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反击

手里的几个工程已经干了一大半,木前程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接不到大的项目了。虽然华腾集团入驻海塘市,确实对海塘市本地企业造成了一些压力,但像他这种一个大单都接不到的,还是很少很少,多半都是被政府部门给排斥了的。 木前程没有什么过硬的关系,都是同学朋友等等的引荐,加之他这个人对上对外特别能奉承,所以一溜都是顺风顺水的。冷不丁的突然搁浅了,木前程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虽然家底也算是比较殷实了,跟以前他们木家的状况比起来那简直是天上仙宫和地上茅屋的区别。可是,木前程见识多了,志向也大了,他可是一直想着要移民出国呢,国外多好啊,听说月亮都比中国圆。 可按照现在的这个进展,移民计划铁定泡汤。 为此,木前程削尖了脑袋地阿谀逢迎,送吃喝送礼包送女人送房子,弯弯绕绕搞了好久,出了大血,才听说问题出在市长身上。 听说市长当时简约地提了下,为了确保工程质量,以及维护华腾集团在海塘市的开发,对本地企业要设准入门槛。大型的工程,要给中大型的企业。当时商务局,住房建设局和国土资源局等相关部门还专门做了一份企业名单去,然后市政府那边亲自划掉了一些被投诉过多的公司。其中,就包括了木家建立的洪业建筑公司。 手底下的工程队是要吃饭的,没有一个接一个的活干,早迟就散,何况现在海塘市是大发展啊,别人的活儿接不完,自己却要歇工了。 木前程这人其实也极有胆量的,他自觉自己做生意就是赚钱,赚钱肯定就不能太老实。不过也没有不老实到投诉满天飞的地步啊,其他被列入市政部门黑名单的公司那是实力不足或者咎由自取。自己的公司,虽然不是特别成体制,但规模不算小,怎么着也不至于被黑啊。 幸亏木家还不仅仅做这个,同时还用自家的商铺经营一些中端品牌的服饰,在海塘市营业额也还可以。 思来想去没办法,这…解铃还须系铃人,恐怕要打通市长那边的关系啊。 于是又是一番大出血,木前程终于得到一个机会,听说这周末市长在家休息,他正好跟着朋友一起过去拜会下。 提前准备好了名贵但又不庸俗的礼品,木前程跟着自己新交的这个朋友颠儿颠儿地去宋义德的住所。朋友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专门做绿化的,最近正接了几个大的公园项目,市长要求做成多色谱景观,朋友这个人也会交往,一来二去的用好些精美盆景跟宋义德搭上路子,其实今天是去送盆景的。 听到门铃响,何厉枫打开门,看到是送盆景的古大叔,点了点头,往后一看,眼眸轻微一缩,这不是和木雪断绝父女关系的木前程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木前程看开门这精壮的汉子对自己貌似没好感,额头上有些冒汗,他讪笑着摸出一包中华,“兄弟抽根烟?” 何厉枫摆摆手,“古叔,这位是?” 古叔不好意思地开口,“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今天恰好一起来…” 正说着,宋义德在里面开口了,“厉风,帮老古搬下盆景。” 摸摸鼻子,何厉枫索性不开口问了,等会儿看好戏咯。 由于古叔没有带人来帮忙,于是何厉枫和邱凡都出去车后搬东西了。木前程跟着古叔进了客厅。 宋义德穿的很休闲,纯棉的米色上衣和长裤,显得人很年轻,丝毫不像电视里那个西装革履的严肃男人。客厅里已经摆了好些根雕和盆景,看得出来都是上品。 古叔客客气气地跟宋义德打了招呼,然后介绍木前程,“这是我朋友木前程,叫小木就行,恰好遇到了,帮我搬盆景过来。” 木前程连忙点头称是。 没开口说话,宋义德脸上的表情也微妙了,木雪的资料他清清楚楚,毕竟是他侄儿身边的人嘛。当时他还大大方方地帮了侄儿这个小忙呢,结果,人家也算有本事,还找上门了。 可惜今天真不凑巧,木雪和宋言穆都在这里。 正想着,木雪已经蹬蹬蹬蹬地跑下楼来,笑嘻嘻地去看盆景去了。由于空间里会出现植物的缘故,她现在对各种植物都超级感兴趣。 木前程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不,前女儿从楼上跑下来,然后端起一盆紫色兰花的小盆景欢呼,“真的是紫色的,五叔,送给我好不好?这个跟兰紫好配啊!” 扶额,宋义德挥手,“送你送你,不是早就答应了吗。” 宋言穆也下楼来了,拉过木雪的手,“好了,五叔是为了重新追回五嫂才准备的盆景,你别全给五叔抢了。” 木雪抱着那盆小兰花不撒手,“知道啦,兰紫生日要到了嘛,用这个做生日礼物再合适不过啦。” “小,小雪?”木前程声音有点抖,着是小雪吧?不是跟小雪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他这才意识到,记忆中的前女儿从来没有这样撒过娇,也没有这样俏皮可爱过。 木雪浑身一个激灵,然后原本轻松自然的笑意变得阴沉起来,她呵呵地笑了一声,“你好。” 就算是前女儿,也是女儿,木前程不爽了,这是什么态度啊,“小雪,你怎么在这里?”问完之后就想到刚刚宋义德对木雪颇为宠溺的态度,他口里的质问语气淡了下去,“爸爸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啊。” 揉了揉额头,木雪头一偏,“木叔叔,你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宋叔叔的?”切,你是谁爸爸啊,断绝父女关系的时候那么斩钉截铁的样子,就差没弹冠相庆了,现在想来认女儿?脑子没有坏掉吧? 一个人自称是爸爸,另外一个人却叫他是木叔叔,这里面含义深远啊。古叔来宋义德家里已经好几次,见过木雪两次,知道这是宋义德的宝贝侄儿宋言穆的小女友。脑袋一个机灵,古叔瞬间脑补出了一个了不得的父女恩怨来,他顿时感觉自己插手了个大麻烦。 幸亏这个时候,宋言穆出来解决了问题,“木叔叔,如果是找小雪有事情,书房来吧。” 宋义德也点点头。侄儿的麻烦,侄儿自己解决,他待会儿送走了老古,还得赶紧把盆景挑了洛翼送过去呢。 见宋义德也点头,木前程深感自己的问题多半出在女儿身上,于是干脆放弃原定计划,跟着宋言穆和木雪去了书房。 书房门一关,宋言穆坐到主位上,拉木雪过来抱着,淡定开口,“木叔叔,我想你需要再次确认一件事情。” 虽然对方可能刚刚才成年,但是言谈举止间带出来的贵气让木前程摆不出长辈的谱,只能应承着,“请讲请讲。” 木雪大概猜到宋言穆要说什么了,噗嗤笑了出来。 宋言穆拍了拍木雪的腰,示意她稳住,才继续装逼地开口,“你已经跟小雪断绝父女关系了,经过公证的。小雪现在是宋家的人,她姓宋,不姓木。” 仿若晴天霹雳,律师事务所那场市木前程隐约还记得,那个一看就够臭屁的律师确实说过,木雪改姓了,姓宋。 天哪!原来在那个时候,木雪就已经攀上宋家了?? 为什么自己一丁点儿都不知道? 已经完全忘记自己大半年不回家的木前程,此刻深深地记恨上了何晓丽。肯定是何晓丽这个当妈的知道了这一切,才那么爽快地离婚的。女儿草鸡变成金凤凰了,她就一脚把木家踹开,说不定还指使木雪在宋家说木家坏话,不然自己怎么会生意一落千丈的! 木前程显然忘记了当时是自己逼着要离婚的,原本何妈妈还有点犹豫不甘呢。 在内心咬牙切齿了半天,木前程才尴尬地开口,“小雪啊,爸爸当初是被蒙骗了,是一时糊涂啊。其实爸爸一直都很后悔的,都不敢来见你。” “言穆哥,人家想去逛街啦~~”木雪忍着自己牙酸,奋力膈应木前程,“人家不想跟这个丑大叔说话啦,走嘛走嘛~” 宋言穆的眼角轻微地抽搐了下,一手掐在木雪腰窝,“好好好,走,逛街去。木叔叔,我们先走了,您和五叔慢慢聊去吧。” 少年少女抖着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牵着手急匆匆地走了出去,跟宋义德打了个招呼,两人带着何厉枫和邱凡刚刚出门,木雪就抱着柱子笑了半天。 “我感觉他的表情就像是吞了大便一样噗哈哈哈哈…”木雪眼泪都笑出来了,木前程刚刚的表情太精彩了,堪比一出哑剧,一句话没说无比憋屈的模样让木雪太开心了。 “啊,我的兰花盆景…” 摇摇头,宋言穆把木雪扔进了车,“何哥已经拿出来了。好了,回家吃饭去,何阿姨等着我们呢,晚上不是还要去魏哥他们那个什么荒郊野外的吗,走了走了别抱着柱子了…” 宋义德没有留下来跟木前程打太极,他的心早就飞了。草草地应付了几句,告诉木前程要提高工程质量,整合公司资源,政府会支持本地企业的,宋义德就跟自己的专属司机一起走掉了。 木前程憋了一肚子气回家,黄瑶刚把孩子哄睡着,见木前程回来了,头也没回地叹气,“前程啊,刚刚你三妹又来拿钱,说是要扩大县里衣服品牌的规模,你不在家我不敢做主,先没给,等你定了我再给。” “这种事情不用问我,家里人要钱你给就是了。”木前程心里烦的很,自己得了个还没有长大的儿子,却丢了个已经变成凤凰的女儿,比起来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都怪这个死女人,逼着自己离婚。不然,要是还拖着的话,起码可以借用女儿这层关系,不知道要赚多少钱啊。 想到这里,木前程对黄瑶就看不顺眼了,“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蓬头垢面的,当初我是瞎了眼才把你娶回来,晦气!” 如果是何晓丽,被这样的无名火烧到,一般都是不吱声。可眼前这个,不是曾经深爱他的何晓丽,而是专业当二奶数十年的黄瑶,她儿子都生了,还会受你这种鸟气? 于是黄瑶不咸不淡地回嘴,“在家里我需要打扮成什么样?化个夜店大浓妆你就福气了?少把外面带回来的火气撒我头上,告诉你,我可不是嫁给你受苦的,你儿子还躺床上不能走路呢,我给你们木家传宗接代,你可别当没看见。” 一番话说下来,木前程想骂人骂不出来,想生气又没有力气,只得憋屈地自己喝茶去。凉茶灌了半天,木前程忍不住还是把今天见到木雪的事情说了说。 黄瑶是个很有主意的人,不然木前程那么多情妇,也不会因为她生了儿子就娶回来。眼珠子地溜溜的转,木前程赚钱自己才有好日子过,儿子才有遗产可以继承。要是木前程穷了,那自己不是很亏,再去当别人情妇也是需要资本和手段的,自己孩子都生了,能不麻烦就别麻烦。 “我估计木雪是心里不甘呢。她不理你,你就去找找何晓丽嘛,那个女人心不硬,你就哭的惨点,说就算没有夫妻感情了,但是跟木雪是连着血脉的父女,她不能让木雪拐着弯害你,否则会天打雷劈的。”黄瑶思索着,这首先的让木雪解开心结才行呐。早知道这丫头又这等造化,当初怎么的也不能断绝父女关系啊。 木前程一听要低姿态,头摇得跟波浪鼓一样,他才不屑呢! 周五的时候,林予菲和张湖跟丁天翔还有颜秋一起清点物品。除了他们四个以外还有魏铭月的助理和司机两人,一共准备了野营用的帐篷及应急灯7个,买了饮料肉松面包水果等零食若干,还有其他的比如小毯子、蚊香、花露水、打火机等等零零碎碎的一堆。总而言之,他们四个忙了个呛。 周六早上,魏铭月带了两个小车过来,司机开一个,助理开一个。他所在的车里搭上了林予菲和颜秋,助理的车搭的是丁天翔和张湖。 林予菲是个很能察言观色的人,一路上时不时和魏铭月说几句,两人还真的能说道一块儿去,欢声笑语不断。颜秋和司机都是闷葫芦,光听不做声。 到了丁天翔选的野营地,别说,还真不错,从公路开过去不远的土路下去,沿着一片全是树林的山崖走没有几分钟,一块在半山腰的平地出现了。这是一块凹进山里的平地,岩石的地面,没有长什么砸车,周围都是高大的数目,左边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溪,泉水叮咚混着各类鸟鸣,煞是好听。 魏铭月虽然旅游过很多生态保护区啊绿色景点,但是纯粹地到乡下山里搞野营,这还算是头一遭,顿时玩心四起,自个儿往小溪那边去看看溪水里有没有鱼去了。 丁天翔招呼张湖一起支帐篷,魏铭月的司机和助理都是二十的年轻人,两人相约勘探下周围地形,剩下林予菲和颜秋两人整理带来的食物。 林予菲一边整理,一边看向魏铭月离开的方向,时不时咬唇,很是担忧的模样。颜秋见状,开口道,“你担心魏哥?” 点点头,林予菲小声回答,“他这种大城市长大的公子哥,也不知道习不习惯走山路……” 颜秋不做声了,心想,你要去看就去,难不成还指望我鼓励你去? 等了半天没有等到颜秋说话,林予菲暗恼这人不识相。可是她一向是做玉女做惯了,不愿意打破自己形象,没人开口不好意思过去,只好眼巴巴一眼一眼地继续望着。 张湖看林予菲担心的模样,自告奋勇出来说道,“予菲,你别担心,我去看看。” 说完张湖就啪啦啪啦地跑了。 林予菲差点没把手里的面包捏成面球,心想这都是些什么人啊,都跟苍蝇一样巴不得从魏铭月身上吸走点什么,真是够了。 很显然,林予菲同学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也是苍蝇中的一只,还是胃口比较大的一只。这就是典型的对别人严格主义,对自己自由主义;找别人的缺点用显微镜,看自己的优点用放大镜,全世界就她一个人最正义最能干最漂亮最聪明。 郁郁苍苍的山林里,魏铭月找了棵奇怪的横着长的树,躺上去试试,感觉不错,索性躺着给宋言穆打了个电话。 “穆弟,我们到了,地方还不错啊,来不?” “哈哈,放心好了,我那助理去踩点了,等会儿你来的时候给个短信,他带你们去旁边,保证这边的人不知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蔫儿坏,哈哈。不过你带木雪来干嘛?野战?” “哎呀开个玩笑嘛,好吧好吧,那是你正式媳妇儿我知道了,耳朵都要听出茧了!” “知道知道,你哥哥我很蠢吗?” 张湖还没有走近魏铭月,魏铭月就反应敏捷地挂了电话坐起来。见是张湖,魏铭月招招手。 感觉快步走过去,张湖就差没点头哈腰,“魏哥,担心你走迷了,我来看看。” 上上下下打量着张湖,魏铭月露齿一笑,狡黠无比,“小湖啊,十七了?” 张湖点头,“明年年初十八。” “开荤没?” 瞬间脸红,张湖不好意思地回答,“魏哥……这个,没呢……” 魏铭月站起来,大力地拍了拍张湖的背,差点没把张湖给拍吐,“合适的时候哥哥给你找个机会,让你成人。” 扭开脸,张湖傻笑,“谢谢魏哥。” “喜欢什么样的?”魏铭月再接再厉。 张湖认真思考了很久,开荤的话,肯定要大胸大臀的成熟系吧,技术好的。不过这个要求说出来会不会太降低形象了?那还是换一个贴近高中生要求的吧,嗯……温柔漂亮的,身段窈窕又苗条的?比如,林予菲这种?但是还是喜欢成熟美艳性感系啊…… 见张湖挣扎来挣扎去,魏铭月索性直接提示了,“听说林予菲是你们级花来着,有没有想法啊?我感觉她对你挺有好感的啊。” “啊?魏哥你别开玩笑啦。我怎么配得上予菲那么好的女孩子……”张湖不好意思了,林予菲确实是级花,他长得又不帅,家里也没有钱,成绩也不是多拔尖,怎么可能配得上林予菲嘛。当然,想不想上,那是想的;能不能上,那是不可能的。 张湖有些战战兢兢地跟在魏铭月身后,不敢太卑躬屈膝,也做不出自尊自信的模样,这让他整个人都透出一股诡异的不协调。 魏铭月不开心了,“什么开玩笑,我魏哥看中的人,都得是有志气有理想的。怎么,现在就觉得自己配不上某个女人?以后是不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好的工作?那我资助你们是干嘛的?” 被教训得灰头土脸,张湖内心却隐隐发热,“对不起魏哥,我错了。” “其实林予菲也没有什么嘛,脸蛋漂亮那是天生的,学习成绩好那是勤奋,家庭条件你们俩都差不多,指不定她还不如你呢。”魏铭月跳下树干,边说边走,神色轻松。 张湖听得心中一动,“是吗?可是我看予菲穿着打扮都挺好的啊,哪像我,三件衣服穿一个学期,都舍不得买新的。” 嘴角勾起一抹蛊惑的笑容,魏铭月轻轻地说道,“我手里有你们的所有资料。林予菲的父亲是个断了腿的残疾人,母亲是个沿街卖菜的,你好歹父母都种着田,还养鸡养鸭供你上学。林予菲之所以过的好,那是因为她漂亮,追求者多而已。不过,我认为,她的那些追求者,没有一个有你前途光明的。” 转过身,魏铭月用随手折下来的树枝点着张湖的脑门,“你是我看中的人,肯定是大发展的。林予菲要是跟你在一起,以后肯定享大福啊。” 被肯定和鼓励了的张湖,瞬间觉得心中自信满满。 接近晚上的时候,宋言穆带着木雪以及邱凡何厉枫来到了魏铭月所在的野营地点,他们没有直接露面,而是跟着魏铭月的助理绕到小溪的另外一侧,属于是一个夹角。宋言穆他们可以看到魏铭月等人的帐篷,魏铭月他们那边却看不到他。 木雪嘴角抽搐地看着两个帐篷,这是怎么一回事? 沉默的暴君宋言穆一声不吭,这还用问,当然是何厉枫和邱凡一个,他和木雪一个啊。这荒郊野外的,两个人一起睡要安全得多。 虽然至今为止,宋言穆和木雪身体上没有什么实质性突破,但是木雪总觉得自己经常被占便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说的假装他女朋友,就变成了真的女朋友了。 可是,自己真的喜欢宋言穆吗?到底是哪种喜欢呢?是爱情吗? 算来,这种感情问题,还是等几年再去思考吧。起码眼下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木雪对着林予菲所在的那边笑得邪恶,予菲亲爱的,今晚是个美好的夜晚。 作者有话要说:嗷呜六千字 昨天看到有亲爱的留言说了堂兄妹和表兄妹的问题捂脸,我们这边的辈分一直搞的很混乱,都是把父亲那边的喊堂,母亲那边的喊表。原来应该是同姓喊堂,不同姓喊表啊! 木蓉姓木,喊堂妹,嗯,对的!

上一篇   41

下一篇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