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绑架

宋言穆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早就开始盘查了,何厉枫不是废材,只花了几天就把目标锁定在了刚刚回海塘市的吴瑜遐身上。 “言穆,吴瑜遐最近跟林予菲还有木蓉都走的比较近,并且,她跟本地一些小混混组成的帮派也有了联络。”何厉枫把信息整理得清清楚楚放在宋言穆面前。 无论是怎样的天才,面对高考的时候也会生出力不从心之感,何况宋言穆还要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他果断觉得自己还是有些透支了。 “小雪那里我并不是特别担心。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找两个人暗地里跟着小雪,对了,何阿姨那边也跟两个吧。”宋言穆思考着,“何哥,吴瑜遐这种人留着始终是祸患,你想想办法。” 被老和尚指导过,若是今生想要颠覆命盘,必须做到不杀生。所以宋言穆岁让人年纪渐长,却从未突破自己划的底线,否则他真想让吴瑜遐在去见小混混的途中不小心出个意外车祸什么的,事故意外致死,赔偿够了不一定判刑。 何厉枫应了下来。 不过就在当晚,木雪和罗兰紫就已经遇到袭击。 说来也巧,刘爽那天晚上没有上晚自习,据说是家里堂哥病了需要照顾。宋言穆也没有上晚自习,因为他提前回去处理公司事物外加吴瑜遐这事儿。 对方有备而来,在街口红绿灯的地方,突然一两面包车冲过来,拖过木雪和罗兰紫迅速开车逃窜,花豹被迎头喷了麻醉剂,只来得及拉住木雪的书包,结果被拖着在街上跑了一百多米才被踹开。 得到消息的宋言穆脸瞬间黑了,刚刚回家就听到这消息的宋义德更是火冒三丈,一通电话下去,警察局刑侦大队的人集体出动,劫匪逃窜的方向各个路段都布置上了障碍,监控录像也迅速被调了出来。 知道这事情的主使不离十的就是吴瑜遐,宋言穆二话没说,直接让何厉枫带人去把她先抓了再说。 结果,吴瑜遐住宿的酒店里没有人,说二十分钟前刚刚离开。 确定被喷了镇定剂的木雪和罗兰紫已经沉沉睡去,几名劫匪迅速在一个隐蔽的小巷子换了车,一遛烟地拐出城区,在城边的一家废弃缫丝厂停下来,把两个少女抬了进去。 木雪在被喷镇定剂的瞬间强制自己进了空间,然后扑进湖水里使劲喝湖水,希望快速地清除出体内的镇定药剂。在出了湖泊之后,她一口气吃了几十片蓝色树叶,外加摘下仅剩的四朵银色忍冬花捏在手心里。 之后她就一直装作昏迷,悄悄地打量情况。 从劫持到转移至这里,总共用时不超过15分钟,木雪心想这群人业务还挺熟练,看来要么是惯犯要么有人策划已久。到底是招谁惦记呢?木雪想来想去,脑袋里只有一个林予菲。 可是现在林予菲应该不至于有这么大能量啊。 为了见到主谋,木雪静观其变。 但是,劫匪们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她装不下去了。 几个劫匪拉开裤链揉搓起□,一副马上提刀就干的样子,其中一个还催促,“听说警察都设路障了,兄弟们咱们赶紧完事拍照走人,别惹祸上身啊。” “先上哪个?” “高个儿的这个漂亮啊!先上她吧,哎哟我都忍不住了这皮肤细的。” “瘦点的这个才是我们的目标,你手里那个是顺便的!” 趁着劫匪们说话□的间隙,木雪狠狠一踹,平躺着的她飞了一断子绝孙脚到正对面的劫匪□,坐起身手里一把毒刺就扔了出去。因为现在准头不行,木雪只能一次性地把大部分毒刺就用了出来。 结果木雪前面的劫匪们放倒了三个,可罗兰紫身边的两个劫匪却反映过来,一个人抽刀勒住罗兰紫脖子,另一个人伸手就向木雪抓来。 敏锐地躲过劫匪的手,可回击却起不了太大作用。上次能那么直接地揍到李大鹏,是因为李大鹏没有防备心。真正对上戒备的成年男子,现阶段木雪并不能给对方造成太大伤害,何况对方手里还有罗兰紫。 自己跑路?以她的躲闪能力,想要自己一个人溜掉是比较容易的,可是就这么把罗兰紫扔这里? 绝对不可能! 木雪一咬牙,退后两步举起手,大声说道,“两位大哥,我付双倍的钱,你们放过我们。反正你们带了面罩,我们也认不出来。但是如果咱们在这里继续耗下去,要不了多久警察就会来的。”相信花豹会第一时间把消息传给宋言穆,木雪对他们搜救自己的能力没有丝毫怀疑。 “你们既然能绑我们,肯定也知道我们是谁。我男朋友是市长的侄儿,你们手里的那个家里是做传媒的。我们平时也没有得罪什么人,顶多就是嫉妒我,想用阴招羞辱我而已。如果你们真的做了,致使你们的人不一定会露面,但你们就平白无故地惹了大麻烦,没必要对不对?” 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木雪努力做出楚楚可怜,我没有危害性的模样,同时凝聚起精神,传达松懈和信任的情绪。 两个劫匪互视一眼,要么现在就收手赶紧滚蛋,要么绝对会惹上不死不休的大麻烦。混蛋,那个贱女人根本就没说过这两个女孩子是什么背景,他们还真以为木雪是出生农村家庭攀上富二代的草根女,妈的! 一旦犹豫的情绪生长起来,就无法阻止人类本性里的趋吉避凶。两个劫匪再次对视一眼,其中用刀背勒着罗兰紫脖子的人开口,“你身上有什么武器,全部扔了,否则我只能先带走这个小姑娘。” 看来是刚刚自己扔出去的毒刺让他们心生警惕,木雪一咬牙,努力加大情绪渲染的力度,“我身上没东西了。建议你们还是赶紧带着地上的几位走人,否则真的来不及了。” 隐约的警报声传来,劫匪二人觉得自己的情绪极度紧绷,如果不赶紧逃就会被击毙一般的预感愈来愈强烈,他们指挥者木雪站的很远,背对着他们,然后才扔开仍旧是昏迷不醒的罗兰紫,拖起地上死猪一般的三个人就近拉到了车上,才迅速地离开。 本意是想让他们两个自相残杀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此刻木雪也太紧张的缘故,所以没有做好。木雪怄的狠狠捶了自己一拳,训练了那么久,关键时刻掉链子! 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木雪把罗兰紫抱在怀里。两人的手机是装在书包里的,木雪的书包被花豹扯掉了,罗兰紫的书包落在了劫匪的车里。两人现在还真没办法联系外界。 不敢把罗兰紫单独放在这里,木雪还是咬着牙把罗兰紫背起来。可是罗兰紫比木雪高了十二公分啊,两条腿都拖到了地上。木雪与其说是背,不如说是驮。 缫丝厂出去要走好长一截坑坑洼洼的阴森巷子才能到外面的公路。 木雪觉得脊背有些发毛,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盯着她。正当她四处环顾的时候,一道黑影站在了她身后。 桌上的白菜汤里飘着零星的油珠,难得一见的卤肉带着诱人的香气。林爸爸手腕翻飞,一口气夹了好几口卤肉到碗里放着。 张草敲了敲林爸爸的碗,“抢什么抢,这是给我女儿买的!” 林爸爸恼怒地往嘴里塞,“她中午在学校的伙食那么好,还怕少吃几块肉吗?” “我卖一天的菜才能赚几十块钱啊,你个光吃不赚的有什么脸皮跟女儿抢肉!”张草气得直接把肉盘子端起来,呼啦啦把那些半肥半瘦的肉都拨进了林予菲碗里。 端着饭碗细嚼慢咽的林予菲嘴角抽搐了下,她真是无法忍受这个家了。狭窄,逼仄,粗鲁低俗的父亲,市侩鸡毛的母亲,这里简直就是地狱。 她要的生活,应该是跟吴瑜遐一样,有着精致的妆容,开着豪华的跑车,随时随地摸出来的钱包都是鼓鼓的,塞满了各式各样的会员卡。她应该是公主,有一个英俊高贵的王子时时刻刻深情地守护她。 而不是现在,连块卤肉都要被父亲争抢! 林予菲在学校里极力隐瞒自己父母是干什么的,从来不提及自己的家庭。木雪跟她关系不好之后,她过了好长一段节俭的日子,幸亏有诸多男生们送她礼物,给她帮助,才让她熬过了初三。 现在好了,吴瑜遐给她的卡上有六千块钱,木蓉是个大手大脚喜欢帮别人结账的人,林予菲总算又过回了以前的日子。 一来一往,一反一复,她就彻底不再想过贫穷日子了。 “妈妈,我想住校。”林予菲放下饭碗,坚定地开口。 张妈妈啊了一声,又啊了一声,脸红起来,“妈妈……住校费……” “住校费我自己交,学校里有助学金,老师说可以让我提前申请。”林予菲心里盘算着,一年一千五的住校费,自己可以从卡里先拿了,今年期末考试再努力去拿奖学金。 一直觉得女儿漂亮又能干的张妈妈很欣慰,“行行,你就好好在学校里学习,争取以后考个重点大学啊,妈砸锅卖铁都会供你的!” 正说到这里,一阵警笛声呼啸而去。被家人忽视的林爸爸自顾自地说到,“好久没听到这么急的警笛了,嘿嘿,难道是杀人犯越狱了?不对,市区里没有看守所啊。” 同时,林予菲的手机滴滴滴地响起短信提示。这个手机还是吴瑜遐送的,说有好消息或者紧急情况的时候才联络。 打开手机,林予菲看到吴瑜遐发的短信。 【顺便替你收拾罗兰紫,开心吗?】 直接把上了消音器的枪别在了身上,何厉枫开着车往心中直觉会有问题的地点奔去。刚刚他分析了下地图,城东那边有好些废弃的工厂,只有那里是最适合临时藏人的。 不过如果是在那里,那么木雪和罗兰紫会有致命危险。对方到底想干嘛?勒索赎金?还是纯粹只是想杀人? 邱哥坚决不允许宋言穆出去,谁知道这次的绑架到底是针对谁,如果仅仅是为了引出宋言穆怎么办?宋家远在b市,短时间里派不出多少精锐来。现在他最首要的任务是确保宋言穆的安全。 几乎要把沙发抓出洞来,宋言穆按捺不住内心的暴躁和担忧,可是他说服不了邱凡。 “五叔,小雪不能出事,她是我未来的希望,我……” 宋义德摇头,打断宋言穆的话,“言穆,你并没有多爱她。” 不知道该怎么跟宋义德解释,宋言穆暂时还不想暴露木雪的异能,听宋义德否认他的感情,他急切地反驳,“一定要是爱吗?哪怕我不爱她,她对我也很重要,我说了,她是我未来的希望,是我的一切!” “这是我第一次看你急红眼。”宋义德沉稳地点燃一支烟,“言穆,五叔一直想提醒你,现在是时候了。你还小,还不懂爱情的珍贵和恐怖。如果你仅仅是欣赏木雪这个人,那么最好不要用恋爱或者是家庭来束缚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许木雪有什么地方是你可以利用的,非她不可的那种利用方式。但是,似是而非的爱,只会带来伤害。” 被戳穿了内心某个薄弱的点,宋言穆冷静下来,他脑海里一幕幕浮现出和木雪相处的场景。初见时那个瘦弱迷茫的小女孩,站在斗殴的人群中,仿佛散发着黑暗的气息;平时里有些小懵懂,偶尔冒着些傻气,有着一群心思丑恶的亲人,却依然对吴森若、刘爽、罗兰紫这些朋友真诚相待,全身心付出;越来越漂亮的木雪,带着与生俱来的冲动和莽撞,又一点一滴地学习着城府…… 喜欢吗? 当然喜欢,不然怎么会花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陪伴。 多喜欢呢? 现在明知道她有可能会遭遇生命危险,自己却依然坐在这里,并没有失去狼冲出去找人。 宋言穆扶着额头苦笑起来,“五叔,你说的对,我更多的是想利用她,绑紧她,让她一辈子都为我所用,所以才选择了恋情这个一对一的方式。” “但是,在我有限的十八年生命里,她是我最爱的女孩。” “我不知道以后会如何,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爱才是真爱。” “唯独有一点我可以明确,那就是,我是真心的喜欢她。” 宋义德沉默地把烟头掐灭,“既然她是你的未来,是你的一切,你确定你喜欢她,那你还在这里坐着干嘛?” 在那个漆黑深沉的夜里,自己为了家族和前途而犹豫,让爱人绝望地等待,最终耗尽了所有的爱情。那个时候,他以为,错过了这一个,还会有下一个让他爱上的人出现。未来永远变化不定,在两难的选择里,他选择了让对方付出和等待。 可是到现在他才明白,有的人,也许相处的时候你并不觉得他有多重要。失去之后,你才发现,原来你的生命已经被挖空。 邱凡还想反对,宋义德制止了他。 “让我的人跟着一起去,小心点,公安局那边的人已经先去了,不会出大问题的。” 宋言穆得到了五叔的肯定,顿时醍醐灌顶,随身也带上武器,快步冲了出去。

上一篇   37高中

下一篇   39异能暴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