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离婚

何家的老房子在乡镇里,靠着一条叫花溪的小河,以前的木头房早就半烂不烂的,后来又在旁边弄了些砖瓦添了几间房,总的算起来面积还挺大,有三百多平方了。不过这年头都时兴修楼房小别墅,谁还稀罕住平房啊。何家人商量来商量去,先是不肯松口,仍旧觉得何晓丽帮衬娘家是理所应当的,借钱可以不还,房子过户了就要不回来。他们想着就算把老房子用来养鸡也比平白无故的给早就吃里扒外的大女儿强,于是不松口。 这下木雪找着理由了,坚决不准何妈妈借钱,明知道肉包子打狗的事情绝对不能干。何妈妈也觉得反正老房子你们不要了,都不愿意卖给我?那我还非要不可了!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 于是一来二去扯来扯去,最后何妈妈答应以十五万的价格购买,再不行就让他们自己去找农村合作社贷款去。何家那边老小在家里骂了好几天,不过顾及着何爱国说的女金刚保镖,不太敢为了借钱就闹上门,最后算来算去还是成交了。反正是山村里的老房子,谁住啊,大家都想搬到城里来,就让大姐那个蠢货拿着,看能不能开出朵金花来。 于是这事基本算是尘埃落定,何家人跟木雪妈妈约定,等过完年,就去办手续,等手续办完,一手交钱一手交房子。本来何爱国想让何妈妈提前给一半的钱,木雪坚决反对。跟一个习惯性赖账的家庭打交道,必须死守底线,否则到时候他们拿了一半的钱又反悔,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所以着一睁眼一闭眼的,年就过完了,学校也开学了。 进入初三,老师们都开始紧张起来,虽然比不上高考那么夸张恐怖,但是该补课的课该考的试还是成倍地增加。哪怕是以游手好闲的16班,也一样没有逃脱魔爪。 16班的班主任是个很聪明也又有教学方法的人,姓柳,他先是洋洋洒洒地进行了开学讲座,告诉同学们,逃课的可以收敛了,哪怕上课悄悄看小说看漫画,也必须坐在教室里,否则这个时候学校和家长都不会让你们好过的。至于要请假上艺术课不上晚自习的,早点把证明做过来。16班的一群熊孩子们在班主任难得认真的思考了下想上什么样的高中,并且挺义气地表示这年尽量不给班级惹麻烦,毕竟前两年班主任对他们挺好挺担待的。 吴森若出国的事情班里同学都知道了,罗兰紫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些小道消息,神神秘秘地问刘爽和木雪森若是不是被他家人给逼出国的,一向大大咧咧的刘爽却细心得很,回答兰紫说吴家本来就八卦多,别听别人乱讲。当然,刘爽还是不遗余力地黑了吴瑜遐一把,扭曲事实添油加醋把吴瑜遐喜欢自己亲爹嫉妒森若的事情讲了一遍,顺便八卦了一番吴瑜遐以前的陈谷子烂芝麻。 其实罗兰紫内心对吴森若有那么点暧昧不明,一听刘爽这样说,深深记住了这个未曾蒙面就几度听闻的大姐。 比起在花豹的照顾和教导下,越来越萝莉脸御姐心的木雪,林予菲的形象愈加地白莲花化了。她一如既往地安静温柔,被欺负了也只是红着眼睛故作坚强,但是回眸低头间脆弱的气质实在是戳青春期少年们的心窝,虽然罗兰紫仍旧不遗余力地用各种方式折腾她,林予菲依旧是许多男生心中的暗恋对象,他们甚至会联合起来保护林予菲,凶狠地和欺负她的人对抗。 对那些男生们来说,林予菲就是落难的白雪公主,罗兰紫就是那美艳但是恶毒的皇后。至于出国了的吴森若,别说了,前段时间要不是吴森若跟林予菲走得近,罗兰紫能吃醋成现在这样吗?说不定吴森若是受不了罗兰紫的嫉妒和凶蛮才出国的呢! 所以说,男生们的脑补也是很狂野的。 沉浸在初三复习备考的节奏里,木雪除了周末跟宋言穆进行所谓的约会和训练外,日子过的有条不紊。 然后,该来的终于来了。 木前程从过年开始道到4月都没有联系过家里的,但是他的情妇,却抱着满月的孩子找上了门。 早上木雪都是跟刘爽罗兰紫一起上学,花豹会一路跟随,等送到学校门口之后再回去保护何妈妈,等到木雪要下课的时候又去接木雪。晚上直接住在木雪家里,她拎了一张铁架折叠床放客厅里,天一亮就收起来,丝毫不占地方。倒是她每天早上起来都要抡哑铃,做仰卧起坐单手俯卧撑什么的,搞得木蓉安份无比,从来不敢在花豹面前耍什么幺蛾子。何成庚那更不用说了,就差没对花豹五体投地。木雪这会儿的解释都是说花豹是朋友的姐姐,曾经是个特种兵,现在来何妈妈花店帮忙的。跟何妈妈自然是说了实话,不管何妈妈乐意不乐意,花豹又不听她安排,所以反对无效,再说花豹毕竟是个厉害的女人,何妈妈还是很欣喜有人护着木雪安全的。 所以那个叫黄瑶的女人敲开木雪家门的时候,木雪还没有下晚自习,何妈妈跟花豹一起在看泡沫电视剧。 “你是?”开门的何妈妈奇异得打量着这抱着婴儿的女人,都晚上了,敲她家门干嘛,她家又不在路边上。 黄瑶打量了下何晓丽,还成啊,虽然是素面朝天黄脸婆了点,但没有木前程说的那么懦弱和丑陋,这五官模子依稀能看出年轻的时候是漂亮姑娘呢。果然男人啊,就是喜欢鲜嫩青春的。 “何大姐,你好,我是来找你的,我叫黄瑶。” 何晓丽心中警铃大作,木雪多次给她提示木前程的情妇会找上门的事情,已经在她心中烙下深深的痕迹。她也曾在午夜梦回辗转反侧之际,思考过无数种可能出现的状况。 眼下,就是状况之一。 冷静地让自称黄瑶的女子进门,一转身何妈妈发现花豹站在自己身后,锐利的目光刺在黄瑶身上。不着痕迹地点头,何妈妈示意花豹可以提防着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 “何大姐,这孩子姓木,是前程的儿子。” 黄瑶长得颇为艳丽,长眉上挑,高颧骨,尖锐的唇角上扬,明明是副泼辣相,却故意做出一副伤心柔弱的模样,“前程他顾粘着你们多年夫妻的情分,不想提出离婚。可是,我是真的爱他,他也爱我,如果没有孩子,没名没份我也愿意守着前程过一辈子,可是现在儿子出生了,我舍不得让他成为私生子啊,大姐,求求你,和前程离婚吧。” 何妈妈木然地看着这个女人,这就是小三的逻辑吧,自我中心,凡事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别人需要顺从她们将就她们,否则就是伤害她们。 “不想当私生子,那怀上你就打掉啊。”何妈妈不带任何感□彩地回答,“做了事情,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这是小孩子都应该明白的道理。既然你能当小三,就应该知道生下来的孩子,是私生子。不用你想不想他当,他就是。” 抿嘴一笑,黄瑶妩媚地伸手拢了拢烫染的卷发,“何大姐,就算他是私生子,也是儿子呀。我今天来,是代表我自己请求你。其实你也知道,公公婆婆多么希望能有个孙子,而不是孙女。” “呵…”何妈妈站起身,“你走吧,我不会答应你的。要离婚,你让木前程亲口回来跟我讲。你,没资格。” 见这人软硬不吃,黄瑶有些不爽,本来以为这女人要么会情绪时空嚎啕大哭,要么指责她跟她抓扯,反正只要情绪有变动,她都可以不小心把儿子摔下碰下,回头就跟木前程告状去。哪知道这女人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油盐不进。 “大姐,前程他根本就不想见你,大过年的你和你那彪悍女儿干的什么事情你自己知道。说白了吧,前程他早就想跟你离婚了,不然我也不会把孩子生下来。他厌恶你的很,别以为用这个借口就可以见前程,顺便跟他求情什么的。我查过了,分居两年以上,自然可以提出离婚,你同意不同意到时候还不是得离。”换了副嘴脸,黄瑶冷哼,抱着孩子耀武扬威,“除非你能凭空生个儿子出来,否则你拿什么跟我争啊,早迟木家还不是我儿子的,哼。” “既然你查过了,你就应该知道,儿子女儿一样受法律保护。”不想再跟这个女人多说,何妈妈起身送客,“你走吧,以后也别来了,我不会跟你谈任何问题。” 看样子今后要找何妈妈不太容易,黄瑶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抱着孩子往何妈妈身上撞,哭嚎起来,“大姐,今天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是不会走的,你不能这么不要脸,明明前程都不爱你了,你还要厚脸皮地缠着我家前程…” 恶心地看着眼前女人三番五次变脸,何妈妈甚至有种这个女人会不会是精神有问题的猜测了。她连忙往后退,不想沾着这女人任何一点东西。一旁的花豹直接一手抓住了黄瑶后颈领子,猛地一拖,另一只手从黄瑶手里夺过孩子。 何妈妈接着孩子,无比厌弃地看着手中这团肉。当初木前程有多厌弃木雪,现在她就有多厌弃这个婴儿。 花豹秉承了一贯的作风,不吵架,只干架。既然这个女人不想走是吧?成啊。 扯住头发劈头盖脸的耳光伺候,反扭了手,拉过沙发上的靠垫,隔着靠垫开始殴打。 不留痕迹的殴打方式,花豹最擅长了。 直到黄瑶痛苦得再也喊不出一声来,花豹才停了手,就跟拖小鸡崽一样拖着黄瑶扔出了门。等黄瑶跌跌撞撞地站稳当了,才把孩子递给她。 “下次再敢耍小聪明…”后半句没有说出口,花豹威胁地笑了笑,跟着走出门。 以为这个浑身肌肉的女人要把自己怎么样,黄瑶差点没有尖叫起来,结果被花豹冷眼一瞪,尖叫都不敢了,抖抖索索地抱着孩子往前走。 “自作聪明的人,往往死的早。”花豹把黄瑶送上了出租车,顺便警告了下。 黄瑶的瞳孔紧缩了下,手抱紧了孩子。 等木雪回家的时候,一切都过去了。这让木雪非常不爽,本以为可以大战一场小三的,结果在她上自习的时候悄无声息地结束了第一场战役。 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听完了整场事件的木雪挺欣慰的。果然蝴蝶的翅膀只要扑啦扇动起来,一切都会有改变。上辈子那个女人是周末的时候来的,几句话出口,何妈妈就哭天嚎地痛不欲生,情绪完全失控,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跟那个女人扭打起来,结果小婴儿收了伤,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木前程对母亲下死手地家暴虐待,还领着小四小五小六上门来,明摆着告诉母亲,我包的人多了去了,你早就不是个蛋了。那些女人也是极度不要脸,挨个地在家里住着不走,换着方式地折腾母亲和自己。 这辈子呢,何妈妈在自己的情绪感染下,同时也在自身的努力下,无论是心性还是性格都有了很大改变。还要花豹,结结实实揍人什么的实在太合她的心意了。 躺在床上,木雪心里估算着,这次木前程要闹离婚,该换个什么模式呢? 隔帘旁边的木蓉正飞速地给木前程发着短信。 【舅舅,今天黄阿姨来了,可是何晓丽她很冷静,一点都没有激动,最后那个女金刚把黄阿姨送走了。】 【估计还是得你亲自来说才行,何晓丽似乎一点都不怕的样子,也根本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木雪听到木蓉那边手机按键咔塔咔塔响,突然心生恶作剧的念头。她悄无声息地爬起来,从隔帘下方掀起布帘子,接近木蓉。 木蓉毫无所知,还在按着键盘。 【舅舅你就不要顾情面了,直接教训她们母女俩……】 字还没有打完,手机被横空出现的一只手给夺走。木雪条件反射地伸手想去抓,却被扭住手腕一个回翻,整个人都俯卧到床上,手被扣到了背后肩胛骨上,一阵钻心的痛从手肘疼到肩膀。 “你又发什么疯!”木蓉痛得满脸是泪,感觉手都要断了,“大半夜的你又想干嘛!” 这段时间木雪和木蓉是井水不犯河水,两人基本上话都不说。这突然的发难,木蓉还真想不到为什么。 “好好教训我们母女俩?”一只手悠闲地把短信删除,顺便再看了看留存短信,哎哟,好多记录呢,有木蓉跟男生之间的暧昧短信,还有跟其他女生商议如何欺负班里某同学的,当然,最多的是这段时间给木前程报告家里情况的。 在木蓉背后狠狠一击,敲在脊椎上,这是花豹教给她的一个招式。木蓉痛得瞬间失去身体掌控力,软软趴在床上动弹不得。 【爸爸,想离婚,把财产准备好,数目够了就同意。否则咱们母女可以跟你慢慢耗,让法院来判判到底谁是过错方。】 迅速地回了短信,木雪笑盈盈地把手机关机,抠了电池,抽出手机卡,折成两半。 “蓉蓉啊,我该怎么说你呢?也许你应该去住校了。”木雪坐到木蓉旁边,抚摸着她出冷汗的额头,“你似乎永远理解不到,现在的我跟以前的我有多大差别。你似乎永远以为,我和我妈妈是你们何家可以随便欺辱的。” 嘴唇凑到木蓉耳边,木雪阴测又愉悦地笑了,“黄阿姨,看来你们都知道的挺多啊。今天我回来晚了,没办法给那个小三教训,不如你就替她承担了呗。放心,我不会给你留下伤痕的。” 扯过枕巾塞了木蓉的嘴巴,用睡衣带绑住了她的手脚,在她惊恐又后悔的眼神下,木雪摸出连睡觉都会随身携带的电击笔,“试试看,来电的感觉?” 这一晚,木雪玩的十分尽兴。她试验了花豹教导的很多内容,比如某些穴道只要用力一戳,人就会浑身酸痛到难以忍受,比如某些关节轻轻扳动,人就会疼到发疯,这些都是不留痕迹的。当然,那个电击笔也被用来试验了中档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木蓉哭得晕厥了过去,第二天早上木雪还好心地给她的学校打了电话,说木蓉生病了要请假一天,才心满意足地上学去。 等木雪当天回来之后,发现木蓉已经收拾铺盖滚蛋了,连个自己的碗都没有留下。 何妈妈很不解,“木蓉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 “人家肯定觉得这里不是木家了,不好意思待了呗,反正你们都要离婚了。”木雪不以为意地回答。 说到离婚,何妈妈僵硬起来,这是她用青春和爱恋求来的婚姻,是她前半生的所有。纵然现在物是人非,但曾经拥有过的甜蜜又岂是那么容易忘怀的。真的要是离婚,那绝对是割裂一半生命的痛楚。 “小雪,你对爸爸,没有一点留念?”何妈妈小心翼翼地问。 留念?当初他若是对我有一点留念,我也不会死的如此凄惨。木雪嘲然回答,“妈妈,你觉得他有真正意义把我当成他孩子?” 何妈妈哑口无言,当初生下来孩子,木前程就和家里人商量,干脆把孩子送给别人,谎称剩下了死婴,他们就可以重新生一个。何妈妈还不知道自己不能生育了,虽然一直抱着孩子哭不愿意放手,但还是被硬生生的抱走了孩子。结果第二天医生告诉了她的产后情况,她差点发了疯,木家人怕她干出什么大事儿来,才把孩子给抱回来的。 从出生到现在,木前程确实没有对木雪有过什么关爱,那态度就跟随便养了只宠物差不多,高兴的时候多看两眼,不告诉的时候不打就骂。以前的木雪有多自卑多懦弱多无能,就说明木前程对女儿有多讨厌多憎恶多不上心。 见何妈妈神色变幻不定,木雪再次提示,“昨晚我从木蓉手机上看到她给爸爸发的短信,要让爸爸收拾我们哦。做好准备吧,说不定这几天爸爸就会给你电话,或者是回来。” 木雪话才说完,家里电话还真的就响了起来。 何妈妈接起电话,脸色瞬间就不好了,木雪见状,劈手夺了话筒,开了免提。 “你生的好女儿啊,拿财产来要挟离婚。何晓丽,我承认你确实为我付出了很多,但是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也对你很好啊,该还的早还清了。我的生意你又没有帮什么忙,想分财产,门都没有!” 木雪啧啧啧地咂嘴,何妈妈气的发抖,“木前程,你什么意思?” “把现在你们住的房子给你们,再给十万块,要么离,要么别想从我这里拿一分钱。” 木前程那边的声音非常冷酷,仿佛是在跟陌生人谈价格一般,丝毫没有人情味。 眼看何妈妈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木雪干脆自己上,“木前程啊,明明就是你出轨,连孩子都生了,晓不晓得官司告到法院去,可以让你净身出户啊?咱不说其他的,夫妻共同财产那可是对半分,我还有继承权呢。” 那边哑然了一会儿,继而更凶狠了,“继承权?我要跟你断绝父女关系,赔钱货,要你有什么用!” “那你断啊。”木雪毫不退让,“就你那几个小子儿钱,我还看不上眼呢。你断了父女关系也好,以后死了我也不用给你上坟,我还轻松呢!” 被毫无顾忌地咒死,木前程气的跳脚,可惜隔着电话他也揍不到木雪,“好好好,你等着吧。何晓丽,你们何家的种果然没有一个好货!” 一直在一旁默默听着的何晓丽缓缓开口,声音疲惫又苍老,“前程,你有没有爱过我,在很久以前,在我们都还年少无知的时候,你有没有爱过我?” 作者有话要说:上辈子的何晓丽何妈妈在这个地方就已经崩溃了,后续事态便不断恶化。 这一世么,何妈妈即便内心还是有伤心,却是伤心自己看上个人渣,为自己不值。 马上就要收拾渣爹鸟! (留言越来越多了真高兴,谢谢亲爱的们=3=,你们的评论是我更文的超级动力源呀嘤嘤嘤嘤)

上一篇   34出战!

下一篇   36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