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今天是木雪出检测报告的日子,宋言穆请假没去上课,一直守在医院里。罗兰紫到今天才知道木雪被扎的针里有艾滋病病毒,这两天因为吴森若回来却没有叫醒她的事情,她默默地生者闷气,结果知道这事情之后,什么闷气都烟消云散了。 虽然她喜欢森若,但是森若那个混蛋根本就没把她放心里。还不如木雪呢,人家起码在危机关头是紧紧护着自己的,那晚也有劝森若来见他。 森若和木雪的关系,她和木雪的关系,这明明是两回事儿啊。 思路简洁清晰,罗兰紫认为,比起森若来,木雪对她更好。一个得不到的恋人和一个死心塌地的友人,所以骄傲如她,干嘛还要在乎吴森若那只王八羔子,哼! 一群人紧张兮兮地等着医生拿报告来,好长时间没有表现机会的刘爽急得抓耳捞腮,于是挨了罗兰紫无数个暴栗,敲得他满头包。 最终,木雪果然没有感染。 刘爽欢呼起来,抱起木雪抡了十几圈,木雪差点没有吐出来。宋言穆扶着额头欣慰地笑着,何厉枫和花豹两人也面露喜色。罗兰紫更夸张,对着木雪的嘴巴吧唧一口就亲了过去。 场面瞬间安静,那个吧唧的声音似乎还在空气中回响。 宋言穆接过被抡的晕晕乎乎的木雪,警告地看了罗兰紫一眼,也在木雪的嘴上亲了一口。 结果木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言穆哥,你和兰紫间接接吻了!” 回到学校的木雪和罗兰紫发现,校内的流言已经到了不堪入目的程度。之前刘爽和宋言穆都一心一意关注木雪,反而疏忽了校内。 幸亏宋言穆在学校里是风云人物,深受老师关照,同时收了各色小弟若干,才在宋言穆他们回校之前把留言都压制在了私底下。 当然,木雪虽然不知道,也能猜到,压制在私底下是什么意思,无非是查到散布留言的人就拖出去一通狂殴,再逼问逼问是哪里听到的之类。等看到说过木雪坏话的人鼻青脸肿的之后,大部分人就会选择缄默。当然,也会有部分人继续传递着,夸大着留言,但总归不在明面上了。 “竟然说我们两个被□,还染上了艾滋病!”罗兰紫气的七窍生烟,发誓赌咒要把放出谣言的人抓出来暴揍一顿。 “兰紫,关于艾滋病这个消息,外人肯定是不知情的。”木雪笃定地分析,“所以,这个消息十有□是跟吴瑜遐有联系的人传出来的。我觉得,多半是林予菲。” 知道吴瑜遐曾经联系过林予菲和木蓉的罗兰紫咬烂了一口银牙,“这个表里不一的神经病,走,今天就去收拾她去!” 眼看罗兰紫就要招朋引伴地去收拾林予菲,木雪拉住了她,“我们不能这么冲动了,你听我给你详细说。” 木雪凑到罗兰紫耳边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兰紫先是听得皱眉,然后恍然大悟,再然后神色越来越兴奋,“对啊,她这种人最会装可怜装纯洁装无辜了,我们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两个人相视一笑。 “我会努力气死那个神经病的!”罗兰紫骄傲地昂起天鹅般美丽的头颅,“小雪放心,你给我的这个任务,我保证超额完成。” 其实,罗兰紫是个特别容易交朋友的人,她漂亮大方,豪爽仗义,愿意为朋友打抱不平,男生缘又特别好。只要肯稍微放下点身段,说话不那么骄傲,做事不那么冲动,那她绝对是女神女王级别的存在。 这段时间罗兰紫改变了很多,哪怕有些女生在一边不阴不阳说几句阴损的话语,她也不生气了,专心致志地搞起外交公关来。校篮球赛,她穿着一身火辣拉拉队服上去为本年级加油;校演讲比赛,她声情并茂地夺得第一名;校学生会文艺部,她一手撑起舞蹈系和声乐系的大梁。 于是不出一个月,浩宇高中罗女神的名号出来了,男生们再也不传那些流言,为什么呢?因为罗女王会不高兴,不高兴就不给他们班的篮球足球加油,特别是流言说到木雪,罗女王直接要揍人的啊! 女生们也慢慢闭嘴了,哪怕是高年级的女生,也不会再文艺部副部长面前抖什么威风,罗女王文艺全才的真本事足够让这些骄傲的富家女们心服口服,并且接触下来明白,罗兰紫是个仗义的人,你对她好一分,她必然回报三分,只要是朋友的事那绝对两肋插刀义不容辞。一个学校抬头不见低头见,人家呼朋唤友满校园,大家何必吃饱了撑的去跟她较劲,谣言什么的可以听,至于说,就算了。 在罗兰紫大出风头的这个月,木雪认真回忆了林予菲上辈子的生活轨迹和爱好,为她量身定制了一个特别套餐。 林予菲,这才算是我真正意义上复仇的开始吧?木雪笑得邪恶,我可丝毫没有忘记,自己死去的原因呢。 海塘市来了大投资商,据说是从京城那边来的,财大气粗实力雄厚,要搞大发展呢! 人们交口相传,这个来自京城的华腾集团,背后有大背景,手里有大关系,要在海塘市搞房地产,修立交桥,建设大型市政设施,这下海塘市有前景咯。 华腾集团的董事长的孙子魏铭月,今年刚好21,已经读大四了,因为早拿到了国外名校的offer,于是这个实习期就来了海塘市,打算深入基层锻炼锻炼。 魏铭月是一个很有社会责任心的人,别看他小小年纪,他从初中开始就开始用自己的压岁钱当奖学金,去扶持那些成绩优秀品德优良的孩子,到大学,更是吸纳年纪里的优秀人才到集团兼职。所以一到海塘市,魏少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海塘中学设立了一个三十万的基金,专门给学习好品德好的少年们提供生活费。 魏少的原话,生活得到保障,才能更加努力。 第一批的名额一共有60人,从初中到高中,每个年级10人。高一的名单里,林予菲赫然在第一个,值得注意的是,最后一个人的名字叫张湖。 木雪拿着这张名单嘿嘿笑,好戏要开场了。 记得那天晚上,木雪问宋言穆,如果有人一直欺骗你,背叛你,你却在死的那一刻才知道。死而复生的你,会怎么对待那个人? 宋言穆说,最直接的方式就杀了他。不过那样太过于无聊了一点,不如用同样的方式回报她,让她也受尽欺骗和背叛,最终自取灭亡。这样的过程,才是最有艺术感的复仇。 木雪表示受教了。 并不知道上辈子恩怨的宋言穆听完这话,心中隐约有了一些猜测。他没有问,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木雪会亲自告诉他。 于是木雪提出了想法,她跟张湖也有旧怨,想把张湖跟林予菲撮合撮合,然后一起报复。 刚说到这里,宋言穆就地给她一张调查单,单上赫然写着张湖也考入了海塘中学,读高一8班。 上辈子木雪跟林予菲一起在海塘中学的1班读书,但是并没有听说过张湖也在海塘中学读啊。后来大学里嫁给张湖,她也是痴痴傻傻的没有去过问过张湖的过往,只知道张湖曾经成绩挺好的,后来家里实在供不起学费才出来打工。 不过不用管这些了,既然他们俩都在一个高中,那发展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嘛。 就算不大,也会想办法让他们大起来的。木雪眼中闪耀过黑色的光芒,她不会再守株待兔见招拆招,而是要主动出击。 宋言穆见木雪有意向亲自收拾了林予菲,很是满意,表示可以给她提供任何帮助。木雪也没有客气,照单全收。 华丽的水晶吊灯下,是酒店会议桌上特意摆放上的名贵花卉。 花朵后面笑眯眯一幅温柔败类衣冠禽兽二世祖模样的魏铭月翘着二郎腿,抽着烟,打量着这六十位被选出来的助学对象。 助理还在向他们宣传自家的企业文化,希望他们能够好好学习,以后进入大学也会得到华腾集团的资质,毕业之后更可以优先进入企业工作巴拉巴拉。 魏铭月早就听的耳朵起茧子,他的注意力早就集中到了前来人群中那些粉嫩嫩的高中女生,哦哟,素面朝天里面还是有几个天生丽质的嘛。 林予菲安安静静地坐在正中央,不前不后,既不冒进也不退缩,但是目光一眼就能看到的正中央。天气偏热,加上今天又不是在学校,她没有穿校服,而是一件嫩黄色的荷叶边连衣裙,粉红色的胸罩衬在里面,隐约地显露出痕迹。 眼光在停留到林予菲身上的时候亮了起来,魏铭月心中想,是了,就是这个,这不就是那个林予菲嘛。 感觉到魏少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林予菲心中暗自得意,她不着痕迹地拨了拨头发,越发的目光倾慕,神色温和起来。装作一不小心和魏铭月的目光对上,林予菲顿时羞红了一张脸,躲闪着把目光移开。 哈,还是个小浪蹄子看来这次会玩的很尽兴嘛。魏铭月更加的满意了。 余光扫到魏少的笑容,林予菲也更加的满意了。 坐在林予菲身边的,正是张湖。张湖有一张国字脸,眉毛黑长,眼睛微微往下,嘴唇很薄,读书偏晚扫到他今年已经17岁了,长期帮父母干农活的身体长得比较健壮,肤色也不复前几年木雪看到他那个时候的瓷白,而是黝黑透亮。这样看起来,反而有种他已经二十出头的感觉。 在林予菲和魏少眼神交来汇去,几乎就要勾搭成奸的时候,张湖也在默默欣赏林予菲。 她确实是个有姿色的女生,又有与生俱来的高岭之白莲花气质,纯洁中透出自傲,娇美中透着知性,小清新一般的着装风格更是通杀16岁到36岁的男人们。海塘高中里,几乎没有男生不知道林予菲的,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存在啊,成绩优异,老师宠爱,同学喜欢,那简直就是少年们心中最渴求梦啊! 仿佛在仰望心中的女神,张湖心想,他这辈子一定要娶一个这样的老婆,漂亮又聪明,并且看她的穿衣打扮,家庭条件也不差。哎,真好啊,以前他都是在人群深处默默地看着林予菲,现在有机会坐到她旁边来了,真好。 如果以后能多接触,说不定,自己也是可以追到心中女神的。张湖心中汹涌澎湃着甜蜜的感情。 助勒于把那篇讲了无数次的演讲稿背完了,该此次会议的主角魏铭月讲话。 魏铭月走到摆着鲜花的发言席上,风流倜傥地一挥手,“同学们,加油!” 然后,没有然后了。 他林予菲,颜秋,张湖,丁天翔四个学生留下来,其他的可以先去楼下酒店的其他区域玩着,要按摩唱k都可以。一群认真严谨热爱学习的学生们被惊呆了,虽然他们内心也都有贪玩好耍的少年心性,可是谁也不敢在资助人眼皮子底下撒欢儿呀。于是他们一个二个乖乖地到楼下书吧看书去了。 “四位同学,想知道为什么留下你们吗?”好整以暇地撑着下巴,魏铭月笑得像狐狸一样。 林予菲轻声回答,“需要我们做什么呢?” 聪明的孩子啊,魏铭月拍拍手,“不错,不错。我在这里会半年左右,期间呢,我想要你们在节假日或者空闲的时候带我去体验西部城市的风情,所以说,你们几个勉强算我的兼职助理了。干的好,我会额外给你们发工资的哟。” 颜秋是个面瘫脸儿的的姑娘,从一开始进酒店到现在都没有什么表情,听魏铭月这么说,反而皱了皱眉,不太乐意的样子。张湖骨子里有趋炎附势的本能,此刻面露喜色,已经在思考到时候带魏铭月去什么地方才能让自己跟他拉近关系,剩下的一个男孩子丁天翔仿佛还没有搞明白状况。 “西部城市有什么风情啊,老旧的很,要不就是搞开发风尘漫天的。”丁天翔认真地开口,“去周围的山区或者风景区更好玩点,我是在乡下长大的,可以带你去玩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听丁天翔这么说,魏铭月倒是来了点兴趣,“也不错,可以作为项目之一。你负责购置一些野营需要的东西,钱可以去问我助理要,票据到时候给他就成。可以的话就这周吧,大家一起去。” 说干就干,魏少本色。 这周?吴新还约她这周去看电影呢,林予菲也有点郁闷了,怎么撞在一起了,这可好,怎么选呢…… 而张湖也在一旁想着,大家一起去啊,自己是不是除了跟魏少打好关系以外,也顺便跟林予菲献献殷勤呢? 大家在酒店里面吃了看起来特别豪华的晚饭,才三三两两地三散去。 张湖一路都在跟林予菲搭讪,讲班级里同学们出丑的笑话,林予菲抿嘴浅浅地笑着。颜秋和丁天翔都是高二的,一看这架势心里门儿清,两人特有默契地走到一边,聊着聊着两个人都熟悉起来。 “天翔,如果一个人弄不过来,你随时喊我就成。”颜秋虽然表情不多,心肠却很热的,“第一次带魏哥出去玩,咱们别弄得手忙脚乱,让魏哥看笑话。” 丁天翔点头,“谢谢你啊。”说完看了眼前面两个人,“你们两个,到时候要不要来帮忙?” 张湖还在嘿嘿地傻笑,闻言转头,“帮啥?我不太懂啊。” 倒是林予菲柔柔地回答,“丁学长,我这几天有些其他事情,还不知道周末能不能去呢。不过无论如何,周五的时候我一起来帮忙清点东西,好吗?” 丁天翔没有在意,挥挥手,“成吧,那你们两个周五放学再找我,高二七班哈。” 温柔歉意地笑了笑,林予菲回过身去,没有看到颜秋鄙夷地抽了抽鼻翼。 回到宿舍的林予菲还在思考着,周末到底是去魏少这边还是无吴新那边。犹豫不决让她有点头疼,她索性不去上晚自习了,而是睡觉去。 跟林予菲一个寝室的三个女生还没有回来,林予菲刚刚躺倒床上,就摸到什么东西,她抽出来一看,吓得手一抖。 一摞照片洒满了床,那是她曾经的照片,在女厕所被人剪烂了衣服,摆出的各种屈辱姿势的照片。 心跳如雷,林予菲又是羞愤又是阴狠地一张张捡起照片,走到厕所里面去,一张一张烧干净。 这是怎么回事?谁放到她床上的?罗兰紫是在警告么?她们知道自己和吴瑜遐有联系? 瞬间许多疑问铺天盖地而来,林予菲手指有些冰凉。 于是,她下了决定。 木雪不就是因为有了宋言穆吗?罗兰紫不就因为家里在传媒界关系多吗? 吴家是因为吴瑜遐的原因才在背后支持她的,那么同样还是高一学生的吴新只是一个保障,而非现阶段的必要;相比起来,已经成年并且财大气粗的魏铭月,跟海塘市的投资挂钩的魏铭月,才是她需要抓紧的对象。 作者有话要说:=w=今天无二更 予菲同学会被自己的虚荣和攀权附贵给害的一无所有的,木雪要出招咯 还有木雪上辈子的丈夫张湖,妥妥儿的一起被收拾。 tt昨天犯了个大傻,唉文文木有进收藏夹榜,伤心ing

上一篇   40勾结

下一篇   42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