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绑架后续

张湖的案件要开始审理了,他一口咬定肯定是林予菲指使的吴新,并且要求林予菲来给他道歉。记者采访林予菲的时候,林予菲哭得跟一个泪人儿一般,老师和同学们尽管不齐心,还是护着林予菲的。 可能是林予菲的拒不探望和拒不道歉彻底惹怒了张湖,在几天之后,一段隐讳情色的录音流传开来,从网络到私下传播,林予菲的形象像多米罗骨牌一般迅速倒塌。录音里的男声被稍微处理了下,可是女声却听得清清楚楚。林予菲呻吟着哥哥喊不停的声音,听得一干校园青春男生冰火两重天,身体热了,心凉了。 吴新当然也收到了这段录音,他面色苍白地呆坐了很久,然后如梦初醒地开始私下调查林予菲。结果在林予菲的同学颜秋那里得到了证实,他心尖尖上的人,确实为了钱跟助学金赞助者有一腿。以及林予菲经常接受其他男生的礼物之类的,颜秋都说的确确凿凿。 曾经对林予菲的温柔善良有多憧憬,此刻的吴新就有多懊恼仇恨她的伪装。 此时的吴天赐根本分不出心来管吴新,他全身心都投入在和吴森若的较劲中,只为了早日接回吴瑜遐。吴新的母亲白玉彩咬着牙关死撑着,可是不知道从哪里又来了一股力量,介入了这个案子,以影响极其恶劣为由,推动着法院重判。 最终,吴新被判了六年有期徒刑,赔偿张湖医疗等费用共50万。 吴新入劳教所那天,白玉彩哭成了泪人。林予菲也来送他,同样弱不禁风伤心欲绝,一直哭着说是我害了你……是我对不起你…… 心性本就偏狠毒的少年吴新淡漠地看了林予菲一眼,再也没有理过她。 而白玉彩,在送走吴新之后,扯过林予菲就是狠狠的耳光,高跟鞋一脚一脚地踹在林予菲身上,似乎要活活打死她一般。林予菲哭喊着求白玉彩原谅,说自己也是被算计的,真的不是她的错。周围的人看一个成年女人殴打柔弱少女,动了恻隐之心来拉架,威胁白玉彩说劳教所就在前面呢你儿子刚刚才进去。白玉彩这才恨恨然地作罢,但是心里,已经把林予菲恨到了骨子里。 小贱人,以为吴瑜遐要用你,我就不能对付你吗?走着瞧吧! 刘爽这段时间有点忙。 他和罗兰紫在浩宇高中都算是呼风唤雨的顶尖人物。其一,校园国王宋言穆对他们两个都很好;其二,刘爽也是豪爽仗义大方的人物,跟罗兰紫这点极为相似,无论男生女生都容易喜欢上他;其三,刘爽武力值高强,运动全能,篮球足球网球台球排球各色球耍的滴溜溜转,南拳北腿跆拳道空手道剑道十八般武器都能来一发,看似粗犷实则细心,实乃当大哥的好材料。 在罗兰紫成为校园女王,预备成为宋言穆接班人的同时,他也在努力成为校园黑骑士。至于为嘛是骑士,咳,可能跟他的忠犬属性有莫大关系。 他一边拉帮结派地保护木雪,一边派人遣将地收拾木雪,一边打听海塘高中那边的动向,给推波助澜地给林予菲弄点谣言神么的。虽然没有搞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幕后作用还是非常巨大的。 同时,他也为木雪精神力的锻炼做出了伟大贡献。 实话说,刘爽这种大大咧咧没有什么恐怖触感的人,确实不容易被逼疯。木雪也不用担心对他造成太大伤害。刘爽的人生里,大部分是阳光,或者说,他的眼睛只往有阳光的地方看。只要你不夺走他的阳光,他就永远充满生命力。 在木雪被劫走的这段时日里,他也非常担心,可是言穆哥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原本他想把剩下的精力都放到了折腾木蓉身上,结果罗兰紫又告诉他,木蓉身边的男生是她安排的。刘爽想揍那个胆大包天的男生的计划落空了。再想去收拾林予菲,结果发现录音事件已经满城风雨,他根本不需要再做什么。 于是,刘爽把精力花在了罗兰紫身上,天天跟着罗兰紫到处走。那里有女王,那里就有黑骑士。 罗兰紫不甚其烦,这货太讨厌了,完全是来挡自己桃花的。于是罗兰紫早早把刘爽轰出学生会,让他早点回家。 于是刘爽无聊地骑着摩托出去到处溜达,一不留神就溜打了城郊。 长满爬山虎的巷道里,一个骨瘦如柴的女孩子从地上爬了起来。她迷茫地看看四周,赫赫地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出了嘶哑的气流声外,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questici?(这是哪里?) 她扶着满是爬山虎的墙,一步一步挪出巷子,惊疑不定地看着路上行走的黑发黑眼的人们。 (est-ceaise?)这里是亚洲? 一辆拉风的大货车带着巨大的奶粉广告扑啦啦开过去,广告上的汉字招眼夺目。 c'estlechine……(这里是中国) 她站在路边上,灰尘铺面而来,蒙了她一身。 一个嚣张的红色摩托呼啸而来,摩托车上的身影如此熟悉。 她的瞳孔瞬间放大,身体的反应快过了思维,猛然出现的爆发力让她不顾一切扑了上去。 moinamo! 我的爱…… 罗兰紫急冲冲地往医院赶,她简直要疯了。刘爽这是什么作死的节奏,风口浪尖上的他竟然撞了人,还给撞成重伤! 早知道今天不赶他走了……罗兰紫懊恼的要死,临下车的时候连道别都没有跟送她的学长说,一阵风似的跑进了住院部。 刘爽垂头丧气地等在急救室外,跟只被剃了毛的狗一样。看见罗兰紫来,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而是……吓得大叫。 “兰紫你别骂我,我不是故事的,是她扑过来的!”举起双手的刘爽赶紧撇清责任,“有目击证人的!警察已经去录证词了!” 确实有想好好骂刘爽一顿的罗兰紫默默把脏话吞了回去,“小声点,别吼。” 刘爽可怜兮兮地点头,他还没敢告诉家里。木雪的事情刘家也是知道的,他被告诫过很多次最近也要小心防范。结果……他差点撞出人命来。 之前宋言穆没有接到电话,现在才打过来。刘爽硬着头皮接了电话,宋言穆在那边听完之后也沉默了下,叮嘱他们先把律师找来。至于被撞的这个女孩子,要好好调查下,不要不小心被人给下了套。 反观木雪的这几天,过的那叫一个悠闲。 虽然嫌弃这里时有时无的猪屎气味,但木雪意外发现,那个叫越鞘的刀疤男厨艺好到爆棚!起初他曾经想趁着木雪熟睡的时候逃脱,结果次次木雪都能提前醒过来,去他门口等着他,绿幽幽的眼神盯的越鞘浑身发毛。三次以后,越鞘歇了反抗的心思,乖乖服侍起木雪来。 至于为什么木雪每次都能发现,那是因为木霜。 木霜虽然不能出空间,却对木雪影响过的人,或者使用过、拿着空间里面物品的人有奇异的感知。如果木雪睡觉的时候都是进的空间的话,木霜随时可以叫醒木雪。 以前木雪不知道这个,这次之所以突然能用了,是因为被绑架的时候再车上睡觉都是意识进空间睡的缘故。木霜感知到了遥远的何家人的一些异动,曾经拿过银星星月亮的刘爽和何珍珠出了车祸。 得知这个功用的木雪决定,下次要给兰紫戴一朵水晶兰花,给森若一片蓝叶子,给刘爽一片金叶子,给宋言穆……喝口水吧!还有妈妈和花豹,也要给点防身的荆棘。 木雪除了每天盘算下怎么操控人以外,还会肥着胆子跟越鞘练格斗技。越鞘也聪明,知道就算他拿下了木雪,除非一击必杀否则木雪也会直接弄疯他,并且很明显木雪杀不得,所以乖乖的没有使任何手脚。相反的,还真的尽心尽职地教她。 并且,宋言穆派过来的人早就到了。把疯了的那两个带走,并且把这个猪屎味道满满的地方收拾打理好,到处洒满气味挥发剂什么的。总之,这猪窝多少算能住人了。 十天的时间,就这么哧溜地过去。 今天一大早,越鞘就接到指示,让他们准备好撤离。 “估计是要来接你了。”越鞘转告木雪,“我可以离开了吗?” 木雪眼珠子骨碌骨碌转,“等他们来接我的时候你再走。” “那我还走得了吗?”越鞘暴躁地抓头发,“或者,你想让我去宋家当保镖?” 双手一拍,木雪点头,“我还真有这个想法。你是为了什么来当绑匪?多半是为了钱吧。既然是为了钱,跟着谁不是赚呢,你的同伙都死完了,吴家未必会怀疑你,但肯定不会再信任你。再说,吴家那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你干嘛不跟着我们走呢,起码宋言穆那是上涨型人物啊。” 越鞘烦躁地走出门,在外面摔了一阵东西,又烦躁地走进来,“你们也未必会信任我。” 耸肩,木雪回答,“这可不一定,信任这种玩意儿,是需要培养的。” “能让我有赚两千万的方法,我就把命卖给你们。”越鞘狠下心,狮子大张口。 “这个……你得跟我男朋友谈,他会赚钱,我只会赚小钱。”木雪笑眯眯,“不过,如果你真能卖命给他,说不定两年内还真能赚这个数。” 言穆哥,我就先把牛皮吹起来吧!木雪心里打着小算盘,越鞘的意志这么坚定,肯定是个人物。龙游浅滩的时候不抓稳了,万一日后成为黑道一把枭雄什么的,想抓也抓不住呢! 于是越鞘的卖身计划就这么暂时敲定。 兰提终于来到了中国,吴森若亲自去机场接的人。 “准备的如何?” 兰提的脸上露出吴瑜遐特有的蛮横微笑,“瞧二弟你说什么呢,那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咯。” 含着海塘市独有方言口音的普通话,完美无缺。 吴森若心中悬挂已久的大石总算是落下,“那走吧。” 从飞机场出去,黑色的商务车载着他们离开,后来又转乘了直升飞机,呼啸着破开气浪,往吴天赐定好的地点而去。 一面空旷的平地上,吴天赐带着几个保镖站在那里。看着吴森若从直升飞机里乘着吊梯下来,吴天赐的眉毛狠狠地跳动着。 这小子,到底是搭上了什么人? 同样带着几个保镖下来,吴森若举手投足间已经消退了青涩,锋芒四溢。 “人在哪?”吴森若开口。 “我要的人呢?”吴天赐毫不客气。 吴天赐话音刚落,还为在周围盘旋没有离开的直升飞机上,avril用手枪指着兰提的头,嚣张地冲吴天赐摇晃。 兰提早就整容成吴瑜遐的模样,此刻更是有些疯狂又有些惧怕的模样,被绑住的嘴巴呜呜地喊着,完全看不出来是在做戏。 看到自己的大女儿,吴天赐也让旁边的人拨通了越鞘的电话,“撤离。” 然后那人把地址方位报告给了吴森若,吴森若装模作样地给宋言穆打了电话。 接下来就是等待时间,等宋言穆的人接到木雪后,这边的交易就可以完成。 难得的父子相处,两人之间的关系却剑拔弩张,相视无言。 最后,吴森若还是开口了,“你有没有把我当成过你的儿子?“ “呵……”吴天赐的耳边已经有了白发,“如果你能迟一年再投生,我和你母亲都自由了。” 吴森若岿然不动地站在那里,没有再出声。等宋言穆的电话回过来之后,直升飞机上扔下吊梯,吴森若毫无留恋地转头上了飞机。 兰提被绑成粽子吊着放了下去,落地之后绳子也扔了下来。 直升飞机带着巨大的噪音离去,只留给地上的人凌冽的风。 经过一次绑架,木雪发觉了空间和木霜的另一个作用,外带收了恶犬一只,心情十分高兴。 宋言穆早就到了木雪所在的养猪场,把木雪狠狠抱了个满怀。这小别胜那什么的心情木雪也十分激动,两人拥抱得没有一丝缝隙,过了好几分钟才分开。 木雪把发生的事情,那些或死或疯的人告诉了宋言穆,还有她自作主张说两年可以赚两千万的事情,以及越鞘的强悍精神力。宋言穆是随即给越鞘表态,没问题! 这辈子的宋言穆在木雪无意识的透露下,生意早就渗透了大半个c国。外加跟刘家关系好,海关那边更是大赚特赚。 木雪这厢还没有高兴完毕,随即就郁闷了。 因为吴森若给宋言穆打电话,说转告木雪:他要回去了。 其实吴森若还说了,“木雪是我妹妹。我保护你,你照顾她。”不过这句话,宋言穆觉得没有转达的必要了。因为无论吴森若说不说,他肯定都会照顾好木雪的。 并不是吴森若不想见木雪,也不是他不想见宋言穆和刘爽。他只是觉得,现在的自己还不够强大,还不能给亲近的人带来保护。 等自己强大到可以操控命运的时候,我再来看你们。 吴森若回到美国,第二天就接到了宋义蕊的电话。 “法语学的怎么样了?” “普通对话没问题。”吴森若活动着有点僵硬的脖子,回国这段时间他训练的太少了。 “法国那边有个消息需要打探,需要我亲自出马。你来陪我。” 吴森若答应了,那边的义蕊小姐浅笑了下,调侃道,“喜欢这份工作吗?” 目光越过玻璃窗,窗外是不熄灭的灯火。异国的灯火和c国的灯火在吴森若眼里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喜欢这份工作带给我的力量。”吴森若认真地回答。 “强大的人才能拥有强大的力量。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力量越强大的人越容易死。森若,你明白吗?” 不知道为什么宋义蕊会想起来跟他谈这个,吴森若沉默了下,领了她的情。 “知道了,以后做事我会更小心的。” “休息吧。明天开始把电脑病毒制作的课程加强。” “嗯。晚安。” 挂了电话,吴森若拿起排得满满的课程表,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医院里,被撞姑娘终于度过了两天的危险期。 因为愧疚,刘爽每天下午都要来看看这可怜的姑娘。他们查得很细,却没有查到这姑娘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她是个孤儿,父母早亡,爷爷奶奶含辛茹苦地养着她,却在两年前也相继病故。这孩子是哑巴,身体弱,又没成年,平时就在城郊的一个面馆里打小工。可惜面馆夫妻为人太吝啬,从来不给工资,只给她吃客人剩下来的面。 所以,这女孩确实是不小心撞上来了的。现在这样可怜兮兮躺在病床上,连个来看望的人都没有,更不存在有人讹诈刘爽了。 刘爽有点发呆地看着床上又黑又瘦的女孩,这跟以前去校医院看木雪的状况还真有点像呢。如果这也是一个神奇的有异能的女孩该多好…… 就在刘爽默默发呆的时候,姑娘睁开了眼睛,缓缓看向刘爽。 张开嘴,姑娘的唇形轻轻地动着:touslavie,jeneperdrevouspas。(这辈子,我不会再失去你。) 刘爽傻愣愣地看着姑娘,这唇形……看不懂!不过姑娘醒了是好事啊医生护士妹子醒啦 蹦得老高老高的刘爽跑了出去,完全忘记了可以按铃叫医生护士这一说。 姑娘神色有些许的惊诧,刘爽以前是这样的性格? 那么……那个冰冷的颓靡的他,那个失望的伤心的他,是怎么产生的? 或者,现在是还未遇到变故的他? 姑娘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她曾经,是个间谍,既隶属于法国国防部情报科,虽然经常出生入死,却因为她有黑手党头目私生女的身份,所以永远也接触不到多核心的任务。她只是一个平衡点,谁都知道她不值得信任,组织不信任,家庭也不信任。 所谓棋子,应该就是如此吧。 她曾经在任务中接近刘爽,这个家庭成员都在中界的青年,却为他本性中的爽朗而沦陷。 她曾经疯狂地爱着刘爽,疯狂到脱离组织断绝黑手党关系,逃脱追杀奔赴中国,只为和刘爽共度短暂的余生。 她曾经,迟了区区一步,然后亲眼看到刘爽在她不远处倒下。 闭上眼,她的脑海里又想起了那个黄昏。她赤身躺在铺满天鹅绒毯的大床上,诱惑刘爽不成装作大哭,而刘爽抱起一本victorhugo(维克多·雨果)的诗集,把她的头放到自己腿上,一边抚摸她的后背,一边朗诵了一首诗。 一首只为她朗诵的诗歌,《demain,dèsl’aube》(《明天,天一亮……》)。 也许那个时候,刘爽已经知道自己身染艾滋病了吧。 所以无论她怎么引诱,刘爽都不愿意跟自己做爱。在那些同床共枕相拥而眠的夜晚里,刘爽会用低沉沙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念着: demain,dèsl’aube,àl’heureoublanchitlacampagne, 明天,天一亮,田野微露曙光时分, jepartirai.vois-tu,jesaisquetum’attends. 我就启程。你瞧,我知道你在等我。 j’iraiparlaforêt,j’iraiparlamontagne. 我将穿过森林,我将翻山越岭, jenepuisdemeurerloindetoipluslongtemps. 我无法长此远离你的身影。 …… et,quandj’arriverai,jemettraisurtatombe 待我到达你的墓前, unbouquetdehouxetdebruyèreenfleur. 我会放上一束盛开的欧石楠和翠绿的冬青。 那个时候刘爽也知道,自己回国为吴森若报仇,结局很有可能就是提前死亡了吧。可是他还是回去了,毫不犹豫地回去了。 而自己,在刘爽的墓前摆上了一束盛开的紫色欧石楠和翠绿的冬青,被尾随而来的组织成员一枪爆头。 “jepartirai.vois-tu,jesaisquetum’attends……”她那首诗还没有念完,就倒在了石板上,压碎了那束浅紫色的欧石楠,一如她美好又破碎的爱情。 我就启程。你瞧,我知道你在等我。 你果然,在等我。 这一世,我会替你承担一切,没有任何人可以再伤害你。 你的生命应当充满阳光,而不是阴霾;你的四周应带围绕欢声笑语,而不是嘲讽;你的眼神应当明亮无尘埃,你的话语应当直爽自在。那才是曾经的你,而不是阴郁地沉浸在悔恨和仇视中,干涸了灵魂,枯竭了爱情。 这一世,我依旧爱你,更加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那姑娘说的法语俺是让一朋友帮忙翻译的,如果有什么问题亲爱的们可以留言指出来噢(法语时态太多了嘤嘤嘤嘤嘤) 给刘爽预定的这个老婆,是故事一开始的时候就写入大纲了的。不然单凭木雪一个人,森若日后在国外的危机无法完全解除。这也是个好女孩,对情节的影响力不会特别大,但没有的话会让情节有bug。 其实俺这个人还是有点相信命数的,命运可以改变,但是命数里有的劫难还是会出现。关键是看自己愿不愿意做出改变,或者说有没有贵人帮扶。 昨晚出差,拜托存稿箱发文,结果抽抽了,让大家伤心了嘤嘤嘤嘤。 于是今天加更一章噢中秋国庆不断更》3《 (留言字数上了25个字,系统会自动计算积分,我点击赠送之后,大家就可以用来看v文,所以,不要大意地留言吧!长评什么更好=w=,积分会更多噢) ———————————————————— 《demain,dèsl’aube》(《明天,天一亮……》 demain,dèsl’aube,àl’heureoublanchitlacampagne, 明天,天一亮,田野微露曙光时分, jepartirai.vois-tu,jesaisquetum’attends. 我就启程。你瞧,我知道你在等我。 j’iraiparlaforêt,j’iraiparlamontagne. 我将穿过森林,我将翻山越岭, jenepuisdemeurerloindetoipluslongtemps. 我无法长此远离你的身影。 jemarcherai,lesyeuxfixéssurmespensées, 我将沉湎于苦思冥想, sansrienvoirau-dehors,sansentendreaucunbruit, 我对一切视而不见,对一切听而不闻, seul,inconnu,ledoscourbé,lesmainscroisées, 双臂交叉弯腰弓背,无人知晓踽踽独行, triste,etlejourpourmoiseramelanuit. 我伤心不已,我觉得白天如同半夜深更。 jeneregarderainil’ordusoirquitombe, 我不会去远眺傍晚金色的彩云, nilesvoilesauloindescendantversharfleur, 我不会去凝望哈佛尔港的孤帆远影, et,quandj’arriverai,jemettraisurtatombe 待我到达你的墓前, unbouquetdehouxetdebruyèreenfleur. 我会放上一束盛开的欧石楠和翠绿的冬青。

上一篇   47第二次被绑架

下一篇   49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