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成长

这段时间,宋言穆很疲惫。吴家虽然半上不下,但并不代表实力弱小,想要侵吞它,还是很棘手的。 不管宋言穆再多么早熟多么英明神武,毕竟年龄在那里,阅历也在那里。 木雪隐约知道宋言穆在干什么,不过她帮不上忙。没办法,两辈子加起来,木雪也对金融啊资金流转啊股票投资什么的没有天分,哪怕是重生的,她也只能搞点买房置地的产业,努力争取日后当本省的“房姐”。 布置的温馨又不失豪华的客厅里,宋言穆躺在沙发上,手指头揉着眉心。 一双白皙纤细却包含力度的手伸过来,温和地拨开宋言穆的手指,按到了他的眉头,以及太阳穴上,缓缓按摩。 宋言穆舒服地喟叹一声,“小雪……” 莫名其妙地有点脸红,小雪清了清嗓子,低声安抚道,“累了就休息会儿,我给你揉揉。” 心中有一阵暖意流淌而过,宋言穆勾了勾唇,当真睡了过去。 等宋义德回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温馨的画面。 他的侄儿浑身沐浴着祥和的灯光,深情满足又平静,缓缓的呼吸证明着他熟睡的惬意。身边,专心致志按揉着男孩头顶的木雪仿佛也笼罩在温馨之中,眉目娴静。 再对比下自己做小伏低,洛翼却毫无波动的冰冷情绪,宋义德瞬间眼红自己这个侄子来,非常想提根棍子出来棒打鸳鸯以泄心头之愤! 当然,心里酸一酸是可以的,真要干这么没有品的事情还是不行的。 宋义德刚刚走进客厅,宋言穆就醒了,他懒懒地坐起来,招呼自家五叔,“今天约会怎么样?” 一屁股坐回沙发里,宋义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难于上青天啊……” 习惯性地把木雪拉到身边坐下,宋言穆盯着木雪。 木雪浑身发毛,“干,干嘛?” “帮帮我们五叔咯,他的情路都难于上青天了。不然他肯定会看我们不顺眼的。”宋言穆似笑非笑地瞅宋义德。 宋义德有些不明所以,木雪能帮他们? 犹豫再三,想了想自己从宋义德这里抱走的小盆景们,木雪咬牙点头,“行啊,怎么帮?” 手指点在木雪的额头上,宋言穆满心都是宠溺,“笨,这种简单的事情,当然要你自己想办法。” 默然无声的木雪心中腹诽,我能想什么办法……除了情绪感染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被张湖毫无顾忌的追求行为搞得很烦躁的林予菲,这周索性答应了跟吴新去旅游散心。 说起来吴新,那也是林予菲的追求者之一。不过吴新显然聪明多了,他并不会直接说出来我喜欢你,而是借着自己是林予菲干哥哥的身份,时有时无地送点贵重礼物,极为偶尔地以非常正常的理由约一下之类的。比起张湖那样堂而皇之宣告天下的模样,倒是给自己留了退路。 比如这次说的旅游散心,表面吴新说的是几个朋友约他一起,车里还有位置,问林予菲对那个人造花海景区有没有兴趣,据说这段时间去可以送玫瑰精油什么的。 林予菲和吴新的接触是很点到为止,毕竟吴天赐不是个好相与的,吴家还有那么一个不择手段的神经病大姐。所以,要让吴新对自己有非同一般的好感,又不能又过分沉迷的好感,这个度把握起来,是很费精神的。 吴新把头放在林予菲的肩膀上假寐,心里甜蜜蜜的。毕竟林予菲很难得答应他一次,平时都是在学校里面学习或者是给同学补课什么的。吴新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这个女孩子给挖走了。 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纯洁善良的人呢?还这么漂亮……跟吴家人完全不一样的存在,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的安琪儿。 此刻,他的安琪儿林予菲正在盘算着,能不能借吴新的手收拾下张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臭小子。 这片名叫“天上花都”的人造旅游景区确实漂亮,上千个品种的花卉汇聚成海,不同的花卉区是不同国度风格的建筑。此刻吴新他们歇息在桂花区域的中式建筑。 依在栏杆上品着桂花茶,林予菲假装没有看见吴新跟原本要和自己住的女孩子交头接耳的模样。 难不成,今晚想跟我一个房间?林予菲默默思考着。 一双温暖的手抚上了林予菲的眼睛,吴新坐打林予菲旁边,“怎么愁眉不展的?” 倒了一杯桂花茶递给吴新,林予菲惆怅地叹一口气,“有心事。” “怎么了?” “唉……” 看心上人隐忍惆怅的模样,吴新心疼的不得了,“予菲,有什么事情你要说出来,我是你干哥哥,难道还会不帮你?” 林予菲感动地握住吴新的手,“我知道你会帮我。只是,这种事情,不知道怎么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予菲又犹豫了半天,才把张湖没脸没皮追求她的事情讲了。吴新听后非常生气,“就他这种货色,也敢追你?还三令五申的不知进退……哼,予菲,你不用郁闷,这事儿我来解决。” 闻言林予菲担心地摇了摇吴新的手,“你也别太吓着他了,毕竟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他虽然方式过头了点,但是人还是不错的。” 越是听林予菲包容张湖,吴新心里的邪火烧的越是旺盛。张湖你就是看中予菲性格好,不能直接骂上脸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别让他知道是我说的……否则……学校里的……”林予菲欲言又止。 “我知道,予菲你放心好了。” 闻言,林予菲放心地点点头,乖巧地冲吴新微笑。吴新心中一动,在林予菲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这是给干哥哥的谢礼。” 林予菲羞红了脸蛋,低不可闻地说了声讨厌,惹得吴新哈哈大笑起来。 不久之后,张湖在归宿假的路上被人堵着狠狠揍了一顿,去医院躺了一个星期才回来。 知道这件事情的木雪前思后想,多方打听,目标锁定在了林予菲身上。结果还真给她打听到了,堵张湖的那些人收的是个姓吴的少年的钱。而林予菲跟吴家吴新隐秘地走的很近。 差不多想清楚了前因后果,木雪笑嘻嘻地给魏铭月打电话。 “铭月哥,我小雪,给你讲个有趣的事情……” 魏铭月接了电话,听完木雪的推测,顿时精神抖擞,“好叻,我立即去医院走一遭。” 去医院安抚了张湖的魏铭月不经意间提起,林予菲跟另外一个男孩子出去旅游,周五去的周日下午才回来,在外面过了两夜呢。还有就是,张湖这次挨揍的原因很奇怪,又不是抢劫又不是寻仇的,莫名其妙看他不爽……怎么可能嘛。 不用魏铭月做过多的引导,张湖直接就把这两件事情连接起来了。他认为,肯定是林予菲的其他追求者来教训自己的。 可是魏铭月风轻云淡地说,如果你连个女人都追不下来,以后又有什么大用呢?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张湖如遭雷劈。曾经魏铭月说很看的上他,要栽培他当左右手,现在却因为一个水性杨花的林予菲,就要影响到他的锦绣前程。 二话不说,一出院后,张湖就把林予菲约了出来。 “你就这么喜欢我,到了非要不可的地步吗?这不是爱,这是畸形的占有!”林予菲端着奶茶杯子,仿佛被欺压的柔弱小白兔,眼眶都要红了。 可是张湖不为所动,他先是讲自己知道了谁揍的他,然后告诉林予菲,我因为追求你而受了这场无妄之灾,你必须给我赔偿,至少当我三个月的女朋友。否则,他就要抖出野营那天晚上的事情。 林予菲当然是不承认啦,野营那天晚上,什么事啊?你说我勾引魏铭月?开玩笑,那天晚上我睡的好好的,你不要自己乱做梦诬陷别人好不好。 张湖也算是有本事,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自己当晚录音了,随便林予菲你信不信,要么当我三个月的女朋友,要么我直接交给校长,你看着办! 所以,最后林予菲退让了一步,她没有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只说要听听录音。张湖一听,这娘们还诈自己呢,怒火熊熊地说咱们不用谈了,我直接交给校长你跟全校同学一起去听吧。 “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么卑鄙龌龊的事情。”林予菲收起了可怜兮兮的神色,“好,三个月,不过,你别想占我什么便宜。” 闻言张湖更是火冒三丈,当了我女朋友,还不准我占便宜?你的便宜都是给有钱人占的,我还不能亲亲摸摸了? 邪火一股股上升,张湖看了看包间门,很好,刚刚自己反锁了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身的□突然高涨,怎么都克制不住,□都快要爆炸了。 “行啊,不过,起码让我接个吻吧,今天可是我们确定恋爱关系的日子。”张湖放松了表情,站起来转到林予菲旁边。 林予菲皱眉,还没有来得及拒绝,张湖一把捂住林予菲的嘴,扯下林予菲脖子上的丝巾卷成一团塞到她口里,一拉一压直接把她扑倒在桌上,面朝下,掀开裙子,硬挺好不吝惜地捅了进去。 张湖的情绪,不对劲,怎么突然就这么…啊!混蛋,直接就进来了! 瞬间的刺痛让林予菲努力挣扎,奈何却被面朝下地压着,怎么也挣脱不开。背后的人不停地耸动着,由于是初次的缘故,没多久就射了出来。 自觉完成了魏铭月给的任务,并且出了心中一口恶气的张湖神清气爽了。等他大脑重新启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突然爆发的愤怒和□的支配下,竟然□了林予菲。 死一般的寂静在蔓延。张湖擦了擦手,清了清嗓子,“反正你都是我女朋友了,上你也没有什么关系。虽然我是第一次,但我不介意你是不是处女,三个月后咱们分手就是了。” 张湖认为,你能跟别的男人出去过夜,肯定早就是不知道被上了多少次的了,我就算强了你,那也是你勾引的。 千丝万缕的杀机弥漫进脑海,林予菲克制着自己失声尖叫的冲动。第一次,她辛辛苦苦珍藏的第一次,没有给魏铭月也没有给吴新,竟然被这么一个穷小子给强行占有了?告他?不,她日后是要嫁给有钱人的,怎么可能把这种破事说出去。那么…只有借刀杀人了… 当面没有跟张湖说什么,一转身,林予菲就给吴新打了电话,凄凄切切地告诉干哥哥,她被张湖威胁了,张湖造谣说她跟助学金资助者有不正当关系,还要求她当他的女朋友,甚至还强行占她便宜,幸亏她机警才逃脱。 奶茶店隔壁包间的木雪睁开眼,对花豹笑得一脸腹黑得意。 管不住自己□的渣男,有强烈处女情节的张湖,感染你的□,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吴新一听林予菲的电话,怒火中烧霸气外露,为了讨干妹妹欢当晚就带了人亲自都了张湖。 “敢觊觎我干妹妹?嗯?之前对你手软了,你还以为予菲好拿捏是吧?臭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吴新对着张湖被架起来的腿,狠狠一钢管砸了下去。 “啊!!!!!!” 张湖的惨叫响彻了巷子,他牙龈都要咬出血了,“呸,干妹妹…狗男女,贱人果然好本事…亏我之前还以为她是什么好货,原来就是个千人骑万人压的破鞋公交车!” 听见心爱的女人被侮辱,吴新索性再一钢管敲断了张湖的右手,“骂啊,再骂,四肢一起给你废了,从此之后你就爬街上要饭去吧!告诉你,予菲是我的,谁都别想染指。” 终于被吴新的暴戾吓软了身子,张湖垂着头一言不发,装晕了过去。 也幸亏张湖聪明,在被堵住的时候就拨了魏铭月的电话。魏铭月接起来之后直接查线录音,这下好了,不仅做实了吴新蓄意伤人的事实,林予菲也被牵扯了进来。张湖没敢在这种地方说魏铭月跟林予菲的事情,但是言之凿凿地诋毁林予菲那是丝毫不掺假啊。 拿着吴新率人打断张湖胳膊大腿的汇报,宋言穆翘着二郎腿坐在软皮沙发上,对面是满眼冒精光的木雪。 “看,很多事情,并不需要你亲力亲为,而是小小改动一些细节,增加一些情节,他们自己就闹了个天翻地覆。” 木雪认真地点头。 “现在,就让吴家为了吴新这个不成器没眼力的家伙,好好的纠结一番吧。”宋言穆微笑着合上资料夹,“兰紫,还有以前你们班的李湘华等人,平常你们联系也挺多的。这些资料你给他们去发挥发挥。” 露齿一笑,木雪补充道,“还得让魏哥哥给张湖请一个义务律师,好好跟吴家人周旋呢。” 因为吴森若的关系,木雪这帮子人对吴家可谓是厌恶的彻底,林予菲又是个阴魂不散的阴险小人,他们勾搭在一起几乎就是木雪他们的终极必杀对象。 而上辈子的张湖,还是和林予菲一起把木雪迫害死的渣男啊。这辈子能有幸看他们两个狗咬狗,真是再好不过了。 “小雪,讲个好消息给你听。”夸赞地拍拍木雪的头,宋言穆指指自己的脸,“亲一个,就告诉你。” 站起来伸个懒腰,木雪鄙夷地往门外走,这货又发什么神经。 “不亲无所谓,反正是吴森若的消息,你也没有必要知道。” 已经走到房门的木雪拐着弯回来了。 “小雪啊,你是我女朋友,怎么每次都对吴森若那么上心,不怕我吃醋之后来个兄弟反目吗?”宋言穆把木雪拉到自己腿上,揉捏着木雪的腰。 虽然两人在不知不觉种已经变成了情侣相处模式,但是木雪内心深处还是觉得这样很奇怪。非常奇怪,似乎宋言穆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属于过她一样,或者说总有一天宋言穆会离开的感觉。 空间中,那一汪湖水还在扩大,这证明着宋言穆心中的木雪越来越重要。 可是为什么木雪还是觉得,不踏实呢? 摇摇头,放弃走神思考这种高深的问题,木雪亲昵地在宋言穆的脸颊上吻了下,坏笑道:“因为森若是我异能的源泉啊。” 似乎没有想到木雪会回答出这样的答案,宋言穆握住木雪的手,在木雪的脸上也吻了下,“我呢?” 仔细思考湖水的作用,木雪皱着眉努力回答,“是…滋养我精神的湖泊,迄今为止最宽广和美丽的存在,只能包容我的存在…” 沉默了很久,宋言穆抱紧了木雪,“你是我尚未长大时遇到的唯一…你会是我今生的唯一…” 有些人,只能在特定的时候遇到,你才会把她放进心里。宋言穆最脆弱和混乱的时候,就是刚刚来到海塘市的时候。家族的背弃,命运的愚弄,无法对抗的命数…那是他最脆弱无依的时候。那个时候,吴森若和刘爽走进了他的内心,紧接着,木雪也走了进来,并且带给了他超乎想象的希望。 从那一刻起,木雪就是他的唯一,是他唯一的稻草,唯一的浮木,唯一的女孩,伴随着他一步步强大。仿若树苗尚且稚嫩的时候被刻上的痕迹,等树木枝繁叶茂难以描刻的时候,曾经的痕迹便以深入树心,也许外人看不见,但是树木知道,它已经永远在自己心里。 “到底什么消息,你还没有说呢!”木雪扭来扭去不满意地抗议。 “森若要回来度假,时间应该有一个月。” 随着宋言穆话语的落地,木雪激动得快要跳起来了,掏出手机二话不说就开始通知刘爽和罗兰紫,结果人家刘爽早知道了,只是遵从哥们义气没有告诉木雪而已,至于罗兰紫,纠结了半天只说了句这混蛋要是敢不来见我我就抽他巴掌。 宋言穆无奈地看着木雪激动得上跳下窜,开始认真考虑吴森若会不会成为自己情敌这个问题。干脆,撮合下森若跟兰紫? 作者有话要说:宋言穆!表白鸟 =w=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森若会回来一趟哟 上辈子林予菲在怀孕后主动和张湖就勾搭了一腿,这辈子嘛……张湖提前插了一腿╮╭ 渣男渣女开始互咬鸟 还有,之前木有注意看到霸王票,有亲提醒俺才发现,嘤嘤嘤嘤! 豆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0908:08:33 素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0911:19:27 yoy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1015:28:01 s君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9-1316:56:26 teacat00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1410:38:44 s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1415:19:08 谢谢上面的亲爱的们!!!抱住挨个mua俺会努力加油写文的!

上一篇   44妄想

下一篇   46森若回国休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