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出战!

宋言穆施施然地领着木雪和刘爽从吴天赐身边走过去,依旧是毫无顾忌地往主位上坐,直接坐到了吴老爷子旁边,还特别嚣张地把木雪抱在怀里。 一屋子人的眼睛都快掉下来了,木雪扭来扭去想自己坐,却被宋言穆在腰上掐了一把,“乖点,抱着你方便说话,听我的指挥用异能。” 原来是干正经事,木雪淡定了,毫不客气地往宋言穆怀里再缩了缩,暖和。 “出国这件事,是吴叔叔给森若决定的。”宋言穆平缓的声音带着莫名的信服力,“大年三十那天,吴森若被人下了药劫走,彻夜未归。吴叔叔一家人的团圆饭吃的还是很尽兴的,直到今天为止,都没有派人寻找过。幸亏森若运气好,被五叔的保镖给找到……” 吴瑜遐手里的茶荡了下。 “今天我来,两件事。第一,代表五叔,把森若完完整整的还给你们;第二,也是代表五叔,把这个还给你。” 递出一个红色金龙纹的信封,何厉枫接过来交给吴天赐。 “吴叔叔,五叔回b市去了,他托我转达您,谢谢您和您大女儿的美意,他的爱人已经回来了。” 咣当,吴瑜遐手里的杯子落下来,摔了个粉碎。 “怎么可能?义德明明是喜欢我的,不对,上次他还冲我笑了,言穆你别乱说!”吴瑜遐蹬蹬蹬蹬跑过来,拉着吴天赐的手,“爸爸……” 用眼神示意女儿淡定,吴天赐面无表情收回了信封,“好的,收到了。我会向你五叔致歉的,麻烦你了。” 知道宋言穆今天不是来拜年的,而是来找麻烦的,吴天赐反而从容了许多。他不是未经人事的毛头小子,不是随意就能激怒的年青男人,他有着自己的沉稳和睿智,否则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个位置。 “白叔,给宋少安排车子,务必把宋少还有宋少的女朋友好好送回家。”称呼直接从言穆换成了宋少,直接干脆地撵人,吴天赐觉得接下来是吴家的事了,不必要让外人在场。 “森若,既然五叔已经认了你当干儿子,今天的事就不是你们吴家一家人的事儿。我这个当干哥哥的,会留下来,看看你们怎么解决。”抱着木雪,宋言穆单手撑下巴上,口气张狂却又坚定,“谁给你难堪,就是给我难堪。给我难堪,虽然不一定能给宋家难堪,但一定是给五叔难堪的。” 这种堂而皇之跑到别人的家里,明里暗里威胁打压别人的事情,吴老爷子这么大一把岁数了都没见过几个,何况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不过怒气还没有升腾起来,吴老爷子就已经被话里话外透着的玄机吸引了注意力,为什么要留下来,为什么要看他们怎么解决? 难道,森若出事,是在场的人干的? 原本热闹的大厅安静下来,电视里依旧放着喜庆的节目,可是气氛却降到了谷底。 木雪看着这一幕想发笑,跟她回木家的那次太相似了。这次会不会也给打群架? 想着吴家一群人揍成一团,木雪忍不住想笑,可是现在她端着温柔婉弱的小美女模样,倒是不太好在这么紧绷的时刻笑出声来。 吴老爷子沉默了半晌,向宋言穆示弱,“言穆,森若是在什么地方被找到的。” “一家叫宾乐的小酒店。”何厉枫接口道,“吴老爷子,是我把森若接回来地的。去的时候森若昏迷在床。” “这能证明什么?说不定是他喝醉酒自己找了家小宾馆睡了一觉呢,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吴瑜遐挑着眼角,说不出的阴阳怪气。 讨厌她讨厌地要死的刘爽反唇相讥,“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喝醉酒了爬到谁家里去了都不知道?” “刘爽你个小屁孩子跟着闹什么闹,要不是看在你爸爸和叔叔的份上,信不信我现在赶你出去?”吴瑜遐狠狠一跺脚,暴怒了。 觉得自家女儿确实有点丢人,正想开口让吴瑜遐回房间去,吴天赐就听到吴老爷子发话。 “吴瑜遐,再不闭嘴你就先滚出去。” 吴老爷子怒容满面,吴瑜遐以前喝醉酒,结果闹着去别人家还占了主卧,害得人家夫妻差点吵离婚的事情,当时闹得差点上报纸。亏得吴家顾及自己的脸面给压了下来,可是吴瑜遐是个什么货色谁不知道,她还想逞威风,刘家虽然不经商,可是家里人都是从军的,难道就比经商的好惹?果然是小家小户养出来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吴瑜遐咬紧嘴,她知道老爷子和老婆子不喜欢她。不过不喜欢又怎样,早迟你们入土了,吴家还不是吴天赐说了算,她倒是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吴新和吴磊两兄弟静观战局,吴梦一直神色不善地看着木雪,像一只伺机而动的野猫,吴圆圆乖乖地坐在吴奶奶旁边,心无旁骛地低着头。 宋言穆环视了一周,才开口,“吴爷爷,涉嫌绑架拘禁森若的五个人我们已经找到了,问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资料都在这里,吴爷爷您看看吧。”同时低声在木雪耳边叮嘱,“吴老爷子肯定会很生气的,非常生气。” 木雪心领神会,一双明亮的眼睛直直盯着吴老爷子,开始凝聚精神力。 何厉枫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黑色封面的文件,递给吴老爷子。 文件里详细叙述了那五个人的姓名和生平,哪些是游手好闲的混混哪些蹲过班房,同时附有图片说明。接下来是他们抓走吴森若那天的详细经过,包括一些有监控摄像的照片截图。非常不幸的是,那家小宾馆的大门口就有一个,这些人虽然是从后门进去的,却是从前门离开的,估计当时想着反正没劫财也没有杀人,所以有点得意忘形了。 其中很明显的,一个戴着口罩的女人,一个他们都很熟悉的女人,提前去了宾馆,最后是和那几个男人一起走出来的。 自作聪明的蠢货!吴老爷子狠狠把资料摔在桌子上。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吴家的脸面真的是荡然无存。亏得吴天赐还想着让吴瑜遐跟宋义德联姻,就这种货色,虽然一直是这种货色……但是残害手足的罪过跟私生活混乱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毒妇,蛇蝎心肠的毒妇。吴天赐简直就是被污泥窝了心!逼走正妻,排挤正经儿子,养几个情妇天天同进同出,简直是没有道德廉耻,黑心烂肠!! 吴老爷子气的快要喘不上气来了,他抖抖索索站起来,举起拐杖狠狠向吴瑜遐砸去,滔天的愤怒让他突然力大无比,几拐杖下去吴瑜遐就被打的头破血流。 “啊!!!爷爷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打我,我怎么了……”吴瑜遐猝不及防地挨了好几下,粘稠的血液流入眼眶,她惊慌地往吴天赐那里跑,“爸,爸爸救命啊,爸爸……” 不明所以的吴天赐伸手去拉吴老爷子,“爸爸你干嘛……” 木雪嘴角勾起微笑。 更深沉的怒意涌上心头,吴老爷子满脑海都是儿子不仁义不孝顺的事迹,他干脆地举起紫金楠木的拐杖一通乱打,挥得虎虎生风。 “孽障,孽子,吴家早迟毁在你们手里!” 眼看吴天赐也被敲的满头青紫,吴奶奶才唉哟唉哟地上来拉架,结果吴老爷子不领情,一把推开老妻,“你别管,我今天要打死这个狐狸精,孽障你再拦着,我一并的打死你,反正你也不想要这个家了,反正吴家死绝了你就高兴了!” “还站着干什么啊,快拉住老爷子啊!”吴奶奶急得团团转,吴新吴磊两兄弟这才跑上来一起劝架,结果依旧被拐杖招呼。 看着客厅的一团混乱,宋言穆在木雪耳边低声笑道,“看,只需要运用下你的能力,就能让他们自相残杀。以前,你总是习惯把自己当成矛和剑,去冲刺去攻击。以后,你要记住,只要有人就有矛盾,让他们相互攻击就够了。” 仔细想想,木雪承认,因为心里有怨气,她总是会用言语去回击那些人,而不是站在事外冷眼旁观狗咬狗。于是她郑重地点头,“谢谢指导。” 宋言穆又失笑了,“你说,吴瑜遐会不会还手?” 脑袋上叮咚一声,木雪眼睛亮了亮,对啊,可以这样! 于是吴老爷子的怒气缓缓回落,似乎是刚刚的举动发泄了愤怒,他浑身像是被抽走了力气,几乎要站不住了,幸亏吴新吴磊不计前嫌地扶住了他。 可是吴瑜遐却爆发了,对,是她找人药晕了吴森若,让五个男人羞辱了吴森若,那有如何?她的儿子被吴森若摔死,吴森若可曾受到过真正意义上的惩罚?她从小就没有爹,被村子里的人欺负的要死要活,谁来可怜过她?她妈妈死的时候连火化的钱都给不起,又有谁怜悯过一分? 这吴家,除了吴天赐,谁又真的正眼看过她?就算是吴新吴磊吴梦吴圆圆这些小三小四生的孩子,表面上恭恭敬敬叫她大姐,背地里谁又会真的把她放进心里? 吴瑜遐捂着脸哈哈大笑,“打死我?你当年应该打死我妈,这样我就根本不会出生!” 伸出手指着吴老爷子,吴瑜遐愤恨地扭曲着脸,“吴家就没有一个好种!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们对我妈做过什么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为了拆散我爸妈用了多少手段吗?吴立业我告诉你,谁都有资格打死我,就你们吴家没有!” 被指名道姓的吴老爷子再次举起拐杖,已经被仇恨冲晕了头的吴瑜遐夺过拐杖反手就是一挥。 嘭! 拐杖狠狠砸在了吴老爷子头上,毕竟是成年女人,这全力的一击,让吴老爷子眼前一黑,跌跌撞撞退了几步,晕倒在地。 “爸!”吴天赐这下慌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女儿会跟爷爷动手,“徐婶,快叫医生!” 混乱之中的混乱,连吴森若刘爽都慌张地帮忙去了,只有宋言穆抱着木雪坐在那里,两人都噙着笑意,不为所动。 吴家请的家庭医生就住在同一个小区里,不一会儿就带着器械上门。吴老爷子已经被安置在房间里,吴奶奶吴天赐吴森若留在房间,其他人都出去了。 知道自己闯了大祸的吴瑜遐回房间收拾些东西想要趁乱离开,结果刘爽守在了她的门口。身高和体型都接近成年人的刘爽其实很有威慑力,特别是对待他讨厌的人、 棱角分明的脸仿佛可以割伤人一样,刘爽用下巴指了指窗户,“大姐,想走?跳窗试试啊。” 吴瑜遐看了看窗下的红叶灌木,思考着跳下去会不会被划伤脸。 “既然敢对森若下这样的狠手,就要做好被识破之后的准备。”刘爽把拳头捏的噼里啪啦响,“我是真的很想很想揍你啊,大姐。” 吴瑜遐一口银牙几乎要咬碎了,“狠手?我当时就应该直接让他们□了森若那个杂种,直接给欸他注射一管毒品!他害死了我儿子,我应该替我儿子报仇!” 刘爽没说话,他并不是没有听说过那些黑暗阴晦的事情,并不是没有接触过残忍到丧失人性的人物,他的父亲和叔叔们一向认为,看不到阴暗面的人是不完整的。只有同时看到阳光和阴影,男人才能真正意义地成长。 也许吴瑜遐的人生很悲剧,她并不聪明,在欺辱中成长,母亲早逝,被男人抛弃,孩子早夭。也许在她看来,吴森若是仇敌。但是,刘爽不会可怜她,也不会冠冕堂皇地挖掘吴森若的错。 因为,吴森若也是被折磨着长大的,在他们长辈的恩怨中孤苦地成长,被他们的仇恨包围。 森若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兄弟,那么就算森若错了,他也会站在森若这一边。森若受一份伤害,他会帮着还十份回去。 何况这一次,是吴瑜遐先下的手。 所以刘爽嘿嘿笑了下,干净利落一拳揍向吴瑜遐的胃部,打的吴瑜遐口吐白沫。 “大姐,抱歉,我忍不住手痒。哎呀,吐白沫了,不好意思我拳头有点硬。”刘爽挥挥手,“大姐你还是好好躺着吧,我会再这里守着你的。” 拖过软椅,刘爽忠心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守住吴瑜遐。 “照片……我会把那些照片……发到所有认识那个杂种的人手里……学校,小区,亲友……”吴瑜遐痛的蜷缩成一个虾米,仍然怨毒地从红唇里挤出字眼,“死了算什么……活得身败名裂……才好……我是荡妇……他是同性恋……都差不多……” 刘爽果断一脚踹到吴瑜遐头上,让她闭了嘴。 吴老爷子悠悠转醒,惆怅地看着上方的点滴瓶,悠悠地叹了口长气,“作孽啊……” 已经把文件夹看完的吴天赐片语未发。吴奶奶心疼被老爷子一顿乱敲打的鼻青脸肿的儿子,更心疼被人拍了乱七八糟照片的孙子,她恨不得把吴瑜遐碎尸万段。 “早就说了,那女人生下来的不是好东西,我怎么也劝不住你啊,你看看,她来了之后发生了多少事儿?她给吴家丢了多少脸?坑害亲弟弟,这是人干的事儿吗?森若才十五岁,十五岁啊!要是染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病,这辈子就毁了啊。”吴奶奶痛心疾首,“吴瑜遐不能再姓吴了,必须赶出吴家!” “她是我女儿,姓吴是理所应当的。”吴天赐木然地开口,“森若当年要是没有摔死她的孩子……” 啪地一巴掌,“当年,当年你要是对森若好点这事会发生?当初你要是不把吴瑜遐接回来这事会发生?当初你要是听家里话不跟那个女人牵扯,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吴奶奶气的手抖,苍老的面容仿佛随时会碎裂一样,“你就没有想想造成这一切的到底是谁,不是森若,是你这个孽畜!” 吴天赐的头被打的侧向一边,他怔怔地盯着窗台上的盆栽里盛开的蔷薇花,温柔又活泼,一如心中那个纯洁爱笑的姑娘,穿着红衬衣站在田埂上,手里捧着一簇野蔷薇,甜蜜地吻向他。窗外的雪花肆烈地飘扬,覆盖着每一个角落,却无法伤害这温室里的美丽花朵。 徐珞瑜,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蔷薇花一样盛开的美丽女人。 如果当初,他有足够的力量,把她保护在这样的房间里,让那些呼啸的伤害不沾她分毫,是不是现在的一切都可以改变? “造成这一切的,是你们。”吴天赐轻声回答,“是你们。” 每家都有一个难说的过往,每个人都有一份抹不去的哀伤。爱恨情仇如同油盐酱醋,无论你喜不喜欢,命运总会给你尝一尝。 吴天赐站起来,转身出了门。 在旁边没吭声的吴森若手掌捏紧又放松,放松又捏紧,隐忍着,一字未发。 吴奶奶捂着脸哭泣,吴老爷子又是长长叹了口气,“老伴儿啊,当年我们是不是做错了……” “造孽啊……造孽啊……” 出门转身往吴瑜遐的房间走,吴天赐皱眉,“刘爽,你先出去下。” 刘爽摇头,“我得看着她,别让她跑了。” “吴家有人可以守,你还是去陪着宋少吧。”吴天赐不是很耐烦,他有话必须单独问吴瑜遐。 话音刚落,宋言穆牵着木雪的手,两人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刘爽,我们先出去。”宋言穆点头。 等房间里人一空,吴天赐也卸下了自己的防备,垂头丧气地坐到了床边,“瑜遐,我都已经把森若送出国了,你怎么还干出这样的傻事……” 吴瑜遐蜷缩在床上,眼泪哗哗地流出来,“我恨他,我恨他……他离开了又如何?早迟他还是要回来的,吴家的一切都是他的,如果不握着点把柄在手里,我以后该怎么办……” 伸手温柔地抚弄着吴瑜遐的脸,那是他最爱的脸,让他魂牵梦绕了大半生的脸庞。 “为什么不跟我商量……” “爸,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我计划的挺好的,他醒来根本不会发现什么痕迹。我也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吴瑜遐坐了起来,焦急地解释,“大年三十每个人都忙着过年,谁会想的起来给他打电话,他的朋友无非刘爽宋言穆两个,这两个孩子过年都忙得很……” 伸手制止了吴瑜遐的解释,吴天赐感觉整个胸腔都憋着一口气,“把柄你得收好,无论如何都不能交出来,别小看宋言穆,这次的事情看得出来,他虽然是个半大孩子,以后却跟宋老爷子有得一拼。”隐隐发现自己以前的态度已经把这个浅滩落难的小龙给得罪了,吴天赐也有些后悔,“森若到底有哪里好,竟然能让宋义德也看上眼……失策啊。事情已经发生,你只能先出去一段日子,我在l市给你买得有房子,你先去那边。宋义德那里,你就别在意了,他看不上你。” 眼眶发红,吴瑜遐扯着被子,妆容早就哭花了,额头上被敲破皮的地方也没有得到医治,红肿结痂看起来分外可怜,“肯定是因为吴森若对不对?之前都没有这样的,他之前对我还是挺好的啊,我喜欢他,爸爸,我喜欢他……凭什么他要收森若当干儿子啊!” 温柔地替吴瑜遐擦干眼泪,吴天赐摇头,“瑜遐,沉住气。我说过,吴家一半是你的,你要相信爸爸。” 盯着吴天赐暗沉如夜幕般的眼眸,吴瑜遐突然发现,自己的父亲是如此的英俊和有魅力,怪不得当年妈妈宁愿背负那样的骂名,也要和父亲在一起。 这是他的父亲,是她的创造者。他曾经是一个英俊张扬的年轻人,慢慢沉淀成一个稳重睿智的中年人。他有钱,有地位。他有着宽阔的肩膀和修长的身形,总是有无数的女人围绕着他,期盼得到他的亲睐。 我和他一体同源,我曾经是他的一部分,存在于他的体内,温顺地贴附这他。 一股难以言喻的冲动在心中徘徊,爸爸是爱我的,他可以为了我赶走正妻生的儿子,他说过我是他生命存在的证据。他会原谅我的一切错误,包容我的一切缺点,因为他爱我。 我是你的……爸爸…… 难言的情潮从身体内部爆炸开,吴瑜遐的眼神迷乱了,她缓缓地靠近吴天赐,嘴唇轻张。 隔壁房间,木雪被宋言穆压在墙上,嘴唇和嘴唇之间只有那么一丝丝的缝隙。 “能感受到,我说的是什么感觉吗?” 作者有话要说:╮╭不管吴天赐曾经受过什么伤害,俺也不喜欢他! =w=言穆这是在教导小雪,引领她成长啊(天然腹黑配养后天腹黑=w=) 发了个以前写的短篇上来,女侠当道的江湖发生的那些事儿 芝麻汤圆(白软外在黑甜甜心儿)慢悠悠的男主,武力值爆表身份尊贵说一不二的女主,有兴趣可以去瞅瞅 (戳这个)

上一篇   32出战!

下一篇   34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