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离婚

“前程,你有没有爱过我,在很久以前,在我们都还小的时候,你有没有爱过我?” 木前程那边又沉默了,同样过了许久才开口,“晓丽,我知道你为我付出很多,但是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为我付出,是你自愿的。我被你感动过,但是感动不是爱。我也想为了责任和你在一起,可是我更有责任给木家传宗接代。瑶瑶给我生了儿子,我做了亲子鉴定,是我的亲儿子……我爱瑶瑶,我已经无法再欺骗自己了。我们离婚吧,对你,对我,对你女儿,对我儿子,都是好事。“ 哽咽地摇头,何妈妈回答,“前程,但我记得你说过,你爱我的,你会一辈子照顾我,对我好,让我幸福……我们结婚那天,你当着所有宾客的面说的……那是你的誓言……” “是因为你想听,我才说的。” 最后一丝回忆也坍塌了,何妈妈掩面大哭起来,“我这一生,都过的是什么人日子啊,瞎了狗眼才会爱上你……你们木家到底是怎样的心啊……” 木前程那边又不耐烦起来,“别哭哭啼啼的烦心的很,总而言之,我顶多再加10万,就这么多了,离了我一次性给现款。你也别太贪心……” 何妈妈哈哈大笑,“钱,我是为了钱跟你在一起的?你一穷二白连读书都没钱的时候,是谁在你身边??现在翅膀硬了,你就洋气了?木前程,你不得好死!!!你看着,你们木家不会有好下场的!” 木雪直接按了通话键,挂断电话。 何妈妈坐在椅子上嚎啕大哭,花豹在一旁冷眼旁观。 “花豹姐有话想说?”木雪偏头问花豹。 歪头想了想,花豹开口认真问到,“需要我帮你们把他揍到需要花二十万去医治吗?” 哭声戛然而止,何妈妈呆呆地抬头,“可,可以?会不会惹麻烦啊……” 耸耸肩,花豹表示自己不需要解释。 倒是当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透明人的何成庚在旁边嘀咕道,“咱们就去法院让给判决离婚呗,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绝对比现在他给的多。” 一抽一噎的何妈妈摇头,“我不稀罕他的钱,再多的钱也赔不了我这么多年的操劳……” 何成庚颠儿颠儿在木雪的眼神指挥下跑去安慰何妈妈去了。木雪自己大脑开始在飞速运转,已经涉足房地产的木前程有哪些地方是可以挖油水的。 这么长时间,估计木前程已经把大部分的财产给转移了,否则也不会明目张胆地给这点儿离婚费。不过,木前程还是有蛮多好东西的,最好是现在他不重视,以后又能有大发展的东西。 对了!老房子! 同样是老房子,何家的老房子所在地以后是被开发成山水田园古风居所,每年来租借度假的有钱人络绎不绝;木家的老房子,日后更是个赚大钱的地盘。原因是一条专为旅游修建的高速公路要从邻市修过来。因为是在大山区,拆迁赔偿不高不低,但关键是整个乡镇都被开发成温泉疗养基地,木家老房子后面就有瀑布,前面不远处的大水塘子一直温度偏暖,其实挖深一点就是个天然的温泉啊。 可惜木家人现在对这个一点都不在意,他们全部都搬到了县城里住,并且非常鄙夷还住在山区里的其他亲戚。 想到这里,木雪笑了,当初都出国了的木前程还为了这口温泉专程回来一趟,虽然无法经营,他还是以股份投入的方式,把老房子还有自留地(就是那口水塘子)卖给了开发商,每年光股份收入都是上百万。 “怎么能不要钱呢妈妈,我读书上学都要花钱的,表弟以后不还要出国留学吗。咱们能要多少要多少,就像何家人跟你要价一样,你也使劲跟木前程要,好好弥补下咱们母女前半生的不甘啊。”木雪眼珠莹莹发光,走过去握住了何妈妈的手。 何妈妈的情绪逐渐稳定,浅浅的贪婪沁入她的头脑,她缓缓点头,是啊,凭什么不要,一定要多多的要。反正木前程也不要她了,不离婚又有什么用? 见状,木雪又想了想,干脆再要两个门面吧,现在房价还没怎么涨,应该还是可以从木前程嘴里掏出来的,就那两个现在不怎么起眼的,以后对面旧房子拆了修了一个贵族幼儿园的那个吧,嗯嗯,这下算起来心里平衡多了。 在某个月黑风高加纸醉金迷的夜晚。 木前程刚从饭局上下来,刚接了个新建广场的活儿,他把那些领导都请来吃吃喝喝加跟美女们玩玩闹闹,大家都好不开心。喝醉了酒跟个美女来了一发之后,惦记家里的儿子,于是歪歪扭扭地打的回家。 刚走到自家楼下,铺头盖脸一个麻袋套了上来。木前程三魂吓掉了两魂半,破着嗓子喊救命,第一声刚出口,脸上就挨了结结实实的一拳头,大牙都打掉了两个。 接下来是木前程被暴揍的时间,毫不手软毫不留情地被暴揍。木前程能感觉到只有一个人在揍他,可是这个人起码顶上了十个人。 等那人走的时候,他已经口吐鲜血地昏迷了。黄瑶等了半天等不到丈夫回来,下楼打算去小区外面看看,结果就看到地上软成一滩泥外加浑身是血的木前程。 他的肋骨断了三根,差点插入内脏;手指头也被拗断了五跟,还不算其他伤痕。这样一番下来,光住院都得一个月。木前程又是惊怕又是恼怒,不知道自己是得罪了什么人被这番寻仇,可是警察怎么都找不到揍他的人,这让他更是有了些惧怕。 揍完人,花豹没跟何妈妈讲,而是告诉了木雪。木雪听完乐得在床上打滚,上次在木家她就想揍了,当时确实担心何妈妈一个人跑出去万一遇到什么事,所以只给了木前程一椅子。这下好了,花豹把她想干的事情都干了! 这段时间木雪主要在练攀爬、捆绑脱身和扔飞镖。至于为什么要学习扔飞镖,那是因为她的空间里多了一根神奇的植物。 起因是花豹。 跟花豹接触没多久,木雪的空间里多了一株荆棘。墨绿色的枝条上长满了铁钉一般的刺,刺尖上还分裂出四个小小的倒钩,看起来格外狰狞。枝条在成长的过程中,那些成熟之后变成黑色的刺就会掉下来。 而这些刺,收集起来完全可以当暗器使用,并且具有强烈的麻醉效果。木雪曾经自己一不小心戳了自己一下,然后咚地倒地浑身酸软无力。不得已到空间去跟木霜求助,结果还是喝了好几口湖水,才把毒素排除干净的。 想来这样的毒刺大有用处,木雪为了能够熟练使用,于是跟宋言穆提要求要学习掷飞镖。 宋言穆自然是有求必应,并且在知道木雪家的事儿之后,隔了一周就递给她一大袋子照片资料。 “你爸爸不只有一个情妇,情妇怀孩子的时候就会去检查是男是女,只要是女孩子就会被打掉。当初你妈妈不肯检查,倒是救了你一命。”宋言穆的口气透着嫌恶,宋家有个优良的传统就是子嗣平等,无论男女都会很珍惜。不然他三姑也不会拥有那么大的势力,在国外的黑白势力之间走钢丝那么多年。 木雪仔仔细细地看着资料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木前程在好几个省里都买的有房产什么的,还把大部分的资金都投去炒股,还有就是情妇简直满地爬,从打字员到公司白领到歌舞厅女郎,真是品种齐全应有尽有。 “如果要打离婚官司,我可以帮你。” 木雪思考了下,“暂时不用,等我妈亲自跟他商议,得用这个机会好好锻炼下妈妈。她曾经付出一切的感情,应该由她自己去亲手断绝。” “真的不用帮?”宋言穆似乎不太高兴。 “如果可以,那你能让木前程从此买不到地皮吗?他之后可能会因为搞建筑炒房卖房发大财哦,如果能断了他这条财路,就太感谢了。”见宋言穆似乎非得要帮忙的样子,木雪索性狮子大张口。其实现在木前程的财富累积也不算多厉害,真正的大爆发还是从明年开始,海塘市作为西部二线城市开始搞大开发,他才赚得盆满钵溢的。 说到这个,宋言穆笑了,“这个还真的可以。之前五叔为了争一口气,不接受宋家的帮助,才会在海塘找吴家合作的。但是就在新年后,b市那边几家大型投资公司都来了这里,正在跟五叔谈合作呢。吴家这次的事情丢尽了脸,五叔心里门儿清,以后本地商人要想拿到好地皮或者好项目,都不太容易了。” 上辈子,木雪记得本地商人大部分都发了大财的,这辈子蝴蝶的翅膀一扇,好像很多事情都扇出了轨道。 木雪当然不知道,因为她的出现,她去吴家试验异能的那一次,激化了吴家本来就岌岌可危的矛盾,之后去的那一次,更是让吴家的形象彻底崩盘,宋义德原本就是勉强自己在和吴家合作,有了这一系列的事情,许多选择未必就会往吴家身上放。并且因为有她的存在,宋言穆本身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小小的变化却影响到了吴老爷子,吴老爷子一个小小的意念,就造成了许多事情的巨大变轨。比如吴老爷子对宋义德的退步,比如从京城来的投资商,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冥冥之中改变着无数的轨迹。 总而言之,木前程和木家的苦难日子,即将来临。 何妈妈和木前程的离婚之路非常坎坷。 木雪提出来的那些要求,木前程很犹豫,虽然木家老家根本就不值钱,那两个门面也是在冷清地段,但是一想到自己是被逼迫给出来的,木前程就气得心口疼。木桂木桃木梨三姐妹知道后,更是捶胸顿足地痛骂木雪是白眼狼。特别是木桃,一直嚷嚷着让何妈妈赔偿他们的医药费呢,上跳下窜地让木前程把给何妈妈的离婚费扣一部分起来,她儿子李小泉手烫伤还有精神受到惊吓,少说也得扣个七八万才行。 至于何妈妈,她一直处于离和不离的挣扎中,狼上知道自己得离,不离的话后半生都葬送了,但是情感上总觉得离婚太便宜那些小三们了,总觉得拖着木前程更解气。这样的纠结让她一直死咬着木雪提出来的条件不松口,钱不能少,门面不能少,老房子不能少,你木前程是有过错方,你该净身出户才最好! 然而木前程却不以为意,甚至选择了跟上辈子一样的方式,那就是把剩下的情妇挨个儿带到何妈妈面前示威。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穿着何妈妈从来都舍不得买的精美连衣裙,趾高气扬地讽刺何妈妈不知足。 何妈妈气的浑身发抖,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跟这些没脸没皮的贱人们打起来。你说,当小四小五小六了还能这么洋洋自得,真不知道她们的爹妈是怎么把这些胎盘养大的。 当然,这辈子根本用不着何妈妈出手……花豹已经挨个儿把她们踩到地上跪着求饶了。 何妈妈这下彻底爆发了,直接越过居委会调解什么乱七八糟的程序,一张诉状告到法院。木雪立即找了宋言穆,要了那一摊子的出轨证据。且不说宋言穆暗地里悄悄给法院那边通了气,法院那边光秉法而行,财产都是一人一半,何况木前程还是妥妥的有过错方,这私生子明码实价地摆着呢! 不过木雪想的对,木前程早就把财产转移了。很多房产都是写的木家人的名字,资金早就转到了木家人那里,剩在身上的只有那么几十万的钱,还有就是一些他自己认为没有什么价值的门面。 何妈妈算是彻头彻尾对木前程伤透了心,她一辈子的青春和爱情,就奉献给了这么一玩意儿。 而木雪算了算,还好,她想要的东西,木前程都还没扔出去。法院那边更是直接把这些东西都判给了何妈妈这边,让木前程来了个净身出户。哪怕他把大部分财产都转移了,这样的判决还是狠狠地打了他自尊高高的脸。 于是最终,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木家人除了老人外全员到齐,何晓丽和木雪外加寸步不离的花豹也一同来到律师事务所,开始分割财产。 黄瑶也带着孩子来了,她满脸都是喜气,木家的几位姑子都围在她身边大嫂大嫂叫得甜蜜蜜,这让她有种无上的荣耀感。木蓉和李小泉一直亲热地喊那个小婴儿弟弟,那态度,那语气,活脱脱地向木雪示威。 见他们一家子团团圆圆美美满满的模样,木雪非常不客气地对那个小孩子用了情绪渲染,厌恶的感觉让小孩子从头哭到尾,怎么也哄不好,整个场面变得莫名尴尬。 在小孩子响亮刺耳的啼哭声中,木家完成了财产转交。原本以为老家房子和地可以暂时代管几年的木前程发现,女儿竟然连十八岁的身份证都有了,可以直接接手,顿时甩了脸色。 “律师,她根本就没有十八岁!” 宋言穆这边也给木雪找了律师,那律师穿着打扮透着股精英范儿,横眉冷眼的看起来一点都不好接近,听了这话嘴皮一掀,“你已经跟木雪,哦不,现在改名叫宋雪的女孩脱离父女关系了。既然公安局能给宋雪发身份证,说明她就是成年人。有异议,找公安局和民政局去。再说了,就算木雪未成年,你也不是她的监护人,管那么宽!” 是的,对木雪极度不满的木前程要求和木雪脱离父女关系,才能答应她们提出的要求。他认为这是对木雪的极度惩罚,不是木家的人,以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不抚养,木家的祖坟也不会让她进,就让她从何家人的肚子里来,死了也会何家去吧! 结果现在被噎了,刚出院还没有好利索的木前程又不敢跟律师吵架,只要默默憋了回去。 何妈妈当然知道女儿没有十八岁,可是能把房子什么的拿到手里可没什么不好,所以做起了伪证,“我生的女儿我才有发言权,小雪今年已经十八岁多了。” 只有木雪一个人发现了不妥,“我不是应该姓何吗?怎么姓……” 律师的眼睛闪过诡异的光,“你很喜欢何家?” 木雪默默把话吞了回去,不喜欢,可是也不能姓宋啊,我跟宋家有半毛钱关系? 知道在这个地方不适合讨论这个话题,木雪扭头吹起口哨,听声调是《真高兴》这首歌,直接把木家人气了个半死。 木蓉牵着李小泉的手,姐弟俩对木雪都是又惧又恨,心想反正你不是木家人了,看你们还能不能过上好日子!回你们何家吃糠咽菜去吧! 对宋言穆给她改姓的独断行为表示了极度愤怒,木雪直接跟他练了起来,她的搏斗术学的有模有样了,早就想找个年纪别差太远的练练。 结果,木雪直接被宋言穆摔地上压了个密不透风。 “怎么,不想当宋家人?多少人挤破头都挤不进来呢。”宋言穆的声音明明白白告诉木雪,你没有嫌弃的权利,快跪下谢恩还差不多。 还要靠着宋言穆收拾木前程的木雪纠结了半晌,放送四肢投降,乖乖被压在身下,“那叫宋木雪吧,我听木雪也听习惯了,呵呵。” 想了想,有点宋木氏感觉的名字,让宋言穆很满意。他看中的人,自然就是他的,无论是不是喜欢,木雪这一身的能力担得起自己对她一辈子的好。 毕竟是少年,宋言穆内心再成熟细密,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对木雪好,还是一辈子的好。 金色的阳光洒落在梧桐树的缝隙里,吴森若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一位身段窈窕的金发女子走过来,坐在他身边,仿佛一般,把红艳的唇凑到了吴森若耳边。 “nikon,蕊小姐说,她很满意。请你这学期学习好所有的知识,暑假的时候跟着她去欧洲一趟。” 吴森若搂过金发碧眼的女子,在她手心写下一个好,然后吻了下她的额头,继续看书。 风吹起少年额前的随发,一片树叶飞旋而过,落在书名落款上,那里黑色的字母写着——《谍战技巧》。 自从吴森若出国之后,他的新手机就处于时通时不通的地步,木雪只好选择了msn留言,偶尔讲讲自己的训练进度,讲一下木家发生的事情,以及宋言穆自作主张改了她的姓之类。 然而吴森若基本不回复,偶尔回答一句,嗯,或者行。这让木雪很是担心。 刘爽纳闷了,因为他虽然打不通电话,但是隔段时间吴森若还是会给他打回来,讲讲美国那边的风土人情什么的。 只有宋言穆不声不响,因为他知道吴森若在接受宋家的训练。宋家在国外有一套自己的情报机构,有和国内联络的一些特殊任务。 日后他重返宋家,就必须有自己的臂膀。吴森若,是他看中的人;木雪,更是他看中的人;刘爽,也是。 木雪再不爽也没办法了,毕竟自己能力有限,现在还在初三的升学压力中挣扎呢。相信等吴森若适应了美国的生活后,会主动联系她吧。她空间里异能蓝叶子树可不能因为两人联系少了就萎缩什么的,必须时刻加强沟通啊。 时光无声无息地溜走,转眼间,暑假来临。原以为吴森若会回来,木雪还是失望了,暑假他说是参加美国那边的夏令营欧洲行,之后要读高中,应该这两三年都不会回国。而宋言穆已经几次三番把木雪带去了宋义德家里,偶尔也会邀请何妈妈一起。何妈妈无奈地默许了木雪跟宋言穆的交往,只是时不时地给木雪做思想工作,让她不能随便接受别人的钱财和礼物,要活的有尊严之类的。 奇怪的是,何妈妈平常只看肥皂电视剧,不看什么新闻也不看什么报纸,搞了近一年,都不知道宋义德的身份,只当宋家是普通有钱人。 再一晃,中考来临。 对待学习,木雪是认真而严谨的,从不松懈。中考成绩已出,何妈妈简直乐开了花,全校第二全市第八名啊!这个成绩,在市里随便挑学校啊! 罗兰紫平时成绩不咋样,到了初三发奋了一年,竟然也上了600分,这让老师们大跌眼镜。刘爽成绩一般般,但是家里有一杆子的叔叔们很给力,想读好学校也没问题。 表弟何成庚不负众望,成绩也考上了600多,他打算高中来读海塘,因为海塘市省重点,他以前读的只是个市重点。 木雪打听了下林予菲,结果成绩跟上辈子差不多,留在海塘高中读书是没问题。 所以这下子木雪犹豫了,如果她也留在省重点的海塘高中读书,那么可以腾出两年空来收拾林予菲。别看初三这年过的风平浪静,那是因为大家都忙考试。自己不仅仅因为考试,还为了先把木家这一大家子极品给排除开,当然,宋言穆这厮占用了她绝大部分时间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还有就是罗兰紫不停歇的折腾已经让林予菲应接不暇了,木雪觉得自己帮不上什么忙。 可是宋言穆指名道姓要他的“女朋友”宋木雪去读浩宇高中,因为他读高三了,要人照顾。 照顾你妹!木雪几乎要抓狂,你又不是请不起保姆,以前没人照顾你还不是活的四肢健全!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被缓慢纳入养成游戏步骤宋木雪同学,陷入了深深的挣扎中。 另一端,木蓉森森地嫉妒了。 她考的很不好,因为初中的前两年她都在玩,忙着和男同学们暧昧,和女同学们攀比,初三的时候更是忙着参合何晓丽和舅舅离婚的事情,除此之外还忙着网恋,总之就是没有时间学习。 自从她被木雪狠狠折腾了一通,就卷铺盖搬出来了。木前程单独给她租了一套房子在学校旁边,这下她更是玩大发了,经常约着少男少女们来狂欢喝酒抽烟赌博什么的。 玩的时候忘乎所以,现在拿着成绩单就如堕地狱了。 这成绩,只能上个中专技校。 木桂和木钢铁爱女心切,想责怪她又不知道说什么,两人一天到晚都唉声叹气。再听说木雪考的那么好,全市第八,还上了电视台,他们心里的酸水一股一股的冒,特别是在木桂找了个算命的算了算,说木雪的命数跟木家相克,会夺走木家的气运之后,更是指天骂地诅咒木雪不得好死。他们认为肯定是木雪抢了女儿的运气,才会成绩那么好,她一好了,女儿就差了。 所以千错万错,都是木雪的错。 在这种奇葩家长的奇葩观念熏陶下,木蓉认同了,一定是木雪的缘故,所有的错都是木雪的缘故。 但是事已至此,木桂只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弟弟帮忙。这一年来,木前程都是忙着以前拍下来的地皮修建,没时间去接什么新项目,跟上面的走动也少了。听木桂这么一说,他忍不住又想起了让他咬牙切齿的木雪,想到木雪就想到范建春。于是他灵机一动,给范建春送了钱送了礼,心满意足的范建春引荐了他堂哥给木前程。嗯这下,终于把木蓉送到海塘高中去了,还读的是前面的尖子班。 恰好,是跟林予菲一个班。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更了七千多字唷 初中篇到这里就结束了,见招拆招的日子完结。接下来的高中,会是木雪主动出击的时间!收拾吴家,收拾林予菲,彻底整垮木家!还有森若在国外的华丽丽的成长宋家内部的矛盾初步显现=w=嘿嘿嘿 昨天看到文文的第一个负分评论,内心十分激动!主要是被内容激动了,,某个小读者认为世界上木有木家这样的爹妈………… =a=木家爹妈的原型来自于俺家小姑和小姑夫这种事情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呢讨厌 木有跟极品打过交道的人永远无法理解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神奇的奇葩物种。上次我们单位去对口资助一个农村小学里的贫困小学生,是个很内向的小女孩。结果我们交给班主任的学费生活费,都被小女孩的父亲蛮横地要了回去……吸毒。小女孩的母亲早就跑到邻村去跟另外的男人住在一起,生了孩子,然后对亲生亲生女儿不闻不问,见面连碗饭都不肯给吃。最后这个小女孩相当于是被社会抚养的,但仍旧不能阻挡她的渣爹来骚扰。 还有另外去调解过的一个家庭,母亲不让女儿去上学,七岁的小女孩天天被父母打,浑身都是伤,伤口溃烂发烧了都不送医院,我们去了他们还叫嚣着说我生的我想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又不是我们掐死的管你们屁事,气得我们直接把他们送派出所去受教育……==世界不只有阳光,也有阴暗。 但是,世界更多的是阳光。这点俺是一直坚信的,就如同我周围的也有很多神经病极品人渣,但是更多的是真诚的温暖的朋友。 我爱你们真诚又温暖的朋友=w= 发言完毕嘿嘿 —————————— 亲爱的们,接通知文文9月10日(星期二)入v,届时连更三章噢!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呢,爱你们 会倒v三章上去,看过前面三章的亲们就不用点击上面的噢 第一次v文文,很高兴呢,真的是太爱你们了。

上一篇   35离婚

下一篇   37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