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二次被绑架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47第二次被绑架

第二次被绑架,木雪已经彻底淡定了。 这次,又会是谁呢? 同样是乙醚捂嘴,拖进车里,秒速冲刺,离开市区。这次的路程跑的要远的多,起码已经四个小时了,木雪都没有见他们停下来过。 并且这次的人神情严肃,装备精良,枪支弹药什么的肉眼都看得见,走路也尽走偏僻小路,不过收费站的那种。 啧啧,这手笔,比吴瑜遐那次高端多了。 醒过来的木雪并没有跟他们搭话,她四肢绑住,头上还蒙了层黑布。 “醒了?放乖点,你男朋友只要愿意赎人,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听到一个低哑的男声,木雪心里噢了一声,原来是针对宋言穆的。 经历过上次情绪感染绑匪不太成功的例子后,中间这段时间木雪可是加强了训练,宋言穆也找来很多不明真相人群专门给她做试验。所以现在嘛木雪勾起了嘴。 你们会后悔绑了一个怪物的。 在换了好几次车,连续行驶了24个小时以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个偏僻的荒废的,养猪场。 没错,就是养猪场。哪怕荒废了,猪屎的气味依然嚣张霸道挥之不去。 绑匪们也非常疲惫了,他们一直都处于神经紧绷中。一到地点把木雪移交,他们觉得自己就算是闻着猪屎也可以睡着。 一路上,木雪倒是轻松,觉得躯体累了就回空间去泡泉水,饿了就吃空间里的苔藓,渴了就吃空间里的西瓜。无聊了还可以和木霜聊聊天,顺便分析谋划下待会儿的收拾计划,此刻的木雪深深感叹空间的好处啊,就算把她一个人扔沙漠里去她都能活的活蹦乱跳的。 有素质的绑匪们把她脚上的绳索解开,关进了一个巨大的废弃猪圈房。猪圈房的四周和顶上都是铁条焊起来的笼子,倒是个关人关畜牲的好地方。 扑面而来的霉臭让木雪咳嗽起来,嫌弃地撇嘴,木雪把自己恶心的感受普及开来。 顿时,那些有素质的绑匪们干呕一片。 现在还不是一网拿下的好时机,木雪默默微笑,不过看着效果,一次性地感染你们不是什么大问题嘛。 已经确定是木雪被劫,宋言穆气压低得可以结冰。刚好是花豹接电话一晃神的时机,站在路边上买饮料的木雪被几个路人撞到了广告牌后面。花豹走过去的时候,人就不见了。这次的劫持比起上次来,高明了许多。 吴森若知道这个消息后,沉默了几秒,“言穆哥,给我十天时间,十天之后,就可以用兰提去换回木雪了。” 狼上明白,只要稳住吴天赐,木雪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并且现在的木雪也今非昔比,可以同时感染方圆五百米范围内人群的的她,只要运用得当,基本上可以算是人形兵器。 可是,当你的心里住着某个人的时候,哪怕她是无所不能的神仙,你也会牵肠挂肚担心不已。 “十天啊……”太长了,一天都太长了。宋言穆有些咬牙切齿,这次回来,他起码要给木雪配四个保镖,全方位的保护。 吴森若也在咬牙切齿,“我会先给那个混帐打电话,兰提那边能快则快,但是为了不露馅,必须要等。“ “我知道。你先打,之后我也回一个。”强制自己镇静下来的宋言穆恢复了淡定,“三姑那边的人你派个去找木雪吧,她的人追踪和隐藏最在行。找到之后不急着救出来,但一定要保证木雪不受苦。” “知道。” 吴森若挂了电话,阴冷的神色浮到明亮的眼眸里,平添了几分冰寂。 “avril,既然老头子不识趣,你就通知那边的人,好好招待下我那个疯子大姐。” 吃着棒棒糖的avril闻言兴奋起来。 吴天赐的心里也饱受煎熬,他一直都偏宠大女儿。也许大女人被任何人带走,都不会有被吴森若带走那么糟糕。在他心中,吴森若是没有人性的,是六亲不认的混蛋,早迟都会成为侩子手。 七上八下的心情,宋言穆会不会舍弃木雪这个黄毛丫头,转而握住自己的软肋的担忧,让吴天赐似乎一瞬间老了几岁。 幸亏手机响起来,是一个不显示号码的诡异来电。吴天赐手有些不稳,差点按成了结束键。 “喂?” “吴天赐,吴瑜遐已经被送出国治疗了。” 吴森若吊儿郎当的嘲讽口气从电话那头传来,“你以为这事儿跟宋言穆有关系?哈,宋言穆确实挺想收拾了我那个毒妇大姐的,不过一直没找到机会。你说,干脆我把大姐送给宋言穆算了?她不是一直都想当宋家人吗,我给她这个机会啊。” “你这个混账!”吴天赐忍了又忍,忍无可忍,“那是你亲大姐!你简直连畜生都不如,当初摔死了她儿子,现在又要害死她吗?” “呵呵……把她还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她已经疯了,我光看看她就已经觉得很开心了。不需要我做什么,她已经收到报应了不是吗?其实本来我是想治好她再折磨的,你懂吗?” 吴天赐深深呼吸了半天,才开口,“看来,你是不想要木雪的命了。” “木雪啊,嗯……我觉得无所谓,不过看在她是无辜被牵连的份上,还是勉为其难的同意吧。毕竟我拿一个疯子来也没有什么用,你呢,好歹能带个女儿回去暖床。不过呢,得你先放了木雪,再去给宋言穆道歉,我才会把吴瑜遐送回来。” 冷笑出声,吴天赐见有戏,态度也强硬起来,“你当我有那么好骗?” “信不信由你。”吴森若利落挂了电话。 被电话里面的忙音刺激得砸了书房里的所有易碎物品,吴天赐暴躁无比。 这个时候,电话又响起来。 见识宋言穆的电话,吴天赐心中要呕出来的鲜血活生生给忍了回去,他气息不稳地接起电话,“喂,宋少有什么要说的?” “我已经跟你儿子吴森若交涉过了,他同意交换。剩下的事情,你们俩自己去琢磨。我这里只需要提醒一点,即便我尚未回归宋家,宋家也不会对我坐视不理。” 捏着电话的手指用力到发白,吴天赐皮笑肉不笑,“放心吧宋少,等接回了瑜遐,我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再也不会有任何往来。” “希望你能遵守承诺。”宋言穆轻声回答,然后挂点了电话。 再一次面对电话的忙音,吴天赐觉得他这辈子的涵养都已经用光了。 当夜,一轮圆月映照在废弃的养猪场上,时而飞过的扑棱棱的鸟儿嘶哑着诡异的嗓子。 除了守夜的三个人员外,其他五个人已经睡着了。蛐蛐的叫声有着令人困倦的节奏,守夜的三个人困意越来越浓,想要睡过去的想法越来越深。 有什么东西浓郁到了极点,那三个人迷蒙地看看对方,最后还是撑不住地睡了过去。 方圆五百米之内的人,都睡了过去。 躺在猪圈里的木雪站了起来,嘴角噙着诡异的笑意。 疲惫也是一种情绪,情绪可以左右思维。现在,大家都好好睡下去吧。 睡着之后,是噩梦时间。 每个人都有恐怖至极的噩梦,陷入梦境的轮回里,一层层地醒过来,却依然发现自己周围是无限恐怖的噩梦。 你们会有什么梦的?被人围攻,血溅当场?或者是永远也没有结束的酷刑,在地狱里被剖开肠肚,丢尽油锅里炸成焦块,可是意识还无比清醒?或者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失去一切,却被荆棘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再或者是父母爱人突然面目全非面目可憎,背叛你抛弃你甚至杀害你? 所谓恐惧,无非是失去、虐待和伤害。而这些感情,木雪都清清楚楚地经历过,发挥起来毫无阻拦。 敢绑架我,没有极度强韧的神经,就要有崩溃发疯的觉悟。 当第一声惨叫划破夜空,疯狂的夜晚节目开始上演。 第一个醒过来的人抱着头凄厉地尖叫,抓起手中的枪开始胡乱扫射。剩下四个人要么当场毙命要么被打伤,被打伤的不是声嘶力竭地痛苦叫喊,就是表情呆滞似乎丢了魂魄。 守夜的那三个人被枪声从噩梦里惊醒,恐惧和绝望占据着他们的脑海,其中两个迅速抽出枪指着对方,同时开枪。 嘭! 合二为一的枪响下,两个人同时毙命。 只剩下了一个人,是他们为首的领队,同时也是跟木雪说过话的男人。 男人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他俯身在地上呕吐着,胆汁都吐出来了。那些过往的阴影缠绕着他,磨割着他的神经,随时会撕裂他的大脑。 可是他意志里一直有一根弦,哪怕被拉到极限了,还是没有断,仍旧强韧地坚持着。 猪圈牢笼里的木雪闭着眼睛,感受着周围的情绪波动,她敏锐地发觉了有一个坚强的灵魂。 噢?坚强的灵魂啊。 “还有没疯的那个,进来吧。”木雪闲适地依在铁条上,刚刚进行完情绪渲染的她浑身都是暗黑邪恶的气息。 刀疤男听到了那个甜甜的嗓音,瞬间明白这一切的源头在哪里。抓紧枪,忍住头脑里的剧痛,他跌跌撞撞地走了进去。 月光透过栅栏,停驻在精灵般美好的少女脸上,却只是为她增添了一抹诡异的冰凉。 “恐惧味道,如何?”木雪笑嘻嘻地问。 刀疤男的手枪还没有举起来,一阵更深沉的绝望和痛苦扑面而来,他如同受伤濒亡的狼哀嚎着,二十七年以来的痛苦和绝望撕咬着他的精神和。 手酸软得再也拿不住枪,鼻血簌簌流出,刀疤男跪在了地上。 “求你……停止……我还不能疯……我还没有见到他……我还不能死……” 听见刀疤男虚弱的求饶,木雪放缓了异能,蹲在地上,仿佛在看一只丧家恶犬,痛哭流涕找不到方向和寄托的、满身伤痕的恶犬。 “如果你心悦诚服地跟随我,我就放过你。”木雪撑着下巴,“把枪扔给我,然后放我出来。” 刀疤男缓过了气,他颤抖着把枪扔给了木雪,然后拿钥匙打开了锁。 “名字?怎么写的?”木雪仔细盯着这个长相粗犷,但鼻梁挺直面如刀削,看起来颇有几分味道的亡命之徒。 “越鞘,吴越的越,刀鞘的鞘……”越鞘凶狠的眼神还有点混乱。 木雪点点头,从屋外尸体和已经发疯的五个人旁边走过去,只轻轻看了他们一眼,没有多说。 屋外的月光十分清亮,冰冷地落满山坡。 “越鞘,我能弄疯他们,就能随时弄疯你。在你情绪波动的那一刻,我会先动手。所以,如果你还想留着命,或者说留着清醒的意识,就不要轻举妄动。”木雪头也没回,语气跟宋言穆学了个十成十的嚣张,“现在你还在犹疑,不是吗?” 越鞘啐了一口,“操,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木雪回头,波光流转的眼睛发着莹莹的光芒,“厉鬼。” 胸口的跳动似乎停了一下,越鞘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他从来不信怪力乱神,可他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子没有说谎。 “交代下,谁是主使?说谎对我没有意义,我能感知到。”木雪伸手。 越鞘丧气地垂着头,“我们只是拿钱办事。拿钱那人也不是最终黑手。不过我们知道,这事跟吴家有关,打算用你换吴家的什么人。” 吴家?吴天赐那个渣爹还是吴瑜遐那个疯婆娘?上次言穆不是说森若要回来了一趟吗?难道是因为这样,吴家拿自己来威胁森若不准回来? 木雪的大脑飞速运转,她小手一伸,“手机拿来。” 恶犬越鞘乖乖递过手机。 本来打算立即打给吴森若的,突然想到自己这被劫出来,宋言穆怕是要担心死了。木雪讪讪地给宋言穆先打了过去,电话才响一声就被接通了。 “喂?” “喂,言穆哥,我,小雪。”木雪小心翼翼地开口。 宋言穆那边安静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努力控制情绪,半晌才镇定地开口,“你现在在哪?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听得出宋言穆其实紧张的要死,木雪心里莫名发甜,她故意压低语调,“很害怕。” “别怕,有我在。” “想见你。” “好。” 木雪憋不住了,噗地笑出来,“好了不逗你了,我已经脱离危险了。现在勉强算收了一个新部下吧。” 电话那头再度哑然,“你啊……确定现在安全?收的那个人可靠?” “他有未完成的愿望。如果起二心,我会马上解决的。”木雪安抚道。 可是宋言穆怎么也不放心,万一对方趁着木雪精神力松懈的时候加害她怎么办? “言穆哥,万一吴天赐那个老混蛋打电话来查岗,一个人都没有了,不会怀疑吗?我刚听说吴家打算用我换什么人……” 这样一提,宋言穆总算是冷静下来。木雪说的没错,如果她现在离开,或者是废了那个人,那么接下来吴森若的安排就会出岔子。 “森若把吴瑜遐带走了。”宋言穆回答,“森若确实有安排,在他那边布置好之前,你身边那个人确实需要。” “那我不回来了。免得万一有人来这边查岗,发现异样。我把位置报给你,你找几个人过来。”木雪不是不懂事的无知少女,她思考了下状况,答复宋言穆。 结束了电话,木雪开始指挥越鞘。 “挖坑把死人埋了。疯了的两个拉去关起来。”木雪也享受了一把颐气指使的感觉。 越鞘瞪了木雪半晌,还是乖乖去做了。 等越鞘离开,木雪拨通了吴森若的电话。 兰提那边的医生早已经给兰提做了整容手术,可是如果没有搜集足够的吴瑜遐的表情语言和肢体语言,光一张脸像,那是绝对没用的。 急于求成总将失败,在国外训练的这些日子,吴森若深刻地明白这点。 可是,他也心急如焚。 宋言穆是怎么搞的,能让木雪这么容易就被劫走,简直是……吴森若咬着牙,真有想给宋言穆一拳的冲动。 恰逢这个时候,那个他随身带却几乎不用的手机响起来。平时他都是关机的,只有自己想打电话给刘爽或者言穆的时候才会打开。 陌生的号码?吴森若戒备起来,把手机递给avril。 avril接起电话,“hello?” “啊?……”电脑那头呆了下,隔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森若?” 冲吴森若挤眼睛,“你找森若?请问你是?” “我是他同学。”木雪也不太敢直接说出自己的名字来,“能请他接电话吗?” 正想捉弄吴森若的avril一个不察,电话被吴森若抽走。 “喂。” “森若?” “小雪?!” 吴森若的震惊显而易见,“小雪你在哪儿?你没事吧?等等你别挂电话,我马上定位……” “别紧张,我已经安全了。”木雪赶忙安慰这个似乎立刻马上就要冲到她身边来的人,“我已经跟言穆哥通过电话了,我没事。” 吴森若松了口气,“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安慰无能的木雪再度词穷,“不是你,是吴天赐那个老混球神经病。不过他们的人可没占到便宜,死的死疯的疯,嘿嘿。森若,我有在好好努力的。“ 明白木雪异能变强了,吴森若轻轻嗯了一声,然后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之间沉默了。 “森若,等这个事情完了,回来好好玩玩?”木雪想了又想,好不容想出个话题。 “嗯,好。” 然后两人再度无言,木雪只要默默挂了电话。 森若怎么变得这么不善言辞了?以前虽然没有刘爽爱闹腾,但也是有的说的啊。 对于侄儿媳妇被吴天赐供公然劫走的事件,宋义德大发雷霆。本来和吴家半冷不热的合作,这下彻底崩盘。 按理说,吴天赐不是一个这么冲动不计后果的人物。但谁也没有想到,他早在上次亲自救走吴瑜遐的时候,就已经被木雪的异能刺激的失去狼了。吴瑜遐精神力不够强大,意志不够坚定,所以当场疯掉。而吴天赐虽然心机深沉城府广阔,但疯狂暴躁的情绪已经在他的脑海里扎根,慢慢发芽。 吴天赐突然在某一天疯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远在b市的宋家第一时间也接到了消息。宋老爷子沉吟了半晌,原本觉得大孙子的事宋家不插手的他,还是觉得被打脸了。但是,到底要不要出手帮,宋老爷子难得地犹豫。 现在木雪还太小,谁也不能保证以后是不是一定会成为孙儿媳妇。并且,如果跟宋言穆沾上联系,到时候宋家这边出事儿的话…… “父亲,这件事即便宋家不插手,可我这当爸爸的也不能不管。”宋义瑾看着宋老爷子变幻的神色,终于忍不住了,看似温和实质强硬地给宋老爷子表态。 宋老爷子摇摇头。他果然还是不愿意赌,之前赌过一次,把言穆留在身边。可是那个结果……他觉得杀伐果断了一辈子的自己,都承受不了。 宋义瑾心里憋的难受,“父亲,言穆跟着五弟这么久了,有给五弟带来过什么危难吗?” 明明五弟宋义德过的好好的,甚至连恋人都回来了,现在也稳步地在弥补曾经的感情裂痕。明明一切都不是以前那样了,为什么父亲还是不肯松动呢? “好了义瑾,我知道你的心情。义蕊那边我不是没有拦着吗,吴森若那个小子如果真有本事,自然会解决这件事的。”宋老爷子的动摇只有那么一瞬,最终回归磐石,“别轻举妄动,给宋家招了什么灾。” 宋义瑾木着脸答应着,心里想,不借住宋家的力量,难不成我就是废物?连儿子儿媳都保不住,还算什么一家之主。 一回家,宋义瑾的电话就通知了自己忠心的下属,还有他五弟宋义德。宋义德那边听言穆说木雪已经脱离危险,松了一口气的他也正牙痒痒地要收拾吴家的另外一个小兔崽子,吴新。兄弟俩这一合计,迅速达成了收拾吴家的有效方法。毕竟吴森若那边也是借助的宋义蕊的力量,要想知道吴森若到底会干什么,并不是有一件难事。 作者有话要说:=a=看到昨天的留言才反应过来,之前随手给森若取的名字竟然是……尼康 囧了个囧,万分悔过! 现在改新名字,叫william,词根应为will,有“意志”“强有力的保护者”等意思,历史代表人物有征服者威廉一世,威廉莎士比亚等等。 至于艾薇儿,捂脸,人家素真的喜欢这个名字啦,avril,来源于法语,又可以叫阿夫里尔/阿弗丽尔,男女都可以,含义是“四月”。这个就维持原定嘛哈 以及,感谢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1612:00:22oo爱你

上一篇   46森若回国休假

下一篇   48绑架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