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大战木家狗窝2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28大战木家狗窝2

等木前程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来时,警察同志已经坐在木家客厅了。对于这种家务纠纷,警察同志很为难,怎么说呢,李小泉是个小孩子,木雪是未成年人,小孩子之间闹矛盾打架,这双方家长都在,劝几句不就完了,作为一个成年人的李大鹏怎么可以对未成年人出手呢? 所以,木雪正当防卫,误伤李大鹏,这种烂帐应该交给社区来调停,大过年的,警察同志内心十分纠结。 而木雪,翘起嘴角,默默地对警察同志进行了情绪渲染。 厌恶李大鹏吧,厌恶这一家子的奇葩,他们连小孩子矛盾都处理不好,还能被个未成年女孩子揍成这样,简直是无用到极点,还好意思报警。大过年的,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闹得四邻皆知还报警,真是吃饱了撑的! 所以,木前程一进门,就看到警察同志虎着脸教训李大鹏和抱着李小泉的木桃,唾沫横飞训得他们灰头土脸。木大爷木大娘已经不再客厅里了,木桂木钢铁唯唯诺诺,木梨李大鹏敢怒不敢言,何晓丽有些急切地站在旁边,木雪一幅看猴戏的模样敲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 沉下脸,从木蓉那里得知事件的木前程警告地瞪了木雪和何晓丽一眼,才迈起稳健的步子走向警察,他相信自己在蔺洪县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警察小哥肯定会给他面子的。 所以说,自大是一种病。人总是这样,以为自己有点成就,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并且会敬仰你容让你。 木雪浑身洋溢而出的厌恶情绪如江河般倾注到警察小哥身上,灌满了警察小哥的所有思绪。 “木前程是吧?你也算一家之主了,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事儿。”警察小哥一点好脸色都欠奉,甚至连木前程递过去的烟都没收。 尴尬地收回手,木前程干笑,“让你见笑了,大过年的真是麻烦你了,我们会处理好的。” 面对把烟换成红包的木前程,警察小哥更厌烦了,谁稀罕你这点钱?难道我是为了钱才来处理这些纠纷的?滚你妈的蛋啊。 “收回去收回去,你这是干么?贿赂国家公务人员?这事儿就不说了,你们一大家人也算得上有头有脸的,别闹出什么虐待未成年人的事件来啊,否则大过年的全部拉你们去学习下法律。”警察小哥哼哼道,“李大鹏,你主动攻击一小孩子,还想砸凳子?这一砸下去非死即伤,你是打算蹲班房还是拘留?别以为是自己家里人就没人管。” 说完之后,警察小哥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不得已接了电话,结果又有一群小孩子放烟花爆竹把人给炸着了,于是苦逼警察小哥只能再熊了木前程几句后走掉。 警察一走,木家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只有木雪瓜子吃够了,开始啃梨子。 想揍罪魁祸首木雪一顿,木前程的手好痒,可是听木蓉说木雪都把体型魁梧的李大鹏给打到满脸血了,木前程的手拐了个弯,拖起何晓丽一口气就是六个耳光。 这下不算是打未成年了吧?不能打孩子,那打孩子她妈吧!都怪这个贱人,早知道就别让她们回来了,丢她们回何家去才是正理,这两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烂货,老子就不该跟你结婚,你就是木家的扫把星!” 何妈妈被迎面而来的耳光扇得眼冒金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嘭一声,一个凳子砸到了木前程的后背。木前程吃痛,回过头去,看到木雪面无表情地举着凳子,眼睛暗黑一片,似乎可以连接到地狱一般。 “这真是,一个棒极了的,新年。”木雪一字一顿地说着,“原本我就知道,除了我妈,你们没一个人对我们好。” 后背一阵阵抽痛,脊椎被凳子边角敲到的痛楚让木前程眼前发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妈妈,这个男人,真的值得你爱吗? “妈妈,他就算知道你一点错都没有,还是可以毫无顾忌的殴打你,这样的男人,到底有哪点值得你爱呢?” 木雪一字一句问在何晓丽心上。 泪眼朦胧,何晓丽的手一下下敲在自己心口,她心里的阀门,终于打开了,伤心后悔的眼泪奔涌而出。 “第一次进你家门,我才十六岁,我战战兢兢地走进来,给你爸妈磕头。我天不亮就起床,伺候你爸妈,白天去厂子里打零工,晚上回来做家务,就靠我一个人挣得钱,给你筹学费,还嫁了木桃……” “你上大学了,认识了好多家世好又漂亮的女同学,我知道那个时候你们全家就更看不上我了,本来我就是倒贴的……我下等,我不配你这个优秀的金凤凰……” “可是她们的父母却看不上你,她们再喜欢你,总会有更优秀的男生抢走她们……所以你最后还是选择了我,因为我是唯一可以不要脸不要尊严不要一切来跟着你的女人……我在餐馆刷盘子,我踩着三轮沿街收废旧,我去夜市里买啤酒……我用尽所有,为了支持你创业……” “可是你家还是看不上我,反正是没给聘礼的女人,生了女儿就生不出孩子的女人……” “你看不上木雪,从没给她好脸色,甚至你们全家都不认为小雪是木家的孩子……” “前程啊,你到底有心吗?你的心肝是什么颜色?有多黑啊?” 何妈妈一把抹开眼泪,抓起手里的包跑了出去。 木雪放下手里的板凳,嘻嘻哈哈地笑起来,越笑越兴奋,越笑越狂放,犹如她刚刚重生那一刻,满脸是血站在教室一般。 这幅癫狂的样子让木桂和木钢铁有点哆嗦,他们俩看到过木雪拿着刀子不要命的模样,木桂灵机一动,指点道,“小雪啊你还不赶紧去追你妈……” 一眼刀飞过去,木雪嘲讽地回答,“管你什么事儿?怕我拿刀捅了你们木家满门?” “滚!!!”终于缓过气的木前程指着木雪咆哮,“什么玩意儿,敢指责老子心肝黑?老子要不是念着旧情,早在医院里掐死你这么个赔钱货了!早让她这个黄脸婆下堂了!” 木雪优雅地拿起小包包,往门外走去,“可惜了,你应该掐死的。以及,我会让我妈妈把你这个无用的丈夫下堂成前夫的,你以为,我们就有多待见你?” 走到门口的木雪条件反射借住身后呼啸而来的烟灰缸,她惋惜地摇头,用怜悯的眼光扫了木家人一圈,手指一送,陶瓷烟灰缸落到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这,就是你们的未来。” 夜幕降临,天空中星星点点地飞舞起雪花,何晓丽坐在旅馆房间的阳台上,呆呆地看着天空。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许真的是爱被磨光了吧。对木前程,她越来越不满,对木家,她越来越厌恶。 换做以前,她肯定不会这样大发脾气地离开,可是今天她就是出离的愤怒,无以伦比的失望。冥冥之中仿佛有什么激发着她的情绪,让她想要挣开这令人窒息的一切。 不过,现在她真的觉得很轻松。虽然骨髓里游走着莫名的失望和疼痛,但全身上下由内而外的觉得轻松。 这么多年的包袱,似乎真的可以扔开了。 木雪知道何妈妈在思考,没有出生打扰。她拿起手机走到了屋外,拨通了宋言穆的手机。 宋言穆正和五叔宋义德下围棋,两人杀的难解难分,木雪的电话一进来,打断了宋言穆的长考。 接起电话,宋言穆调笑,“想我了?” “没有。”木雪斩钉截铁回答。 “那我挂了。” “哎哎哎,我有事给你讲。”木雪连忙安抚,“想到你了才给你打电话,勉强算想你了。” 宋言穆低声笑起来,向五叔比了个我先离开的手势,宋义德端着一杯茶了然地点头。 走出书房,宋言穆上楼回了自己房间,躺回床上,“所以,你是来炫耀自己殴打自家三姑爷的?鼻梁打断没?” “是啊,我是来炫耀的……没打断。”木雪悻悻然回答,真是的,让她一点讲述的快感都没有。 “等过年回来,让何哥给你加强力量训练。”宋言穆挪了挪身子,把枕头放到肚子上,手不经意地揉捏着,似乎是在揉捏某人的脸一样。 木雪哦了一声,半晌才继续,“我们明天就回来了,今年不在木家过。你上次不是说不回家吗,现在在哪儿呢?” “在五叔这里,怎么,想约会?” 木雪隔着电话,看不到宋言穆难得一见的温柔笑意,她满心都是被调戏了的窘然,“我只是担心你过年孤单而已。” “知道了,等你回来,我会来找你的。” 莫名其妙被拐了弯的木雪哑然挂了电话,本来她只是跟木家人干了一架,有点激动,想迫切地找个人倾诉下心情的。 早知道就应该给吴森若打电话的,木雪默默想着,干脆再给森若也讲一遍?大战极品亲戚的戏码他应该喜欢听的! 于是木雪欣然给吴森若打电话,可是一连打了五遍都没人接。 这怎么回事?心里隐隐觉得不太妙,木雪赶紧联系了刘爽,再给宋言穆拨了电话。宋言穆把电话打到了吴家,吴家人直说吴森若早上出去玩了现在还没有回来,也感觉到事情不太对的宋言穆先是安抚了木雪,紧接着安排何哥出去找找。 大雪纷飞之下,各家各户都守着自己的幸福或者不幸,迈向新的一年。 作者有话要说:吴森若同学……出事了…… 吴家极品团再度来袭。 琳安妮爱小熊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0223:43:54 郝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0112:51:38 嘤嘤嘤嘤嘤才看到上面两位亲爱的,来香一口!谢谢乃们让俺动力满满啊

上一篇   27大战木家狗窝1

下一篇   29暗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