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木蓉的悲惨日子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50木蓉的悲惨日子

强制自己把眼光从秀恩爱的木雪和宋言穆身上拔走,木蓉强颜欢笑地讨好诸蔚,“哪有啦,人家最喜欢的是诸学长啦。羡慕的话当然有一点咯,什么时候诸学长也能这样对待我,我就开心死了。” 把手里的酒递给木蓉,“是吗?那你打算怎么讨我欢心?” 木蓉以为,今晚是木雪为了给她展示这么一场才特意布置成刚刚那样的,所以已经放松了戒备。她喝着香槟,灿烂地笑着,“学长好坏,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啦。” 诸蔚也灿烂地笑了,“那,跟我上-床?” 笑意僵了僵,木蓉虽然该跟男生搞暧昧,却没有真枪实弹地干过。要说想不想试试,她是想的,可是自从打定注意勾引宋言穆之后,她觉得还是留着处-子之身更有资格些。 “我,我们还那么小……” 诸蔚的酒杯碰了碰木蓉的酒杯,“干了。” 以为干了就可以躲过话题的木蓉果断喝完了杯子里的酒,杯子口径细长,一次性也装不了多少。 再次取过两杯酒,自己一杯递给木蓉一杯,诸蔚和她碰杯之后才继续说道,“我救了你那么多次,以身相许还需要考虑年纪?” 木蓉越来越紧张,她再次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酒,“我……” 诸蔚手里又多了两杯酒,“喝了这杯,我就不提这个事儿了。” 木蓉再次一饮而尽。 然后,她听到诸蔚说,“我没有必要再陪着你了,再见。” 这句话一说完,木蓉就软软倒在了诸蔚身上,被满脸关切的他扶着离开宴会,进入了同楼层的一个包间。 从第二杯开始,木蓉喝下的就不是香槟酒,而是经过特别调配的鸡尾酒。口感清爽,却极为醉人,成年男子喝两杯都会醉的不省人事,更别说是木蓉这种半大姑娘了。 诸蔚这个人,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 说他不好呢,当初他虽然是被兰紫拉着去接近木蓉的,过程中却是实实在在地护着木蓉,也曾经想过帮她转学,转学之后也可以维持联系,让木蓉过得轻松点。 说他好呢,此刻的他打定主意,要了木蓉的这一次之后就跟她分手。这也算得上始乱终弃没节操了,可他认为木蓉一直在利用他,藐视他的智商,侮辱他的水准,不拿回点报酬他这辈子都会意难平。 罗兰紫告诉诸蔚,木蓉就随便你收拾了。 当下就是他的选择,并且他认为,像木蓉这么水性杨花的女人,早不知道跟多少人做个遍,他有什么值得吝惜的。 洁白的床上,木蓉迷迷糊糊地翻着身,拉扯着自己的衣服,意识混沌地说着胡话。 “哈哈,木雪你个贱-人,言穆哥喜欢的是我你算什么,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木家给的!让你猖狂……嘿嘿嘿……言穆哥人家好喜欢你,你好帅噢……把木雪扔去当乞丐……呵呵……” 诸蔚越听脸越黑,一手按住木蓉的脖子,另一只手利落地撩起木蓉的裙子,直接拉下了蕾丝花边的内-裤。 “木蓉,明明你就是个容貌普通的蠢货,还非要以为自己苏妲己……可笑……”诸蔚咬牙切齿地说到,手指抓住了她的胸口还有下-体的花瓣,狠狠揉弄起来。 可惜木蓉还沉浸在自己的梦境里,她正在和宋言穆共度,宋言穆狂野地吻-着她,粗暴地进入她。 “啊!言穆哥,好棒!啊!……进来,占有我吧,我是你的!” 诸蔚觉得自己浑身都要发黑了。 大张开双腿,木蓉魅-惑地舔-舔打着唇彩的嘴,“言穆哥……” 忍无可忍的诸蔚撕了避-孕-套,快速地撸-两把戴上,诸蔚刚刚掐住木蓉的腰,瞬间又冷静了下来。 自己这样,跟强-奸有什么区别?!自己就算底线低,也不能跟木蓉这种蠢货一样没大脑啊。 脑袋里灵光一现,诸蔚笑了起来。 刘爽在闹了半天之后,也准备到订好的房间睡觉。结果刚刚躺在床上闭上眼,前台的电话打了过来。 “刘爽先生您好,非常抱歉打扰您。酒店门口有一位不能说话的少女等了您很久了,坚持要见您。” 不能说话的?那个叫芮小花的哑巴女?出院了??? 一个激灵,刘爽翻身起来穿着睡衣就往电梯跑。芮小花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心急火燎地跑到底楼大厅,刘爽一眼就看到那个黑瘦火柴棒芮小花。他快步跑过去,一脸焦急地上下打量这个还缠着绷带的姑娘,“你没事吧?怎么到这里来了?医生准你出来?” 现在身体的中文名叫芮小花的法国女人愣愣地盯着刘爽,她听说刘爽去个什么晚宴之后,心里就七上八下无法安稳。以前刘爽在国外的时候曾经过了一段颓靡的生活,嗑药、,最终才染上艾滋的。一听宴会啊party啊,芮就非常紧张。 所以,她不顾身体尚未恢复,爬起来偷偷摸了出去,按照打听的地点,艰难地写着她并不是特别精通的中国字,然后请出租车司机送她过来。 可是,她被挡在了大厅里。 此刻的她,不是黑道小公主,不是间谍组织的特工,没有美貌也没有身份,她只是一个叫芮小花的孤儿。 “小花,没事吧?”刘爽更紧张了,虽然这女孩子是自己撞上来的没错,可是他如果不骑那么快的话,也不会伤害这个本就无依无靠的女孩子啊。 我应该先把名字换了……法国女人默默在心里发誓。 掏出纸笔,她歪歪扭扭地写着。 【我不放心,来看看你。还有,我叫索菲。】 sophie,索菲。 刘爽呆愣愣地点头,“噢,索菲……那啥,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撒丫子跑路的。你的医药费我已经垫付了,等你好之后还会给你一笔钱的……” 以为自己人品被怀疑了的刘爽好生伤心郁卒。 发现刘爽会错意了,索菲也没有解释,将错就错。 【我要守着你。】 我要守着你,这辈子都不离开你。 无奈的刘爽挠了挠,“算了,这么晚了,你跟我来。我给你开个房间,明天送你回医院把。放心,我真的不会赖账的……” 嘴角勾起一个微笑,索菲点头。 那当然,我都追到十几年前了,你还能赖得了我这笔情-账? 当晚的木雪目瞪口呆地被宋言穆带去了一个豪华套房。 “你,你这是?” 要命,大床上还用百合摆成了一颗心,心里面还有一个用红玫瑰摆成“雪”字。 “今天你十六岁。”宋言穆在木雪的额头亲了一口,“如果在日本,今天我就可以娶你。” 仿佛一个炸弹在木雪心口炸开,炙热和震惊瞬间搅乱了思维,木雪傻兮兮地张着嘴,“我……反对婚前-性-行为……” 宋言穆哈哈大笑起来,“除了你,我没有跟别人交往过。小雪,等你20岁,我就娶你。” “所以今晚?”木雪扭扭捏捏想把宋言穆往外推,平常占便宜就算了,可是真枪实弹发生关系什么的……她有点胆怯。上辈子她因为没有抵得过张湖的死缠烂打,结果张湖婚后一直怀疑她不忠贞。虽然这辈子她已经不受这个观念束缚了,但总觉得,心里不够踏实。 温柔地抚摸木雪的头顶,“我知道你不踏实。没事,我不会做什么的。今晚就睡一起吧,再开一间房多浪费。” 明明你们就把这层包下来了……不过木雪没傻到去拆穿宋言穆,这个安安静静的暴君。反正宋言穆言出必行,也没有欺骗她的记录,所以木雪安安心心地洗澡去了 等宋言穆也洗澡出来,穿着睡衣的两人躺在一个被窝里,仿佛早就成了老夫老妻一般,面对面聊着天。 “诸蔚学长会怎么收拾木蓉?可别闹出人命啊。”木雪嘟着嘴,她讨厌木蓉,非常讨厌。并且,这件事情完全就是木蓉咎由自取,但万一木蓉死了,诸蔚肯定会惹上麻烦。 “诸蔚没有那么傻。他是个得失计算得很分明的人,为了木蓉这种垃圾去承担什么罪状,那是完全不可能的。既然你和兰紫已经说了让诸蔚自行处理,就不用再管了。等之后听汇报就行,要懂得进退有度,放手他人。”宋言穆伸手按木雪的嘴巴,弹弹动。 听宋言穆这么说,木雪就放下心了。今晚的宴会她很开心,能够宣告自己对宋言穆的主权她更开心。木蓉那张苍白记恨的脸,她看到之后更是格外的开心。 反正木蓉在浩宇高中,是逃不出她的手心了。接下来,还不知道木蓉自己会闹出个什么名堂呢。 诸蔚的父母,可是极其出了名的护短噢。 想着想着,木雪打了好几个呵欠,下意识地挪了挪,把脸依偎进宋言穆的胸口,睡了过去。 第二天,木蓉发着疯地尖叫着,引来了酒店的服务员还有保安。 她神色癫狂地拿着花瓶砸着床上的少年,少年的额头已经出了血,半边眼睛被染的通红。 “你个疯子!□犯!人渣!不要脸!”木蓉指着诸蔚尖叫,“我要起诉你!坐牢吧坐到死吧你!” 诸蔚被砸了两下也清醒了,一边暗恼自己怎么做了太多次就睡在了这里,一边躲过木蓉的花盼,厉声道,“昨晚是你拉着我非要缠上来的!现在装这幅模样,想讹-诈吗?!” 酒店服务员认识诸蔚,对木蓉也有印象。木蓉是诸蔚昨晚带来的女朋友,一般来说这种事情都是你情我愿,怎么搞成这样了? 纵然天性里对女孩子有弱者的怜悯心,可是服务员和保安们毕竟也见识过无数的奇葩客人。于是,干脆还是请警察来处理吧。 警察还没到,木雪、宋言穆、罗兰紫、刘爽就得知了消息,大家都来到了诸蔚的门前。 看到眼前这场景,木雪有点无语,她回头看了老神在在的宋言穆一眼,心中嘀咕,诸蔚这人办事儿也不太靠谱啊…… 诸蔚被砸得头破血流的表情也异常凶狠,“木蓉,你说我强-奸你?!” 木蓉凄厉地指着垃圾桶里的避孕套,“难道你想推卸责任,说你什么都没有做?!” 自撸一发就扔了避-孕-套的诸蔚阴笑起来,“好啊,既然你这么说。那你打算怎么办?告我,让我进劳教所,还是要赔偿?” 说道这里,木蓉倒是瞬间哑然,赔偿?能赔偿多少钱? 要不,跟舅舅商量下? 于是木蓉开始哭着给木前程打电话。 最近木前程特别头痛。他再也接不到什么好项目,原本可以接到的一些普通工程现在也要靠争抢。这些都还好,关键是以前修建的一些楼房啊建筑啊,现在总是被查出问题来,他忙的是焦头烂额,上面不收他的打点费,下面的工人们也开始不满起来,老板你拖欠着工资不发是个什么意思?有钱请领导吃喝玩乐,就没有给我们的血汗钱? 工地上的工人罢工了,一大早木前程就急冲冲地来到工地,黑着脸训斥工头。 “搞的些什么名堂?跟我叫板?!所有罢工的,一小时内马上归位开始干,否则全部扣一半工资!”木前程非常生气,这是他去年接到的最大的一个工程了,本来因为政府那边要求严格检查来检查去的,就已经拖延了工期。现在要是再闹出杂症,那还能拿到尾款吗? 工头是个皮肤黝黑的粗犷汉子,此刻点头哈腰卑躬屈膝地奉承着,“是啊,老板您都来了,他们肯定不敢耍什么幺蛾子。其实老板啊,要不您先给他们半年的工资?剩下的先扣着,等工程完了再看结不结都成,他们啊,也是等急了。” 木前程也想啊,可是他手里的流动资金并不是特别丰裕。木蓉和木梨在浩宇高中还是挺能花钱的,黄瑶刚刚接手了木梨以前的服装生意,可是新手毕竟会出差错,虽然没有亏,到底是比以前赚的少。 其实最关键的是,以前他的流动资金基本是从银行贷款拿,有官员给开绿灯,他直接把手里的工程啊地皮啊建筑拿去抵押办个手续,想拿多少拿多少。现在不行了,官员不给放行,银行那边也不给贷款,他手下的工程队几百来号人,一人七八万那也是几千万了啊。 工头看木前程脸上青来白去,心中嘀咕,这老板也太黑心了,工资能拖欠一年多,让给一半还这么不乐意。看来兄弟伙些是要给他点教训尝尝,否则还以为咱们农民工们是好欺负的。 就在木前程咬牙切齿地盘算着怎么对付这帮罢工的农民工的时候,木蓉的电话打了过来。木前程接起来,口气不怎么好。 “大清早的什么事啊你?” “呜呜呜呜,舅舅,我被人□了,我现在在宏远酒店,舅舅你快来啊呜呜呜呜呜……他们都在这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木前程的脑仁开始一抽一抽地疼,“给你小姑打个电话,让她先去,我马上过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木前程心里暗骂,让你去勾引宋言穆,半学期过去了你就只勾搭了诸家的孩子。诸家是做医药的,跟你舅舅我有一毛钱关系啊。 不过被□?能不能宰对方一笔,搭上自己手里的资金,可以先给这些农民工发点钱? 木前程转念一想,这样的方法也不是不可以。于是他来了劲儿,立刻开着车往宏远酒店奔赴。 木梨在接到电话后,直接就着电话就狂骂了一顿木蓉,说她蠢得连胯都守不住,简直就是活该!不过听木蓉支支吾吾说什么谈赔偿还是谈起诉,同样想到了赔钱的木梨跟她二哥一个货色,要么赔钱,要么看看对方是不是什么大家族,是的话就把木蓉塞过去好了。 出门之前,木梨还先换了几身衣服,化了妆喷了香水,才气势高昂地往宏远宾馆赶。结果她到的时候,木前程都已经到了。 木前程和木梨气势汹汹地冲到木蓉所在的楼层,进门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木蓉和诸蔚,而是一旁的木雪和宋言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木前程和木梨瞬间眼就红了。自家侄女儿被□,仇人在一旁看热闹……宋言穆还搂着木雪亲昵的不得了,旁边的男孩女孩们都一幅笑嘻嘻看好戏的模样。 “你们这些闲杂人等在这里干嘛?看戏啊!”木梨狠狠一眼瞪向木雪,“现在是我们解决家务事的时间了,请你们出去。” 木雪噗嗤一笑,“这位阿姨,我们可都是人证。警察来之前,我们啊,就不走,你又如何?” 指着木雪的手指头颤抖了半晌,木梨也想不出来自己能如何。这里是酒店,木雪旁边站了那么多人,她想打骂也得掂估下自己敢不敢。就算敢,打不打得过还是个问题。 木前程是要聪明些,没跟木雪这边说什么,而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扑倒了木蓉那里。木蓉披着睡袍,眼睛都哭肿了,看到舅舅一来,立即哭喊得更大声,“舅舅,舅舅,帮帮我……” 木前程抱着木蓉,“乖,没事,舅舅来了。”说完对着诸蔚厉声呵斥,“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混账东西!” 诸蔚冷笑一声,“你侄女儿诬陷我强-暴她,我还没追究你们一家人想干嘛呢。也不知道到底谁是混账东西,生养出这样不要脸的杂种。” 说到这里,诸蔚的父母也进了门。 诸蔚的父母都是学医的,家族产业是经营医药和医疗器械。这两人浑身都是一股医生的严肃范儿,他们身后跟着进来的是警察。 “儿子,有人讹诈你?”诸父的声音也饱含怒意,不过整体克制得比较平整。 “就是她,我跟你们提过的,木蓉,我交往了快半学期才女朋友。她一直闹着让我带她参加宴会,要见宋言穆什么的。昨晚我带她来了,结果她贪杯喝醉了。我带她回房,她硬拉着我不让走,还勾引我。”诸蔚嘲讽地说着,丝毫不顾木蓉的脸色越来越白,神情越来越绝望,“结果呢,今早她一醒来就攻击我,打破了我的头,说我强-暴她,要送我去坐牢。” 不过诸蔚故意,没有说出自己到底做没做。 “我是被你灌醉的!”木蓉指着诸蔚尖叫,“你逼我喝的,这就是迷-奸,是强-暴!” 诸妈妈眼角一挑,天下父母除了极品奇葩外那都是顾着自己孩子的,“小姑娘,当初你在学校是被大家看不起的吧?是我儿子对你好,帮助你的吧?我可是听说过,你去浩宇高中读书是为了抢你堂姐男朋友来着?怎么,勾搭了我儿子又想借桥过河去勾搭宋少?言穆就在这儿呢,所以你要诬陷我儿子?” 这话一出,木蓉、木梨、木前程都灰头土脸。 “空口无凭,我带了医生来的。取证吧。”诸妈妈手一挥,身后的警察和医生迅速地走上前,后面还有两个男护士带着检查用的各种便携器械。 木前程站出来,“你好,我是木蓉的舅舅。就在这里检查不合适吧?咱们要去大医院。” 斜眼瞥了下木前程,诸妈妈骄傲地昂着头,“木先生,海塘市最好的医院就是我们家开的。当然,要去市人民医院也可以,我小弟在那里当院长呢。” □裸的瞧不起和逼迫。 木前程牙都要咬断了,“你什么意思?!” 诸父熟练地结果诸妈妈的话,“意思就是,医疗鉴定,我们说了算。我们不是你们家这类的卑鄙小人,在鉴定上,我们不会做什么手脚的。这边出了结果,你可以马上去其他任何医院做鉴定。” 看了这场闹剧,木雪心里默默给诸蔚点个赞。不过诸蔚被敲破头这点他自己肯定始料未及吧。木蓉那暴躁的脾气不过是刻意压制着,当年她可没有少被木蓉打。 “昨晚的宴会,宾馆可以查视频,到底是不是木蓉自己喝的,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木雪笑盈盈地在一旁开口,“不过我们这里的同学都可以作证,昨晚木蓉是自己喝的呢。” 其他同学们都点头,并且你一言我一语地谴责起木蓉来,人心不足,诬陷自己男朋友,就是想敲诈吧? 提到要做检查了,木蓉这才稍微冷静一点。是的,她是赤身地跟诸蔚纠缠在一起,她身上也有些痕迹,垃圾桶里也有站着精-液的避-孕-套。可是,自己确实没有被诸蔚强插的记忆。 梦里,她都是在跟宋言穆做-爱的,难不成……是宋言穆? 想到这里,木蓉索性转筛着宋言穆,“我,我记得他也有过,对,他也做了……” 场面瞬间哑然。 诸父和诸妈妈吃惊地看着宋言穆,宋言穆没忍住噗地一笑。 “狗急乱咬人,古人诚然不欺也。”摇着头,宋言穆抱着木雪发笑,“昨晚我和木雪一个房间,今天早上才出来,宾馆录像可以作证。木蓉,你别乱咬了,难道你还想说大家轮奸了你?想象力别太丰富啊,多少顾及下自己的名声。” 木雪严肃认真地点头,“我可是人证啊,木蓉,你还是省省乱咬的心吧。” 罗兰紫利落地在一旁接嘴,“或者说,你想诬告我们这里所有男生,都跟你有了一腿,然后全部要赔偿你?你们木家干脆开一家夜吧去卖好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来钱更快!” 木前程和木梨都气得快站不住了,双双爆喝,“闭嘴!” 众人更是笑开了花,前仰后合地拍桌捶墙。 “哎哟还喊我们闭嘴呢,啧啧啧果然一家人都是这么个货色。“ “等结果等结果,看看木蓉是不是真的被强了。” “这种乱咬人的狗,谁看得上啊……” “依我说,这就是故意给人家诸蔚学长下的套呢谁看不出来啊,还全家上阵,不对啊,木蓉父母没来啊……” “啧啧啧,难得一见啊的奇葩家族啊……” 场面极度混乱,警察们这才把无关人等轰出去,该做笔录的做笔录,该做检查的做检查。 同一时刻,林予菲正在校长室里接受谈话。 “林予菲同学,你的家庭非常贫困,同时你学习也很认真。老师同学们都很喜欢你,也很愿意帮助你。所以,这学期读了,你还是转学吧。” 校长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满腔的叹息。 这样一个漂亮又认真的好女孩儿啊,怎么就走偏了路呢,去跟助学金投资人滚上了床单。她才多大啊,十六岁的年纪。更别说还害了人家张湖成残废,这笔烂账,怎么算都算不清。 总之,在那个情色录音被传出来之后,海塘高中无论如何是不会留下这个不检点的学生了。看在林予菲自己也受了很大委屈的份上,就不搞什么开除,但劝其转学还是要劝的。 林予菲噙着泪,一言不发,心里滔天翻涌着,这一切,到底是怎么造成的? 说转学说的好听,可是只要还留在海塘市,这段过往就会纠缠着她。重点高中肯定不会收她的,她只能去比较次的高中,用自己优异的成绩去给学校添点日后的重本学生而已。 凭什么她越来越差,木雪反而倒越来越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爱哒们╭╮中秋节快乐!!! 中秋国庆不断更,每日继续更新!

上一篇   49二更

下一篇   51双贱合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