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出战!

接过吴森若递过来的烫好的蜜桃汁,木雪组织了半晌语言,她森森地感受到不擅长安慰人的笨拙。 “森若,晚上睡不好?”木雪小心翼翼地问道。 点点头,吴森若浑身都散发着颓靡和暴躁,二者混合在一起显得非常怪异。吴森若面容憔悴,眼眶发红,嘴唇发紫,明明英俊非凡的长相活生生给弄成了张吸血鬼脸。 挪了挪屁股,木雪继续绞尽脑汁,“我记得有次,我犯了错,结果被家人脱光了衣服抽皮带,那会儿过后好几个星期我都失眠,做噩梦……嗯……怎么说呢,没有人的神经有多坚强……但这只是一个过程,等过去了,你就会比以前更有承受力……不对,我不是想说这个,我想说的是,一切都会过去的……” 挥手示意木雪别说了,吴森若神情里泛出一丝脆弱,“我知道,我知道的,我只是担心……如果真的跟言穆哥说的那样,艾滋病什么的……” 木雪的心也沉了下去,吴森若才十五岁,人生才刚刚开始,如果真的被这种病缠上,他的人生还能剩下多久呢?原本就阴郁低沉的他,生活还剩下些什么呢? “命运不会对你如此残酷。”木雪伸手抱住吴森若,“检查报告还没有出来,你不要给自己压力。也许言穆哥觉得让你做好最坏打算,可以让你冷静。不过我觉得,就算到了真正的低谷,你也不能放弃希望。” 僵硬了很久,吴森若才环手抱住木雪纤弱的身躯。这个女孩子是他偶然认识的,有着和他相似的经历,是他的同类。他真心相交的朋友不多,眼前的女孩子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其中一个。 吴森若的一生真正脆弱的时候不超过三个,现在正好是第二个。此刻陪在他身边的人,是木雪。 鼻子一算,吴森若忍不住还是掉泪了,“我只是在想,如果是真的,我会做些什么。也许我会下毒,让吴家所有人都凄惨地死在我面前,然后我开始逃亡,过着黑暗绝望的日子,直到某一天,凄惨地死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可是如果我的一生会这样过去,那出生又有什么意义,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只是为了感受憎恨和痛苦才来到这个世界上,那么这个世界又有什么意义……” 捧住吴森若眼泪纵横的脸庞,木雪坚定地回答,“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确定,只要活着,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并不是只能感受到憎恨和痛苦,你还有刘爽这样的好兄弟,还有言穆哥这样聪明又能干的哥哥,还有我这种会异能的妹妹。我们都爱你,我们都愿意付出真诚的关爱和保护,你并不是一无所有。就算,就算言穆哥说的成真,我也不会让你死去的……我可以……” 咣当,门从外面被打开,进来的一群人刚好看到吴森若和木雪拥抱得几乎没有一丝缝隙的模样。 “咳咳咳……”何厉枫装模作样地咳嗽。 木雪松开吴森若,转头看到宋言穆面无表情的脸,还有何妈妈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的嘴。 我去……木雪内心扭曲。 宋言穆一如既往坐在正中央,左边是邱哥右边是何哥,木雪挨着何妈妈坐,刘爽和吴森若坐在旁边。 “我们在楼道外面看到何妈妈的,差点以为是什么可疑人物。”何厉枫痞痞地笑着,“差点搞出乌龙。” 何妈妈眼看着架势,知道女儿肯定是跟非富即贵的人混在了一起,还不是些简单人物,于是闭上嘴免得说错话。 “妈妈,你怎么跟着我来的?”木雪不用想都察觉到,如果这样下去,以后何妈妈早迟会被卷入没必要的事情,看来今天要说清楚才行了。 “我……”何妈妈不知道该怎么说,女儿的气势越来越不像小孩子,完全是成年人的架势。 “妈妈,有什么直说吧。” 犹豫再三,何妈妈也打算直说了,“小雪,你年纪太小了,别跟妈妈以前一样,早恋是没有好处的,你应该好好学习……” “好了不用说了,妈妈,我知道了。我没谈恋爱,这个是吴森若,我的同班同学,最近遇到了比较严重的事情;这个是刘爽,也是我的同班同学,你应该知道,他们俩都是经常来接我上学的,以前我被欺负也是他们帮的忙;这个是宋言穆,吴森若和刘爽的朋友兼哥哥,他是b市人,现在在这边读书,我的格斗技巧是言穆哥旁边的这两位教的。” 木雪干脆地给何妈妈介绍周围的人,“妈妈,以前你没有怎么管我,我自己也把成绩弄好了,现在你也别管太多。我有自己的想法,你别做多余的担心,也别做多余的事情,我能照顾好自己。” 何妈妈闭了嘴,以前她对木雪拿基本上不怎么过问,心思都在木前程身上。现在女儿这么说,她除了心痛后悔,还能说什么呢。 “妈妈,木前程的外面养的女人要不了多久就会找上门了,还有舅舅那边的事情,你需要操心的太多了,就别操心我了,我有分寸的。”放缓口气,木雪起身给何妈妈续了一杯热水,“妈妈,我已经长大了。” 我不是那个14岁的小姑娘,我是一个成年人,一个受过血的教训的成年人。 何妈妈在木雪坚定深沉的目光下,郑重地点头。 让邱哥送何妈妈回去,宋言穆递给吴森若一份报告。 “这么快就出来了?”木雪惊异。 似乎是有点小骄傲,宋言穆点头,“为了不让森若太忧心。” 真不让森若忧心,你就别讲出来什么艾滋病啊,木雪心里腹诽。 吴森若有点不太敢接报告,手伸出来又缩回去,看得木雪干着急,想替吴森若把报告看了的木雪被吴森若拉住。 “森若不是懦夫,也不是不识字。”宋言穆拍了木雪的爪子一把,“你不能代替他成长。” 闻言,吴森若的手不抖了,他结果报告,翻开,仔细阅读起来。 后面学术性的东西不用看,直接看结论:未发现hiv感染。 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吴森若像是被抽干了骨髓一样,瘫倒在沙发上,低声笑起来,“命运总算没有如此残酷……” “但你可以残酷对待命运。”宋言穆的语气充满了蛊惑,“甚至可以操控命运,森若,你可以多学习些东西了。” 把手从眼睛上挪开,吴森若眼露凶光,“是啊,我应该多学习些东西了。” 那层层包裹的蛹,终于裂开了一道缝。宋言穆的手指抚摸着吴森若的额头,仿佛抚摸着一道可以爬出蝴蝶的缝。 “去洗个澡,睡两个小时,我们一起出去吃晚饭,五叔想见见你。木雪和刘爽,你们也一起。”宋言穆收回手,对另外两个人微笑。 木雪和刘爽点点头,宋言穆下令,他们都不答应也没用,何哥会直接拖他们去的。 结果,吴森若去睡觉,木雪也打着呵欠在沙发上睡着了。 醒之前,她来到了空间。 空间里的湖泊水光荡漾,流光溢彩,木雪二话不说,扑进了湖泊里。半空中的木霜也跟了过来,两人一起躺在湖泊里接受温养。 之前木霜也不知道这湖泊有什么具体作用,只能感受到属于木雪的黑莲花被滋养的非常好,连带木雪的精神力越来越强,对情绪感染的控制力也越来越强,思维更加敏捷,反应也更加迅速。 直到有一次,木雪忍不住喝了一口湖泊里的水,木霜才感知到,这水有着极强的改造力,可以改造人体细胞的活性,提高免疫力,甚至可以改造骨骼和关节;但是这湖水也具有极强的排斥力,但凡不属于身体里的东西,哪怕是有益的药物,也会被清除,进入水里的杂质会瞬间被溶解。 包容,滋养,排斥,改造,属于宋言穆的特质。但是木霜表示,她还没有明白这湖泊的全部功能。 既然是这样,木雪和木霜两人,或者叫一人一物,都开始了有事没事的泡澡享受。但是,如果木雪不进入空间的话,木霜是无法接近湖泊的,只有等木雪蹦跶进去之后,木霜才能跟着下去。 看对于这一点,作为空间化身的木霜体会到了什么叫无语。 “木霜,森若没有染上艾滋。” 看到心情极好的木雪,木霜点头,“就算真的染上,这湖水也可以一直压制着他的病毒的。” “不,不一样。病毒是枷锁,就算森若的身体不被病毒打垮,他的精神也会被病毒逼疯。霜霜,如果我没有遇到森若和刘爽,还有言穆,我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空间里有这些湖泊树木,是因为他们把我放在了心里。” 木雪在水里缓缓游动,她的思路非常清晰,“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我。所以,我会付出一切,保护他们。” 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木霜偏了偏头,“是的。” 醒过来的木雪还在微笑,她惬意地在沙发里翻了个身,突然意识到一点,如果有药剂可以抑制艾滋病,那这种药剂完全可以炒到天价啊!!! 恰好看到宋言穆从楼梯上走下来,木雪两眼放光地扑向宋言穆,“言穆哥!我才发现你是个财神啊!比刘爽还要财神啊!” 不知道木雪突然发什么疯,但是宋言穆还是接住木雪的拥抱,直接把人扛起来扔回沙发,“去换身衣服,准备出门了。” 木雪喜滋滋地跑去换衣服了,因为训练的缘故这边一直放的有换洗衣服,春夏秋冬的宋言穆都给她准备得有全套,甚至包括鞋子小内小胸罩。 看着突然乐开花了的木雪的身影,宋言穆无奈地摇摇头,幸亏森若药出国了啊。 想到吴森若,就想到了接下来的吴家,宋言穆的脸上浮现出寒意。吴家的人伤害的不仅仅是森若,同时也给他的脸上狠狠甩了两巴掌。宋少挑中的人,就这么轻易被人下了套还差点废了,说出来还真是一场笑话。如果不给狠教训,莫不是以为吴家长孙那么好得罪? 就算我是被放逐的,也不是你们这些货色可以随意戏弄的。宋言穆的手指揉上眼角,冷笑出声。 晚饭是在海塘市数一数二的酒店里吃的。 木雪穿得像只灯笼,从帽子到鞋子一溜的红,幸亏她现在皮肤白皙了,眉眼也清晰了,身材也开始有凹凸,否则那绝对是一只鞭炮。她坐在宋言穆的旁边,低眉顺眼地吃着东西。 没办法,谁叫宋言穆一来就跟长得英俊严谨的宋义德介绍: “五叔,这是我女朋友,木雪。” 才十六岁就敢把十四岁的小女友带去见亲戚,宋言穆你这张淡定脸真够熊!木雪一边咬着海鲜馄炖一边腹诽,并且五叔还一点都不惊讶,仿佛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样。 席间,宋义德话不多,先是感谢刘爽吴森若木雪三个对宋言穆这一年来的照顾,希望新的一年里他们的友情和爱情能够继续保持发扬。然后边吃东西,边跟吴森若聊天,不过话题丝毫没有涉及吴森若遇到的事情,讲的都是出国之后该和什么样的人结交,能多学到什么东西,什么地方的华人组织值得信任之类。刘爽听的很起劲,是不是地插话,宋义德一直平平稳稳地讲着,但是看得出来心情不错。 这么看来,平静无波的气场应该是宋家的遗传,木雪吃完了馄炖,开始进攻其他菜品。 “言穆,你们是后天送森若回去的时候,记得帮我把这个退回去。”宋义德指了指桌子上的一个大红色金龙纹的信封,“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吴家给塞给了司机。” 宋言穆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五叔不如打给纪委的账户?” 摇摇头,宋义德的语气意味深长,“这里面不是支票也不是钱,而是旅行套餐。” “吴家大姐约你度蜜月?”宋言穆调笑道,“五叔你一把年纪了,艳福不浅啊。” 刘爽在一边接过话,“上赶着把自己送上床的女人啊……”说完后刘爽自觉失言,脸红了起来,“五叔,我啥都没说。” 一提到吴瑜遐,吴森若的脸顿时黑了一层,宋义德见状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要沉得住气。” 这是一句隐形的暗示,吴森若明白宋义德站在了他们这边,哪怕他们这是几个未成年人,但是宋义德已经把他们当成是心腹来对待。这一切,是因为宋言穆的缘故吧。 宋言穆的眼神和吴森若交汇在一起,一个如江流大海,表面平静无波内里波涛汹涌;一个如瀑布飞落,喧嚣升腾爱恨交织,落下之后却会回归平静。 吴森若冲宋言穆点头,无声地宣誓,我会变强,强到任何人都无法伤害我。 “小雪,言穆很看重你,所以,你也需要保护好自己。”宋义德开始叮嘱木雪,“既然言穆给森若找了保镖,我觉得你也可以配一个。正好有个女特种兵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断了一只手,家里也没有亲人了,就给你吧。” 木雪吃的十分欢畅,等宋义德说完好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她赶紧抬头,嘴上沾的菜都来不及擦,“谢谢叔叔,不过我不需要,我很强的,保镖什么太夸张了……” 宋义德和宋言穆两人静静地看着她,威慑程度翻倍。 “真的……不用……言穆哥你知道,我不用的……”木雪扭曲着脸,人要回去容易,钱谁给啊?就算宋言穆或者五叔给钱,但是这么大一活人安置在哪里啊?家里住都住不下,何况怎么解释? “人要回去,工资我付,在森若出国前她先跟着森若,等森若走后,她来负责接送你上下学以及其他事情。至于住宿,住我们训练的那地方就行。”宋言穆一锤定音,独断专行。 木雪默默拿毛巾擦了嘴,心想,随便你们吧我懒得跟你们理论。 但是不可否认的,内心还是挺高兴的。保镖欸,女特种兵欸,一听就感觉战斗力超强的啊,如果舅舅敢去妈妈花店砸场子,就让这位女特种兵去揍得他口吐象牙吧! 吃晚饭,宋言穆让邱哥把木雪送回去。 木雪开门后,发现何妈妈在客厅里面看电视等她。心里一暖,木雪冲过去,难得一见用十几岁的身份跟何妈妈撒了回娇。 何妈妈拉起木雪的手,缓缓跟她讲述起当年的故事。当年的她爱着木前程,爱着那个坚韧努力的少年。同样是心思萌动的年纪,何妈妈用自己毫无保留的付出感动了木前程,历经了千辛万苦才走到一起。 可是,因为何妈妈的主动,曾经两家地位差不多的时候,木家就看不起何家。等两家的经济实力拉开差距之后,木家就更加趾高气扬目中无人起来。可是何妈妈拿不出什么底气,她没有学历,人老珠黄,头脑也不是特别聪慧,更是在长期的被压迫被嫌弃中,磨灭了勇气和光芒。 如果可以重来一遍,何妈妈不会再为木前程付出,哪怕就是爱的要死,也不会在自己年纪轻轻的时候,就舍弃有无限种可能的未来,仅仅为了去爱木前程。 “所以,妈妈并不是反对你谈恋爱,但是你一定要明白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何妈妈难得说出这么睿智的话,“你的人生,必须由自己把控,不能把选择交给了别人。” 木雪释然地点头,“我知道的,放心吧妈妈,我会让自己越来越优秀的,我是你的骄傲,不是么?” 何妈妈点头,“是啊。” “妈妈,你也要努力成为我的骄傲。你说了,人生有无限种可能,你现在才三十多岁,假如你能活八十岁,那么你的人生还有一半多的时光,不是么?成为我的榜样吧,可以吗?” 看着木雪期待的晶莹眼眸,何妈妈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一瞬间热起来,那些渐行渐远的勇气似乎在回归,有什么东西已经破土而出,正在茁壮成长。 “妈妈会努力的,一定会努力的!” 母女娘经过这一番谈心,相互都轻松了不少。第二天两人一起逛街,买了一堆衣服和吃食,高高兴兴地度过。 这两天,无论是木家还是何家,都没有了一点声息。木雪猜想木前程那边应该是要准备小三上门的事情,大概是忙着呢。至于何家,多半是觉得何妈妈变了,既然钱不那么容易要,那就先把年过了再说? 总而言之,木雪是不会允许何家以任何借口,逼迫母亲去道歉的。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不顾母亲的尊严,想的到美。 又过了两天,宋言穆终于召集大家去吴家了。 一直摩拳擦掌等了好久的木雪这下激动了,心切切地搭着邱哥的车到了训练地,刘爽和吴森若早就收拾好等人了。 “走吧,今天会很精彩的。”宋言穆领着大家出了门。 吴家的大门上贴着对联,甚至还挂着两个小小的红灯笼。 吴森若打开门,并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让宋言穆走在前面。 这种被收了当小弟的节奏是怎么一回事?木雪觉得世界似乎有点不正常。不过重生后她自身的存在就是世界不正常的终极表现,所以这种怪异感也只是出现了那么一丁点儿,迅速就消弭了。 估计何厉枫是提前打探过的,今天的吴家非常热闹,上次木雪来的时候见到的一大家子人都在,并且吴家老爷子老奶奶都过来了,这还真是阖家团聚其乐融融啊。 可惜这其乐融融里,没有吴森若的身影。 宋言穆的不请自来,显然让吴天赐和吴家老爷子措手不及,纵然再不把宋言穆放在眼里,宋家他们显然是开罪不起的。既然宋言穆来拜年了,那可是得好好招待的。 吴天赐亲自站起来,迎接宋言穆,“言穆啊,欢迎欢迎。” 人还没有走到宋言穆的跟前,吴天赐就看到了吴森若阴沉的身影。 “森若?”吴天赐吃惊地开口,“你这几天都没有回来,是去言穆那里了?早说一声,家里人就不担心了啊。” 吴森若冷哼一声,“你们担心?我看你们高兴得很啊。” “大过年的,二弟你就别夹枪带棍的了,爷爷奶奶还在这里呢。”吴瑜遐端着杯热茶站在几个弟妹中间,眼角眉梢都是得意。 朝着爷爷奶奶的方向鞠了个躬,吴森若隔着整个客厅,遥遥地向两位老人问好,“爷爷奶奶,新年快乐。这是孙儿被送出国的最后几天,能见到你们,我很高兴。” 吴老爷子是个非常传统的人,吴奶奶也不是简单人物,他们能从当年那个年代全身而退,并且保留下这些家业,都是有本事的人。对儿子的行为再不满,吴老爷子也不能说这个独子什么,但是孙子辈里,吴老爷子还是独爱森若的,这个毕竟才是正统的孙子啊。 听吴森若这么一说,原本来之后没有看到吴森若的老爷子,顿时发觉不对劲了,“天赐,森若要被送出国?什么时候定的,我怎么不知道?” 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吴老爷子,吴天赐连忙补救,“是森若的妈妈要求的,说国外的教育更好,我也想让森若出去见见世面……” 吴老爷子的脸色愈加不好了,谁不知道吴天赐对正妻不闻不问,搞得方家跟吴家关系愈来愈不好,方家在海关那边盘根错节,这一闹,吴家的进出口生意越来越不好做。说不好听点,吴森若的妈妈方佳蕾都是被吴天赐给逼出国的。 “爸,你就不关心,我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吗?”吴森若自嘲地开口,“爸,我差点就被绑匪给杀了,失踪了这么多天,家里人一点不紧张……是不是,盼着我就这样死在外面,你们就得偿心愿了,说不定还会告诉爷爷奶奶,我已经出国了,永远都回不来了?” 仿佛平地惊雷一般,吴老爷子手里的拐杖狠狠敲在地上,“天赐!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双更合并今天木有第二更鸟。 下一章,看木雪和宋言穆如何给吴家一个大耳光,扇的吴家响亮亮! (肿么办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森若了!!!!虽然言穆也很好…… 郝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0418:33:53 琳安妮爱小熊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0223:43:54 郝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0112:51:38 谢谢上面的亲爱的》3《

上一篇   31何妈妈的改变

下一篇   33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