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大战木家狗窝1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27大战木家狗窝1

原本以为何晓丽和木雪会跟以前一样,眼巴巴地守着他们俩老人,期盼能够得到点重视的木大爷木大娘这回算是明白了,大女儿说的没错,木雪这个白眼狼开窍了,连带何晓丽这个怂货都开始耀武扬威起来。 你看看,木雪打扮得跟个千金小姐一样,用的还不是他们儿子的钱;还有何晓丽,一个再也生不出孩子的废物,也亏得他们木家仁义,才能由着她占着儿媳的位置不下蛋。问题是今年何晓丽居然还穿着这么耀眼的跑来了,简直是越看越不爽。 木大娘的脸都快拉倒地上了,时不时地哼几声,仿佛日本鬼子站在她身边一样。 不是没有看到木大娘的脸色,何妈妈只能当没看到。大过年的,谁都不会没事惹事,更何况是面对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刻薄泼辣木大娘。所以,何妈妈借着跟木雪讨论电视节目的机会,干脆地把后脑勺给了木大娘。 手里的拐杖狠狠戳在地上,木大娘忍不住了,不阴不阳地开口,“媳妇啊,你一个人躲在那边搞什么精怪呢,也不去跟姑子们聊天,看不起咱木家姑子啊?” 这就叫,你不咬狗,狗偏咬你,躲都躲不过。 何妈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站起来,要往木桂她们几个那里走。 可是木雪不干了,重生回来不就是为了报复呢?本来就没有想过今年这年能好好过的木雪,比木大娘更阴阳怪气地笑起来。 “奶奶啊,您孙女我这么大一个活人你看不见吗?我跟我娘在聊今年的学习成绩呢,姑妈们又不懂,跟她们有什么聊的,聊今年地里收了多少斤谷子吗?” 木雪就差没掐着个兰花指,再给木大娘抛个媚眼了。 也许是太久没有人惹木大娘,也许是被人阿谀奉承惯了,在木雪拿腔作调地说出这几句话后,木大娘呆滞了好几秒。 趁着木大娘呆滞的时间,木雪再接再厉,“爷爷奶奶,今年我可是考了全班第一名啊,并且是年级第十八名哦。我记得去年还是前年,你们给蓉蓉说,能考年级前五十名的话就给发双倍红包,今年我这是不是得拿三倍红包了?我读的初中可是省重点,蓉蓉的那只是市重点而已。” 听了这席话,木大爷有些尴尬了,他们喜欢木蓉,那是因为木蓉爸妈都是木家人,木雪可是半个何家人,以往他们从来没有给木雪发过红包。 “真的假的啊,成绩单拿来看看,你学习什么成绩我们还不知道,少吹牛皮了。”木桂不开心了,她女儿这次考的本来就不好,原想今年略过这事儿不提的,没想到木雪自己先撩了出来。 就知道这帮人狗眼看人低,木蓉肯定也不会把自己比她优秀的方面说出来,木雪从精致蕾丝包包里摸出奖状和成绩表,真正意义耀武扬威地炫耀。 “怎么样,真的吧?可别那啥眼看人低啊。”木雪故意做出得意洋洋的样子,拿着奖状和成绩表挨个从木家人面前走过去,让他们看了个清清楚楚。 木大娘心里极度不爽,手拿着瓜子死命嗑,边嗑边冷哼,“成绩好又怎样,女娃子后劲不足,上了高中成绩就下来了,我可见的多了。” “奶奶您这话是想说,蓉蓉以后会稳居年级倒数第一名?”毫不客气地拿木蓉垫底,木雪一幅惋惜的模样,“蓉蓉啊,奶奶不喜欢你咯。” 正说着,李小泉可不干了,木雪竟然指名道姓地说自己蓉蓉姐,他抓起桌上的水杯,哗啦就像木雪泼了过去。 被训练出来的敏锐让木雪简单侧身就躲过,可是何妈妈却被泼湿了裤子。刚刚倒到杯子里的热水非常烫,幸亏冬天裤子厚,不然何妈妈铁定要被烫脱一层皮。 冷下脸,木雪二话不说,直接抓起李小泉的衣领子扯到自己面前,凶狠地问道,“你故意的?” 还不到十岁的小孩子,根本没有意识到木雪跟以前本质上的不同,潜意识里仍旧把她当成了大过年被外公外婆丢屋外不让进门吃饭也不会有人求情的小女孩,仍旧以为是可以随便欺负家长都会帮着自己的对象,所以李小泉丝毫不畏惧,反而拧着脸吼,“故意的怎样,烫死你个杂种。” “哎哟放开放开,木雪你干什么呢,别伤着你堂弟啊,不然我可跟你没完!”木桃倒是惊乍起来,抓着李大鹏的手喊道。 木雪笑了,秀丽的脸蛋上浮现出愉悦又憎恶的怪异笑容,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拿起桌上的另一杯热水,在众目睽睽之下,按住李小泉的右手,倒了上去。 “啊啊啊啊!”李小泉发出凄厉的惨叫,右手迅速被烫红,两个水泡从皮肤里钻了出来。 这下,木家人全部呆滞了。 “烫死我这个杂种?”木雪放开手,冷冰冰地看着李小泉哭的眼泪鼻涕一团,“那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上辈子,不是在这个时候,而是在她高中的时候,李小泉在背后泼了她一壶滚烫的水,从脖子到后背,被烫起了无数的泡。那个时候何妈妈刚刚过逝,何家人没有一个帮忙,木家人都嫌弃的不得了,木前程忙着把自己的新老婆儿子送出国,于是没有一个人关心她。 林予菲倒是会时不时的来给她涂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医生说只会留下浅浅印子的后背,硬生生的长满了斑驳的疤痕。 以前木雪只会觉得自己命不好,现在,她要让别人都知道什么叫命不好。 李大鹏看到儿子被烫了手,整个人跟愤怒的公鸡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冲上来就要揍木雪,木桃已经尖叫着抱着儿子涂上菜油找药店去了。 把木雪拉倒身后,何妈妈慌张地高喊,“二妹弟你冷静点啊……” 反倒是木雪,因为见多了何厉枫高超凌厉的拳脚功夫,现在看到李大鹏就跟看到一只声势凶猛的攻击一样,虽然很吓人,但并没有多大杀伤力。所以她推开何妈妈,免得何妈妈被误伤,抡起手里的提包,一个俯身躲过李大鹏抡过来的耳光,手里的提包精确无误地砸在他的鼻梁上。 提包里东西不多,除了成绩单奖状手机钱包等零碎外,有半块何厉枫送给她增加包包战斗力的一块鹅卵石而已。 嘭。 李大鹏鼻血长流。 嗷嗷嗷叫唤着的李大鹏举起了板凳往木雪身上招呼,他内心里也没有把木雪当碟菜,全身心都是被冒犯之后的怒火,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可惜木雪根本就不是他心中认为的瘦小无害的小姑娘,而是有着满腔仇恨的复生鬼魂。 狠狠一脚踹在李大鹏的腰窝,同时借力往上弹跳,一个飞踹——何厉枫最喜欢用的招式,木雪学了最久的招式——木雪几乎跳跃到了膝盖和李大鹏鼻梁齐平的高度,一脚飞踹在李大鹏的脸上。 嘭通! 李大鹏往后退了好几步,脚弯嗑在茶几上,咚地一声倒了下去,压翻热水无数。 木大爷木大娘还有木梨木蓉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切的发生,短短不过几分钟,世界似乎都变了。 稳稳落地,木雪起身摇了摇脖子,动了动肩膀,把一旁震惊到无以复加的何妈妈拉过来,“妈,我帅不帅?” 赞同地点头,何妈妈喃喃道,“帅……雪雪啊你,你是什么时候,你这是……谁教你的这到底是……” 不管是谁教的,何妈妈已经没空听答案了,因为木大娘已经抢天哭地哀嚎起来,木大爷甚至打了报警电话。 “哎哟喂我的先人哦,木雪你这个扫把星丧门星!何晓丽你这个□不要脸,大过年的把我女婿打的见血,还要烫死我外甥,有没有天理啊,千刀万剐了你们啊,你们何家都是些畜牲啊,生的都是些什么白眼狼崽子,咒你们死全家男的抛尸乱葬岗没人埋女人当□万人轮……” 挖了挖耳朵,木雪端起刚刚放在电视柜上,仅存的一杯热水,惬意地喝了口,“嚎,嚎的再大声点,等会儿警察来了继续嚎,你们木家今年在蔺洪县出大名儿啦。” 已经打完报警电话的木大爷这才反应多来,天地祖宗啊,木家这脸丢大了。 眼看着木大爷又要去打电话,估摸是想撤销报警,木雪拍拍手,“爷爷,虚假报警也是要去警局喝茶的,懂不?” 木大爷的手停在话筒上,他颤巍巍地转筛着木雪,“你,你这个……” “我这个贱货□白眼狼,是不是想跟奶奶一样满口喷粪?”木雪也开始嗑瓜子,“喷吧,我不介意,反正你们说的都不是人话,我会去跟汪汪汪叫的东西计较?” 忤逆不孝的混账!木大爷说不出话来,一口气没上得到,他倒在沙发上,木梨赶紧给木大爷顺胸口,同时冲木蓉吼道,“还忤在那里干嘛呢,去叫你舅舅回来啊!” 呆瓜一般的木蓉这才大梦初醒,一溜烟地跑出门。 天哪,木雪什么时候连打架都那么厉害了?木蓉心惊的眼皮跳个不停,怎么会这样,明明是想让李小泉烫花她那张越来越好看的脸的,怎么会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w=自我揉脸,木星已经在不经意之间改变了很多,大家发现木?顺便……要到十万字了,长评来一发?(捂脸小内八奔走,连短评大家都霸王俺了俺还想要长评嘤嘤嘤嘤……)

上一篇   26深入

下一篇   28大战木家狗窝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