何妈妈也是半冷不热的,何妈妈早就习惯了,这会儿她就跟女儿一起边看电视边聊天,两人时不时的还爆发出笑声。 木桂、木桃、木梨三姐妹聚在一起叽里咕噜,首当其冲的是木桂炫耀自己从二弟家搬回来的床,席梦思睡起来可舒服啦,价值好几千呢!木桃和木梨一边羡慕,一边寻思着自己能从二哥那里捞点什么。 至于木前程,早就出去街上溜达,来来往往的邻居们都知道这是发大财的木前程哦,一个二个上来奉承,邀请他搓麻将什么的。木前程欣然接受,给家里去了个电话让大家等着他回来吃饭,然后就颠儿颠儿去搓麻将去了。 至于小一辈,李小泉年纪比较小,才七岁,跟他木蓉姐姐玩的特别熟。今年木蓉姐姐跟他讲了好多事情,他听完之后心里不服气,不过幸亏木蓉姐姐给他支了招,看他怎么替木蓉姐姐出气,哼。 作者有话要说:=w=灰常开心看到进了新晋榜 晚上有第二更噢亲爱的们mua

上一篇   25惩戒

下一篇   27大战木家狗窝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