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异能暴动

绑匪们开车到废弃缫丝厂的时候,吴瑜遐已经等在那里了。她躲避在二楼里,拿着dv拍着下面的一切。 可是,那群谨慎的劫匪们,却因为听说警察出动的消息,就慌乱起来。原本叮嘱他们的,让他们给木雪注射一管准备好的血液,他们似乎完全忘记这回事儿,直接进入□步骤。 可是□还没有开始,木雪就醒了过来,不知道是仍出什么玩意儿,直接放倒了三个大男人,最后还巧舌如簧地把剩下两个绑匪给劝走了。 吴瑜遐捏紧手提包,那里面,还有两管装在注射筒的血液,是她精心准备的,艾滋病人的血液。 如果木雪得了艾滋,一定可以传染宋言穆!宋义德,我要让你哭都不知道该怎么哭! 感觉有人站在自己背后,木雪惊得把背上的罗兰紫一扔,就地打了一个滚,浑身被石头煤渣膈得好痛。 背后的人又扑了上来,木雪只得伸脚去踹,哪知道对方被踹到了都不避开,反而抱住她的脚,紧接着一针就扎了下来,还有什么液体被强行注射。 大惊失色,木雪就这脚被抓住的姿势,往对方的脸上戳去,一根手指头狠狠插进了对方的眼眶。 指尖传来极大的阻力,还有滑腻粘稠的感觉,伴随着女人凄厉高亢的尖叫,几乎可以划破长空。 木雪终于踹开了女人,抽下还扎在脚上的针筒,瞄了一眼,顿时心肝拔凉。纵然天色暗黑只能接着月光勉强看清楚,但是那是血,还有半针筒的血。 再看摔在罗兰紫旁边的女人,这人是吴瑜遐啊! 回想起当初吴瑜遐对吴森若做的事情,木雪第一反应就是,这血肯定有什么脏病! 倒地的吴瑜遐眼睛被戳瞎了一只,剧痛之下她反而冷静起来,摸到旁边还有一个温暖的躯体,吴瑜遐知道那是罗兰紫。她嘴里发出赫赫的不成调的诡异笑声,摸出另外一只针筒就要往罗兰紫身上扎去。 自己有泉水可以排斥身上的一切病毒,罗兰紫可没有啊! 从骨髓内部升起的恐惧让木雪凄厉尖叫出声,疯狂爆发的情绪仿若龙卷风一般平地而起席卷而来。 里废弃的场地还有八百米左右,何厉枫突然听到远处依稀灯火出隐隐有叫喊声,仿佛有传染力一般,或者是波浪式的推进,他越往前开就听到越清晰的尖叫声,甚至连周围的住户都开始尖叫。 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恐惧。 “啊啊啊啊啊!!!!!!!” 路边上一个乞丐突然抱着头大叫起来,撕心裂肺。 克制住自己也想大喊大叫的情绪,何厉枫知道,肯定是木雪失控了,他太清楚这种感觉了。必须马上让木雪停下来,这样的诡异事件一旦曝光,想要瞒住就不太可能了。 踩了油门,迅速往尖叫声传来的地方开去。 疯女人,既然你那么想发疯,就去疯人院待着吧! 木雪心中有着强烈的恨意,吴森若是从她醒来就一直陪伴这她的友人;罗兰紫是帮她挑衣服陪她买化妆品,一心一意让她越来越漂亮和自信的闺蜜。而吴瑜遐,不仅害了吴森若,现在还想要毁掉罗兰紫。 像你这样的贱人,就应该一辈子活在疯狂的情绪中,永远不要想再能感受到幸福和快乐! 木雪空间里的莲花,颤巍巍地长出一个花骨朵。 精神力顿时放大了十倍,木雪张开双手,血红的眼睛盯在吴瑜遐身上,所有疯狂的恐惧和愤怒都往她身上源源不绝地传递,那些她所有感受过的绝望和晦暗,她梦境中无法脱身的被分割成块的痛苦,都加大十倍地传递过去。 吴瑜遐疯狂地扯着自己的头发,在地上打着滚,甚至把泥土都塞到嘴里。她觉得自己的要疯了,浑身的每一根神经都承受着巨大的恐惧,她不停歇地尖叫着,闭合不上的嘴角被自己的给撕裂了。 迷蒙中,有一双坚定的手把自己拉起来,然后扛到了一个坚硬宽阔的肩膀上,吴瑜遐终于晕了过去。 透支了精神力的木雪跪倒在地,她看到了一个男人冲了上来,虽然也被自己的情绪影响到,然后却失踪维持了一线清明,他扛起吴瑜遐,迅速消失在了黑暗中。不一会儿,远处响起了引擎声,看来吴瑜遐是救走了。 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木雪有些绝望地回头。 何厉枫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已经离源源不绝的尖叫声越来越近了,那声音却戛然而止。 小雪,坚持住!何厉枫加快了速度,几乎是飞一般,下一个拐角,他看到木雪跪倒在地,一个绝望的回眸盯在他身上。 然后木雪软到在地。 手中的夜间照明器将周围照亮,仔细地检查木雪和罗兰紫,然后把地上的针管收起来。何厉枫一边扛一个,扛起两个女孩子出了破败的巷子,放回了车上。本来想立即开车走人的,却想起来刚刚周围住户的失控,心里不放心,他开车先往回走一点,然后独自下车敲开一户临街的门。 户主搓着眼睛打折呵欠开门,“谁啊,找谁?” 何厉枫严肃认真地问,“刚刚我开车过来,听到你们这一片都在尖叫,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 户主有些迷茫,往屋里看了看老婆孩子,“是吗?似乎好像刚刚是大家都喊过,我也不太清楚,估计是哪家开了音响看鬼片吧,嗯。” 看来大家并没有太多被影响到的记忆? 何厉枫放心地回到车上,拨出宋言穆的电话。 还没有追的上何厉枫的车,宋言穆就接到了电话。 “小雪刚刚能力失控,对周围造成了一定影响,不过没有泄露的危险。初步检查,她力竭昏迷,无大碍,腿上有被注射不知名血液;罗兰紫安全,药物迷晕,尚未苏醒。” “马上带他们市医院,我去医院等你们。”宋言穆示意司机迅速转向。 结果宋言穆和何厉枫是同时到的医院,被找到的针剂迅速送往化验室,木雪和罗兰紫被送去做全身检查。 确认罗兰紫只是被药物迷晕外加受了些磕磕绊绊,医生们给她挂上点滴送入病房。木雪那里先是得到和罗兰紫一样的处理,但是等一个多小时的样子,医生们给出来的针筒化验结果,让宋言穆瞬间白了脸。 “针筒血液里发现hiv病毒。” 感觉身体里面什么东西被抽走了,宋言穆苍白着脸,抓住医生的手,“感染几率多大?” 医生说了实话,血液注射基本上是百分之百。 担心宋言穆会失控,何厉枫赶紧上前掰开了他的手,请医生先离开。宋言穆摆摆手,示意自己扛得住,他在病房外的凳子上坐下,头垂了下去。 不知道该说什么,何厉枫摇了摇头,倒是邱凡突然语出惊人。 “言穆,小雪不是普通人,说不定,身体也有变异?” 极度不靠谱的话,却成为了宋言穆的一根救命稻草,他猛然抬起来,眼睛里恢复了神彩。 “对,要检查小雪才能知道最后结果!” 要确认是否感染艾滋病,需要等7到14天之后,宋言穆捏紧了拳头。 病房里,木雪和罗兰紫一左一右昏睡着,安然的脸庞丝毫看不出刚刚经历了一场噩梦。 木雪的意识已经沉入了空间里,她躺在湖泊中,眼神有些空茫。 【小雪?】 木霜飘在她正对面,满脸忧色。 “我似乎,把吴瑜遐逼疯了。” 木霜点头。 “我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 木雪不解,随即笑了笑,“为什么呢?” 【你看,你的莲花,有花苞了。】 木雪站起来,走到已经长出好几片叶子,显得生机勃勃的墨莲叶旁,果真看到一个小小的黑色花苞,羞涩地闪耀着莹润的光芒。 像是意识到什么,木雪吻了吻花苞,这是不是意味着,这才是她正确的复仇之路? 放任一个吴瑜遐,结果差点害了自己和罗兰紫。 那么林予菲呢?还要放任吗? 木雪眼中略过冷冽的光芒,不能了。一直以来她处于接招的位置,接下来,她需要主动出招了不是吗? 水波荡漾中,莲花苞轻轻地晃动。 一辆越野急速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吴天赐开着车,后座是他昏迷不醒瞎了一只眼的女儿。 他知道,自己必须当夜把女儿带走,否则绝对保不住她。 怎么就这么傻呢?为什么又不跟他商量,就自己去干了这些事儿呢? 吴瑜遐和林予菲还有木蓉的接触,他是知道的。女儿心里有气发不出来,必须找点事情来泻火,他也是知道的。 可是没有想到,这才多久,女儿就真资格的行动了,还以身犯险,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手抓紧了方向盘,说不出到底是该愤怒还是该失落,吴天赐心里乱成一团。 “赫赫……你们都去死……赫赫赫赫……” 吴瑜遐醒了过来,她脸上是凝固的血,还剩一只的眼睛里闪着诡异的癫狂,突然从背后掐住了吴天赐的脖子。 “啊啊!!!!!去死,都去死啊!!!!” 毫无狼的疯狂占据了吴瑜遐的大脑,她尖细的手指掐入了吴天赐的脖子,血液迅速染红了衣领。 不知道女儿发了什么疯,生命受到威胁的吴天赐挣扎起来,结果手上一个甩盘,越野车轰地一声撞到了路边防护栏上,颤抖了下,整个车头都撞凹陷进去。 已经远离市区,半夜三更,在杳无人烟的地段出事,恰好又遇到这个时间段路上没有车。 于是良久之后,吴天赐从气囊袋上转醒,打开车门,坐在路边上抽了一支烟。 短短几分钟,却像是一辈子那么长。刚刚短暂的昏迷里,他又看到了珞瑜,珞瑜牵着吴瑜遐在田野里奔跑,他怎么追,都追不上。 年华如流水般逝去,所有的繁华喜悦,痛苦纠缠,都像是一场梦,而他永远留不住自己想要的东西。 吴天赐突然抱头大哭起来。也许吴瑜遐只是被刺激了,并不是真的疯了。他一定可以把这些事儿完美无缺地处理好的,他一定可以。他起码还可以留住吴瑜遐,起码还可以留住一个念想。 摸出手机给忠心下属打了电话,等人来开车来替他把吴瑜遐带走之后。他才拨打了事故电话,请交警来处理。 作者有话要说:吴家的报应才开头呢=w=

上一篇   38绑架

下一篇   40勾结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