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出院

校长见范建春不走,也就算了,只是用眼神示意他放乖点。 “小雪的伤好些没有啊?” 木雪点头,“好多了,16班的刘爽给我垫付的医药费。” 校长有些僵硬,竟然是同学垫付的医药费,这可真有点伤颜面,当时明明就有好几个老师都过去看热闹了的。 “刘爽是个好同学啊。小雪,你看今天的报纸了吗?” “看了,护士姐姐带给我的。”木雪撒谎撒的脸不红心不跳,她暗嘲自己,上辈子要是有这点能耐,怎么也不会死的那么憋屈。 “哎,也不知道是哪个学生,把消息捅给了报社。范老师冲动之下做错了事,我们肯定会给你个交代的,但是上了报纸的话,对学校声誉有影响啊。”校长口气很温和,微微透着些遗憾。 木雪天真地歪着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样对学校影响很大吗?范老师经常打我们,上学期还把一个学生打骨折了。我以为这样是正常的啊。” 校长额头冒出几滴热汗。其实他知道,范建春爱体罚学生,每年都要搞出些事情来。但是范建春也有自己的准则,比如惹不起的有背景的学生,他从来不会为难;成绩好的学生,他也教的尽心尽责。正是这样的一个凶悍的老师,才震得住很多顽劣的学生。加上范建春的亲堂哥范建国就在县教育局当副局长,所以学生家长们从来没有闹起来过,自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结果,现在倒好,范建春搞得学生见了血,还被人拍照给发了报社。范建国一大早上就怒火冲冲打电话来,要求他把事情处理好。天知道他打电话给报社那边的时候,报社负责人只是淡定告诉他,报纸发都发了,收不回来,要么就等他们处理好之后报社再给报道一次。于是校长只好不顾情面把范建春叫来骂一顿,然后拉着人来处理矛盾。 “范老师确实脾气不好,他认识到自己错了,木雪,你还怪范老师吗?”校长谆谆劝导。 木雪怯懦地瞟了一眼范建春,“体罚学生,是犯法的。知法犯法的,不是老师,是罪犯。” 范建春觉得一道闪电从头顶劈过,他爆发了,颤抖着指着木雪大骂:“你他妈的懂个屁!” 木雪配合地往里缩了缩。 这句话骂的着实难听,校长的脸都苦成一团了,“范建春,你给我闭嘴!” 范建春却不给校长面子,跳出来吼得更大声,“木雪我告诉你,你爹妈在我面前都恭恭敬敬的,我是给面子才教育你。你上课睡觉,就该受到惩罚,要不是你摔凳子给我看,我会管教你吗?是你自己把头往黑板刷上蹭的,还想赖我身上?你他妈的才是罪犯,看你这模样,以后也就是个社会渣滓!□贩毒坑蒙拐骗,随便哪一样放你身上都无比契合!” sb,木雪内心竖起中指。 “呜啊啊,呜呜呜……”狠狠掐自己大腿一把,木雪嚎啕大哭,“老师好吓人,老师不要打我,老师不要打我,别打我……” 医生护士闻声冲了进来,二话不说把范建春架开,“范老师,你干嘛呢,学生这么小,你个成年人还是当老师的,什么素质啊。” 校长站起来,擦着脑门的汗,拖着范建春赶紧离开,这事儿看来要善了有点难度啊。不过幸好木雪年纪小,这事儿既然从她这里走不通,那就去她父母那边吧。 木雪看着校长拖着还在喋喋咻咻骂个不止的范建春走人,大概也猜到他们肯定是要去找自己父母解决。想到自己父亲那个德性,她内心一股焦躁。 想这么简单完结这件事?没门! 等校长等人走了,吴森若和刘爽从厕所里出来。他们那个角度并不是很好,拍不到校长和范建春的脸,但是拍得到所有事情发生的经过。 “完工,好东西啊。今晚就给电视台。”吴森若回放了下dv,很是满意。 木雪倒是有些担心,“电视台会不会不播啊?” 吴森若想了想,皱起眉头,“范建春他堂哥在教育局当副局长,估计会干涉下。不过李湘华的小叔是《法制教育》的栏目制片人,所以,电视台那边可能会做一起专访节目,这截录像会被适当剪辑进去。至于到底能不能播出,我们就不管了,总归会把他们吓个半死。” 木雪点点头。媒体的威力可以非常恐怖,在舆论的压力下虽然有他堂哥保护,范建春也要摔个大跟斗。 说到这里,恰好医生来换药。一圈一圈的纱布被解开,医生有些诧异地地开口,“木同学,你的伤全已经全好了。” “不是吧?这么快,医生你们技术真高!”刘爽咋咋忽忽地凑头过来,哎哟喂,还真的是好了,连痂都没有,伤口那里只有淡色的疤痕。 被夸奖的有点不太好意思,医生笑了笑,“我们医院本来就很厉害,木同学的恢复能力也很好。其他的体检报告都出来了,木同学有些营养不良,轻微贫血,低血压。除了这些就没有大问题了,今天都可以出院。” 于是原本要住院五天的木雪,在第三天就乖乖离开了。 走的时候,木雪去退了部分医药费,然后不管刘爽要不要,都硬塞给了他。刘爽收了钱之后一直有点闷闷不乐。木雪跟刘爽借电话打给的妈妈,刘爽这才好点。 “雪雪,你出院了?妈妈以为你要过两天才出院,今天跟着爸爸去福建出差了,要周末才回来……” 木雪无所谓地回答,“哦没事,我自己先回去。妈妈你别太辛苦,也别一直呆在宾馆里,爸爸谈生意你就出去走走。” “算了,妈妈怕迷路。” 木雪也不多说,两人都相互叮嘱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 一旁默不作声的吴森若等木雪说完,才慢悠悠开口,“没人来接你?” “我爸妈出去了,周末才回来。” 木雪背着书包,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一左一右都是校园风云人物,她莫名地感到有些惊悚。当年读初中的她,做梦都不敢想这样的待遇。 “那我们送你回去吧。”吴森若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发令。 “你们不上课?”木雪瞪大眼,可惜她眼睛内双又偏细,怎么瞪也不够大。 刘爽噗地笑出声,“我们是16班啊,老师才懒得管我们呢。” 出校门的时候跟门卫解释了下,门卫看吴森若和刘爽的眼神很警惕,仿佛他们俩是要挟持木雪这个瘦弱的小女生去干什么违法勾当一样。木雪无奈地解释了好一会儿,门卫才让他们三个一起走。 木雪要等公交,刘爽却非要打的,闹到最后,木雪被两个人拎到了出租车上,再次接受出租车司机警惕的眼神。 败家子啊,木雪忍不住在奇葩之后再给刘爽贴了个标签。 出租车一溜烟地跑到了木雪家小区外。说是小区,其实绿化很少,也没有什么门卫,就是几栋楼房的聚集地而已。但是在当年来说,也算是中等档次了。 木雪家住c栋3楼,算是比较好的考里的位置。走到楼下,木雪看刘爽吴森若都没有要离开的迹象,有点苦恼。 吴森木雪嘴角往下撇,本来是要走人,却突然生出了飞去木雪家里坐一坐的念头。 “不打算请我们上去休息下?”吴森若吊起眼角瞟木雪。 你们又不是走过来的,还需要休息。木雪内心默默腹诽,然后走到前面去带路。 打开房门的一刻,木雪都说不清楚带吴森若他们上来是件好事还是坏事了。 木蓉,只比木雪小五个月的堂妹,是木前程大姐木桂生的。之所以姓木,那是因为木桂嫁的是本家人,一个村的木钢铁。 比起瘦小黄黑的木雪,木蓉简直是养得太好了。圆润的脸蛋,圆润的胳膊,圆润的腿,但是腰啊脖子啊却不胖,看起来煞是可爱。 此刻木蓉正和一帮十四五岁的孩子们在客厅里又跳又闹,嘻哈大笑,音响放的震天响,地板上还扔着好多啤酒罐。 看了看手上的电子表,这才下午三点多,木蓉没上课?木雪眨巴下眼睛,木蓉还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啊。 吴森若皱眉,看得出来他很厌恶这样的场景,“这些都谁啊?怎么都玩到别人家里了?” 刘爽也是黑着脸,“选在家里发这样的疯,完全是找死啊。” 木蓉他们还沉浸在自己的玩闹中,根本没有人发现门口进来人了。木雪深吸口气,告诉自己,战斗!开始! 手脚利落地退出门口,踮脚打开电闸小门,仔细看了下,然后拉下电闸。 音乐瞬间告停。 木蓉以为是停电了,拢了拢耳边有些散乱的头发,往门口转去,这才看到有两个英俊高大的男生站在门口。木蓉瞬间有些脸红,她吹了声不太响的口哨,“帅哥们,找谁的呀?” “蠢货。”吴森若眼中闪过浓烈的鄙夷,没有钥匙怎么开门,能打开门的还能找你们? 木蓉呆了呆。她看到木雪从吴森若身后走出来,冷冷地盯着她。 “木蓉,今天没上课?”木雪开口问道。 “关你屁事。”木蓉特顺溜的一句话出口,顿时又有些恼羞成怒,毕竟有两个帅哥站面前呢。“你管得着我啊神经病!” 木雪冷哼一声,“我是你堂姐,你住在我家,你说我管不管得着你。” 木蓉惊讶地打量木雪,“你吃错药了吧?”看看吴森若还有刘爽,木蓉满腹疑问,奇怪了啊,平常木雪都跟棉花一样随便他们欺负挼捏,并且木雪从来没有带朋友回来过,今天这是闹的哪一出? 木蓉的朋友们见状,个个皱起眉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有脾气不太好的直接开口,“蓉蓉啊,你不是说这周家里都没人吗?现在这个堂姐又是哪里钻出来的,她要是看不惯就让她出去玩会儿,我们玩够了就走。” 刘爽正想上前帮妹妹,吴森若眼疾手快地拦住,并冲他眨了眨眼。 知道吴森若坏主意多,又从来不吃亏,刘爽很听话地闭嘴,并且在吴森若的示意下拿起手机拍照。 木雪盯着那个开口的少年,从鼻子里冷哼出声,“这里是我家,我看不惯的话,你们就得出去。懂不懂什么叫礼节啊?爸爸妈妈没有教过你讲礼貌吗?家教太差了!” 少年脸青了,“操,木蓉,你自己看着办。” 木蓉心里一阵发虚,这少年叫王铭,是他们这一级的风云人物,家世好又玩的开,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巴结上去的。想到这里,木蓉怒火澎湃,抬手就要抽木雪巴掌。 木雪觉得她的反应敏锐了好多,木蓉才抬手,她就清晰地看到那手指的运动趋势。于是她一把抓住木蓉的手腕,狠狠一折。 “啊啊啊好痛,神经病,贱人,你干嘛呢你,我要让舅舅打死你,让你天天都跪砖头睡阳台!”木蓉痛得冒汗,另外一只手不服气地往木雪脸上抓去,脚上更是又踩又踢。 木雪扭脸躲开,脚上刚被踩上,她就条件反射使劲把木蓉推开。结果木蓉退后的时候又不小心踩到地上的啤酒罐,没站稳摔了个四脚朝天。 王铭脸色发黑,他向来骄傲张狂惯了,见木蓉吃亏,也不管自己是在别人家里,挥手喊了声“揍她”,就扑了上来,后面七八个少男少女也跟着冲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君奉上

上一篇   5空间

下一篇   7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