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二更

木雪回家来之后,好生休息了几天才去上学。 这期间里,她把空间里的东西带了出来,分别给了重要的人,宋言穆是一个精油小瓶子项链,里面装的是湖泊水;吴森若是特地定做的银丝缠绕着蓝色树叶,可以当项链也可以当挂饰;刘爽嘛,把金叶子给金店打造了一个男士金手镯;花豹、何妈妈、兰紫等人都给与了相应的东西。 结果木雪发现一个问题,何妈妈对应的是什么呢? 木霜告诉木雪,你脚下的这片土地就是你的母亲,哪怕她生命消失,你的土地也不会消失,因为你是她爱的结晶和传承。 木雪心里感动得无以复加,幸亏这辈子一来就想着要把妈妈的性格扭转过来,要让妈妈过好日子。 何妈妈当然不知道木雪被绑架啦,还以为木雪真的是被学校派去其他学校交流去了。等木雪这一回家,她忙手忙脚地给木雪做了一桌子的好东西,吃得木雪打嗝。 比起来,越鞘的手艺似乎要好一些……木雪端着饭碗默默感叹。 等木雪回到校园的时候,罗兰紫告诉她木蓉的近况。木雪听完之后呵呵呵地笑了。 这就是,人不作死就不会死;人要作死谁也拦不住。 事情是这样的,在所有人都欺负木蓉孤立木蓉的情况下,姓诸的学长对木蓉呵护备至,几次英雄救美,自然是俘获了木蓉的芳心。 可惜,木蓉却是个得寸进尺得陇望蜀贪得无厌的家伙,又没有对自身的客观评价,毫无自知之明。她自以为诸学长是爱上了她,会对她言听计从,于是就开始从他那里多方打探起宋言穆来,还会故意编造一些木雪以前多么欺负她瞧不起他虐待她的谎言来。总之,目的很明确,诋毁木雪外加勾搭宋言穆。 诸学长本来对木蓉没那么讨厌的,在相处的过程中也曾经想过,如果这个女孩子不那么讨厌,之后就想办法帮她转学好了,免得留在这里迟早出事。结果,木蓉自作聪明的姿态让他彻底歇了这些狗拿耗子的心思,越来越嫌弃心思扭曲的木蓉。 木蓉已经无数次明示暗示诸学长约宋言穆一起出来玩,诸学长每次都笑嘻嘻地岔话题。因为兰紫说过,要收拾木蓉,必须等木雪回来亲眼看着,这样才爽。 “兰紫,你们是怎么想的?”经历过一次血腥事件的木雪气质再次发生变化,宋言穆内在的抖s气场在她身上隐隐体现。 兰紫呵呵地笑起来,木雪也呵呵笑起来。 她们俩越来越有默契了。 木蓉还不知道木雪已经回来了,此刻她正兴致高昂地换着裙子穿,不停在落地镜面前搔首弄姿。 “妖精够没有?”木梨在一旁做着面膜哼哼,“我说蓉蓉啊,你都跟那个姓诸的小子勾搭这么久了,还没有掏出点什么他们家的□来?要是知道他家里是搞什么产业的,也能给你舅舅做点贡献啊。” 木蓉转来转去地看自己月蓝色的波西米亚长裙,“哎呀,我们的目标是宋言穆,诸学长就是跳板,你目标不要那么短浅。” 木梨继续哼哼,“你目光长远,就是人家的毛都没有碰到一根。我劝你还是先把握好当下吧。” 被木梨这么刺,木蓉不高兴了。从小娇生惯养的她才不会管木梨是不是她小姑呢,于是她鄙夷地嗤了回去,“小姑,你要是能干就自己去勾搭宋义德啊,别靠我啊,自个儿把握自个儿的当下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先勾搭上诸学长的亲戚家人什么的嘛。” 这下木梨坐不住了,跳起来指着木蓉的鼻子,“小浪蹄子,活涨了啊你!不是你舅舅给你钱给你找关系,你能爬的进浩宇高中的校门?!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就拿点收破烂都嫌弃的成绩,没有你舅舅早迟你都得成个渣!” “我舅舅给的钱又不是你给的,你上跳下窜的嚎个毛线啊,你还不是靠我舅舅吃饭!你有本事,你能耐,你行你聪明,那你自个儿也去打拼啊去创业啊!要说你早点开窍找个人嫁了,还能给木家添点儿助力呢,现在人老珠黄了还来训斥我,得了吧你。”木蓉毫不畏惧,叉着腰跟木梨对峙。 俩姑侄对峙了很久,最后各自扭开脸,该试衣服的继续试衣服,该做面膜的继续做面膜。反正势均力敌谁也压不过谁,索性当刚刚的争吵没有发生过。 由此可见,木家人从基因里都刻着极品两个字。 隔了一会儿,木蓉的手机响起来,木雪一听铃声,知道是她诸学长来电,立即欢天喜地地冲上去接起来,甜腻腻地回答,“学长有什么事儿呀?” “宴会?……言穆哥也要到?!……啊啊好啊,嗯嗯我今晚一定到!……穿什么?白色小礼服?不不,红色啦,红色最漂亮!” 接完电话,欢天喜地的木蓉赶紧去重新化妆挑衣服咯,晚宴啊!她一定要像一只火红的凤凰,惊艳全场! 一旁支棱着耳朵听的木梨赶紧站起来,“蓉蓉,晚上加油啊!” 木蓉扭着腰往房间走,“知道啦小姑,等我好消息!” 这场晚宴,其实是为木雪的回归举行的。来的人几乎都是木雪的好朋友,以及好朋友们的追随者。 宋言穆、罗兰紫、刘爽都是拥有大批追随者的校园风云人物啊。不过,他们的追随者,能有哪个对木蓉会给好脸色? 所以,诸学长笑眯眯地隐瞒了细节,只让木蓉好好打扮。不过木蓉呢非常不长脸,红色的礼服裙?想惊艳全场?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 罗兰紫听诸蔚回了话,冷笑着给包场的酒店一个电话,今晚的服务人员全部要求穿红色的旗袍,领队全部穿红色的礼服。顺便给自己人发个消息,全部别穿红色,否则到时候别哭着找她。 所以,木蓉趾高气昂地跟着诸学长进了酒店门,到了七楼包场的楼层,顿时就傻眼了。 酒店管理层知道这是宋少给女朋友办的晚宴,罗兰紫亲自负责,所以非常认真地执行了罗兰紫的要求。并且,他们还很贴心地把桌布和地毯都换成了红色,装饰物也换成了红色系……一打眼看上去,红色的汪洋! 搞得跟结婚一样…… 或许,酒店管理层误以为这是一场订婚宴也说不定,反正宋言穆满十八岁了嘛。 走进红色汪洋,顿时就被淹没成了服务员一行的木蓉心都凉了,自己是作的什么死要穿红色啊!你看觥筹交错的自助晚宴里,都是一片片的嫩黄娇绿俏蓝,粉红的都少的可怜! 这是故意的吗?木蓉忍不住心里打了一个突。 等到周围人上来跟诸蔚搭话的时候,都故意忽略自己的时候,木蓉突然明白,这是一个局。 在转身就走和留下来看看到底是谁设计这个局的纠结中挣扎了一会儿,木蓉还是决定先撤。留在这里,就是被收拾的命,来这里读书她被收拾的够多了,犯不着再去自取其辱。 可是,诸蔚拉住了她的胳膊。 “蓉蓉,这可是你千辛万苦求来的——有宋言穆参加的晚宴呀。”诸蔚还是笑眯眯的模样,仿佛是在替木蓉实现她最渴求的梦想。 木蓉浑身发冷,“诸学长……我身体不舒服……这次就……” “乖,我可是以带女朋友的借口才能带你来呢,不舒服也得撑着。”仿佛非常温柔地抚摸着木蓉的脸蛋,诸蔚把木蓉的胳膊抓得十分紧,她怎么挣也挣不开。 木蓉都快要吓哭了,但内心莫名地升起一股扭曲的恨意,难道诸学长你也不喜欢我了?!你也要欺负我?! 灯光稍微暗淡了些,一身雪白小礼服裙加上成套项链手链饰品的木雪和宋言穆牵着手走上了台,两人忽视一眼,默契十足。 下面的人已经开始在起哄了。 “今天是小雪身份证上的生日,我想对小雪说——我爱你。” 本来以为宋言穆要感谢大家的光临,请大家祝福小雪什么的……结果,突然变成了表白? 沉寂一秒钟的人群开始欢呼,特别是罗兰紫和刘爽蹦跶的最高。 “妹夫!!言穆哥你妥妥儿的要当我妹夫啊!!”这是激动的要得意忘形的刘爽。 “小雪!亲一口,亲一口啊!当着大家的面亲,以后言穆哥就是你一个人的了,谁也不准抢!”这是兴奋得忘乎所以的罗兰紫。 然后一群高中生开始狂呼,亲一口!亲一口!亲一口! 说不羞涩,那是假话。但是木雪还是坚定地伸手捧住了宋言穆的脸,微笑着把唇印了上去,然后离开。 “言穆哥,你是我的。”木雪眯起眼睛得意地笑,既然你敢说你爱我,那么你就是我的了,我可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特别是林予菲和木蓉这种人,绝对不会给她们一丝一毫肖想的机会。 搂住木雪的腰,宋言穆同样笑的眯眯眼,这样简单的亲一口算什么?嗯?我当然是你的,因为你早就是我的了。 一记浪漫的法式深吻,点燃了宴会的热情,接下来大家都不再那么优雅,反而闹开了。刘爽不知道从哪里抓了个电吉他冲上台去嚣张帅气地边弹边唱,罗兰紫也有点人来疯扯着几个学街舞的女孩子,蹬了高跟鞋冲上去开跳。虽然裙子有点限制动作了,但柔韧有力度的身姿仍旧是夺走好多男生的眼睛和心。 木蓉站在人群里,仇视的双眼都要发红。她知道自己应该克制,应该压抑住,诸学长就在她旁边呢,她不能显露出嫉妒和恨意。 可是,自从木雪和她对视的时候,挑衅地看了她一眼开始,她就再也压制不住了。 “怎么?羡慕?不甘心?”诸蔚似乎是毫不经意地问道,他随手从侍者盘子里端了两杯香槟酒,同时跟侍者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w=为了弥补不靠谱的存稿箱的抽白,今日再来一发 木蓉,等虐吧!

上一篇   48绑架后续

下一篇   50木蓉的悲惨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