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丁天翔确实拥有丰富的乡村生活经验,他先是摸出弹弓打鸟,还真给打下来了几只,然后用小刀剖了内脏去溪水那边清洗感觉,回来就着带来的一些佐料做起烤小鸟来。颜秋不忍心看更不忍心吃,默默去把鸟儿的羽毛和内脏埋了。林予菲却觉得颜秋很假很做作,都是肉,难道吃鸡肉跟吃鸟肉有区别吗? 魏铭月没有什么忌讳,吃吃喝喝的很高兴,就是去林子里解决的时候不方便,蚊子在屁股上咬了好几个包,搞得他时不时就在屁股上挠两下,风流倜傥少爷风度顿失不少。 一晃天要黑了,助理和司机早就去周围收集了一些干柴,用石头围了圈烧在中间。山里湿气重,还是点着明火先驱驱地气的好。 等夜幕降临,满空璀璨星子的时候,大家都累了。颜秋先进了自己帐篷,看了会儿星星就呵欠漫天的魏铭月也转身睡觉去。大家这都散了。 火苗在悠长的燃烧后,缓缓暗淡了下去,仿若沉入一个诡异的梦境。 在不同帐篷中熟睡的众人,似乎都被梦给魇住了,呼吸越来越急促,表情越来越惊恐。 一个诡异的黑影从帐篷外掠过。 林予菲刚刚做了一个特别恐怖的梦,梦里她被仍进了装满蛇的池子里,粘稠滑腻的蛇争前恐后地包围了她,在她的身体上蠕动,锋利的毒牙咬得她千疮百孔,□和后穴都被毒蛇给钻入了,口中耳中鼻孔都是,浑身酸麻酥软又疼痛,恐怖得要逼疯人的神经。她赶紧自己拼命呼救,却叫不出来,最后浑身抽搐着才醒过来。 黑影闪过林予菲的帐篷外,本来神经就紧张的她顿时忍不住尖叫起来。然后哗啦一声,帐篷被拉开,魏铭月担忧地钻进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除了林予菲和魏铭月,其他帐篷都安安静静的,似乎都睡着了。 林予菲愣了下,好机会! 被吓的惊慌失措的她根本不需要演技,直接拉住魏铭月,整个人都贴了上去,“魏哥,我刚刚好像看到一个黑影子,好吓人……” 投怀送抱? 好啊魏铭月心里可乐了,又便宜不占是混蛋,为了不当混蛋,这个估摸还是小处女的便宜他就不客气了。 好不客气地蹬掉鞋子,魏铭月进了帐篷,满心满算地想,早知道带个避孕套出来了啊。 林予菲看魏铭月这架势,知道铁定可以把人勾搭到手,但是心里又有点犯难了,就这么简单勾搭到手的,她又在魏铭月心中占多少地位呢?不成,不能那么容易就给他。 于是林予菲松开手,抱着枕头往旁边挪,“魏哥我陪你聊会儿天?” 捏住林予菲的下巴越凑越近,魏铭月笑得专情,“行啊,聊聊,你有喜欢的人没?” 羞涩地躲开,林予菲红着脸,“有,不过只敢默默喜欢。我现在还太小了,感情也太纯粹。这样美好的感情与其说出口而没有任何未来,不如好好保留在心里,等时光去发酵。” 豁哟,还有点文采嘛。魏铭月点点头,“这样说也没错,可是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就这么几年,如果什么都保留在心里,以后会后悔的。我认为,人生得意须尽欢,轰轰烈烈爱一场更好。” 柔情似水地看着魏铭月,林予菲摇摇头,“我愿意用一生去等待,也不敢飞蛾扑火。我怕疼,怕受伤。” “喜欢我吗?”魏铭月几乎要把林予菲压倒了,嘴唇已经碰到了一起,“我会温柔对你,不会疼,也不会受伤。” “我的心会疼,我的爱情会受伤。”林予菲的眼神有些迷离,她悠悠地叹了一口气,“魏哥,如果你喜欢我,就珍惜我一点。我……我还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可是我被你吸引了,你如此美丽聪慧,如此高贵纯洁,予菲,我觉得我要爱上你了……”在林予菲耳边呢喃着,魏铭月的手伸入了林予菲的衣服,技巧丰富地揉捏起那两团雪白的小兔,劲瘦的腰肢缓缓摩擦着她的下体,嘴唇不住在林予菲耳旁亲呢舔弄,“魏哥我对喜欢的人从来大方,你不愿意吗?” 林予菲有些犹豫,可是火热的情潮不知道从哪里扑面而来,她的喉咙无比干渴,她的身躯愈发敏感,这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让她有些把持不住。 反正早晚都会有这一趟,给谁不一样?林予菲的眼神黯了黯,能搭上魏少,总归不是坏事。可视今天,避孕套没有,避孕药也没有……不行,就算跟魏少在一起,也不能是今晚发生关系。 所以林予菲推了推,“魏哥,今天不合适,大家都睡着呢,换个时间地点好吗?还有……没有……没有避孕措施……我……” 半推半就之下,魏铭月表示他已经硬了,起码予菲要犒劳下他的小兄弟才行。林予菲的脑袋也被情欲蒸腾的有点发晕,她握着那粗长的硬物,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帐篷外,张湖突然醒了过来,他竖起耳朵听了听周围,除了风声水声外,还有什么窸窸窣窣的摩擦声? 觉得奇怪的他拉开拉链,悄悄走出来,发现声音是从林予菲帐篷传来的。 “予菲,你好棒,啊……再含的深一点,对,舌尖要从下面舔上来,好聪明,对就是这样,再深一点……” 魏铭月低哑动情的声音从林予菲的帐篷里传出来,是不是还有林予菲娇媚的几声□。 “下次我一定要狠狠□,太棒了,你简直是个尤物,天生就能让男人神魂颠倒……噢,宝贝……我会给你很多钱,你跟我这半年吧……乖,叫声哥来听听?” “呜,哥,别揉了,啊……哥,饶了我吧……” 张湖整个人仿佛被天外飞石砸中,脸色雪白头脑发晕,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反应,只好呆呆地立在林予菲的帐篷外,站到里面激战结束。 魏铭月收拾好后,吻了吻脸色潮红的林予菲的唇,心满意足地走出来。虽然这小妮子第一次用嘴,没想到天赋值还挺高的啊。欸,这谁,噢张湖啊。 冲张湖比了一个嘘的动作,魏铭月拍了拍□小兄弟,挤眉弄眼地用口型说道,“她果然不错。” 然后魏铭月回了自己帐篷,张湖这才反应过来,脸红筋涨地悄悄溜了回去。 不一会儿,魏铭月的短信传了过来,宋言穆打开手机。 “小妮子挺聪明的,不让我进去。不过口技不错。张湖在一旁听墙角,似乎很受触动。录音搞定。” 木雪在一旁探头探脑,“怎么样怎么样?” 看了短信,木雪笑了,她刚刚用异能让大家都做了噩梦。魏铭月早跟自己助理还有司机打过招呼,只要没有听到他呼救都别出帐篷。颜秋是花豹所谓朋友的亲戚的孩子,总之是信得过的自己人,她早跟丁天翔也说过了,今透不定魏铭月要弄点什么风流韵事出来,他们听到什么响动别出声。至于张湖,什么时候醒过来就看他自己了。 接下来,就看看事态怎么发展吧。噢对了,还得对张湖下一剂猛药才对,得让他以为自己很喜欢很喜欢林予菲才是啊。木雪心里盘算着,反正上辈子你们就勾搭在一起了,这辈子要继续保持啊。 宋言穆见木雪笑得开心,心情也莫名好了些。这段时间他都在摸底调查吴家到底有多少资产,有多大背景。调查下来之后发现,吴家虽然直系亲友背景不大,但是盘根错节的很深,在京城那边也多少上得了路,真想完全扳倒,还不是现阶段的他能够独立完成的。 不过又如何呢?吴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是吴森若啊。 宋言穆只需要替吴森若慢慢蚕食着那份家业,要不了几年,等吴森若回来的时候,就是吴家彻底归纳入宋家麾下的时候。 花开并蒂各表一枝,此时的木家正式鸡飞狗跳。 木桂和木前程这段时间跟着木前程四处跑,都忙的疏忽了女儿。等他们周末一会去,哎哟喂,女儿什么时候去整了容回来了啊! 整容这个木桂夫妇其实不特别在意,女儿能变漂亮什么的当然他们更高兴啊,以后攀高枝不是更容易吗?可是,钱哪里来的?难道是借的,或者是偷的? 木蓉表示是一个姐姐给的,但是木桂夫妇不相信,非要亲自问问那个姐姐。但是吴瑜遐的电话现在打不通了,木蓉真是百口莫辩,满心暴躁,于是跟木桂夫妇大吵起来。 吵来吵去,就把木雪傍上市长侄儿的事情给说了,木蓉说支援她去整容的人是木雪前男友的姐姐,反正是姓吴的,也是大户人家。为了让木雪吃教训,才让她去整容变漂亮,去撬木雪墙角。 为了这个光荣伟大的任务,木蓉还特地在家里对着教学碟片学习唱歌跳舞呢,她容易吗她! 木桂夫妇听了这个消息,先是吃惊,木雪竟然能草鸡变凤凰???然后就是激动,哎哟要是自家女儿可以取代木雪,那不是发达了!!! 毫不迟疑,木桂赶紧给自己二弟打电话,告诉木前程这个消息。 正愁得一筹莫展的木前程接了电话,觉得自己的人生都闪亮了。木蓉整容了?变美女了?学才艺?是啊,如果木雪这个不成器的真的不听话,那就让木蓉去撬了她的墙角!看她还得瑟个什么劲! 于是木前程兴致冲冲地许诺,要给木蓉找最好的老师,唱歌跳舞演奏什么都学,总而言之,要培养成一个拿得出手的美女,把宋言穆勾到手! 一旁听着的黄瑶不着痕迹地皱眉,他们都没有打听过宋言穆是什么性格,就这么一头热? 专业情妇出身的黄瑶冷哼,苍蝇去叮无缝的蛋,叮得出个屁来。她年轻的时候也自恃有几分姿色,结果不知道撞了多少墙翻了多少跟斗,后来才学会对人下菜单。这个世界上的男人确实都好色,可是好色的同时有人也专情。专情的人,可不是你想勾引就能勾引的。 她觉得,还是找何妈妈求情靠谱。如果木前程不愿意去,那干脆她自己去好了。 遥远的国度里,一头深棕发的吴森若在衣香鬓影乐曲悠扬的晚宴中,和几名美貌的白种少女攀谈。他一身精致的欧式礼服,一口流利的伦敦英语,言谈举止间透露出纯正高雅的教养。 “我也对中国很好奇,那一定是一个迷人的国度。”吴森若优雅地笑着,“薇莎小姐如果也有兴趣的话,也许可以在一个悠闲的时间,我们一起去那个古老的国度进行一场旅行?” 有着白金色长发和浅碧色眼眸的少女薇莎布朗欣喜万分,她简直是爱极了眼前这个有着东方血统的少年,他那迷人的眼睛宛若星辰闪耀的夜幕,点点光辉融化了她的心。 “面对如此诱人的邀请,我怎么能忍心拒绝呢。太棒了,我一直想去中国的。”薇莎迷恋地看着吴森若。 身边的几个少女不甘寂寞地争上来,“nikon,我也喜欢中国,可以邀请我一起去吗?” “还有我,我也是中国文化的诚恳爱好者,你不能这么偏爱薇莎……” 吴森若优雅地回应,“我的公主们,只要你们想,我会陪着你们的。” 说话间,另一名棕发黑眸的女人走过来,“亲爱的侄子,我想我们要提前离开了。姑娘们,我要带走你们的小王子咯。” 少女们礼貌地行礼,吴森若向几位告别之后,跟上了宋义蕊的步伐。 “弄到手了?”吴森若边走边悄声问,面上清冷高傲的笑容没有一点变化。 宋义蕊向拉开大门的侍者颔首致谢,“已经完成。你的表现很优秀,也许你可以有一周的假期。或许,我还可以给你其他的奖励。” 吴森若的眼眸瞬间亮起来。 今夜宋家也是一派灯火辉煌。 今天是宋家次孙,宋家老二宋义兴的儿子宋言简的十八岁生日。宋家老大宋义瑾的儿子宋言穆比宋言简要小一丁点儿,放以往,宋言穆的生日宴会都办在前面,这几年就不一样咯。 这几年,宋言穆在外地从不回来,宋家的一些支系亲戚也算明白了,宋老爷子确实是不打算让他接任宋家掌门人的位置。所以,他们对宋言简的拉拢愈发明显起来。这次的成人礼,虽然只在家族内部进行,并不外显,但办的精细程度,b市也找不出几家来。 继承了宋家宽肩细腰长腿体格匀称的良好基因,宋言简也是个眉目清朗英俊潇洒的男人。比起时刻犹如海水般平静无底的宋言穆,他更像是一条大江,安稳和激进并存,更多发自骨子里的骄傲,压都压不住地外泄。 其实,宋言简比宋言穆大一天。他们的能力都不相上下,只是因为宋言穆是老大的儿子,宋老爷子就更加青睐他。对此,宋言简虽然面上不在意,心里难免还是有不满的。只不过宋家把孩子都教育的比较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兄弟倪墙祸害九方,自家人最好别闹腾,有本事的出去闯。所以,宋家极少发生什么内部争斗。 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地接受着宋家亲人们的祝福,宋言简为远在西部某个不知名地级市的二弟宋言穆小小哀叹了下: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如果宋言穆不是天生就克着宋家的气数,还真的就千灵百灵的,这宋家也轮不到他来掌管啊。 “大哥,成人之后可操控的钱多了,记得要给小妹我多买礼物啊。” 宋家老四宋义程的女儿,宋子衿一直在旁边挤眉弄眼,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都没有。不过看在今天她好歹中规中矩穿了长袖礼服裙子的情况下,宋言简没有出声呛她。 “假小子,想什么呢,用你自己的去。”宋言简跟宋子衿两人亲热地斗嘴,“别以为穿个裙子就可以穿柔弱,谁不知道你腹肌有八块。” 宋子衿,有一个很美很诗经的名字,一张很可爱的脸,和一身劲瘦的肌肉,最近的记录是不小心踢断了跆拳道教练的三根肋骨。这姑娘从小喜欢跟着三姑学东西,女孩子的玩意儿一律讨厌,舞刀弄枪飞机大炮攀岩冒险的玩意儿一律的喜欢。 宋家的每一个长辈,都在哀叹这样的女儿以后的怎么嫁的出去。 宋子衿觉得这不是问题,以她一米七九的个头和穿衣显瘦的肌肉,抢个男人回来不是问题。 言归正传,宋子衿跟宋言简打趣了一会儿之后,悄声说道,“大哥,听说大哥高考打算考回来?” 宋言简早听说了这个消息,他挑眉笑道,“能回来当然好啊,我都快三年没有见到二弟了。听说他还交了个女朋友,逼着人家改姓宋。也真是老二这种闷骚才干的出来。” 嘻嘻笑着,宋子衿摇着头,“可是,爷爷会让他回来吗?实话说,我不信什么命数。要是二哥回来,宋家还是好好的,那岂不是闹剧一场。” 目光穿过华丽的窗幔,宋言简悠长的眼光看下外面闪着莹莹光彩的路灯,笑了,“是啊,所以,老二还是回来逛一逛的好,看看是不是真的。” 状若不经意地观察着宋言简的神色,宋子衿赞同地点点头,“我也这样认为。” 作者有话要说:=w=木家人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木蓉这下不栽大跟斗才怪呢 宋家的情况一步步显露出来啦。 明天要出门,所以会拜托存稿箱更文噢!=3=(第一次弄存稿箱不知道灵不灵呢)

上一篇   42反击

下一篇   44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