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老房子

何家的老房子已经卖给了何晓丽,从此之后何家人跟何晓丽就没有了什么来往。虽然何爱国的儿子何成庚依旧是跟着何晓丽读书过日子的,但何成庚早就被木雪恐吓利诱调-教得精乖。他没有跟家里人讲何晓丽现在是日子是不是好过,也没有讲木雪跟宋义德宋言穆的关系,甚至连木雪去读贵族高中的事情都没有讲。 所以,何家人自以为是地认为,何晓丽肯定过得一般般,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回娘家来要钱要粮的,能不接触自然是不接触啦。当时,同时,他们又觉得,何晓丽负担何成庚的学费生活费是理所当然的,何晓丽离婚了,不是木家人了,那可就是何家人。大姑养侄儿那是天经地义。 这种诡异平衡了的自私心理,在听到花溪镇要搞旅游开发的时候,完全被打破了。 海塘市的发展是双向的,工业要发展,旅游业也要发展。既然有西部得天独厚山清水秀的资源,干嘛不好好开发呢? 其中,保留了古朴风味的花溪镇早就成为许多画家或者周围自助游客的来往地,只是镇里人没觉得有什么而已。他们觉得吧,那就是卖画卖照片的,能挣几个钱? 但是政府说要搞旅游开发,他们倒是瞬间懂了。 政府要补贴钱搞老房子外貌翻修,不是古风的都得往古风上门靠。要规划花溪河岸两边的房子,吊脚楼重点保护,改成独具风格的江边客栈。至于镇上,还要修许多的娱乐设施等等等等。反正一句话,搞旅游,收钱,赚钱! 何家人这下想起来老房子,天呐,不就正好在花溪边上? 哎哟喂,政府要补贴钱啊,以后弄成江边客栈了那就是天天收钱的啊! 这可是一辈子吃饭的玩意儿啊,怎么就卖给何晓丽了啊! 何珍珠嫁了郑利,两个人都不算正经何家人。加上之前出车祸的时候跟何爱国借过钱,这回的事儿他们不好意思来参合。加上何珍珠和郑利这会儿去沿海打工了,两人也没空回来参合。 何爱国和刘翠懊恼的捶胸顿足,心里盘算着,一定要把房子给要回来! 注意噢,是要回来,不是买回来也不是赎回来,是要! 于是他们摩拳擦掌地去市里找何晓丽了。这次他们学乖,记得要把何大爷和何大娘一起带上,就算那个女金刚敢懂他们俩中年人,总不能把老人家摔出去吧! 何爱国几个先是去的何晓丽住的地方,结果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应。何大爷何大娘不高兴,这是怎么的,于是何大爷干脆拿着何爱国的手机给这个从来都添堵的大闺女打电话。 电话刚接通,何大爷根本不听对面说话,就一通臭骂。 “添堵玩意儿,死哪儿去啦?我跟你妈你弟弟都被关在门外呢,还不赶紧回来给我们开门!一天到晚的东跑西跑,也不见你勾搭个什么正经玩意儿回来,没用的东西!” 电话那边顿了很久,一个干脆利落的普通话男声才疑惑地问道:“您好,请问您找谁?” 何大爷愣了,“你谁啊?” “您好,请问您找谁?”对方不愠不火地继续问。 “爱国,电话是不是打错了,咋是个男的接的?”何大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火气一下就没了。 何爱国接过电话,“喂,你谁啊,我找我姐何晓丽。” 接电话这个,是宋言穆给何妈妈配的新助理尤麦东。花豹既然在国外守着木雪一时半会儿的回不来,何妈妈这里就必须有新人。这个新助理是信得过的人,大学毕业没多久,性格外柔内刚,专业是管理兴趣都是做园林花卉。何妈妈的经营规模已经越来越大,分店也开了好几家,需要专业的管理人才了。 于是对方礼貌地笑了下,“请问是何爱国何先生吗?” “对。”何爱国突然就威武雄壮起来,“你谁啊?我姐的新姘头?” “请注意你的言辞,何先生,否则我可以拒绝你的此次通话要求。”尤麦东的声音没有什么变化。 何爱国噎了下,然后更嚣张了,“你算个什么玩意儿,我要跟我姐说话你他妈的还管?滚!立刻叫何晓丽来接电话,她爹妈来了!” “抱歉,何姐正在开会。请您半小时后打过来,再见。”尤麦东礼貌地挂了电话。 果然是极品一家子,什么态度啊,慢慢等着吧。尤麦东腹诽着,慢悠悠地进会场,继续看何晓丽开会。 何晓丽从来不让员工们叫她老板,都让称呼何姐,亲近的还可以称呼小丽姐。其实这个会她开的不是很尽心,因为宋言穆又跟她说什么女儿被交换出国去读几个月的书,从此她跟女儿就联系不上了。 要不是尤麦东经常提点她花卉礼品公司的各种漏洞,找事情来分散她的注意力,说不定她都想追出国去。也不知道木雪过的好不好啊,哎。 等何晓丽开完一月一次的员工鼓励会,走出会场的时候,何家人的电话准时打了过来。 何晓丽看看手机号,心里突然就不爽了。何家人典型的无事不登三宝殿,平时连毛都不见一根,一联系就绝对是给你找麻烦的。以前她看明白了也不说,现在……想着就恶心。 “喂?”冷淡地接起电话,她倒是要看看,这次又是有什么事儿。 “姐,在哪儿呐?感觉回家啊,我跟爹妈都等着你呢!”何爱国在电话那头老大不高兴。 “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吗?” “你这是什么态度?别废话了,赶紧的立刻马上回来!”有父母在旁,何爱国今天腰杆子特别直。 “我今晚有安排,不好意思。我让助理给你们联系个宾馆,你们先去住着吧。等明天我抽空来看你们。”其实何妈妈今晚没有什么事儿,但是她就是不想见这些人。何爱国的口气让为女儿担心了快一个月的她心烦气躁。 说完,何晓丽直接挂了电话。尤麦东眼疾手快地接过手机,把号码输入自己手机,然后开始打电话订宾馆。订哪里好呢?反正不用订太好。 晾了何家人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何晓丽才自己开着车过去。这一年多里,她学会了开车,学会了化妆,还学会了许多花卉的各种外文词,何妈妈的自信在疯狂地回归。 尤麦东跟着何妈妈上电梯,却没有跟着进宾馆房门,而是守在了外面。 昨晚被晾着的何家人,积蓄了无比大的怨气和怒气。 从何晓丽有助理,还是男助理这件事儿,何家人分析者何晓丽日子过的肯定还是很滋润的。你看吧,她果然就是天生的胳膊肘往外拐,小时候就不要脸不要皮地跟着别人家,结果如何?人家木家还不是说踹就踹!幸亏他们何家人以前没少找木家要钱要东西,否则还不知道怎么亏呢! 现在离婚了吧,听说木家早把财产转移,明面上说的是净身出户,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给何晓丽什么东西。结果呢,估计何晓丽早就藏私不知道藏了多少,嘿,竟然瞒着家里人,自己一个人吃香喝辣。 看来,不给何晓丽下马威,她就要蹦到何家人头顶上作威作福了! 在这般利己主义的奇葩根基下,何家几个人信心十足地要给何晓丽一个教训了。 所以,当何晓丽进门之后,对面坐着四个脸黑沉得可以滴出水的人来。 还摆脸色给我看?何晓丽内心更加厌烦,于是她也冷着脸,直接走到茶几旁边的旁边的椅子上,闭着嘴不说话,看看他们要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原以为女儿肯定会被吓到的何大爷震惊了,你看看这态度,她还摆脸色给我们看! 何爱国看那个女金刚没有跟进啦,这下威风了,跳起来指着何晓丽的鼻子,“大姐,亏我还喊你一声大姐,你看看你是怎么对我们这些血亲的。晾着我们是吧?你有种,连爹妈都敢晾着了,吃了雄心豹子胆啊你!你自己说说看,今天这事儿怎么着吧。” 刘翠也出来帮腔,横眉冷目地开口,“都说再贫再贱是亲戚,大姐你这一发达,就连根都忘记了。” 看吧,这就是自己家,永远都要把自己压下去一头的家人。何晓丽的嗤笑出声,“我记得当时卖房子的时候,你们觉得我太贪心,不想再跟我打交道。” 何大娘一直没说话,听何晓丽这么一说,冲上来就要给自家大闺女耳光。哪知道何晓丽一直防着他们动手,头一偏,让何大娘的巴掌落空了。 不可置信地瞪着自己的母亲,何晓丽颤声问,“妈,你为什么要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忤逆不孝的东西,从来都不顾及家人,任性没良心,你有想过我跟你爸辛辛苦苦把你生养大吗?你有想过弟弟妹妹在农村里辛苦养家吗?你的眼里只有你的那个木前程,现在你的眼里只有木前程的那个杂种女儿!你有给自己家人考虑过?”何大娘指着何晓丽骂道,“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打你?我打的就是你!” 说完何大娘拳头巴掌地就下来,她决定今天一定要挫何晓丽的威风,不然这房子铁定要不回来。 “对,我承认,年青的时候我不好,我瞎了眼,我去给木家当牛做马没有顾及你们的感受,我有错!”何晓丽蹭地站起来,抓住何大娘的手腕,不让她乱动。 “可是我嫁给木前程之后,没有贴补你们吗?我不敢问木前程要钱,每年都省着自己的生活费,不敢吃不敢穿的,每年都要给你们几万块啊!你们能说这些钱没有帮扶你们吗?逢年过节我都回来看你们,给你们买吃买喝买穿的,你们给过我好话好脸色吗?你们自己说说,除了有事要我办意外,你们有主动来看过我?问过我好不好?” 一连串的反问,让何家人有些目瞪口呆。他们不是不知道何晓丽有在弥补当年对他们的亏欠,可是,他们拒绝承认这些补偿足够。 他们总觉得,何晓丽可以给的更多,应该给的更多,永无止境地给的更多。而他们总是不看看自己,有没有关心过这个早年离家吃尽苦头的大姐,有没有为大姐考虑,给大姐撑过腰。 “你们根本就吝啬给我一丁点儿的亲情,却想无限制地在我这里索取,可能吗?” 何晓丽越说越激动,声音也大了起来,“你们总觉得我欠你们的,总是让我偿还。可我是人,我不是给你们压榨的东西!你们除了生下我,除了养我到十五岁,之后你们有管过我哪怕一点点吗?我当初求着你们借点钱来做生意的时候,你们是怎么骂我的?我当初跪着求你你们帮忙养木雪的时候,你们又是怎么说的?而我呢,你们之前要拿钱拿钱,要我养何成庚我就养何成庚,我跟你们讨价还价过吗?我跟你们冷嘲热讽过吗?” 被大女儿抓着手腕,何大娘怎么都挣不开,恼羞成怒地指挥儿媳妇,“刘翠你站着干嘛啊,还不来帮我!” 何晓丽放开何大娘的手,一把掀了茶几。这招她是跟木前程还有何爱国学的,一般情况还是挺震慑人的。 哗啦的响声,让刘翠还有准备挽袖子揍人的何爱国都呆了呆。 这几秒钟的时间,足够何晓丽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她骄傲地抬起头,努力提起自己在员工面前讲话的气势,冷漠地开口: “我再一次告诉你们。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何晓丽,除了我女儿木雪,我不欠任何人的!你们如果把我当家人,就别妄想压着我逞威风。要谈事情,给我客客气气的,拿出求人的态度来。否则,免谈!” 回想起以前自己落魄的时候,大学的木前程跟别的女生暧昧来往,自己想在学校旁边开个小吃摊却没有一点本钱。想回家借一点,以后双倍还给家人,可是从父母到弟妹,没有一个人同意,还冷嘲热讽她是贱-人。后来她是靠踩三轮收垃圾起的本,然后才慢慢在学校周围买早餐,一点一滴给木前程凑着高昂的生活费。 何晓丽一直以为自己忘记了这些事情,在她迷迷蒙蒙不敢逆木前程意的那段时间里,在她假装看不见木雪被欺负的那段时间里,她倾其所有地补偿着自己的家人,希望听到家人的夸赞。即便是那段时间,她都没有得到过真正的夸奖和尊重。 然而此刻,她知道,自己一直没有忘记过。她记得所有人对她的鄙夷,她清楚地认知到,自己不欠任何人的。除了她的女儿,她不需要对任何人卑躬屈膝。 何晓丽冷笑,现在,想以这种方式要回老房子,可能吗? “哎哟喂!作孽啊!我生的是什么混账玩意儿啊!”何大娘干脆一屁股坐地上,哭嚎起来。何大爷颤颤巍巍地指着何晓丽,你了半天也没有你出下文来,干脆提起桌子上的茶杯要砸何晓丽。 “爱国,我提醒下你,你儿子的学费生活费都是我在给。今天你就把你儿子领回去,我这个姨妈不想管了。”何晓丽盯着何爱国,手捏紧了包,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你们不是觉得我对不起你们吗?那我索性对不起得彻底一点,这样也不枉你们骂我冷血无情那么多年。”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全部傻了。他们似乎早就忘记了,何家还有一个男丁是放在何晓丽这里养的,吃穿用度都是何晓丽在负责。 刘翠这下真的慌乱起来,又是搓手又是跺脚,哎哟哎哟地推何爱国。何爱国在大姐面前横行霸道这么多年,一时适应不了这状态,于是转头去看他爸爸。至于何大爷,更是僵硬得嘴都张不开。 何大娘在地上打滚,可惜这是关了房门的宾馆房间,谁也听不到,没人来围观。和村里那种一呼百应的效果,实在是没有可比性啊。于是何大娘不滚也不嚎了,站起来理好头发,痛心疾首地锤着自己的胸口。 “何晓丽,忤逆不孝要遭天打雷劈的!”何大娘眼泪汪汪的赌咒,“你要是真的敢把成庚赶走,你会脚底生疮喉间流脓的!抛弃亲人的人死了都没人收尸,孤魂野鬼没人领……” 心中最后一丝温度也没有了,何晓丽讥讽地勾起嘴角,“是啊,抛弃亲人的人……你们早就抛弃我了。要是我当初真的没有和木前程结婚,死在外面,你们知道了也不会给我收尸的。” 眼看着何晓丽要走,何大娘扑上去拦腰抱住她,何爱国和刘翠也跑过来拉住。 “哎别走啊,娘说气话呢,娘还没有说正事呢……” “大姐,别走啊大姐,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大姐啊成庚是你亲侄儿啊,大姐你别生气啊!” 门被打开,尤麦东微笑着走进来,三下五除二解开了拉扯着何晓丽人的手,像士兵护送女王一样,向门外做了个请的姿势。 何晓丽闭上眼,再睁开。这是她的第三个坎,翻过去了,就彻底轻松。 没有听后面人或者厉声痛骂或者软语相求的声音,何妈妈昂首挺胸地向前走。她剩下的时间,要为木雪、为自己而活。她虽然没有多大能力和资本,但她会认真努力地做好手里的花卉公司,让生活充满阳光和愉悦。 前半生她已经付出的够多了,该偿还的也偿还了。现在,她不会再让那些着蛛丝来扰乱自己和女儿的生活。让以前的一切都见鬼去吧! 隐隐开始有霸气的何晓丽瞪着粗高跟往前走,尤麦东趁机在旁边说自己的想法。 “花溪河边的老房子,我可以请朋友来帮忙装修设计,做成古风的休闲客栈……” 闹腾了半天没有拿到什么好处,甚至连要说的话都没有说出口的何家人这下苦恼了。他们合计了半天,继续找何晓丽撒泼威胁估计是不启用的,那走怀柔路线? 这么多年都没有怀柔过,他们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干。刘翠到是自告奋勇,她儿子何成庚还跟着何晓丽读书呢。刚刚何晓丽那一番威胁的话真的是戳中要害了。何爱国虽然心里老大不愿意,可是为了儿子,他还是答应跟老婆一起,等明天何晓丽歇气了再去花店那边找找。 结果,第二天他们去何晓丽以前的小花店,一是被那几个装修得华美异常的花店铺面震惊了下,二是被礼貌的服务员们打着太极绕了出来。 “不好意思,何姐她最近去s省参加花博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打电话给何晓丽,是尤麦东接的,说的话跟花店服务员们一模一样。何爱国两口子忧心忡忡,结果中午的时候接到了何成庚的电话。 “爸妈你们在哪儿呐?到海塘中学门口来,真是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快点过来啊!” 听见何成庚不耐烦的声音,刘翠和何爱国心里更愁了。俩夫妻倒是没耽搁,心急火燎地就到了海塘中学。 海塘中学门口有一家鲜榨果汁店,用镂空编花的藤条屏风隔开了空位,是学生们很喜欢的休息场所。 何成庚点着一杯猕猴桃汁,脸色跟猕猴桃汁一样发青。等何爱国和刘翠来之后,他第一句话就充满了暴躁。 “你们发什么疯?找大姨妈什么事儿啊?大姨妈可是说不供我读书了,让你们供我呢!” 何爱国脸红了又青,青了又红,“臭小子你这是什么脾气?我们不能供了?我们供不起了?” “你们能供,可是供不供得起我就不知道了。”何成庚一改在木雪和何晓丽前面的温顺,此刻就像只呲牙咧嘴的土狗,“你们的狗眼睛简直就是瞎的,很多事情我不能说,不代表你们不能看!” 刘翠一把拦住要发飙的何爱国,温言软语地劝,“他爹,别生气,听孩子讲讲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何成庚几乎是用鼻孔在出气,“我答应了木雪不给你们讲,所以多的不说。但是,你们对大姨妈还有木雪的关注程度真的太低了,木雪现在读的是几万块钱一年的浩宇高中,学费还不是大姨妈交的。大姨妈的小花店能有现在这个规模,除了她对生意上心以外,难道就没有其他人的帮衬?还有,你们看看现在的木家,都成什么样了。” “这又能说明什么?我们也听说木雪跟她妈一样的货色,十五六岁就傍了个富二代呗。能有什么好下场,说不定以后婚都不能结,结了也是跟大姐一样人老色衰就被离。”何爱国拍着桌子嚷嚷。 “你这么蠢的人是怎么生出我这么聪明的儿子的啊……”何成庚扶额,“一句话,我说的,你们听不听!” 儿子还想指挥老子啊,何爱国简直是要气疯了。 刘翠一边拍着何爱国的背,一边仔细地想,“你的意思是说,木家现在的败落,跟何晓丽有关系?” 看来这个当妈的还不蠢,何成庚点头,“我也只是猜测。具体的说,应该是跟木雪有关系。爸妈,木雪不是个简单人物。她这段时间交流去国外上学了,没有回来。要是真回来了,你们铁定吃不了兜着走。真的,没事别惹大姨妈,大姨妈人好不把你们怎么样,木雪可就不一样了。” 当初木雪打断李大鹏的鼻梁的事儿何成庚跟刘翠是听说了的,曾经在木雪手里捡了一把银小星星月亮的何珍珠和郑利后来莫名其妙出了车祸,还有听说木前程的工程被弄得稀巴烂,工人打死了老婆捐款跑了家产也赔干净了,还被打的半死不活躺在医院里……何爱国和刘翠把这些知道的事儿细细地品味一边,再想想何成庚刚刚说的,顿时觉得后背一凉。 木雪原来已经成了这样一个睚眦必报的黑心肝了啊? 刘翠有些结巴了,“可,可现在……家里老房子,政策什么的……那怎么办?” 说道这个,何成庚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什么怎么办,当初你们都卖给大姨妈了,难不成现在还想要回去?你们怎么不早找我商量下!如果你们没有这么闹一场,大姨妈就算拿着政府补贴修了客栈,到时候没时间没精力,你们说说豪华,还不是就去管理了,收多少钱大姑妈会跟你们计较吗?” 一拍大腿,何爱国反应过来了。他们一味地拿以前的何晓丽来当参照,以为自己态度凶狠一点,何晓丽就会愧疚。哪知道这样是适得其反啊…… “现在好了,大姨妈心里对你们恐怕是一点想法都没有了……算了,我说你们等机会合适了,跟大姨妈道歉去。哄得她高兴,以后什么好处都有。实在不行的,别去惹她不高兴都行……”好劝歹劝,何成庚终于把父母说通了,他觉得自己口水都要干了。一口气喝了半杯猕猴桃汁,酸酸甜甜的滋味让他喉咙好受了点。 “我这边你们都别管了,我只要死心塌地地跟着木雪,大姨妈会继续供我读书,以后还供我出国呢。等我读完书,要给我安个好工作都是容易的事情。” 刘翠叹着气,“儿子,我听你这口气,就跟何晓丽要嫁个什么大户人家一样……” 何成庚对木雪和何晓丽的事情知道一些,但也不是全知道。他晓得何晓丽经常去市长家吃饭,现在又越打扮越漂亮。虽然市长比何晓丽小,但市长家里说不定还有亲戚呢。这木雪长大后不一定嫁过去,何晓丽现在人漂亮了打扮又时尚了,学了外文开了公司,要再婚还是有本钱的啊。 “我不能乱说,但是你们听我的没错。以后这海塘市的女人里,说不定除了市委书记和市长夫人,就大姨妈最尊贵也不一定。这样你们都听不懂,就回家吃糠等死好了。”何成庚没好气地回答。 其实,这些话要是换做何晓丽说,何爱国他们肯定是不信的。但是自家儿子说出来,他们就非常的笃定了。原来大姐早就攀龙附凤上了啊,怪不得对他们那么有底气。不成,他们得回家跟爸妈还有妹子妹夫说下,大家要改变策略了。 以后要跟何晓丽搞好关系,才能有好处捞啊。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工作比较忙tat 何妈妈威武霸气成长的节奏曾经他们都不珍惜何晓丽,现在想再讨好处,也不想想怎么可能╮╭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416:46:04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416:43:18 夜ち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317:54:01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312:38:55 oo谢谢上门的亲爱的,尤其是s君,来给香一口!!!

下一篇   58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