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森若回国休假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46森若回国休假

被全班乃至全校同学孤立的木蓉日子过的非常不好,连带着木梨的心情也非常不好。你看,侄女儿快一个月了,连宋言穆的毛都没有看到一根,更别别说撬木雪墙角了,那自己想拿下宋义德的计划,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去了。 责怪别人,是木家人的本性,为此木梨毫不留情地训斥了木蓉一顿。 “班里同学不理你?那肯定是你不会处事儿呗,蓉蓉啊,你舅舅花大价钱把你送这里来,可不是让你天天述说自己受了多少委屈的,木家的前途还在你裙角上呢!赶紧想办法去!”木梨气得直哼哼。 因为知道不被大家喜欢,木蓉在浩宇高中一直是夹着尾巴做人,一时间倒也没有做出多么极品的事情,曾经的耀武扬威和自高自大在一群真、高富帅白富美面前更是碎成渣渣扫都扫不起来。 想接近宋言穆?宋言穆是高三生,课业本来就多,高一高二高三又是分开的三栋楼,人家宋大会长身边时刻都是一群追随者,尤其防备的就是木蓉这个冒出来的傻逼。木蓉能远远隔着看宋言穆一眼不被别人“不小心“踢倒/踹到/垃圾桶盖头上/足球篮球网球打脸上,就不错了。 当然,宋言穆每天还是要抽空跟新任学生会会长交流下问题的。那么,木蓉干脆进学生会? 人家部长们不说话,光部员出来斜着眼问木蓉有什么特长啊,学了几年啊,来一段?然后木蓉自以为学了几个月可以拿出手的钢琴古筝就彻底丢人现眼了,唱歌音调不准,画画功底不够,跳舞下盘不稳,外语?就她那成绩,英语都磕磕绊绊,怎么跟别人法语德语意大利语乃至阿拉伯语比啊。 综上所述,木蓉原本比城墙还厚的脸皮都被一层层拨裂成了洋葱皮,熏得她自己满眼是泪。 体育课上,长得五大三粗的体育老师正在带大家做趣味团队游戏,其中很常见的一种,让一个同学站到高台上闭着眼睛倒下去,然后其他同学借住。 当体育老师提出谁来做示范的时候,全班同学都看向了木蓉。 木蓉惊惶得像一只被猫逮住的鸟儿,她知道如果自己上去,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同学会接她。于是她拼命摇头,表示自己今天不舒服,不能参加这个游戏。 “你哪天是舒服的?”体育老师也不高兴了,每次体育课木蓉都会以各种理由不参加集体游戏,怪不得要被大家排挤。 木蓉低着头不说话。 结果旁边的学生们开始起哄,两个男生直接把木蓉给拖到了高台上,木蓉开始凄厉的尖叫,引得操场上其他班的同学们纷纷侧目。 那两个男生倒是玩的很开心的样子,直接把木蓉推了下去。 “啊!!!!!!!!” 木蓉吓得差点没有晕过去,然后才发现自己被同学们接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胆小鬼。” “哎哟赶紧放开噢,说不定她都尿裤子了!” “真是的,老师,以后不让她上体育课好了,一点团队信任感都没有……” 各种叽叽喳喳的讨论声,还以其他班的哄笑声传入耳朵。木蓉挣扎着想从一群人的手里下来,结果同学们默契十足地同时松手。 虽然高度不怎么样了,但是木雪还是觉得自己摔的很疼。 体育老师看得出来班里同学在故意捉弄她,算了,以后还是不让这女同学参与团队游戏了,免得被欺负的更狠。 木蓉蹲坐在校园银杏树角落里。老师让她自己一个人去旁边休息,她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迅速把自己放到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木蓉眼泪汪汪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完全就是天鹅群里的鸭子,花园里的杂草,人人都看不起她,欺负她,羞辱她。 凭什么木雪就能跟校园女神罗兰紫一起勾肩搭背,就能有那么多人对她们畏惧讨好。 凭什么,明明木雪之前就是个黄瘪瘦,丑的一脚可以踩到土里去,明明就比自己差多了! 正在啜泣的木蓉面前,多出了一只手。 木蓉呆呆地望向面前,那是一个笑容柔软的男生,海蓝色上衣,深灰色长裤,无数金黄的银杏叶从空中落下,印衬得他无比美好。 “学妹,你怎么哭了?” 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高二学长,木蓉鬼使神差地握住了对方的手,“学,学长…谢谢…” 这,这是?木蓉的心扑通扑通跳起来,太好了,起码,起码自己还是有人喜欢的。你看,这不是有人对我抛出橄榄枝了吗?虽然不是宋言穆,但是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先叼住一个金龟再说啊! 在木蓉和学长开始萌发所谓的爱情的时候,张湖被吴新恶意伤害的案件正在海塘市闹的沸沸扬扬。 家庭贫困的优秀学生被富二代打断手脚,原因是为了争夺一名女生? 报纸的报道后,电视台也紧接着做了一期节目。这次的节目不像木雪被班主任伤害那次,所谓的打打招呼塞塞钱就压下来。而是雪球一般地飞速壮大,引发了剧烈反响。警察迅速介入这起案件,虽然犯罪嫌疑人是未成年,但此等极度恶劣的,和黑社会有关的刑事案件,可不是光嘴皮子说说就过去了的。法院那边也迅速受理了这份案件,还跟媒体打招呼说一定会给贫寒学子一个公道什么的。 吴新的身份子啊网络上被爆了出来,市商会主席的私生子啊,还是带回家的情妇的孩子。噢哟,吴家竟然还有那么多的密闻来着?吴天赐年轻时候当知青就到处留情,现在更是带着两个情妇回家登堂入室,正妻和正房儿子被逼得远走国外?果然大户人家出丑闻! 群众草根们狠狠娱乐了一番,同时也在网络上群情激愤,要求严处! 紧接着,被吴新和张湖所谓争夺的那个女孩子也被扒了出来,父母干什么的,林予菲在哪里读书,是吴家的干女儿,跟着吴新出去旅游过多少次,张湖是多么深情的追求,事无巨细地铺开来讲。 有人觉得林予菲无辜善良,有人却揣测是不是林予菲指使干哥哥殴打张湖。当然,也有人淫秽地指出,林予菲的家庭跟吴家差的是天壤之别,怎么莫名其妙就干女儿了?到底是干女儿还是儿媳妇,这可说不准,更说不准的是吴天赐老牛吃嫩草呢!人家吴新这是帮小妈出头,懂不懂! 面对各方面铺天盖地而来的闲言碎语,林予菲饶是城府深厚,也有些胆怯了。原以为吴家财力雄厚,想必关系也大,这点小事掩盖起来不在话下。哪知道现在闹的是满城风雨沸沸扬扬,丝毫不见被压制的迹象。 事到如今,林予菲只能咬牙硬撑着,一方面担心张湖咬出自己和魏铭月的风流韵事,一方面又担心吴天赐迁怒自己害了他儿子。警察局那边又是三番四次找她去做调查,无论她做出什么可怜样都不会被好好对待,总是冷冰冰地呵斥她。 咬牙切齿的林予菲思考了半天,虽然自己没有被实质性地怎么着,但是这名声真是被损的一落千丈。她的追求者少了一大半,原本围绕在周围的很多女生也开始私底下八卦她是不是真的脚踏两只船。 在吴家为了吴新的事情焦头烂额的时候,吴森若已经回到了中国。 n省有一家极为私密的疗养院,藏在深山里,绿化程度极高,建筑外观和当地农房极度相似,所以就算是从卫星拍图片,也看不出什么来。 这家疗养院秉承高级会员制,并且进山的通道有特别设计,每个进来的人都不会和别人相遇,出去的人也见不到其他人。每个病人单独有一栋楼,专人服侍。楼与楼之间隔的非常远,相互的保镖都非常警醒,不会让不同楼层之间的人相互串门的。 呼吸着百年大树制造的纯净氧气,脚踩着做工精良的原生态石板,吴森若带着一个红发绿眼的外国少女,身后跟着四个体型彪悍的黑衣保镖,一行人走的很快,却又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c28楼很快就到了,一栋绿色瓦房坐落在山坳里,房前还有一池荷叶。 c28楼的保镖疑惑地看到这一行人,是来探望房里的吴小姐?一般不是只有吴先生才会来吗? 红发绿眼的少女率先走上去,掏出一张钻石会员卡,还有疗养区上层专用的通行证,咧着嘴笑得一脸灿烂。 “这位是吴先生,吴小姐的弟弟。家父工作太忙,我们来接吴小姐回去过生日,然后再送回来。”少女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仿佛自小在中国长大。 检查证件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保镖们打开了门,请吴先生和他的随从先上去,“我马上通知医生来给吴小姐注射镇定剂。吴小姐对除了您父亲以外的人都有攻击性,还请您们多多注意。” 吴森若带着一副宽边防风镜,保镖们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看他微微一点头,动作说不出的凌厉。 带着身后人进了房间,吴森若走到二楼,推开吴瑜遐的房门。 吴瑜遐坐在窗台边上,脸部肌肉的组合很诡异,明明是安静待着,你却会感觉她在扭曲地咒骂着什么,再加上瞎了一只眼睛,整张脸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听到开门声,吴瑜遐无意识地转头,然后瞳孔一缩。 “贱人!吴森若!我要杀了你!还我儿子命来!”吴瑜遐张牙舞爪凶狠地扑了过来,提起木制的椅子往吴森若身上砸去。 轰隆! 椅子在吴森若身上碎裂,吴森若却左右动了动脖子,似乎刚刚只是被轻轻拍了下。 抓起碎裂椅子的尖刺,吴瑜遐还要扑上去,这时候吴森若快如闪电地出手,一把捏住吴瑜遐的手,啪一声直接把一百斤重的她甩了起来,狠狠摔到对面墙上,撞得吴瑜遐一下子瘫软下去。 红发少女淡定走上去,翻过吴瑜遐,手里的喷雾对准吴瑜遐的瞳孔,轻轻一喷。 闪烁着疯狂和愤恨的眼眸呆滞半秒,缓缓合上。 整个过程除了发疯的吴瑜遐外,其他人一言不发,几乎在十秒内,就收拾好了吴瑜遐。等医生来的时候,他们只需要把人放上担架,然后吴森若带来的保镖担着人就离开了。 医生看着满地碎裂的木屑,啧啧啧地感叹,吴家小姐的战斗力啊,这都毁坏了多少家具了。 “医生,她是真的疯了?” 隐蔽会所里的吴森若没有再戴那副装酷的眼镜,随意地歪着身子半躺在沙发上,红发少女坐在他旁边。 对面穿着打扮都很像是个调酒师,实质上副业也确实是调酒师的医生耸耸肩,“确实疯了,受了很大的刺激,后遗症非常严重。她这样的状况,这辈子都没有清醒的可能。” 想起这几天来,吴瑜遐红着眼发疯的模样,吴森若也相信了这点。不过,她是怎么发疯的? 当时她跟木雪还有罗兰紫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木雪现在还好吗?宋言穆对她好不好? 木雪的现状,宋言穆还是很细心地会告诉他。他想问,却不愿意问。毕竟木雪是宋言穆的女朋友,自己又是宋言穆的好兄弟,大家是日后一起拼搏的战友。没有必要因为一些担心,或者是一些关心,扰乱了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吴森似阴沉冷酷,其实,才是心地最柔软的那个人。 “如果是这样,我就准备的人的就可以用了。”吴森若收回思绪,“现在,把吴瑜遐送出国去,换个身份国籍还有姓名,扔到个我们自己人把控的疗养院吧。” 医生点燃一支烟,“兰提那姑娘真勇敢。” 兰提,一个出生在国外贫民窟的亚裔女孩,脸部被人用滚开的油烫过,眼睛也被烫瞎了一只,显得丑陋无比,身材和吴瑜遐却非常相似。 从医生手里摸过烟,吴森若也点燃一根,“兰提是个好姑娘,她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情报人员。这只是她的试炼而已。” 红发姑娘想去抢吴森若的烟,吴森若在她脸上轻轻拍了拍,“艾薇儿,乖点,别闹。” 艾薇儿哼哼一声,扑倒医生手里,两人你来我往地过了好几招,医生才大发慈悲递了一根烟给艾薇儿。 “nikon,不管兰提有多优秀,你都要记得我才是你最忠实的跟随者噢。”艾薇儿边抽烟边苦着脸提醒,“不然,女人的嫉妒心是很恐怖的。” 斜了艾薇儿一眼,吴森若也提醒道,“你不算女人吧?顶多算半个。” 挑挑眉,艾薇儿哈哈大笑起来,“还剩下而二十天左右的假期,你打算怎么玩?” 吴森若弹了弹烟灰,“老东西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等着吧。兰提应该会很快过来的。”如果有空,他还是想去看看木雪,看看言穆,还有刘爽。 看看他心中最重要的这些人。 吴天赐的一生其实是波澜起伏的。 出生时候作为独子的被宠溺,当知青时候被指来喝去,爱的女人无法娶回家最终天人相隔,不爱的人却因为家族利益无法离婚,最喜欢的女儿吴瑜遐发疯,最器重的儿子吴新犯了事儿被闹大了怎么也盖不住。 生意上莫名其妙受了很多打压,追根溯源找不到幕后黑手;老爷子失望透顶避而不见,正室儿子出国自后龙入大海再无声息,宋家对他从此不咸不淡。 头疼啊……吴天赐满身疲惫地回到家里,家里三个儿女和两个情妇赶紧迎了上来。 被五人像伺候祖先一样伺候着,吴天赐总算是稍微平复了下内心的郁闷。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很不识时务地响起来。 一看是藏吴瑜遐的疗养院的电话,吴天赐抓起手机心急地接,“喂,怎么了?” “吴先生您好,今天,您的儿子来接走了吴小姐。虽然有疗养院高层出具的手续,但我想还是跟您再报备一声……” “儿子?” “对,因为是高层同意的,我们无权询问他的姓名……那个……有什么不对吗?” 手机都要被吴天赐捏断了,“迅速调监控录像给我看!马上!!!” 气得喘息不止,恨恨地踹翻了茶几,吴天赐几乎要发发狂了,是谁,谁带走了他的女儿! 不出二十分钟,在保镖能力范围之内的录像迅速传到了吴家。吴天赐和他的情妇儿女们,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带着防风镜的男人。 那是他们几乎要忘在脑后的吴森若。 陈湘竹抖抖索索地指着屏幕,这才多久,两年不到吧,吴森若怎么就混成带保镖劫走大姐的地步了?旁边红发绿眼的少女又是谁?他们这是想干嘛? “报警,他们这是劫持!”陈湘竹说话都要不利索了。 吴天赐啪地摔了茶杯,“报什么报,这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们从哪里拿到的疗养院高层许可?没人在背后支持能这么容易?” 白玉彩拉了拉陈湘竹,把惊疑不定的吴梦、疑惑不解的吴圆圆,还有莫名其妙眼冒精光的吴磊给赶了出去。 “天赐,冷静点。现在最有可能支持的,也就是宋家,可宋家不好动啊。”白玉彩敦敦劝导。 冷笑着关了电脑上面的录像,吴天赐没说话。他心里有了决断,宋家不好动,那个宋木雪总好动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森若=a=麻麻对你果然很好吧森若!乃会脱离上一世的悲催轨迹,成为一个超级闪耀的帅哥的! 关于吴天赐,他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上一次木雪异能暴动,他出现在现场,不可能一点影响都不受滴哦!

上一篇   45成长

下一篇   47第二次被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