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妄想

对比起宋言简打扮特办的成人礼,宋言穆的生日简单了许多。 一方面,宋言穆不想办,另一方面,他太忙了没空办。 所以最后只请了木雪、刘爽、罗兰紫三个人,外加何妈妈、花豹、邱凡、何厉枫四个,在宋义德家里小小聚了一场。 木雪和宋言穆还邀请了洛翼,他没说来也没说不来。当然,在木雪的情感攻势下,最终他点头了。只要点头了,在不甘愿,洛翼还是买了礼物等了宋义德的门。 宋义德对此表示非常非常幸福,非常非常满意。 一顿其乐融融的生日晚饭,木雪亲自下厨煮了长寿面,利落捞面条做菜品的样子让宋言穆极为满意。作为长辈的五叔宋义德也极为满意,侄儿媳妇做饭很好吃的啊! 既然是过生日,不能免俗的何妈妈定了一个生日蛋糕。于是老套的吹蜡烛许愿游戏再度开始。 宋言穆没有忌讳什么许愿不能说出来的规矩,而是大方自然地说:“愿今后越来越好。” 简单的愿望,最自然的幸福。 闹腾完的大家各自回家,宋言穆却拉着木雪不让她走。何妈妈尴尬了半天被花豹带了回去,宋义德拉着洛翼去了书房,剩下宋言穆和木雪在客厅。 “我的生日礼物。”宋言穆满怀期待地看着木雪。 给宋言穆挑生日礼物最头疼了!木雪想了很久,发现宋言穆什么都不缺。最后才想的是做碗面当礼物的,结果宋言穆不认账。 “你直说你想要什么好不?”木雪可怜兮兮地回答。 于是宋言穆大方地要了自己的礼物。 一个浓烈至极的,包含喜悦的深吻。有力的舌头吸吮这木雪的舌根,甚至舔舐到她的喉咙,甜蜜地交换着宋言穆内心没有说出口的依恋。 最后,木雪缺氧了…… 温馨的粉色系房间里,木蓉正在揽镜自照,这段时间她苦学化妆技巧,同时整容之后的脸也差不多恢复正常了。她还学舞蹈运动减肥,身材也结实了很多,原本的婴儿肥凝缩了不少。 镜子里面的少女眼珠黑亮,假睫毛贴的又浓又密,脸颊粉红,嘴唇娇俏。木蓉十分满意,放下了镜子。 木前程和木桂、木前程、木桃还有木梨都在客厅里,他们正在开家庭会议,会议的主旨是如何让木蓉去抢木雪的男朋友。 由此可见,木家人的品德是没有下限的。 “我觉得,宋家那个侄子既然能看上木雪那妮子,肯定也看得上咱家蓉蓉。蓉蓉多优秀啊,起码性格就比木雪强。”木桂拍着木钢铁的大腿,“她爹,是吧?” 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其实家长眼里才是出绝色啊。 木钢铁摸着下巴,也觉得自家闺女比木雪强太多了,又漂亮又懂事。 木桃,李小泉他妈妈,满心都是对木雪和何晓丽的愤恨,“关键是,要找个什么办法让蓉蓉接近宋家侄子才行。我可是听知情人说,宋家侄子很多女人追的。” “转学吧!”木前程下了决断,“我出钱,让蓉蓉转学去浩宇高中。虽然一年三万多的学费很贵,但是,值得!蓉蓉日后富贵了,肯定不会忘了我这个舅舅的。哪像木雪那个混帐王八蛋,白眼狼狗杂种!” 杀第一百自损八千的木前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把自己给骂了,反而得意的很,“大姐,蓉蓉去浩宇高中读书,任务重大,干脆你别跟着姐夫出来做事,好好陪着蓉蓉吧。” 木桂手里握着一部分的服装生意,听了这句话她不乐意了,“陪着蓉蓉是肯定的,但我也不是全职的家庭妇女,不然多无聊啊。” 点点头,虽然黄瑶让木前程给她找点实质性的事儿干,但是大姐既然不乐意,就算了,自家亲戚才是最重要的嘛。 木梨到现在都没有结婚,她的算盘打的更好,“我记得宋市长好像没有结婚啊?单身的?” 一句话,提醒了大家更多种可能,木家人的眼光都放倒木梨身上。 木梨还是有点本钱的,她的皮肤白白嫩嫩,跟雪梨肉一样,仿佛一掐就可以出水似得。可是,木梨的相貌只能说是端正,还有几分泼辣的感觉。 “我也可以去整容,学点高雅的东西。要是我能嫁过去,咱们木家不是更发达了吗?”木梨托住自己的脸蛋揉了揉,野心满满地提问。 木前程转过来一想,是啊,这样更好啊,亲上加亲啊! “那干脆你去陪着蓉蓉好了,机会更多点。”木前程点头。 老家的几个门面都是木梨在经营,听木前程这样说,她有些肉疼舍不得。可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为了以后呼风唤雨穿金戴银的好日子,木梨狠下心答应,“成,不过大哥,你得给我足够的钱去整容还有保养啊。” 丝毫不觉得被亲戚们要钱是什么困扰,木前程甚至一直以此为自豪,他一家之主的地位就是这样体现的。于是他大大方方地给了木梨一张十万块钱的卡,“你先拿着用,不够我再给你打。” 大家叽叽喳喳地分析者,谋划着,木蓉这时候穿着新买的连衣裙走了出来。 看着画着妆,扭着腰走路的木蓉,木家人更满意了,你看,我们木家的纯种姑娘就是漂亮啊! 丝毫不知道自己被一群野鸡惦记上了的宋义德正像只金毛一样巴巴地等在某个公寓门口。 “洛翼,还没收拾好吗?”平常严谨正经的宋义德此刻宛若一个初涉情爱的少年,紧张又失措。已经离开他七年多的恋人终于回国了,并且还来到了这个西部二级市,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洛翼对自己还有那么些眷恋的,还有那几丝的情缘尚未断绝。 曾经的爱有多么刻骨铭心,曾经的伤害就有多么刻骨铭心。那些岁月中呼啸而过寒风,冰冻了他所有的感情和神经,枯萎了他曾经枝繁叶茂的爱情。 门内还在窸窸窣窣地收拾着,并没有声音回答。 洛翼变了,曾经笑容爽朗没心没肺的他,现在却跟宋家人一样,古井无波,缄默少言。 咔塔,门终于打开。穿着藏蓝色羊毛衫和米色长裤的科学家洛翼托了托眼睛,一声不发地关上门,然后目不斜视地迈开大步往前走。 贿赂了对方那么多盆景,才得到见面的机会。宋义德此刻再也不像年轻时那么漫不经心,反而小心翼翼到了如履薄冰的地步。 “今天想吃什么?北路那边刚刚开了一家法式餐厅,主厨在法国待了五年多……”宋义德跟在洛翼身边,再怎么努力都拿不出以前高高在上的气势,反而有点像讨好主人的大狗。 “重庆火锅。”洛翼淡淡地冒出四个字,然后再也不说话了,平静的目光一直打量着四周的街景,那些茂盛的树木和浅色的花朵。 虽然我回来了,虽然我确实忘不了你,但是义德,一个人犯下的错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抹平的。 野营之后没多久,林予菲发现张湖有了轻微的改变。 他还是那么爱黏着自己,时时刻刻地注视自己,然而却不再是用看女神一样的眼光看自己,而是复杂多变的和渴求,一会儿热烈一会儿凌冽。 难道,那晚他听到了什么? 钢笔在作业本上抄写着英语单词,林予菲一心二用地思考,听到就听到呗,他要是敢乱说什么,我就说他追求我被拒绝之后恼羞成怒乱传谣言好了,哼。 还在思考着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把张湖往诬陷魏少的方向引,看他怎么收场的林予菲似乎听到人在喊她,于是茫然地扭头。 是木蓉。 “予菲,我要转学了。”木蓉喜滋滋地拉着林予菲的手摇晃,“虽然很舍不得你,但是为了斗垮木雪,我必须离开啦。” “转学?” “嗯,我要去浩宇高中啦。”木蓉真的是太高兴了。 林予菲温柔地笑起来,“是吗?真是太好了,我也替你高兴。以后有空我经常来看你噢,你可别让门卫把我挡在校门外啦。” “哪能啊,你可是我的好闺蜜!”木蓉开心地回答,“我还要靠你给我多出主意呢,要怎么才能把宋言穆抢过来啊。” 眼里闪过几丝暗黑,林予菲嘴角勾起嘲笑的弧度,话语却甜蜜无比,“好姐妹的恋情,我肯定是要花大心思的呀。放心好了,你先去初步打听下宋言穆的行为爱好习惯,我再给你分析。” 以为自己得到一个坚强后背的木蓉高兴非常,“放心,等我跟宋言穆成了,一定也给你找一个金贵的帅哥!” 就凭你,连我都没有弄到手的人,你会弄到手?给我打打前锋还差不多。林予菲笑的甜蜜轻松,手指头把钢笔抓的死紧。 正说着,教室外忽然传来一阵哄闹声,木蓉和林予菲都好奇地看过去,只见张湖在几个男生的推攘下走了进来。 感觉不太妙的林予菲回过头,继续专心地写作业。 “予菲。” 张湖被攘的有些跌跌撞撞,端正的脸庞上全是红晕,他难得有些害羞,晚上做春梦的时候叫的名字一直是林予菲。同寝室的几个兄弟实在是忍不下去了,这部,逼着他表白来了。 林予菲礼貌地站起来,“你好,张湖同学,请问有什么事吗?” 虽然林予菲跟魏哥有那啥关系,但是魏哥跟自己说过,他那天是一时冲动没忍住,不是真的看上林予菲。他还是觉得林予菲跟张湖很配,鼓励张湖去追,就算是以后不能结婚,起码现在也可以谈几年嘛,林予菲味道真的不错的。 所以张湖没有嫌弃林予菲,还是来表白了。 “予菲,我喜欢你。” “哇哦!!!!!!!!!!!!!!!”教室里的同学们顿时炸开了锅,连木蓉都跟着高呼起来。 连忙截住张湖的话头,林予菲羞涩地捂住脸,“谢谢你,张湖同学。谢谢你这份纯真的感情。但是现在我们都还小,还都是受魏哥资助的人,应该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噢。”边说,林予菲便踩了木蓉一脚。 木蓉会意了,开腔帮忙,“是啊是啊,予菲成绩这么好,要是谈恋爱成绩下降了怎么办?你们那个资助人魏少什么的,肯定不会允许你们两个谈恋爱啦。” 猪一样的队友,什么谈恋爱,不知道避开不谈吗?心里默默埋怨木蓉,林予菲松开捂着脸的手,真诚又纯真地望向张湖,“要上课了,张湖同学,回去了吧。” 张湖有些傻眼,不过他不笨,还是把后半句话说出来了。 “予菲,我会认真地追求你,直到你答应作为女朋友为止。魏哥也说我们是一对儿,我们在一起,魏哥不会失望的。” 心里被扔进去了一个粗糙的石头,林予菲的神色有些发冷,她用笑容掩盖着心中的不屑,坐了回去。 魏哥说,我和你是一对儿? 张湖,难道你去魏哥说什么喜欢我? 魏哥会怎么想……是会觉得有人争所以更加关注我,还是觉得麻烦就直接不理我? 如果是后一种,张湖,我断然让你吃不着兜着走。 如果说刚开学的时候,木雪看到木蓉跟着她来了浩宇高中,她还不一定会干些甚么,依旧是以前见招拆招的模样。 可是,此刻,木雪空间里黑莲花的花苞都长出来了,已经进一步成长的她,可不是看着敌人接近自己只会戒备的少女了。 所以,在得知木蓉会转学来浩宇高中的事情后,木雪迅速就跟罗兰紫合计了,木蓉来这里无非一件事,那就是给自己膈应。至于怎么膈应自己,呵呵,还用猜吗?不是散布谣言就是跟林予菲一样,想抢人呗。 罗兰紫迅速就告知了自己的一大帮子朋友和追求者。 “那个新转学来的叫木蓉的,是个没教养的贱货,妄想来抢自己堂姐的男朋友。兄弟姐妹们,有心的,使劲折腾;没心的,也别去交好了跟我罗兰紫叫板哦!” 木蓉人还没有到,名声就已经传遍了校园。 迎接她的,是比初三的林予菲还要凄惨的人生。因为十六班毕竟是对待本校同学,多少留几分情面;浩宇高中那就是对待外校人员,毫不留情了。 穿戴一新的木蓉打扮得花枝招展,心里盘算着,就算是不能第一时间拿下宋言穆,起码也要迷倒几个高富帅。木梨更是烫着头发画着妆,她只去玻尿酸隆了鼻子再垫了下巴隆了胸和屁股,同样浑身上下都是名牌,一路走的柳暗花明,圆臀都差点甩掉了。 她们俩一路花枝招展,施施然地扭进了浩宇高中的校门。 一路到班主任办公室都极为顺畅,木梨跟老师寒暄了下,昂着头把木蓉交给他,溜达着离开了。 木蓉被班主任带到了教室,这个班主任也听说了木蓉是转学来抢自己堂姐男朋友的事情,虽然传言不一定真,但是内心已经给这个女生降低了印象分。特别是木蓉那张彩妆的脸,怎么说当老师的还是不喜欢的。 进了高一9班的门,班里同学鸦雀无声,都兴奋又好奇地打量这个传说中的极品堂妹。 木蓉却毫不知觉,以为大家都被她的美貌给惊呆了,得意地扭着进了教室。 嘭! 不知道是谁在教室门口的地砖上涂了一层蜡,木蓉一脚踩上去,脚下一滑,顿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噗哈哈哈哈哈……” “内裤还是粉红色的……” “太难看了这什么姿势啊……” 班里同学笑的拍桌的拍桌,锤墙的锤墙,前仰后合溃不成军。被提前提醒过不要先进教室的班主任黑着脸,这帮臭小子还记得提醒他,靠! 木蓉摔下去的时候磕着后脑勺,眼前有点发黑。全班都在笑话她,却没有一个同学前来搀扶。特别是离她近的两个女生,边笑还边拿出手机来照相,这种情况…… 班主任咳嗽了下,作为老师,还是不能眼睁睁看着学生在地上摔的四仰八叉的。尤其是这个学生还是个穿着短裙摔得内裤都被看光了的女生。于是班主任把木蓉扶了起来,“木蓉同学,没事吧?” 木蓉头还有点晕,原本活力四射的信心陡然间被泼了一盆凉水,萎缩了不少。 “没事……谢谢老师。”木蓉有点发怯了。说不好听点,别看她在家里那么威风,其实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很。在浩宇高中,她现在一个后台都没有,那狗尾巴扬得起来才怪。 “大家好,我教木蓉。木头的木,芙蓉的蓉。我是海塘中学的转学生,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木蓉收起骄傲的气焰,向大家做自我介绍。 全部同学都笑停了,没有一个人给掌声欢迎。 场面尴尬无比。 更尴尬的是,班里没有一个同学愿意跟木蓉同桌。每个人都表示跟自己的同桌感情好的不得了,不想跟个陌生人一起坐。 班主任折腾了半天,知道这帮臭小子们是联合起来要挤兑木蓉了。算了,不跟这些脾气古怪的臭小子们计较,班主任大手一挥,让木蓉自己去坐最后面。 整个班里,没有一个人会跟木蓉说话。哪怕是看起来最温和的男生,哪怕木蓉可怜兮兮地贴过去,她能得到的只有一个后脑勺。更有泼辣的女生,直接上来就是给她一个耳光,让她滚开,别站在自己的座位旁边。 木蓉纠结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兰紫的手机滴滴滴地想起来,看了短信,罗兰紫把手机递给了木雪。 冷冷地笑了笑,木雪的手指点了点上一条短信,“既然张湖给林予菲表白,又天天送早饭送午餐的,咱们就帮帮张湖,让他追到林予菲吧。” “木蓉呢?”罗兰紫有点兴奋,“她怎么处置?” 这段时间,木雪从宋言穆那里学了许多人性分析技巧,现在正是试验的好时机啊。 “先让大家都冷落她,欺负她。然后,再找个喜欢玩的男同学对她好,看看这姑娘是个什么心性。”木雪撕开一包所谓的彩虹糖,跟罗兰紫分享,“如果她乖乖的,从此歇了对付我的念头,那就隔段时间,让她转学好了。” “如果她敢既想要这个男同学的保护,又想指使对方来害我,或者是对言穆哥有想法,那么……”木雪没有说下去,而是嘎嘣一口咬烂了糖。 她和罗兰紫心照不宣地笑起来。 同样一起经历过绑架的人,莫名其妙地多出了许多的默契。 张湖的书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本《如何追求你喜欢的女孩子》的书。也不知道是他兄弟们的好意,还是有其他人看他追林予菲追的辛苦,可怜他才给塞进去的。 追林予菲,其实也不辛苦,就是有点……难度。 给林予菲天天买早餐,她会接受,也会非常诚恳地道谢,但是总会和朋友们一起分享。 约她一起吃中午饭,她也会接受,但是会自己帮忙给你打上所有的饭菜,然后不跟你坐一个桌子。 带她出去玩,偶尔她会答应,大部分时候不答应。答应的时候,总是带上一两个闺蜜。 这到底是接受,还是不接受? 虽然万分不想看这本书,但是张湖还是忍不住翻开了。 一张照片落了出来,是林予菲赤裸上身的照片,身上有些伤痕,眼神锐利又屈辱,校服裤子都被拉到了膝盖,内裤上斑斑驳驳遮不住的春光。 咕咚咽了一口唾沫,张湖下腹一紧。他第一反应不是为什么林予菲会有这样的照片,而是谁给他这张照片。在他心里,林予菲俨然是拍这种照片赚钱都不奇怪的人。 照片的背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外纯内骚。 四个字,简洁有力地评价了林予菲。 思绪跳跃回那个郊外的夜晚,在帐篷外听到的那些淫词秽语。张湖鄙薄地抽动眉毛,是啊,看起来跟个女神一样,还不是被有钱人一勾就把持不住。要不是魏哥说他能追上林予菲就给他一万块钱,并且林予菲长的确实合他胃口,他才不会坚持这么久呢。 哪个女人不是女人,非要在林予菲身上吊死啊。 不过……反正是个,自己就别扭扭捏捏的好了。不如…… 张湖一咬牙,为了自己的下半生和下半身,孤注一掷又如何。再说,林予菲本来就不是什么纯洁的货色。 作者有话要说:上辈子,张湖和林予菲一起害死木雪。 这辈子,他们俩……╮╭狗咬狗一嘴毛啊 至于木蓉,==苦日子才开始呢。 今天是拜托存稿箱发的文,亲爱的们的留言我回来之后再回复噢

上一篇   43

下一篇   45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