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空间

范建春收了木前程一堆礼物,原本有的一点点心虚顿时烟消云散,顿时觉得自己是个受了学生侮辱的可怜老师,于是拿起架势好好地训了木前程和何晓丽一顿。 “你们看起来也是人上人了,怎么生出个这么没有教养的女孩子。我看她根本就不适合在县城里面上初中,而是应该放到乡下去好好锻炼。” 范建春没好气地吃着水果,数落不停。 “老师您多教导就是了,雪雪还是挺听话的。”何晓丽赶紧赔笑,虽然她也觉得女儿太内向太普通,完全没有木蓉那么优秀漂亮聪明,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啊。 “我觉得老师这建议不错,乡下学校学费便宜,教育得也更严格。我就是乡下锻炼出来的,你看我就出人头地,哪像木雪,简直就是只上不了台面的耗子。”木前程倒是觉得这个建议很好,太符合他的心意了,家里的老人正好没有人照顾。 何晓丽有些吃惊,她一下就知道木前程的心思是什么。家里的公公婆婆都不是善茬,一直以来都无比嫌弃木雪是个女孩,小时候就拿气给她们母女受。木前程要是把孩子放回去,那还不知道被折腾成什么样。 但是何晓丽不好意思在外人面前反对自己的丈夫,于是她没说话,心里想着回去还是要劝劝木前程。 等到了中午,刘爽和吴森若又给木雪送盒饭来了。木雪想要把钱给刘爽,刘爽死活都不肯要。 “小雪啊,别看不起哥啊,哥有这个钱才去付的,付了就不会要你的。”刘爽认真地说,“这点钱就你留着吧,等出院了请我们去歌城high一晚就成,给钱多生分啊。” 没有想到刘爽年龄虽然小,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木雪思考了下,坦荡地收回钱。这份情她记下了,日后用情谊还回去就是,何必非要用钱来衡量。 “我们昨天回去都打听了你的一些情况,对你家里也有些了解。刚刚来的时候,护士姐姐们还给我们讲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你那爹简直就是个神经病。”刘爽继续说道,“话说你父母还去给范贱人道歉呢。你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木雪阴森一笑,“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吴森若坐在一旁的桌子上,手里扔着一个苹果玩。闻言,他勾唇一笑,“刘爽的手机不仅可以拍照,还可以录像。虽然像素不是特别高,但是看得清怎么回事了。咱们是捅给报社呢,还是发给电视台呢?” 木雪思考了下,“有熟人吗?不然给过去也可能石沉大海。“ “有啊,咱们班大部分都是艺术生。学艺术的,家里一般都有人从事相关行业。罗兰紫的姑姑在报社,李湘华的小叔在电视台。”吴森若眼里精光四射,“我好想看看范贱人会怎么应对。” 木雪嘻嘻一笑,“那就拜托森若了。” 他们两个,还真算是沆瀣一气臭味相投。 这一天,林予菲都没有来过。 木雪知道这是林予菲的惯用伎俩,如果自己什么地方让她不开心了,她从来都不说,然后就会冷处理自己。 晚上,在被窝里面翻滚了几圈,正准备睡觉的木雪,被什么东西个咯住了。她伸手进被窝里摸出两片叶子,一片黄金叶子,一片蓝树叶。 这是什么玩意儿? 木雪狐疑地把叶子弯来挼去,突然脑袋灵光一现。 昨晚的梦! 梦里的东西可以带出来?竟然可以带出来? 太不可置信了!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死了都能重生,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会发生的呢。 木雪下意识地伸手摸胸口的绿珠,发现绿珠已经更加嵌入肉里。之前差不多是嵌入三分之一,现在是一半。 上辈子宅在家里当悲惨家庭主妇的时候,木雪有看过一些小说,其中有一部分末世文,主角机缘巧合会得到一些玉石珠宝,然后附带随身空间之类的。这样一想,木雪倒是有茅塞顿开的感觉。 这颗珠子,说不定就是这一类事物。 木雪又哭又笑,命运上辈子待她如此悲惨,这辈子,却似乎是在补偿,什么好东西都往她手里送。悲愤不甘的心情混合着喜悦,让木雪脸上的表情乱作一团,好半天才冷静下来。 如果可以带出来的话,那么外面的东西可以带进去吗?这样一想,木雪立即放下手里的叶子,抓住枕头,努力想象自己回到梦境里。 然后,她没有成功。 皱眉思考下,木雪拿着树叶,再冥想。 睁开眼,果然看到自己在梦境里。 木雪闭上眼,想象着退出,再睁开眼,自己果然趟到病床上。 看来进入退出很方便。就是不知道自己是身体进入还是灵魂进入。 木雪思考了下,她拿过桌边的一本小本子,倚在自己身上。如果自己是身体进入空间的话,那么等她再出来,本子就会倒下去。 再次进出一遍,木雪看本子完好地倚在身上,确定自己是灵魂进入。 空间里的东西可以带进去……那如果带着东西跟树叶一起呢? 木雪拿着叶子,抱着枕头,闭眼。 然后,还是没有成功。 看来这个空间需要仔细研究啊,木雪撇嘴扔开枕头。如果是身体进入,她倒是有了个藏身的好地方,可惜了。 木雪再次进入了空间。她先是环顾四周,依旧是黑沉沉的天,黑漆漆的地。淤泥的范围似乎扩大了很多,但是莲花叶子并没有真么长,依旧是昨天的模样,微微蜷缩的嫩叶子看上去很柔弱。木雪围着树转了两圈,惊奇地发现,金树和蓝树都多长了一片叶子。 “空间,我能跟你谈话吗?”木雪想到昨天其实空间有告诉她很多东西的,但是昨晚她没有反应过来她和空间可以交流。 【可以。】 “空间,你有名字吗?” 【没有。你称呼我空间即可。】 “好的,你可以叫我小雪或者雪雪。” 【雪雪。】 “空间,可以告诉我这里的规则吗?” 【现在可以告诉你的规则只有三点。第一,空间里的事物,是你现世中得到的各种感情的物体化,你得到的感情越多,空间里面的东西就越丰富。第二,空间的东西可以带出去。第三,我可以提醒你已有事物的用途。】 “还有其他规则?” 【有。等你空间里的事物达到20样后,我才能继续告知你。】 木雪点头,“现在空间里的东西的用途是什么?” 【金叶子摘下之后会变成纯金;蓝叶子吃下可以拥有一种异能,吃一片拥有一次;莲花是你的精神力,如果开花,则表示你已经足够强大,结出莲子吃下去可以瞬间提高一倍的精神力。】 蓝叶子吃下有异能??? 木雪震惊得无以复加,“蓝叶子可以给任何人吃吗?” 【不行,只能是你自己。】 木雪咬了药嘴唇,“会有副作用吗?” 【如果蓝树消失,异能就会消失。】 蓝树消失,是不是指吴森若死亡,或者他对自己的友谊不在? 【对的。】 会有什么异能? 【因人而异。】 木雪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蓝叶子,一咬牙,吃了下去。 蓝叶子的味道十分苦涩,吃完之后,木雪忍住想吐的冲动,继续问空间,“我怎么使用自己的异能呢?】 空间沉默了下,【无法回答。等你被外在条件刺激,自动使用异能的时候,就会明白使用规则。】 木雪无奈了,退出了空间。 有空间,有金叶子,金叶树还会生长,于是只要自己跟刘爽一直有很深的友谊,这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刚刚空间还说过,自己得到的是真诚的友人。 友谊都是相互的,真诚也得是相互的。自己以前对林予菲,对那个男人,对家里的亲戚们,都是无比真诚的……结果呢?别人对自己可是一点都不真诚,还无比虚伪恶毒。 看来空间还有辨别真心假意的功能,木雪心里更踏实了。她是典型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人,哪怕上辈子吃了那么多的亏,这辈子有那么多的恨,但是并没有伤到她内心的根本。她只是不敢相信别人,但是一旦信任了,仍然是全心全意去对待和回报的。 于是,木雪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对待刘爽和吴森若。 第二天,海塘县的报纸一出,顿时引发轩然大波。 【残忍老师课堂伤人,花季少女血溅教室】,一个惊悚的标题搭配上报纸头条彩页上木雪满脸是血的照片,要噱头有噱头,要惊悚有惊悚,顿时畅销一空。 “作为教育工作者,祖国的园丁,却干出这般辣手摧花的残忍举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读了要笑死了,这记者的文笔感觉好奇怪啊!”刘爽笑的只差没在地上打滚。 木雪干巴巴地放下报纸,“我也觉得很奇怪……” 吴森若有些不自在地咳嗽了下,白皙的脸庞飞起可疑的红晕。他转移话题,“今天早上校长把范贱人叫到办公室去骂了,估计等会儿骂完就一起来找你。小雪你知道该怎么办吗?” “我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木雪眼睛里面精光闪过。 “好。刘爽,跟我来藏好,我把家里的录像机带出来了,咱们一起来录一场好戏吧。” 刘爽赶紧跟着吴森若躲到厕所里藏好。 果不其然,十分钟不到,校长就领着范建春一起来到了病房。 范建春眼快伤口地给校长拖了凳子过来,然后站到校长身后。他面对校长时候是客气的,但是看向木雪的时候却是恶狠狠的。 扫把星,竟然给他下这样的难堪!等这件事情平复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木雪可怜巴巴地看向校长,小声道,“校长好。”然后木雪抬头看向范建春,神色一下子就恐慌起来,她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往后缩去。 校长条件反射一扭头,就看到范建春要吃人一样的眼神。 “滚出去!”校长火了,床上那小姑娘又黑又瘦,一看就可怜的不得了,范建春竟然还摆出这样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敢情他还觉得是小姑娘的错啊。 “木雪乖,老师是来跟你道歉的。我让他先出去,我们单独聊聊。”校长和蔼地安抚木雪。 木雪摇头,“没,没关系。是我不好,看到范老师就害怕。” 范建春也不愿意出去,谁知道木雪会不会告他什么黑状啊。 作者有话要说:打滚儿求包养

上一篇   4有我在,你放心2

下一篇   6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