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双贱合璧

这段时间,有个段子在浩宇高中传的沸沸扬扬。 听说木蓉死赖着诸蔚去参加宴会,自个儿喝醉了酒非要诸蔚陪床,结果醒了之后又拿花瓶敲破诸蔚的头,诬告人家强奸!哎唷同时非要说人家宋言穆和诸蔚3p了她呢!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结果检查一出来,嘿,人家诸蔚根本就没有跟她发生过关系!查监控也看到是她自己一杯一杯地喝酒喝醉了的。最搞笑的是什么,是她舅舅啊,说什么诸蔚不带他侄女儿出来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既然他侄女儿名誉受损了,无论如何诸蔚家都得给赔偿! 赔偿噢,啧啧啧,真是穷疯了 木蓉回去上学的第一天就被泼了一桶尿,臭烘烘地站在楼下,眼泪吧嗒吧嗒的下。 最开始大家的欺负都是较为含蓄的,那个时候虽然都知道她是木雪和罗兰紫的死敌,但学生们没有真正意义上对木蓉产生什么恨意。现在诸蔚这事儿一出,绝大部分学生是真的厌恶了木蓉。敢情木蓉来浩宇读书就是为了敲诈有钱人家的孩子?怎么,勾搭上一个不罢休,还敢继续来读书? 再说以前诸蔚还给木蓉挡了好多欺负呢,现在么,木蓉就等着被玩儿吧。 那天木蓉被泼了尿后没敢上学,哭着回了家,回去之后木梨还不依不饶地骂,说她是赔钱货,没廉耻没心机,要是这回从诸蔚家敲不出钱来,她简直就是没用透顶。 木蓉对着木梨可丝毫都不会让步,两人对骂了半天还打了起来,相互给对方都抓伤了手臂大腿。打完之后两人都冷静下来。 “算了,事情都这样了。你太小了,要是满20岁我们非得让诸蔚那混蛋把你娶回家不可!”说到底,木梨还是心疼木蓉的。 “小姑,我觉得……我还是转学吧。”木蓉心惊胆战,她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有个女生甚至掏出锋利的匕首向她晃了晃,舌尖还舔过了匕首的刃面。那个笑容好阴森好恐怖,如果木蓉没有记错,那个女孩子是喜欢诸蔚的,当初还找她闹过。 听木蓉这样一说,木梨又生气了,“你个没用的东西,木家把你送这里来是干嘛的?不就是吊金龟的吗?吊不找宋言穆还可以找别人,就算诸蔚不行了,全校还有那么多男的呢!” “小姑你脑袋抽了啊?!我现在这名声,还有谁看得上我?你是要把我推火坑里吗?”木蓉摔了桌上的杯子,再摔门进了房间。 另一头,诸蔚的家人跟木前程谈判完之后,二话不说把木蓉的父母还有木前程告上法庭。 理由:敲诈勒索。 想要五百万的精神损失费?!当你侄女儿是外星人啊,摸一下都这么贵!你侄女儿在敲破我儿子头的事情咱们还没说,你们就干那么狮子大张口,简直是狂得你们! 诸蔚的妈妈嘴角抽搐着叫了律师,发誓要给这家人一个教训。 木桂和木钢铁知道这事儿后哭天嚎地,觉得就算是一千万也赔不了他们宝贝女儿的名声,诸蔚家应该娶了他们女儿才行。再听说诸蔚家反而要告他们,顿时觉得世界黑暗无光。 泼辣惯了的木桂在激愤之下干了,直接冲到诸蔚家的私人医院外面扯横幅静坐绝食示威。保安把他们当成是医闹对象,奉行不惹不躲直接叫警察的原则。警察一来木桂就更癫痫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她女儿的悲惨遭遇。可是这事儿早就调查清楚进入了司法程序,黑纸白字证据充分,诸蔚确实没有强暴木蓉,反而是木蓉殴打诸蔚的证据确确凿凿。于是警察们默默把木桂打包送回老家。 木蓉这个事儿,就随着好事者和爆料者的传播,再加上罗兰紫从中推波助澜,一路从市里传回了蔺洪县,搞得人尽皆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对木家人报以鄙夷的姿态来,还以为你们家多少算个有钱人呢,没想到这么没脸没皮。 坚决不去上课的木蓉也没法待在家里,木梨骂她骂得越来越难听。索性她都不回去了,找自己初中时候的好朋友们玩儿去,这里待几天那里待几天,日子勉强过的还行。 这天,她在街上偶遇了林予菲。 林予菲看起来非常不好,脸色苍白神情幽怨,仿佛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不过木蓉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化妆都掩盖不了她失败颓靡的神色。 两个人相互都知道对方的一些消息,这段时间没有联系,也是觉得跟对方说什么都不好。这一见面吧,反而有了许多话题,有种同为天涯沦落人的惺惺惜惺惺感。 “所以,第二天早上,木雪和宋言穆他们就全部过来了?”捧着好久没有喝过的奶茶,林予菲小口小口缀饮,“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这是个圈套?” 木蓉目瞪口呆,“圈,圈套?” 果然是傻,林予菲心中暗叹。不过自己聪明又怎样,还不照样是一败涂地。 “我觉得一切都太凑巧了。或者说,一开始的时候诸蔚就知道你的目的。” 木蓉回想起自己无数次的打听宋言穆时,诸蔚不自然的表情。是啊,自己怎么那么傻呢,以为诸学长会被自己迷得团团转…… “你知道你失败在哪些地方吗?”林予菲冷艳高贵地开始点评,“首先,既然你一开始被大家欺负,只有诸蔚愿意帮你,那么你就应该先死死抓紧了诸蔚,不要东想西想;其次,你跟诸蔚提什么想去见宋言穆,完全是在自寻死路,你要见宋言穆都得等待偶然的时机,而不是自己去制造,因为你根本没有任何实力。” 木蓉呆呆地点头。 “再次,就算被诸蔚上了,你也不该这么大反应,而是应该趁此软化他的心!瞧瞧你干的什么,砸破他的头?这样他还有可能护着你吗?何况,你根本就没有搞清楚自己有没有被上,就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越说越觉得眼前这人朽木不可雕,林予菲心想,哪怕录音事件爆出来,我也没有乱咬说是魏铭月强迫我的啊。留的一线情,日后好相见。反咬根本就咬不出来什么,只能把自己的境地弄的更惨。 听林予菲这样说,木蓉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下了一步死棋,懊恼的无以复加。 “最后,你们家人也在发疯。诸蔚的家人既然都摆明了,他儿子没有上你。那你们家就一起守着这个秘密,大家都别声张。他们家不追究你伤害诸蔚的事情,你们也不追究名誉败坏的问题。现在好了,闹得大家都知道你们家是个贪图钱财的家庭,你是个专门勾搭有钱人家小孩谈恋爱再敲诈钱的人,你说说,你日后怎么办?”林予菲毫不客气地把事情分析完,奶茶也喝完了。 看林予菲站起来要走人,木蓉急了,“予菲,别走啊。我,我现在怎么办?” 林予菲也不是真的要走,她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孤孤单单一个人,总是被女生白眼男生戏弄,家里爸妈也不理解,一个哭一个骂,唉……如果能有个半斤八两的木蓉陪在身边,倒是可以分担下压力。 起码钱财上可以分担压力。 “这样吧,我这学期读完就转学,找个县高中去读。你在浩宇高中也读不下去了,就跟我一起转学。咱们俩好歹也是个伴儿,日后的日子就一起努力,我们一定会摆脱现在这个状况的。”林予菲幽幽叹了口气,握住了木蓉的手。 擦干眼泪,木蓉咬着牙点头。 林予菲爱怜地拿起纸巾给木蓉擦眼泪,“还有个好消息,听说吴瑜遐姐姐回来了。虽然瞎了一只眼,又发了疯,可是在吴叔叔的悉心照顾下,她已经恢复了神智。咱们什么时候,去看看她?” 看看那个有钱有势同时痛恨木雪的女人,林予菲微笑。 张湖出了院,手腿都断了一时半会儿成了残疾的他不适合此刻就去上学。无奈之下只能选择休学半年,明年再重新去读书,或者直接读高二,或者再读一个高一。 魏铭月倒是慷慨,给张湖一笔钱让他在家好好读书,到时候直接读高三都行。只要好好干,他会好好栽培张湖的。 因为魏铭月在张湖身上发现了足够的炮灰潜质,这种人不是特别聪明但是自作聪明,鲁莽又自大,当挡箭牌是妥妥儿的好啊。 这个观点,魏铭月跟宋言穆还有木雪通过气。木雪笑眯眯地答应,是的,张湖就是这样一个人,上辈子原因都没有问便掐死了她。这辈子,魏铭月想怎么折腾她都是乐见其成的。 并且木雪还想到一个人,张湖的母亲,曾经她的婆婆。那个给她吃馊饭逼她喝厕所水的恶毒婆婆,因为她没有生孩子就用各种办法虐待她的婆婆。 想到这个人,木雪突然笑了,一旁的宋言穆都莫名打了个冷颤。 不过现在林予菲才16岁,还不急,再等四年。 至于那个恶毒老婆子,现在估计为儿子残疾怄得吐血吧。 吴天赐接回了吴瑜遐,失而复得的激动让他忽略了很多细节。 比如,吴瑜遐对以前热爱的菜式没有那么热衷,吃什么东西都很均匀。 比如,吴瑜遐对吴新被关进劳教所没有什么强烈的愤怒。 比如,吴瑜遐明显对另外两位小妈关系淡漠了许多。 还有就死,吴瑜遐更黏他了,几乎时时刻刻都想跟他在一起。 瞎了的那只眼睛早换成了假眼,吴瑜遐解释说自己也不知道,难道是森若换的? 吴天赐觉得森若没有那么好心,可是假眼都装进去了,还是生物材质的,他担心取出来没弄好反而伤到女儿,所以索性没取。 至于女儿的其他变化,他一概认为那是精神失控再恢复之后会发生的正常变化。女儿自从慢慢清醒后,不仅脾气没有以前怪了,对家里的生意也上心了很多,这让吴天赐非常欣喜。 他以前就想把家业交给大女儿,可是大女儿不是经商的料,所以他只能培养剩下的四个孩子,吴新吴磊,吴梦吴圆圆。现在大女儿开窍了,他觉得自己心愿也要完成了。人生的后几十年,就给大女儿拓展一片天地出来,让她继承之后好好生活。 兰提,也就是现在的吴瑜遐已经适应了中国的生活,更适应了吴家的环境。她做的非常好,一步一步地侵入吴家,扎根发芽。 这天,她一个人在家。家里没有人的时候,她会做一些锻炼,单手俯卧撑原地空翻,或者从二楼跳下来原地躲闪什么的。这都是她在贫民区学会的一些保命的东西,不能因为日子舒服了就放松。 门铃响的时候,兰提正好冲澡出来,活动之后身体的感觉就是舒爽。走到门口猫眼看一眼,兰提擦头发的动作停顿了下。 大脑里迅速回忆起曾经看过的资料,这两个人,林予菲和木蓉? 来找我? 兰提想起吴森若曾经的吩咐,勾唇笑得性感,小姑娘们赶紧到阿姨的怀抱里来吧呵呵呵呵。 打开门,兰提双手抱胸,“林予菲,木蓉。” 林予菲甜甜地笑,托起手里的水果篮,“瑜遐姐姐,我们来看看你。” 兰提点点头,领着她们两个进门。 木蓉早被林予菲叮嘱过,少东看西看,少说话,别热吴瑜遐不开心。把林予菲当成了主心骨的木蓉非常认真地执行着,闭着嘴乖乖地不说话。 拿出来两瓶饮料扔给沙发上的少女们,兰提坐下后随即翘着二郎腿,“什么时候听说我回来的?” 敏锐地感觉到眼前人气场不一样,吴瑜遐是一种莽撞的张狂,眼前这人却像是经历过刀与火的淬炼,张狂中隐含着锋利。 “就这两周听说的,我们赶紧就来看姐姐了。”林予菲关切地询问,“听说姐姐生了一场大病,现在好些没?” 兰提点点头,“好很多了啊。除了这只眼睛瞎了外,其他的都很好。不过你们两个,可就过的不好了。” 林予菲和木雪,不仅是过的不好,还是过的非常相似。说不出哪个比哪个更惨一点。 林予菲的脸白了一下,“姐姐,我们俩都努力了,可惜还是被木雪他们给算计,没有完成任务……这次来,也是想请姐姐给我们想想办法,接下来该怎么做。” 伸手掐了木蓉一把,示意木蓉接话。木蓉赶紧开口,“姐姐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反正姐姐的目标就是我们的目标!” 兰提的手指抚摸着桌上杯子,“你们的意愿呢?” 木蓉接口,“当然是收拾木雪呀,啊不,应该说是你想收拾谁我们就去收拾谁。” “就凭你们?”兰提放下杯子,“你们两个,现在还有什么价值?” 没有想到吴瑜遐会有翻脸迹象,林予菲也有些急了,吴新已经进了劳教所,吴家说不定就会恨上她,如果吴瑜遐再不用她的话……林予菲咬牙,“瑜遐姐姐,我跟木蓉不一样,我只想成为你的助力。你需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对不推辞不讲条件。” 兰提伸手托起林予菲的下巴,仔细打量。 聪明,有野心,能屈能伸,目光坚定。这个人,是威胁。吴森若先生说过,木雪的威胁都需要清除。 于是兰提点头,“先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一所不差的高中,我和木蓉转学过去,能够受到照顾。”林予菲不敢提太多要求,直说了这个。 兰提站起来做出送客的手势,“行,等我联系你们吧。我以前有没有给过你们什么联络方式?” “有,手机号,这个。”林予菲摸出手机。 兰提点头,“手机号我忘记了,你们抄一份给我。” 等送走这个两个女孩子之后,兰提立即给吴森若发过去了一份加密邮件,并且注明自己打算处理的方式。吴森若交代过她,如果是涉及到木雪、宋言穆、罗兰紫、刘爽的敌人,可以先自行处理,只需要把处理方式发给他一份即可。如果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联系不到他就去找宋言穆。 不过,这两个一把就能掐死的女孩子,兰提觉得自己随便就可以折腾了。 林予菲和木蓉走出来之后,两个人心里都有点发凉。吴瑜遐清醒之后,比以前厉害了好多,并且这会儿也没有明说一定要帮他们。 “予菲姐,我觉得有点害怕……”木蓉拉着林予菲的袖子,她总觉得吴瑜遐像一只毒蝎子,尾针已经悬在了她们俩的头顶上。 林予菲也心里惶惶然,可是现在除了抱紧吴家,她又还能怎么样呢? “我们忍过着两年,等高考走的远远的,就好了。”林予菲牵住木蓉的手,鼓励着对方。 两个戚戚然的女孩子手牵手走在出小区的路上,一辆白色的跑车经过她们俩的身旁,突然一个急刹车。 林予菲和木蓉回过头一看,木蓉还好,林予菲的脸刷就白了。 车上下来的人正是白玉彩,吴新的母亲。她一早就扬言要让林予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动静。林予菲也不知道白玉彩是不是被吴天赐阻止的,可现在看白玉彩柳眉倒竖浑身暴躁地冲过来,她直觉没好事。 拖起木蓉,林予菲果断撒丫子开跑。白玉彩也是急了,不知道开车追,反而穿着高跟鞋蹬蹬噔噔地在后面边跑边骂,“小贱人,你竟然还敢到吴家来?!怎么,害了我儿子还不够,还要勾引哪个?告诉你,以后别人我遇着你,否则老娘不撕了你那张狗皮!” 实践证明,穿平底鞋的高中生跑步速度远胜穿高跟鞋的白领。林予菲和木蓉一趟风似的狂奔,什么温柔可爱的形象早扔到了爪哇国。 而好死不死地,林予菲和木蓉在大门口出去没多远还撞到了两个人。 张湖被迎面冲来的木蓉撞了个四脚朝天,摔在地上唉哟唉哟喊个不停。张湖的妈妈卢秀芬,一个长期干农活的三十七八刻薄泼辣农村妇女,动作敏捷地揪住木蓉的头发扯过来就是两耳光。 “奔丧呢你!撞到我儿子了!”卢秀芬凶狠护犊的模样不必刚刚的白玉彩吓人。 木蓉不认识张湖,这么迎面被扇了巴掌她可不干了,她小姑天天骂她还没有这么下手呢。 “老娼妇你骂谁了!靠你大爷啊!”木蓉反手回敬了卢秀芬两巴掌,“撞人我不是故意的,你他妈的谁啊,敢打我,我爹妈都没有这么打过我!” 卢秀芬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如此蛮横,心头鬼火四冒,两人顿时你抓我掐你扇我踹打了起来。小区的保安在里面一看,这打架也不能在别人家门口啊,于是赶紧冲出来拉架。而林予菲在木蓉跟卢秀芬打起来之后,迅速地往旁边躲想溜走,结果被张湖抓住了脚。 原来今天卢秀芬是带着张湖来找吴家要钱的,吴家虽然给了足够的赔偿金额,但是张湖家准备在城里买套房嘛,这不,反正吴家也是有钱人,来哭哭闹闹总会给点子儿的。 结果一到大门就还拄着拐杖的儿子就被撞倒地,想拿这个疯丫头出出气,结果对方是个辣椒炮仗。 卢秀芬气的不停喘气,听到儿子在喊什么林予菲,脑袋一记激灵。林予菲?不就是那个害得儿子被打断腿的女孩么,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于是卢秀芬转移目标,对着林予菲的嫩脸蛋亮了爪子就攻击了过去,边打边骂,“贱人啊贱人!都是你个的贱人害得我儿子残疾,我要跟你拼了啊!!!” 保安们见卢秀芬着披头散发满眼通红的架势,迈出去的步子又缩了回去。这打架可以管,别人的家务事最好别管。再说都是女人,能打出什么架势来,看着她们别出事儿就行。 林予菲尖叫着躲闪,木蓉看卢秀芬竟然还敢打林予菲,冲上去狠狠推了卢秀芬一把,抓起林予菲的手两人拔腿继续狂奔。 卢秀芬被推攘的时候没有站稳,一个扑通摔了下去,额头磕在小区门口花坛边缘上,顿时起了硕大一个青黑。 “作孽哦!我的天啊,这什么世道啊……”卢秀芬躺在地上哭喊起来,“吴天赐家没人性啊,害的我儿子噢……” 慢慢地,小区门外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最终白玉彩和兰提都出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白玉彩一看卢秀芬脸就黑了,这个掉钱眼儿里面的农妇又想干什么?赔偿金不是早给完了吗? 只有兰提听了半天,听到了林予菲的名字,突然就笑了,她拉住卢秀芬的手轻轻一使力,轻飘飘地就把卢秀芬拉了起来。 似乎是感觉到什么,卢秀芬的哭嚎一下子断了,她呆滞地看着眼前的独眼女子。 “找吴家?”兰提勾唇,“想要钱?” 卢秀芬啊了一声,突然不知道说什么。 “走吧,进屋聊。”兰提转身摇曳着走进小区的门。 白玉彩没说话,因为在吴天赐的心里,现在只有这个大女儿吴瑜遐是最宝贝的。她前去扶起张湖,带着卢秀芬往里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双贱合璧——林予菲和木蓉暂时要抱团。 不过抱团也是被虐的份╮╭

上一篇   50木蓉的悲惨日子

下一篇   52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