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有我在,你放心2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4有我在,你放心2

你家小雪??明明是我家小妹! 按理说,普通男生看到如此美丽可爱的女生说话,应该是如沐春风的。可惜刘爽打出生就是朵奇葩,他的审美观与常人严重不同,并且,占有欲也特别强烈。对于自己刚认下的小妹,就有人来宣示占有权,这简直是对他人格的挑衅! 于是,刘爽黑下脸,“什么你家,她是我家小妹!我的!” 林予菲彻底石化了,她仰头看看高黑壮的刘爽,再看看一旁虽然长得英俊帅气但是满脸冷漠不管世事的男生,终于忍不住,扭头就跑了出去。 木雪也有点目瞪口呆,她从没有见过哪个男的不给林予菲面子,眼下的这种状况,她还真有点接受不过来。 可惜刘爽并没有自己伤害了美女的自觉,他那张黑脸一秒变笑脸,“小雪,哥给你带盒饭来啦。” 木雪沉默地举手要接盒饭,结果刘爽又大惊小怪地开嚎,“别动别动,你手上还插着输液针呢,小心回流啊。” 结果等刘爽叫来护士,把输液针又给贴稳了,停了点滴,才让木雪吃的饭。 木雪沉默地吃饭。 其实她也不想沉默,只是,她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噢,看我这给忘记的,来,给你介绍我哥们,吴森若,小雪你看,你们俩的眼神是不是都一样阴沉,哈哈。唉哟……森若你轻点,我这是夸奖你们!”挨了吴森若结结实实的一拳,刘爽虽然叫唤得厉害,其实根本就没啥感觉,“森若,这是我今天刚收的小妹,木雪,楼上2班的,不过她成绩一直很差,估计跟你差不多。” 木雪抬头和吴森若对视,只见他眼睛狭长,眼眸黑暗幽深,是不是闪过几丝讥诮讽刺,冷冰冰的惹人厌的很。 吴森若也在观察木雪,这个女生瘦小干瘪,肤色蜡黄眼袋淤青嘴唇干裂,原本清秀的五官活生生给埋没成了垃圾。但是,这双眼睛里却有着深沉到底的憎恨和疯狂……呵呵,确实是个厉鬼一样的存在,不错。 不错,是一类人,吴森若勾起嘴角,突然绽放出一个愉悦的笑容来。 啪嗒,木雪手里的饭盒落到了地上。 不是被吴森若年纪小小就英俊精致的五官惊艳到,而是被他一幅了然于胸我们都是变态我们可以一起报复世界的眼神惊吓到了。 可惜,木雪是被吓到了,但是刘爽却被爽到了,他嗷嗷地在一旁用手机不停地拍照,还嚎叫着“森若我爱你,对就是这个表情,就是这个眼神,啊啊太带感了!” “木雪,你好,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有我在,你放心。”一巴掌让刘爽消音了的吴森若向木雪伸出了手,“看谁不爽的告诉我,我陪你一起去折腾。当然,相对的,我看谁不爽,你得跟我一起去折腾。” 木雪眼睛一亮,迅速握了上去。 “还有我还有我!”刘爽的狗爪子也搭了上来。 果然是崭新的开端啊,木雪感叹。吴森若,她记得这个名字,校园里面横着走的人之一,性格恶劣嚣张,惹是生非能力极强,嫉妒护短,但是也很有原则,不招惹他的人他绝对不理睬。想当初,林予菲可是羡慕他的女朋友很长一段时间呢。 有他们在,在这初中里,确实可以什么都不用怕了。 “喂,小雪,你的心口上是什么,一颗绿色的珠子?好奇怪……” 因为木雪的病号服没有穿好,还有就是她胸太平,个字高的刘爽一眼几乎看到底。 闻言,木雪倒是没有什么尴尬,她伸手一摸,确实在心口的位置,嵌了一颗绿油油的珠子。 原来是它,因为它我才重生的吗? 以为木雪会尖叫或者羞涩或者恼羞成怒的吴森若眼睛又亮了亮,很好,不扭捏不精怪,这样的女生才适合做朋友。 “从小就有的。”木雪淡然收回手,回答刘爽,“可能是从上辈子就带来的吧。” 这下刘爽又不淡定了,“你上辈子肯定是一只被虐杀的女鬼,然后衔着宝珠转生,这辈子是要来报仇的!一定是!你又特异功能吗?有的话不要藏私啊,一定要给哥我现出来看啊,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买的……” 最终,还是吴森若一拳头让刘爽消音。 木雪不得不说,刘爽的乌鸦嘴还挺准的…… 当天晚上,木雪做了个很神奇的梦。 梦里她走在一片浅绿色的虚无之中,走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有走到尽头。 这里是哪里?她想。 【这里是心。】 什么?木雪环顾四周,她能感觉到有人再回答,却听不出来那声音是男是女,只是一股意识在她周围回旋。 【这里是心,能容纳万物的心,狭隘不通气的心,空无一物的心,满是金银珠宝的心。这里是你的心,实体化你一切拥有之物的心。】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啊,木雪目瞪口呆。 【确定,要和你一体化吗?】 木雪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她还是点头。反正是梦,那就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在木雪点头之后,四周突然黑暗下来,地面出现了许多焦黑的土壤,举目望去,再也没有其他事物。 【你的心仿若被焚烧之后的世界,全是阴沉的黑暗和憎恨的焦土。但是,你在新生之后遇到了真诚的友人,所以,你得到了两棵树。你的本体化身是一株莲花。】 两棵树?木雪哑然失笑,都说背靠大树好乘凉,刘爽和吴森若还真的算是两颗大树呢。 刚想完,两颗看不出来品种的树就出现在木雪的身旁。树不算太大,手腕粗细,一颗金灿灿的叶子,一颗是蓝幽幽的叶子,叶子比较大但是很稀少,估计每颗也就六七片。树的不远处有一片小小的水洼,水气污浊恶臭,里面长出一片小小的荷叶。 【金叶子是刘爽,蓝叶子是吴森若。你和他们的感情越好,树就会长的越大。】 什么??还可以长大??好神奇!木雪伸手在金叶子上扯了扯,一不小心,把金叶子扯了下来,软软的金色叶子在离开树枝后,迅速的就变硬了,成了一片黄金叶子。 天哪……这是在寓意刘爽是颗摇钱树吗?木雪整个人都呆掉了。然后她迅速转身道蓝树旁边,挑挑拣拣找了一片大叶子摘下。 蓝色叶子却没有变硬,还是半透明蓝幽幽的模样。这让以为会变成蓝宝石的木雪有些小失望。 不过,反正是梦嘛,又带不出去,无所谓啦。 结果刚刚这样一想,木雪就醒了过来。 温柔的月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进来,亲吻着木雪受伤的额头。木雪睁开眼,想了想刚才的梦,翻个身继续睡觉。 木雪睡得很沉,她是被一阵喧哗吵醒的。 “木雪,睡死啊你睡,没用的东西!” “前程,孩子头上还有伤,你别生气啊。孩子再不对也是咱们自己的孩子呀。” “屁,我宁愿没有生过这么个不成器的孩子。她要是有木蓉和何成庚一半聪明懂事就够了,我死都能闭眼!” 木雪睁开眼,毫无感情地开口,“爸,妈,早安。” 木前程喉咙一卡,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倒是何妈妈担忧地上来抚摸木雪的头,“雪雪,好些没?你也真是的,都不托人带个信,一晚上没有回家,爸爸妈妈多担心啊。” 自己的妈妈何晓丽,该怎么形容她呢?也许自己怯懦胆小又善良无比的白莲花脾气就是遗传自她吧。妈妈对她其实很好,但是,却好不过她的表弟何成庚,她的堂妹木蓉。妈妈总是担心亲戚责怪她,总是担心爸爸骂她,总是担心没面子。于是担心之下,她就总是选择逃避,选择躲闪。 她从来都不忤逆爸爸。所以,护不住她自己,也护不住木雪。 不过木雪也记得,在小三们闹上门来之前,何妈妈还勉强算是个正常的妈妈,不像后来那么神经质,那么惊惶,在觉得自己成不了器之后直接放弃关爱,转而把何成庚这个白眼狼当亲生儿子养。 “妈妈,我好多了。”木雪握住妈妈的手,感受着难得的关爱。这一世,她不会再让何成庚来抢走这份虽然懦弱,但是真诚无私的爱。 木前程点燃根烟,不耐烦地开口,“看你这样也没有什么大碍了,别浪费钱,收拾出院吧。然后去给老师跪着道歉,看你都干的些什么事。” 一口浊气怄在心口,木雪觉得自己都要控制不住脸上狰狞的表情了。木前程果然是好人品,一句话就能让人暴躁到想砍了他泄愤。 “同学已经替我付了医药费,医生说我必须住院观察至少五天。”木雪咬着牙,努力平静语气,“是老师打伤我的,我不去道歉。” “□妈你还敢顶嘴?同学付了难道你就不还?还的钱还不是老子挣的,你个小贱人,要不是你上课睡觉,老师能打你吗?老师打你是为了你好,别他妈的不知情识趣!”木前程扔了烟就要上前揍人,何妈妈赶紧拦住。 “前程,前程你别生气,孩子还有伤呢,哎,哎,前程,这是在校医院呢,别让孩子们看笑话啊……” 木雪她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斩钉截铁地开口,“同学说了不用还,爸爸你放心吧,用不着你赚的辛苦钱。至于老师那里,如果作为监护人的你们,放弃让范老师赔偿医药费精神损失费的话,我是无所谓的。但是,这是一起□事件,我一定会追究范老师的责任。他这样的人不配当教书育人!” “赔偿?”木前程敏感地抓到了关键词。 “是啊,他在课堂里打伤学生,是违法的,作为监护人你们可以起诉他,获得相应赔偿。”木雪淡漠地开口。 上辈子,自己的父母顾及所谓的颜面,当天,更多的是对父亲对她不上心,母亲唯唯诺诺不敢出头。于是,范建春划伤了木雪的脸,木雪还得在父母的押送下跪着给老师道歉。看他当老师当的多威风,于是日后他更是得寸进尺地对木雪辱骂体罚。 2003年,虽然网络还不盛行,但是报纸媒体可不是好惹的。 木前程有点纠结了,他是典型的凤凰男出生,小时候家里穷,父母和姐妹们对老师都卑躬屈膝毕恭毕敬,为了能让老师减免点学费,怎样做小伏低都干得出来。他也被老师打的头破血流过,但是家人拉着他一起去下跪磕头,才让学校没有开除他。所以他内心里对老师一直有敬畏,觉得老师不管怎么做,只要没弄死人,那么老师都是正确的。 可是,无故伤人确实违法,女儿不说,他脑袋还真没有绕过这个弯子。赔偿啊,那可是一笔钱……不过这笔钱也不多,为了这个得罪老师,估计划不来。老师们都是桃李满天下的,万一他的学生里有那种有权有势的人,那自己岂不是还要倒霉。 想到这里,木前程又凶恶起来,“你掉钱眼儿里拔不出来了是吧,问老师要赔偿,亏你干的出来。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没颜色的货色。赶紧收拾衣服滚,只要范老师不计较,我就不多说。要是范老师不满意,该怎么道歉你还得来,不然我就赶你出家门,让你去沿街讨口!” 木雪忍不住呵呵一笑,“爸爸,范老师是你亲爹还是你亲爷爷啊?为了个外人,你就要让自己的亲女儿去沿街讨口,真是好父亲啊。” 木前程没想到一向唯唯诺诺的女儿竟然牙尖嘴利起来,一口气憋在心头,本来还想骂,却看到门外的医生护士脸色难看地窃窃私语,好颜面的他顿时鬼火四起,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何妈妈也十分不满木前程这么凶狠,但是眼见着场合越闹越不僵,她赶紧站出来当中和剂。 “雪雪,你爸爸也是为你好,你就别顶嘴了,给爸爸道个歉。” “爸爸,别生气,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其实你很心疼我的。”木雪从善如流。 木前程见有个台阶,心想回家再收拾这小妮子不迟,于是大手一挥,“好了,收拾东西走人吧。” 眼见这家长油盐不进,执意要带走小病人,医生终于忍不下去了,“这位家长,你孩子的同学已经给了所有的医药费住院费。我们要求病人必须等待伤口康复才能离开,你们当父母的有我们专业吗?” 木前程一噎,瞪了自己老婆一眼。 何妈妈赶紧摆手,“没有没有,你们专业的,我们听你们的。” 木前程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他还给范老师带了好多礼物,要去送礼呢,既然这小妮子住院不花钱,那就随便她住,反正她早迟要回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何妈妈见木前程走了,赶紧掏出皮包里的钱塞给木雪。 “雪雪,记得把钱还给同学,还有好好吃饭别饿着自己。妈妈跟爸爸先走了啊,出院了给妈妈打电话,妈妈来接你。” 说完何妈妈就蹭蹭蹭地跑了。 木雪捏着钱,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其实刚刚她很想直接吵翻,然后搬出去自己住的。 可是她记得,这学期一完,父亲就会把她扔到乡下去读初中,而下学期,第一个小三就要上门示威了,妈妈的原本就不怎么好的日子,直接跌入深渊。 所以,木雪决定,既然父亲那么膈应她,那她也不能让父亲好受。更何况还有家里的极品表弟堂妹。她要赖在这里,等着那些狂风暴雨一点一滴地到来。 这日子,才刚刚开头呢。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完毕之后都日更噢

上一篇   3有我在,你放心1

下一篇   5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