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高中

高中生涯开始,宋木雪最终还是屈服在宋义德叔叔的微笑下,同意去浩宇高中,父母离婚的她彻底跟上辈子的轨迹断开来。 有了b市大投资集团的资金入驻,海塘市的大发展比上辈子提前了几年,规模也大了许多。木雪之前买下来的旧农贸市场,开始拆迁了。 有着宋言穆在,拆迁款只多不少,赔的门面还可以自己先挑选,木雪喜滋滋地逮着宋言穆亲了两口手掌。开始确认到木雪真的有预知能力的宋言穆开始时不时地套话,哪里的房价会涨,哪里会修建什么大工程,哪里会发生灾害,哪里需要大开发。 木雪被一笔又一笔的拆迁款和赔付房产乐得开了话,丝毫没察觉到宋言穆话里有话,不经意之间漏了个底朝天,甚至不经意间透出一些大型的人事变动上辈子她都是从电视和网络上得知的。 宋言穆已经快十八了,两年里,他私底下也开始经营起一些以别人名义注册的实业,开大型超市、做期货交期等,虽然一开始吃了很多亏,但大小就聪慧细心的他逐步地累积起经验,现在又有了木雪这个嘴边把话不牢的,哪些地皮会大发展,哪些项目半途会断掉,他一旦听到了苗头,就会迅速执行。 隐隐间有点夫妻搭配,干活不累的味道。 于是宋少背后的生意蒸蒸日上节节高,资产迅速壮大。宋义德都忍不住惊叹,果然世界是年轻人的啊。宋家放逐出这个最有天赋的嫡孙,到底是不是好事,可真说不准。 开学第一天,林予菲站在讲台上竞选班长,温婉美丽的她是许多男生心中的小龙女,几乎不用说,男生们投了全票。 女生们也觉得林予菲性格好爱帮忙,大部分也很支持。 木蓉坐在班级最后一排,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插班进来的关系户。毕竟是成绩好的尖子班,大家以成绩说话,对关系户都是不冷不淡。这样的态度,让习惯了呼朋唤友打成一片的木蓉非常不爽。 看着讲台上的林予菲,木蓉算是回想起来这人是谁了,这不是很久以前木雪天天挂在嘴边上的美女好朋友么,后来听说两人闹掰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木蓉深刻地贯彻着这句话,于是一下课,木蓉就围了上去。 “予菲,你好,我是木蓉。” 林予菲浅浅地笑着,初中被欺负着强制剪断的头发已经齐肩,白皙的脸庞分外柔和,她回答,“我知道,你是木雪的堂妹。” 有点圆滚滚的木蓉斜着眼睛,“别提那个丧门星,我讨厌死她了。” 不着痕迹地跟木蓉走近一点,林予菲温柔地劝到,“都是亲戚,打断骨头连着筋,不喜欢就少接触啦,没事的。” “什么亲戚啊,我舅舅早跟她断绝父女关系了,你看,她不是连海塘高中都没有读吗?估计是交不起学费吧,哼,亏她妈还跟我舅舅要了二十万走……”木蓉碎碎地抱怨着,“我真的是看不惯她那个模样,不就张漂亮了点吗,成绩好又怎样,早迟被人给□……哎予菲啊,我请你去吃冰淇淋吧?” 眼角闪过一丝亮光,林予菲牵起木蓉的手,“好啊。” 果然木家人都是蠢货,林予菲心中暗暗发笑,自己终于忍过来了,罗兰紫去了浩宇高中,海塘高中会成为她的天下。至于这个木蓉,既然自己贴上来了,我会好好对待你的。 去外地躲了一年多风头的吴瑜遐回来了,是吴天赐亲自去接的。 吴老爷子隐约预见到了吴家的败落,索性撒手不管了,带吴老爷子不在,吴天赐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接女儿。 当初那件事并没有在吴天赐心里留下什么阴影,对他来说,只有珞瑜才是最重要的。瑜遐是珞瑜的女儿,是他和珞瑜爱情的见证,就必须生活在他身边。他会把没有来得及给珞瑜的幸福,都给吴瑜遐。 而吴瑜遐却因为当初的事情,搞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她是真的有恋父情节,否则当初也不会喜欢上三十六岁的宋义德。 可是真枪实弹地和父亲发生了关系,她还是觉得羞耻和难堪的。母亲当初未婚生子,就被悠悠众口逼到抑郁而终。那自己呢?自己在吴家永远抬不起头来的,死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母亲。 所以,对于当初发生的事情,所有的罪责她都记到了吴森若头上。以及,收了吴森若当干儿子,却对她不屑一顾的宋义德。 宋义德她动不了,但是宋义德不是有侄儿在么,宋言穆动起来麻烦大,他不是有个小女友叫木雪吗?所有人,吴瑜遐都不会放过。 早在外地,吴瑜遐就托人打听宋言穆和木雪的所有事情。宋言穆的打听不到,木雪的可是一打听就一串。学校的,家庭的,亲友的,详详细细写成汇报交给了她。 拿着照片,穿着紧身连衣皮裙的吴瑜遐开着跑车,停在了海塘高中的门外。 川流而出的学生里,眼尖的吴瑜遐一看就看到了林予菲。 林予菲旁边走着的女孩子挺眼熟啊,吴瑜遐快速地翻看着照片,“木蓉……?堂妹?” 原本打算找林予菲好好谈一谈的吴瑜遐笑了,一箭双雕啊,命运果然是帮着我的。 “林予菲,木蓉,你好,我是吴瑜遐。” 火红色跑车上下来的妖娆女子夺走了大部分人的视线,林予菲和木蓉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来跟自己搭话。 “我是吴森若的姐姐,今天来想请你们吃个饭,罗曼蒂克西餐厅,想不想去啊?”吴瑜遐自信满满,她知道这两个女孩子都是虚荣的人,抵挡不了金钱和格调的诱惑。 提到吴森若,林予菲的表情不是很好看,眼前这个女人不好惹,凭本能她能感觉打出来。 一把拉住就要点头的木蓉,林予菲礼貌地回答,“谢谢姐姐,不过……” “你讨厌木雪吗?想收拾她吗?想的话就跟我走。”吴瑜遐开门见山,一语中的。 拒绝的话都到了嘴边,林予菲张着嘴,缓缓闭上了嘴唇。 今天是我林予菲的幸运日,不是吗? 这就叫时来运转! 西餐厅里,钢琴曲悠扬地流淌。 木蓉不太习惯用刀叉,一直磕得盘子叮当响,最后干脆直接用手抓牛排。林予菲谨慎地观察着吴大姐和周围人用餐的方法,虽然稍显生嫩,倒是没出什么错。 吴瑜遐吃得差不多了,才开口,“你们不知道木雪现在的状况吧。” 两人摇头。 “木雪读的是浩宇高中,她男朋友是市长的侄儿。人家过的,比你们好多了。”吴瑜遐恶毒开口,“你们一个是她的好朋友,一个是她的堂妹,可惜呀,人家富贵发达了,早就把你们扔到了脑袋后面。” 木蓉瞠目结舌,什么?市长的侄儿?? “宋言穆?”相比较,林予菲淡定很多。 “对,你认识?”吴瑜遐倒是有点小吃惊,不过反应过来初二元旦的那场舞台剧,再对比林予菲有些阴狠的神情,她瞬间明白了什么。 “我打听到你喜欢我弟弟森若,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不太对。”咧开嘴笑了,吴瑜遐蛊惑地开口,“喜欢宋言穆?是啊,木雪以前多平庸的女孩子啊,怎么会越变越漂亮,越来越优秀呢?那是因为认识了宋言穆啊。有钱有势的少年,舍得花心思的少年,任何女孩子遇上了,都会变成公主的……” 似乎想起来什么,一旁的木蓉把头凑了过来,“宋?” “我说木雪怎么改姓宋,原来是不要脸地抱人家大腿去了啊!好贱,还没有结婚呢就跟着人家姓,等以后人家玩腻了,难不成又把姓给改回来?”仿佛知道了什么肮脏得不得了的东西,木蓉装腔作势地捂住鼻子,“我真是巴不得这种垃圾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刚刚拿手抓东西吃的她,自己给自己糊了一脸的油。 林予菲和吴瑜遐都默然无语。 摸出一张银行卡,吴瑜遐递给林予菲,“姐姐我赞助你的,你好好读书,买漂亮衣服,可不能输给木雪啊。我觉得,你比她强多了,比她更配宋言穆噢。” 林予菲丝毫没有迟疑地结果了银行卡,“谢谢大姐。不过,宋言穆对我不感冒,我接近不了。” “想不想?”吴瑜遐只这样问。 内心里,林予菲当然希望能够抓住宋言穆这样的高富帅,可是……宋言穆不笨。 见林予菲迟疑,吴瑜遐把目光投向木蓉,“你想不想?” 木蓉的头点得跟拨浪鼓一般,“想啊想!” 歪头打量下木蓉个,吴瑜遐思考了下,“首先你得减肥,其次,我给你出钱整整容吧,鼻子垫高点,下巴弄尖点,额头隆起来下。嗯,这样的话就更漂亮了。“ 傻傻地点头,木蓉满心已经是自己变成了绝世大美女,加入豪门的剧情。 “光给木蓉创造机会是不够的,大姐,如果木雪没有过错,宋言穆很有可能不会放手。除非让宋言穆嫌弃她。” 一眼看木蓉就不是特别有智商,林予菲不用猜都知道,木蓉顶多是打乱宋言穆步伐的作用,真要是想伤到木雪,还得从木雪本身下手。 狼狈为奸只需要一个眼神,吴瑜遐和林予菲都甜蜜地笑起来,她们俩才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木蓉只是个棋子。 掩盖在衣香鬓影之下的恶意,迅速地凝集,发酵。 浩宇高中的开学典礼,那叫一个气势恢宏,果然不愧是贵族高中,光开学放飞的什么希望气球就差点把天空给遮了。 无法审美这类情况的木雪一脸无聊地坐在新生群里,罗兰紫坐她身后,同样无聊地地卷着木雪的头发玩。 “下面,有请高三学生代表,前任学生会主席宋言穆同学致新生祝福辞。” “快快回神,你男朋友上场了!” 罗兰紫瞬间跟打了鸡血一样,揪住木雪的头发就是一扯。 “哎呀呀呀你轻点。”木雪差点被扯翻。 由于新生们都坐得比较靠前,两人闹出的小动作,台上的宋言穆看的一清二楚,他忍不住冲木雪的方向笑了笑。 新生群静默了一秒,尖叫起来。 “王子殿下!!!”有几个从海塘初中考过来的女生奋力挥舞起手来,这是白天鹅王子啊。 伸手示意大家安静,宋言穆开始演讲。 台下,木雪前后的女生开始窃窃私语,“这是我们班木雪的男朋友?宋言穆是木雪男朋友?她们俩在开玩笑吧?” “听说追宋言穆的女孩子都可以绕着浩宇高中排几圈了,她们肯定是在吹牛啦。” “嗯哪嗯哪,我也希望那时我男朋友呢,哎呀人家都脸红啦。” 木雪手臂拐了拐罗兰紫,示意她听周围的议论。 罗兰紫一向张扬惯了,闻言哼了一声,“小雪,你都姓宋了,还不愿意承认身份啊?如果不宣誓所有权,到时候狂蜂浪蝶一拥而上,把言穆哥给你抢走了,看你哪里哭去。” 周围的嘀咕声戛然而止。 “宣誓所有权,感觉好像很夸张…”木雪干笑,宋言穆这种人,对别人宣誓自己的占有权是很乐意的,让别人占有他…怎么想怎么不可能。 罗兰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你不是没信心吧?小雪啊,以言穆哥的脾气性格,你以为,他如果觉得你不重要,会对你这么好?” 他当然觉得我重要,不过这个我字后面要括弧写上异能两个字,他觉得我的异能很重要。木雪干笑着没接话,瞎子才看不出来宋言穆是潜力股,可是,他喜欢的是我的人还是我的能力,我心里门儿清。宋大少可是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或者是其他的表白的话。 不过这话就不用给罗兰紫讲了。木雪也有迷惑的地方,那就是,为什么宋言穆一定要那么执着于女朋友这个身份。不过她不关心这个问题,随便宋言穆怎么做,她只需要好好回报就行。 开学典礼一散,流言就迅速传开了。哎呀呀,校草有女朋友了,高一三班的宋木雪啊,长得挺可爱的,虽然没有她好朋友罗兰美貌霸气…啊话题偏了,听说人家都是见了家长的,宋木雪以前姓木,是改了姓的哦!哎呀呀好甜蜜好幸福好羡慕噢 连老师们都有所耳闻,不由得感叹宋大会长眼光长远,还没有进大学,就提前把老婆都预定了,还改姓,什么年代了啊,不过也真是能耐啊。 学习体育生活各方面优秀的宋言穆,从来不是老师苛责的对象,加上他叔叔的背景,只要宋言穆的决定,那一定是英明的决定。 所以开学的第一个星期,木雪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被围观的对象,女生们有眼红嫉妒的,有羡慕伤心的,还有果断跑来表示要做朋友求她带宋言穆给点签名的,形形□应有尽有。 宋言穆可不管这些,每天早上让邱哥开车带着他去接木雪上学,中午下午准时道木雪教室外带她去吃饭(罗兰紫和刘爽蹭饭),唯独晚自习下课没有在一起,因为宋言穆高三了要上到十点半,木雪高一只上道九点半。 这让木雪瞬间成为了浩宇高中八卦话题第一位。 可以定期从吴瑜遐哪里得到木雪消息的林予菲冷笑着烧了报告。 “木蓉刚刚整容,等完全恢复估计要一学期左右,我们暂时不考虑她的作用。”吴瑜遐涂着亮橙色指甲油的手指敲着玻璃桌面,“予菲,介意我用你制造点话题吗?” 林予菲不置可否,“我什么都不知道,不是么?” 于是流言渐渐诡异起来。 最开始,浩宇高中里有传言说木雪最喜欢抢好朋友的男朋友,后来慢慢就详细起来,说她一开始抢了好朋友的追求者吴森若,然后又跟好朋友争夺宋言穆。在罗兰紫带着人欺负了那个女孩子整整一年后,才把宋言穆真正意义地抢到手。然后木雪就恬不知耻非要改姓,还跟自家断绝了父子关系,从此搬到宋家去当童养媳。总而言之人家宋家根本就看不上她,是她自己趋炎附势自作多情而已! 尽管罗兰紫和刘爽觉得这样无聊的造谣很没有意义,但是嫉妒木雪的人多了去了,慢慢的有人开始在背后说闲话,然后发展成只要木雪没有跟宋言穆在一起,就有人故意拿话刺木雪。 比如现在。 “倒贴上去的女孩子都不可能被珍惜的啦,有头有脸的家族,谁会要一个如此不检点的女人呢?是吧阿语?”短发女孩拿着瓶可乐,站在木雪旁边,对身后的女孩子说话。 “那当然啦,阿沁,听说汉武帝金屋藏娇的时候,对陈阿娇可宠爱啦,不过后来嘛…” 罗兰紫瞥了那两个相貌一般却打扮的红红绿绿的女孩子一眼,“小雪,刚刚那两只夜猫叫的好难听。” “喂你说谁呢!”叫阿沁的短发女孩反口就问,似乎等好了她们回嘴,“罗兰紫,你个高一的新生,放清楚点身份,你以为这里是海塘高中吗?这里没有哪个人是可以随便被你欺负,你小心别被欺负就行了!” 罗兰紫冷笑着要回嘴,木雪拉了拉兰紫的手摇头。 “阿沁,阿语,对吧?”木雪缓慢眨眼,微笑着宛如一朵开放的黑莲花,看似娇弱,却有着浓烈的黑暗气息,“喜欢言穆哥?喜欢就去追啊。无论我用的什么手段,有什么样的本事,宋言穆现在都是我的男朋友,会对我好。你们呢,羡慕嫉妒恨是不起用的,追不到手,就得服服帖帖地认输。否则你们就只能是仰望天鹅的癞蛤蟆,天鹅喜欢谁,你们管不着。” 笑嘻嘻地说完,想了想,木雪又补充道,“我会跟言穆哥告状的,放心好了,他一定会深刻地记着你们有多没涵养,学姐们。” 阿沁和阿语互视一眼,脸色都十分不好看,想收拾木雪却又估计宋言穆,最终齐齐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木雪目视她们两个远去的身影,眯起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上辈子坏透顶了的吴瑜遐和林予菲,这辈子提前见面了。 不过,这辈子……她们别想再那么如鱼得水的蹦跶! =w=今天一口气多发几张唷

上一篇   36离婚

下一篇   38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