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发展

在宋言穆决定过年要回宋家去的时候,宋家老宅也在进行一场激烈的争论。 原因当然是因为宋言穆。 宋义瑾和妻子林玫跟老爷子提议,今年过年让言穆回来一趟。老爷子还是不同意,林玫一时激动话就出口了。 “爸爸,这都快三年了。就算您一点都不想孙子,我跟义瑾也想孩子啊。那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着一千多天的日子,我都是数着过来的。如果言穆今年还不能回来,我就过去看他。以后言穆在哪儿我在哪儿!” 这言下之意,就是如果您不让他回来,干脆就把我也逐出宋家算了。 这话是非常置气的,宋老爷子听得不高兴,沉着脸教训儿媳妇,“林玫,你是义瑾的夫人,是宋家人。言穆在外面生活的好好的,如果因为你和她的接触给宋家招了灾那该怎么办?” “招灾?”林玫今晚上豁出去了,她娘家也是圈子里的人。圈子里的人信风水信堪舆的多,信命数的不太多。信成宋老爷子这样的,那就更少了。在娘家,她就是个笑话,连自己儿子都护不住,被撵的那么远,回家一趟都不允许。 “老爷子,您到时说说,有哪个灾是言穆给招回来的?家里人之前不顺畅,是因为有人害,不是因为言穆害他们。言穆从小就那么懂事那么上进,他吃喝嫖赌吗?他飙车打架吗?他是跟其他家不成器的少爷一样吸毒了,还是跟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三代四代们一样走私军火勾结势力?”林玫越说越激动,一向温婉的声线都开始嘶哑,“明明是我们自己没能力迈过那些坎儿,却要怪到一个无辜的孩子身上!” “够了!”宋老爷子拍了桌子,林玫这些话字字都在戳他的心窝子。那是他曾经最给予厚望的大孙子,没有任何错处就给流放出去,他怎么不担心,怎么不懊恼。可是,决定一旦做下,就算是错误的也要坚持到底,这是宋老爷子拧了一辈子的倔脾气。 宋义瑾在一旁,拳头都快要捏出血,他先安抚了下妻子,然后给宋老爷子鞠躬,“爸爸,我和林玫就这一个孩子。言穆都已经18岁,是成年人了,以后也不一定会再国内发展。万一孩子高考完直接出了国,按照您的安排,那我们岂不是一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亲生孩子?” 因为孩子的问题,宋义瑾和宋老爷子一直是有嫌隙的。只是平时,大家都好好地藏着。 男人之间,有些话只要不说开,就可以永远掩盖着。 可是林玫不行。 第一年宋言穆没有回来,她等。 第二年宋言穆还是没有回来,她生气。 今年是第三年了,她开始绝望,再也等不下去了。宋言简已经被确立为家族下一代的继承人,那自家丈夫再干又有什么用?早迟还不是给侄儿的。为了宋家呕心沥血,却连亲身儿子都要舍弃,这算什么? 也许丈夫一直在寻找机会,一个让言穆可以回归的的机会。可是当娘的心有多苦,苦水都浸泡透了全身,谁又清楚? “义瑾,不用再说了。带林玫回去休息。”宋老爷子挥挥手,示意他们出去。 林玫哇地哭出声来,自己开门跑了出去。宋义瑾叹了口气,转身躯追。 书房里,剩下宋老爷子一个人长吁短叹,大儿子带着儿媳来这么一出……看来,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要去见言穆的。 算了,暗地里就不阻拦了。让他们见吧,如果见了,宋家安好,那就可以再试试。 不过,这宋家,已经要给宋言简了,就不可能再给宋言穆啊。 已经住在宋家老宅的宋言简正从窗台上看着大伯追上了大婶,大婶激烈地诉说着什么,大伯最后抱住了她,良久两人才安定下来,一起离开。 宋言穆想回来?宋言简撑着下巴,窗台的风吹过他的发梢。 想回来,可不能那么容易呀。 确认下你现在的实力和态度,看看是敌人还是兄弟,或者说有没有当盟友的资格吧。 我亲爱的二弟。 自从兰提来到了吴家,宋言穆和宋义德对吴家的打压幅度小了很多。毕竟兰提的目的是夺得吴家的所有东西,最终再交还给吴森若。作为兄弟,宋言穆总不能把吴家啃得稀烂吧。 所以对吴天赐来讲,他觉得大女儿回来,他不管什么顺遂了。 只是,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总是动不动就感冒咳嗽,一熬夜就心慌气短的。兰提说他是太操劳的缘故,要多休息,然后每天都要在家熬汤给他喝。 他也觉得,自己可以带着兰提出去休息休息了。 陈湘竹和白玉彩听到这个消息,两人都很诧异。虽然吴天赐对吴瑜遐很溺爱,可也没有单独带着女儿出去休息的前例啊。 上会儿过年的时候,她们两个并没有在吴家,而是回的自己娘家过年,所以对当初那场父女相奸的事情并不知晓。而吴梦吴新几个都被下了禁口令,都是聪明人的他们为了自己的妈妈,都是守口如瓶。 不过他们对于吴天赐的这个决定,私下都表示了鄙夷。 “大姐也太不要脸了吧,难不成还想跟爸爸一直这样下去?”吴梦脸上是不符合年龄的阴狠,“这样,吴家不都成了她一个人的?” 吴圆圆的性格要更圆滑一点,她摇了摇吴梦的手,“三姐,算了。大姐那人做事儿又狠又绝的,咱们反正以后能嫁个好人家就行了。怎么说,嫁妆是少不了的。” 对吴圆圆来说,她亲生哥哥吴新已经去了劳教所,自己能保全好自己,保全好母亲,就不错了。其他的,她暂时不想去争。 吴梦明白吴圆圆的打算,她再恨铁不成钢也不起用,吴圆圆毕竟跟她不是一个妈生的。 吴磊倒跟她是一个妈生的,不过吴磊这越来越沉默寡言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跟他商量什么事儿,他都是一副听了当没听的样子。 要是吴瑜遐真的敢把吴家都吞到手里,我吴梦就把你们父女的□抖出来。吴梦恨恨地想。 兰提继续心情大好地用她翻书查来的相克的植物和肉类给吴天赐熬汤,继续这么喝下去,慢慢的过几年,吴天赐就差不多可以中风偏瘫什么的了,不错不错。 这要出去玩的话,是不是显得把林予菲的事情给解决了啊? 想到这里,她立即给林予菲打了个电话,约她下午放学后到一家咖啡厅谈事情。林予菲在那边问可不可以带上木蓉,兰提没反对。 等林予菲和木蓉姗姗来迟的时候,兰提咖啡都要喝饱了。 小心翼翼地坐到椅子上,林予菲没有点东西,而是轻声问,“瑜遐姐,是找好学校了吗?” “学校那个不急,等你这学期上完了再联系都可以。现在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办。”吴瑜遐挑眉。 “瑜遐姐你说,我一定做好。”林予菲连忙点头,最近张湖妈妈跟她妈妈闹起来的事情,她等下还要跟吴瑜遐讲讲请对方帮忙呢。 “跟张湖订婚,帮我们吴家看住他们家人。” 吴瑜遐的话无异于一记重磅炸弹,炸得林予菲头晕眼花。 “什,什么?”木蓉在一边差点跳了起来,“这太……” 吴瑜遐似笑非笑地看木蓉一眼,木蓉立即蔫儿了回去。吴瑜遐那眼神的意思好像在说,那你去? 林予菲颤抖着嘴唇,没说话。 “魏铭月支持着张湖,可没有支持你。你想想,魏铭月家是来海塘市投资的,跟我们家肯定是竞争关系。张湖家那些穷亲戚三天没两头来我们吴家闹,对我们吴家影响太大了。”吴瑜遐点燃一支烟,动作熟练地抽,淡蓝色的烟雾萦绕出暧昧的弧度,“反正只是订婚,你年纪这么小,又不一定作数的。这件事儿说白了也是因你而起,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去处理,再合适不过了。” “除了订婚,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林予菲竭力压制自己的颤抖,试图找出其他方式。 “张湖妈妈被你妈妈砍伤了还睡在医院里了,你们家能赔偿得起医药费吗?搞不好,你就要辍学了。自己想想吧。”吴瑜遐冷漠地抖动着烟灰,“如果你能聪明到用其他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也可以,不行的话,就乖乖去订婚。” 木蓉觉得林予菲真是倒霉透了,原本人见人爱的校花,现在成了落水的野鸡,人人都可以彻根毛。再对比下自己,她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自己是发了什么疯要跟林予菲一起来跟吴家打交道呢?自己就算是多交钱回蔺洪县去读高中,也可以安安稳稳地考个专科大学什么的。跟着林予菲走,感觉就像是在往泥潭里滚,越来越沉重。 不得不说,难得聪明的木蓉今天算是开了窍,对未来做了一个正确的预测。 今天回去之后,就不要跟林予菲走太近了,木蓉在心里默默发誓。 可是,林予菲虽然被这个重磅消息打得头晕,并没有傻。木蓉的表情全部落在了她的余光里。 想甩开我?怎么可能。我好不容易才逮住你来给我垫背,能让你离开我才怪。 离开咖啡馆之后,林予菲二话不说抱着木蓉就是一顿伤心的哭泣。泪珠子跟断线的珠子一样啪嗒啪嗒往下落,林予菲苍白的脸脆弱得不堪一击。 木蓉被抱着,心里也有兔死狐悲之感。可是,林予菲再惨,跟她还是……没有什么关系啊。 “蓉蓉,帮帮我……” 林予菲恳求着木蓉,“跟我一起去找张湖谈谈,好不好?” 木蓉推着林予菲的手,干笑,“我去能说什么呢,你们的事情我又没有参与过……” “蓉蓉,你……你是被吓到了吗?”林予菲不可置信地放开木蓉,“你是不是听到这个消息也被吓到了?当初我听说诸蔚和你的事情的时候,可不是现在你这个反应的……” 说到这个,木蓉才想起来,诸蔚家和自己家的事情还没有彻底完结呢。诸蔚家虽然最后撤销了诉讼,可是从此跟木家结了梁子,直接放话在海塘市他们家的医院和诸家人,绝对不医治木家的人。 还有虽然这段时间她没去上学,学校里的一些同学反而到她和木梨住的地方转悠。 “我……”木蓉叹了口气,“是啊,我有点被吓到了。予菲,你说我们俩是造了什么孽,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木雪越过越好,我们俩越过越差……” 听木蓉口气缓和,林予菲也怏怏地收起情绪,“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你也是。我们只有在一起,相互交付后背,才能度过难关啊。” 木蓉听得点头。算了,有个伴也不错。 “不过,我不想跟吴家有什么联系了。我真的是有点怕吴家那个瑜遐姐姐。” 林予菲安慰地牵着木蓉的手,“嗯,害怕就不来了。” 周末的时候,林予菲带着木蓉一起去医院看张湖和卢秀芬。张湖正在床边给卢秀芬削苹果,见林予菲来了,脸立刻扭到了一边。 他现在对林予菲的感情尤为复杂。曾经的懵懂被打破后,他对林予菲只有,强奸的那次后,林予菲应该是恨上她了的,不然也不会让吴新来打断他的腿。所以他跟林予菲应该是仇人猜对,结果现在吴家让他跟林予菲订婚,魏铭月也说这样可以锻炼他。他真是头大得很,林予菲那种聪明又报复心强的女人,真的娶回来,倒霉的还是他们张家人啊。 所以说,张湖对于跟林予菲订婚这事儿,一万个不愿意。 不过,不愿意,也不敢说。卢秀芬垂涎着吴瑜遐许诺的那套房子呢,据说有一百多个平方啊。 再说,魏铭月也点头了,他还能挣扎什么? 林予菲进了病房,先把买的一袋橘子放到床边上,然后自己和木蓉坐在旁边的凳子上。 “卢阿姨好些了没?”林予菲的声音柔软温和,听起来倒是不讨人厌。 所以张湖还是回答了,“还行,就是伤口愈合的慢。” 见对方啃搭理自己,林予菲心中松了下来,“张湖,我们俩出去单独谈谈吧。” 一旁装睡的卢秀芬这下恶狠狠地睁开眼,“单独什么单独,就这里说。” 被突然出声的卢秀芬吓了一跳,林予菲红着眼睛不做声。 要是换以前,张湖肯定跟着林予菲就出去了。可是现在,他也谨慎了许多,“要说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你让我说的,林予菲心里暗讽,那你可别后悔。 “当初,你约我到奶茶店,让我当你女朋友。那天,你强暴了我,我把内裤一直封存好的。当初我没有说,是想给你留一条路。”林予菲的声音还是那么柔弱,说出口的话字字如刀枪。 “你被打断手脚,是罪有应得。”林予菲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你毁了一个女孩子的身体和梦想,你罪有应得。” 想着当初的事情,张湖也不是不心虚的。可是,林予菲自己是什么好女孩吗? “你早就跟别人滚上床单了,说什么我毁……” 木蓉听到这话冷笑,“难道你妈被你爸操过,其他人□妈就不是□了啊?” 卢秀芬一看木蓉,哎哟不就是那天在小区外跟她打架的女孩子么,一生气她的肩膀更痛了,“你个兔崽子哪里来的,滚出去,有你什么事儿?” 张湖也不高兴,可是他现在走路不太顺畅,不想跟木蓉起冲突。木蓉跟他妈打架的泼辣样他可是见识过,这里是医院,闹起来不好。 林予菲冲木蓉点点头,谢谢她刚刚出生呛人。 “张湖,我完全可以去公安机关举报,说你之前威胁我,我才不敢把证据拿出来的。”林予菲擦干了眼泪,一幅被逼到绝处之后玉石俱焚的表情,“那段录音也是你干的吧?反正我名声也毁了,吴家也记恨我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一定会把你也送进劳教所的。” 卢秀芬听的傻了眼,自己儿子竟然是先强暴的林予菲?!这到底是笔什么烂帐啊! 张湖听完,双手一摊,“好啊,那你送我进去。” 林予菲气结,张湖这是量她没胆子还是赌她没证据?还是真的不怕蹲班房? “林予菲,依我说,反正我也碰了你了。我们两个这样扯来扯去扯不清,不如你干脆跟我订婚算了。咱们两家成了一家人,就不去纠结这些陈谷子烂芝麻。”张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只有订婚才是最好的选择,“我妈妈这边也不追求你妈妈砍她的责任了,我们和解吧。” “不然,我们就一路磕到底。”张湖也摆出了要么答应要么同归于尽的态度。 木蓉在一旁看了很久,默默想着,其实这两人感觉挺像的。 林予菲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她的脑海里闪过很多东西,跟张湖家以后的相处,跟吴瑜遐那边的联系,还有以后的人生。 她仔细地权衡着得失。订婚,她能不能真的压得住张湖还有张湖的父母,以后的生活会不会受牵扯;不订婚,拿不到吴瑜遐那边的帮助,对自己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长久的思考后,林予菲释然一笑,“张湖,想跟我订婚?你们能给我什么?光不追究就完了?” 张湖和卢秀芬的脸一下子不自然了。难不成还真的要按照风俗送钱送礼物啊?值不值得啊? 看他们母子俩的反应,林予菲的声音更轻快了,“卢阿姨,张湖,订婚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这个订婚是做给外人看的。以后想结婚,没门。我们依旧是路归路桥归桥,有什么事儿商量着办,到了高三高考完,订婚就失效。否则……”林予菲顿了顿,笑的阴森,“既然大家都觉得自己一无所有,那么大家一块儿死,也不是不可以。” 说完,林予菲站起来,没告别,带着木蓉直接走人。 于是,兰提在跟着吴天赐度假之前,满意地听到了林予菲和张湖订婚的消息。 对此魏铭月也十分满意。他要离开海塘市了,临走前还给林予菲和张湖送了贺礼。林予菲接了礼物,眼泪汪汪地送别,张湖在一旁看得直皱眉,却不好说什么。 林予菲在泥潭里打滚,木前程泥菩萨过河过到一半,终于被大水给冲走了。 木前程在何妈妈那里没有讨到好,回头只好想尽办法凑钱,结果一时间拿不出来那么多的流动资金。暴怒的工人们袭击了木前程所在的家。 木前程被打个半死,群殴之下也不知道谁先动的手,警察来看着这一百来号人也不敢有过激动作,听说是农民工讨要工资,更觉得这事儿棘手,几个警察又是劝又是拉地才把事态稳下来。 浑身是血的木前程被120拉走,躲在家里厕所的黄瑶抱着孩子哭哭啼啼地出来,跪着给工人们磕头,表示工资一定给,请大家高抬贵手别在为难他们。 面对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又有警察在场,工人们再愤怒也说不出什么来。警察例行公事地要带人回去询问,结果工人们又吼了起来,说警察不管黑心老板,倒是欺负他们农民工,一群人又开始剑拔弩张。 最后黄瑶表示不追究这些农民工的责任,请他们回去劝劝其他人,一定要冷静,工资一定会发,先发一半。这场事件才算了结。 不是黄瑶有多大方,她是被吓破胆了。刚刚那群人完全是要打死木前程的啊,连命都没有了,拿钱来干嘛? 想到这里,黄瑶咬了咬牙,这日子真是过不下去了。看木家这模样,肯定是要败落下去的。东山再起说的好听,更多的还是一败涂地。 她等警察走后,迅速把家里的钱财清理了一遍,回头看已经一岁的孩子,黄瑶的手又顿住。 走很轻松,可是孩子怎么办?再怎么说,那也是她肚子里出来的一块肉啊。 黄瑶捧着脸大哭,她费尽心机地嫁人生孩子,是为了享福的,不是为了担惊受怕的啊。为什么她的日子总是过的不如意?她到底是命有多不好啊? 哭完之后,黄瑶决定,还是自己亲自去找一趟木雪吧。 说的断绝父女关系,这血脉,能断绝得了吗? 只要木雪那边愿意开口帮忙,一定没问题的! 黄瑶想找木雪,却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首先,木雪大部分时间既没有住家里也没有住宋义德家里,而是跟宋言穆住在另外的地方。黄瑶她不敢太在何妈妈周围晃荡,担心被花豹打;也不敢几次三番去敲宋义德的门,人家保安看她都要不顺眼了。 再次,黄瑶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守学校大门。守了她也不知道木雪坐的是哪辆车,只能瓜兮兮地站在门口吃灰尘。 木雪倒是早就注意到了她,不过,谁理你啊。 想上辈子,木雪过得那么落魄,可没见这个后妈对她有什么怜悯心,每次见面眼皮子都能吊到天上去,看木雪的眼神跟看垃圾一样。 这辈子,木雪再好心也不可能去帮她的忙。 再说,木前程进医院的事情她早就知道了。黄瑶他们找了妈妈没用,难道以为自己年纪小点就要好哄点? 简直是智商欠费不充值。 在最近这段日子,刘爽…貌似恋爱了。 恋爱对象让所有人大跌眼镜。那个叫芮小花,后来改名叫芮索菲的哑女,竟然俘获了刘爽的心! 罗兰紫抱着头晃了几天都不敢接受这个事实,木雪也是惊奇了半天。芮索菲不丑,漆黑的眉毛显示出她刚毅的性格,单眼皮飞扬,厚唇性感,虽然现在黑瘦干瘪,但身体是可以养的嘛。最关键的是,芮索菲的眼神,明亮又锐利,里面盛满了对刘爽的爱恋。 那眼神,冷冽起来,不比花豹差。 那份爱恋,是个人就能看出来。 至于刘爽到底是怎么对她动心的,他告诉大家,芮索菲担心他赖账不赔偿,跟到了他家去住。家人也觉得芮索菲身世可怜又被撞失忆了,还是个哑女,就好心让她住客房。结果,每天晚上刘爽醒来,都能看到芮索菲坐在床边上眼冒绿光地看着她。 那眼神…刘爽的小心肝儿忍不住扑通扑通地狂跳,然后就爱上了。 大家表示,我们还能说什么好呢?祝福你吧,你这种奇葩能谈恋爱也不错,起码说明你喜欢女人。 刘家人都知道了这个事情…除了在心里对芮索菲打了个突以外,也没有多说啥。是啊,以前他们还担心刘爽喜欢的是吴森若呢…后来又了木雪的存在,一家人才算省了心。结果木雪跟宋言穆谈上了,自家儿子又开始隔三差五跟吴森若电话来电话去我想你啊好想你啊什么时候回来啊天天抱着你照片睡觉好可怜啊什么的,说的肉麻兮兮,搞得全家人精神高度紧张。 一旦确定自己喜欢芮索菲,刘爽当天晚上就表白了。结果不用说,芮索菲点头点得跟啄米鸡一样,那频率堪比打桩机,并且二话不说就扑倒刘爽来了个法式深吻。 第二天刘爽就晕晕乎乎地请几个好朋友吃饭,顺便给大家介绍自己的女朋友。 刘爽把以前海塘中学那边的几个好兄弟也叫了出来,其中包括小胖子李湘华,木雪和他们也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什么联系了,趁着这个机会和罗兰紫一起跟大家打闹,聊的非常开心。 今天宋言穆有事儿来不了,于是早早给刘爽打了电话,并且让木雪记得挑份礼物送给芮索菲。木雪去买了一身漂亮的裙子,罗兰紫跟着买了一双搭配的鞋子。两人开开心心地拉着芮索菲的手,把东西送给她。 芮索菲也很高兴,她原以为自己要在刘爽身边待很久,也许一辈子也无法和刘爽表明身份。一个哑巴,要得到刘爽的爱情,不知道是多么艰难的事情。没想到命运如此神奇,给了她如此巨大的惊喜。 而且,她在这段时间的分析里,发现刘爽的命运轨迹已经改变,跟上一世不一样了。 好像,木雪就是那只扇动翅膀的蝴蝶。 这顿饭吃得非常开心,吃完之后大家照例吼着去唱歌,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从饭店里出来。然后,木雪一眼就看到守在饭店门口的黄瑶。 她怎么在这里?木雪疑惑。 黄瑶看到木雪和一群少年人走出来,二话不说哭喊着“小雪啊你救救你爸爸啊”就冲过去,吭哧一下跪在木雪面前。 “这谁?”罗兰紫被吓了一大跳。 “大概是抱着私生子上门逼我妈离婚然后嫁给我那渣爹的后妈。”木雪笑嘻嘻地回答,“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们走吧。” 刘爽嫌弃地盯了跪在地上的黄瑶一眼,“这是发羊颠疯呢?!走走走,厅都定好了,咱们赶紧过去吧。” 刘爽的好朋友和木雪罗兰紫都熟悉,对木雪曾经的家庭也多多少少了解一点点。看这三个人对地上的女人都没有好感,于是大家也理都不理,咋咋呼呼地闹着往前走。车在停车库里,三个司机都已经去开车了。 黄瑶呆了呆,没想到木雪这么铁石心肠,连话都不跟她搭就要走人。可是她都已经豁出去了,只有努力试试能不能感化下木雪。 “小雪啊,无论我和你爸爸当初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你爸爸那都是生养你的爸爸啊。他现在躺在医院里生死不明,难道你这当女儿的都不去看看他吗?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绝情啊!你有好日子过了,能吃香喝辣,可是你爸爸却天天担惊受怕食不下咽啊…” 黄瑶悲惨的哭泣,跪着在地上爬,惹得路人和饭厅里的人都出来围观。前面有好打抱不平的人拦住了这群少年人的路。 “你们谁是她喊的人啊,起码把人扶起来啊…”对方估计是个正义感比较强的人,看这种事儿心里不舒服。 木雪盯着那人看了半天,咧嘴一笑,“好人,谢谢你的提醒。” 然后木雪转身回去,一只手拉着黄瑶跟拔土豆一样,轻轻松松把黄瑶拉了起来,然后口齿清晰声音洪亮地回答: “你丈夫当初跟我妈离婚的时候,说得清清楚楚这辈子不想见到我们。黄瑶,如果今天落魄的是我和我妈,你扪心自问,你会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同情心分给我们?” “你当初能抱着私生子去羞辱我妈,我现在就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去死。别跟我说你丈夫躺在医院里,就是躺在棺材里,我也不会去的。你又能如何?”木雪冷笑着扔开黄瑶,“听明白了吗?” 黄瑶浑身发冷,木雪的目光里透着血色和冷酷,看得她心惊胆战。 木雪启用异能,浅浅地啦冻着黄瑶的情绪,惧怕、逃避、孤注一掷,她把嘴凑到黄瑶耳旁,“你要是聪明的,还不如…趁着木家的船没翻…” 后半句不用说完,木雪诡异一笑,放开黄瑶,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之前那个拦住木雪一行人的中年人早就不见了,估计是觉得原来是后妈对前女儿的戏码太伤身,外人惹不起。 留在原地的黄瑶心中情绪翻滚了好久,终于没忍住那来自体内的恐慌感。原本就有卷资金跑路想法的她这下完全没有心理障碍了,仿佛那才是最完美的解决方法。 转身打的回家,黄瑶已经在心中摸算好了木前程给她的所有能动的资金。 所以,等躺在医院的木前程意识到黄瑶十天都没有来看过他,并且连电话联络都没有的时候,黄瑶早已经带着木前程所有的流动资金消失在人间。 并且,连儿子都给他带走了。 病床上苏醒来不久的木前程再次吐血昏迷。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新评论,整个人都乐开花了,挨个么么 晏紫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205:49:31 晏紫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205:45:10 夜ち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23:10:11 包拯很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13:14:41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11:07:16 oo谢谢上面的亲爱的们=3=香吻!!!!! 应约建了个读者群:花貂爱青梅【言情群】290560411 捂脸,因为俺是上班族,白天上班晚上码字,所以可能进群冒泡的时候会比较少。之前都不好意思开群,担心大家加进来了俺又很少露面不太好=a= 所以,不介意这个的亲们,可以进来一起相互聊聊天交个朋友神马的蠢作者会努力抽空进来冒泡的 加群验证书名噢

上一篇   52发展

下一篇   54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