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暗害

仿佛沉入粘稠的墨水中,窒息的腥味缠绕在肢体上,污黑了所有。 吴森若觉得自己浑身酸软无力,眼皮上像是有千斤重,他努力睁开眼,环顾四周。 这是哪里? 白色的墙,简单的家具,泛着消毒水味道的床,似乎是……宾馆?并且是没有星级的那种。 吴森若努力坐起来,颀长的身形在灯光下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他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像是被死命揉搓过,床铺也拧成一团。 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森若拿起手臂嗅了嗅,那是一股陌生人的味道。床铺里也混着这很多陌生人的味道,腥臭的□的味道。 心中警铃大作,吴森若跳下床,仔细检查地面,桌子,还有垃圾桶。 桌子上的烟灰缸有轻微的烟头哼唧,垃圾桶已经被清空过,地面有家具拖拉过的痕迹。 这里曾经有过好几个人,吴森若心想,他隐约猜到了一种可能,却又无法确定。想到这里,吴森若走进浴室,脱掉身上一层层的衣服。 衣服,应该是被脱下来过,然后又强行给他穿上的。 咬紧牙关,吴森若在胸膛上,发现了一枚齿印。 那凶狠的齿印,并不属于女人。 咚咚咚,敲门声像丧钟一般响起,吴森若快速地走向门口,手里握紧了烟灰缸。这宾馆的门没有猫眼,所以吴森若只能贴在门后,绷紧身躯。 “森若,在不?我是何哥。” 听到何厉枫的声音,吴森若积蓄起来的力量消弭无踪,他控制住发抖的手,打开门。 天一亮,木雪就拉着何妈妈回城。何妈妈想说干脆去金裕乡何家老家的,木雪坚决不同意,表示自己一定要回城。 拗不过木雪,何妈妈只能她一起走,内心盘算着干脆初五初六再去好了,反正以前也是那个时间段才去的。 回到海塘市的木雪刚到家,就接到了宋言穆的电话,宋言穆依旧是那幅平静无波的口气,但木雪就是嗅到了其中的不安。 “小雪,回来没?回来的话,立刻到老地方来。” 所谓的老地方,不是咖啡馆,而是后来木雪的训练场地,另外一个高档小区最里面一层房子的顶楼套房,双层结构再加上顶楼训练场,总体有400多平方。 大过年的街上也没有的士,木雪急得跳脚,幸亏宋言穆的电话又来了,说邱哥已经开车来接。木雪这才快速又顺利地到达他们的秘密基地。 暖色调装修的客厅里,吴森若的脸青中透白,宋言穆的分析让他冷到了骨髓里。 木雪沉默着没有说话,刘爽愤怒的神色溢于言表,邱哥和何哥也被宋言穆难得一见的冷峻神色唬住,两人把自己当成是柱子。 “所以说,根据现在的分析,最大的可能就是,你大姐带这几个男人,给你拍了□,并且是和男人上床的□。”宋言穆的食指揉着眼角,眼眸里厉色一闪,“所幸,他们并没有真正侵犯你,你身上也没有什么针孔。但他们有没有让你侵犯别人,就不知道了。等过段时间就可以拿到体检报告,森若,你要做好最坏准备。” 最坏的准备,性病、艾滋病……可以摧毁人生的病毒…… 从头到尾,吴森若都没有说过话。 “森若都要出国了,吴瑜遐她是想干嘛?趁着森若出国之前给点教训?那为什么要把森若药晕呢?”刘爽忍不住拍桌子,“不用想来想去,我们也直接把她给绑了,同样的找人给她拍一套,看谁拍的多!” 木雪觉得刘爽这主意挺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宋言穆摇头,“报复回去很简单,可是,森若的照片在他们那里,如果拼的鱼死网破,森若怎么办?” 轰隆一声响,吴森若直接掀了茶几,他发狂似地怒吼着,似乎要将心中的仇恨和不甘都发泄出来,声嘶力竭。 木雪被吓得条件反射跳到了沙发上,躲避飞过来的各种物品。吴森若那幅要崩溃的表情刺的她眼睛疼心也疼。刘爽一把抱住了吴森若,“兄弟,我们会想办法的,言穆哥那么聪明,他一定会想到完美的处理办法的,森若别哭,你别哭啊。” 十五岁的男孩子们,还没有那么根深蒂固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准则,不管他们内心多么早熟,无论他们意志有多么坚强,在面对滔天打击的时候,眼泪也会夺眶而出。 “我要杀了她……”吴森若呢喃着,血红的眼睛里满是杀意。 宋言穆站起来,他比吴森若高了一个头,手放在吴森若的头顶,宋言穆低声道,“不要轻易把杀字说在口里。森若,即便你付出行动,也不要说在口里。现在,听我讲讲接下来的计划吧。” 迅速打扫完凌乱的现场,把茶几抽起来,重新给各位换了热饮,何哥和邱哥也坐到沙发上,大家圈成了一个半圆。 “这件事,我会告诉五叔。五叔之所以会和吴家合作,只是因为恰好合适而已,并不是非吴家不可。吴瑜遐的这番作为,突破了我和五叔的底线。”年纪轻轻的宋言穆,已经具有某种杀伐果断的特质。 “何哥你擅长侦查,我会请五叔给几个人,你负责把那天出现过的其他人都逮出来,撬开嘴,看看能问出多少东西来,证据收集好。” 何厉枫严肃地点头。 “邱哥,你们退伍特种兵里还有没有想当保镖的,推荐个人来,从今天开始贴身保护森若。钱,我出。” 思考了下,邱哥也点头。 “刘爽,这件事你先别插手,乖乖地待着,需要你的时候我会通知你。” 刘爽张了张嘴,在宋言穆深不见底的眼神里败下阵来,点头。 “森若,这几天你都别回去,就住这里吧。过两天,我和小雪一起送你回去,小雪,到时候可要好好的用用你的能力。”宋言穆俊美的面孔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邱哥,提前去吴家装好摄像头,好戏,应该被记录。” 木雪担忧地望着吴森若,郑重地点头。 何妈妈目送着女儿心急火燎跑出去,忍不住叹气。木雪这才十四岁多,就开始谈恋爱了么? 年纪小的时候,容易爱上别人,容易掏心掏肺地付出。可是人的成长轨迹,又怎么能够预知? 十五六岁的木前程,也是谦和有礼、刻苦上进的,他也会穿着洗得发白的土布衣服,感激地冲自己微笑,许诺会爱自己一辈子。 可是岁月的痕迹是最锋利的齿轮,所有的诺言和誓言,都抵不过成熟的腐化,那些纯真的爱恋不过是肥皂泡泡,看似五光十色,其实一触即破。 该怎么阻止女儿呢?何妈妈很头疼。 木雪回来的时候,何妈妈已经做好了饭菜。情绪起伏了一天,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木雪狼吞虎咽,一口气吃了三碗饭。 何妈妈还在组织言辞,木雪却抢先一步,“妈妈,如果外公外婆或者是舅舅姨妈找来,让你回去跟木家认错,你会怎么办?” 思路瞬间被拐到了另外一条道,何妈妈结巴起来,“不,不会的,不会吧,他们应该……” “他们应该站在你这边?可能吗?”木雪自嘲,“妈妈,他们有站在你这边过吗?” 没有,从来没有。何妈妈知道,爸妈记恨她小小年纪就跑去木家帮忙,赚的钱都贴给木家读书嫁女儿,这股子恨意已经根深蒂固几十年,怎么改也改不过来。弟弟妹妹也觉得姐姐是应该帮衬他们的,以前没有帮衬是亏欠,现在帮衬是赎罪。 “他们只想从发财的木家那里捞好处,有管过你过的好不好吗?”知道撕开伤口会疼,可是木雪更知道自己如果不撕开,这生疮化脓的伤口永远不会好起来,只会永久地恶化直到宿主死亡。“妈妈,他们除了要钱外,来看过你吗?他们除了让你付出,有支持过你任何事情吗?给过你温情吗?” 何妈妈苍白着脸,饭也吃不下了,“小雪,别说了,我,我是你外公外婆养大的……” 知道不能再逼迫,木雪抱了抱何妈妈,“我只是给你提个醒,妈妈,无论如何,你还有我呢,我爱你。” 回抱住木雪,何妈妈再次为以前自己对木雪的忽视而内疚心痛,“妈妈也爱你,妈妈以前错了,以后不会再犯错的……妈妈爱你,你是妈妈的一切……” 我知道,我知道其实你很爱我,以前的你只是走不出懦弱的束缚。这辈子,我会帮你走出一片新天地的,我爱你,妈妈。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或者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第二天,何家人还真的上门来了。 一大早的被敲门声吵醒,木雪压制着起床气,打着呵欠开门,然后瞬间清醒了。 这不是她小姨妈小姨夫么,时隔这么多年还真是差点没认出来。 “小姨妈,来拜年啊?”木雪收起呵欠,一幅我不太欢迎你的表情。 木雪的小姨妈何珍珠,怎么说这个人呢,吝啬小气爱占小便宜,要说心思多坏也不至于,可是经常能把人气个半死。小姨夫郑利跟何珍珠是绝配,好吃懒□吹牛皮,要面子的很!木雪算了算,无论是何家亲戚还是木家亲戚,真没有一个让她喜欢的。 这种奇葩聚集的家庭,生出以前她那样的圣母白莲花,还真是个奇迹。 何珍珠和郑利挤进家门,咋咋忽忽地嚷嚷起来,“大姐啊,还没起床呢,我和老公来看你了啊,快起来啊快起来。” 没好气地关上门,木雪扭头就斥,“小声点,吵什么吵,闭上嘴没人当你们是哑巴!” 作者有话要说:放心,何妈妈已经有改变了,无论是木家还是何家,现在都别想再趾高气扬。 吴家的那一窝子混账,迟早挨个收拾了。森若会变得很强大的。 (今天的第二更提前更新完毕冒泡冒泡,大家冒泡我要看评论=0=)

上一篇   28大战木家狗窝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