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苏醒

遥远以风车和郁金香著名的荷兰王国里,在一个安静的开满郁金香的小镇中,木雪和吴森若安静地睡在房间里。 因为这两人已经昏迷很长一段时间时间了,anna和花豹索性把他们两个放到一个房间,这样轮流守夜照管的时候也方便些。每天花豹都要给两人按摩身上的肌肉,以免长时间的卧床导致肌肉僵硬或者萎缩。 自从那边强制性输血到晕厥以后,木雪发现自己只能待在空间里。空间被那颗炮弹炸得乱七八糟,虽然植物们没有怎么受损,可是湖泊的一小半都被黑泥给盖住,炸出的深坑奇大无比。可以想象,如果当时手雷是在水泥地上爆炸,估计他们一车的人都别想逃。 一鼓作气势如虎,冲到法国救人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害怕。等事情过了,木雪吓得在空间里打了好几天的摆子,喝水的手指都抖成筛糠。 木霜被炮弹的余波扰到,也收到了些影响,躯体不再跟之前那么凝实,所以这几天都跟木雪一起泡在湖泊里。 “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身体里啊?”木雪在空间里待得无聊,虽然不用解决身体需求,可是身体的拉屎拉尿肯定是花豹在做吧……感觉好羞愧。 “你的内脏收到了隐性的震伤,又输血太多给吴森若。在你的身体恢复到可以承受灵魂的程度前,你都回不去。如果不是空间里的湖水压制了爆炸的力度,你现在估计都魂飞魄散了。”木霜摇着头,她完全没有想到当时木雪会做出那样的举动。 不过也幸亏木雪那样做了,否则,也许大家都死了。 “我想在森若前面醒啊!”木雪懊恼地拍着水花,“他这个人,执拗的很,要是醒了发现我昏迷,岂不是又要钻牛角尖?我又不知道怎么开导安慰人,光想想就愁死了。” 木霜可以感知到外面发生的事情,甚至能够具现化一面镜子给木雪看。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告诉木雪到底谁先醒过来。 正说着,木霜嘴角一抽,“森若醒了。” 浅黄色的窗帘随着微风飘动,空气中弥漫着舒心的花香。 吴森若艰难地睁开眼,过了好久,眼前的焦距才凝聚好。木质天花板上一朵郁金香形状的吊灯,不远处坐着一个熟悉的女人。 “花豹……?” 长时间没有说话的喉咙显得有些嘶哑,吴森若想要坐起来,浑身却酸软无力,他只是稍微挣动下,就放弃了。 花豹倒完热水回来,见吴森若醒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起码醒了一个不是吗? “你刚刚醒,身体会有些不太好操控。没关系,等会儿我扶你出去走走,用不了几天就会开始恢复的。”花豹走到床边,把吴森若扶起来坐着。 吴森若点点头,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撞车的那一瞬间。现在看来自己肯定是被救了,至于中途发生了什么,之后再慢慢问。 “这里是哪儿?义蕊小姐呢?” “荷兰王国,马肯小镇。义蕊小姐那边已经由宋家掌权人负责搜寻了。”花豹本来就是宋家势力范围内的人,对宋家的事情还是较为了解的。 听了这个消息,吴森若点点头,他微侧目,突然就瞪大眼,不顾自己酸软的身体,从床上扑下来摔倒,有强撑着站起来。花豹要来扶他,被他一把推开。 “木雪?这是木雪?她这是怎么了?” 三步的距离,吴森若却走的跌跌撞撞,他撑在木雪的床边,嘴唇颤抖着,不可置信地看着木雪满头灰白的头发。 花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从那天输血输到昏迷之后,木雪的头发就见见变白了。其实这几天木雪的发色已经渐渐在变深,可是为了更好地隐藏他们两个,所以在自己的医务人员确认只需要注入固定的药物和输入营养物质就可以等待自然苏醒后,花豹和anna就没有再带他们两个昏迷人士去过医院。当然,还是会定期找医生来看看他们两个的身体的。 “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吴森若不顾喉咙的嘶哑,吼得宛若受伤的狼,“她不是应该在中国好好待着吗?宋言穆在干什么?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几个问题花豹能回答了,“为了救你。她说服了言穆。言穆一共派了十二个人随同,最终完成了营救任务。为了拦炸弹,木雪使用异能,导致重伤。随后为了救已经命在旦夕的你,木雪要求给你输血……输血量超过身体最大承受限额,但是她不让停,最后陷入昏迷。头发是在那个时候变白的。” 液体啪嗒啪嗒落在了木雪的脸上,吴森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哭了。 “救……我?” “我不需要你来救我……” “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来救我……异能曝光的话,你以后的生活要怎么过……” “我都醒了,你快点醒过来……小雪……别吓我……我宁愿我死了,也不想连累你们啊……” “你到底懂不懂,你们对我有多重要……你们才是我活着的最大意义……” 吴森若的泪怎么都止不住,好好一张英俊冷酷的脸哭得涕泪横流。一旁的花豹默默无言地递纸巾,然后安慰地拍拍他的背。 “别哭了。万一小雪要是看得见你现在的样子,肯定焦急死。她肯定能醒过来的,你看她的头发,之前完全是银白,现在已经成灰白,颜色在变深的。”花豹虽然口里说的冷静,其实她的内心跟吴森若一样担忧。 吴森若吸了吸鼻子,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伤心地哭过了。这一开了头,十几年的委屈都涌上心头。母亲看着自己复杂的眼神,父亲浑身的冷漠,大姐的鄙视,弟妹的欺负……那些曾经被转化成不甘和仇恨的委屈,此刻一瞬间的大爆发出来。他忍不住直接抱住木雪失声嚎哭,彻底倾诉内心的悲伤。那一米五八的娇小身躯抱在吴森若已经一米八四的怀里,只有小小那么一块,似乎只要一放手,就会消失一般。 花豹说的对,木雪此刻还真的能看到。 急的围着木霜具现化出来的镜子团团转,可是木雪说的话吴森若又听不见。她抓耳捞腮好不忧伤,拉着木霜的手揉来捏去。木霜被木雪骚扰得没办法,只好飞到半空去。 “木霜霜霜,有没有什么办法啊!看森若这样我好心疼啊!”木雪在下面蹦跳着呼喊。 木霜摇头,“没办法就是没办法,等着慢慢养身体吧。现在就急了,等回去见宋言穆的时候,你岂不直接一头撞死?” 一直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的木雪瞬间蔫儿。好像……确实很恐怖的样子。 到时候要怎么哄宋言穆呢…… 啊不行,真的好头疼…… 国内的宋言穆已经要接近高考了。从小到大养成的良好自制力让他能够专注地学习,同时也专注地处理手里公司的事务。 可是他在消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何厉枫和邱凡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得知消息的宋义瑾和林玫急的没办法,各种珍贵的补品都从b市甚至全国各省给宋言穆搜罗去,可是没用。 宋言穆甚至已经开始有出现厌食症的征兆,什么都没胃口不想吃,吃了还会吐。 何厉枫猜想应该是心结,刚刚回b市一趟,结果宋义蕊和吴森若就出事,木雪和吴森若还处于昏迷中。宋言穆对自己的人生,应该是产生了怀疑吧。 所以得到花豹的密码邮件,知道吴森若已经苏醒的何厉枫,立即快速地端着一碗人参鸡汤去敲宋言穆的门。 敲了一会儿没人应,何厉枫扭开没有上锁的房门,径直走了进去。 宋言穆带着耳机在看几个公司最终呈上来的策划,现在公司什么的几乎都走上了正规,招揽的几个副总都是精英人才,所以其实策划或者决议一般来说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宋言穆依然会认真仔细地学习和思考其中的内容。 可是,带着耳机看策划是什么意思? 何厉枫和宋言穆的关系亦师亦友,私下里他们关系非常融洽。于是何厉枫走过去扯掉了宋言穆的耳塞,桌子他耳边轻声说: “吴森若醒了。” 宋言穆怔了一秒,眼眸突然发凉,自己扯掉另一边的耳塞,“真的?太好了!小雪呢?” “花豹说小雪也快醒了,身体检查各方面数值都在稳步回升。” 后半句话是真的,前半句话是安慰宋言穆的,何厉枫神色岿然不变,一幅欣喜万分的模样。 “喝点汤吧。等小雪也醒了,他们回国来看到你这幅模样,肯定都要心疼死。”何厉枫继续谆谆劝导,“是吧?” 笼罩在周身的阴霾退却了不少,宋言穆揉了揉眼睛,好像是有点饿的样子,于是他站起来往楼下饭厅里走。 “去饭厅吃吧。” 哎哟喂大少爷啊您总算是肯吃东西了啊!何厉枫的心情几乎可以用雀跃来形容。他颠颠儿地端着汤碗跟着往楼下跑,过程中还一滴汤汁都没有溢出来,足见其身手真的不错。 刘爽这几天有事没事都带着索菲往宋言穆这里跑,看着宋言穆的颓靡他心里也难受的不得了。虽然他做不了什么,但是狼狗一样卖个蠢萌撒个笨娇还是可以的。今晚上过来是为了送他妈妈给言穆熬的海鲜粥,明明都已经要到晚上十点,刘爽也不知道妈妈在突发奇想搞些什么。 一进门就看到宋言穆已经在沙发上喝汤了,刘爽瞬间撒丫子奔过去贴着宋言穆坐。索菲在后面慢腾腾地走着,然后贴着刘爽坐。 “言穆哥今天好些了?” 索菲有些不能直视刘爽这种大号卖萌法,眼珠子忽闪忽闪的,陪着长明显不知道该怎么讨好的脸……好想抓过来亲一口。 宋言穆咕咚一口喝完汤,脸上露出了这些时日来的第一个微笑。 “森若醒了,小雪也快醒了。要不了多久他们就回来了。” 刘爽听完,没有想大家预想中那样兴奋地嚎叫,而是安静地点点头,然后转身抱住索菲。 “谢谢你,我的幸运女神。” 知道刘爽从来都不笨,什么都看得清楚。索菲伸手抱住刘爽,用气息在他耳边念到。 【你才是我的生命之神。】 g省一向是个鱼龙混杂是非遍布的地方,因为它有着c国最长的海岸线,同时又拥有历史悠久的黑道走私传统,各方面势力盘根错节相互制约。所以,g省的海关也在争斗中变得非黑非白,在不违背大原则的情况下,一切以平衡为目的。 越鞘被宋言穆委以重任,派到这里做走私的生意。走私的种类多种多样,但越鞘接手的基本都是些奢侈品或者珠宝一类。有刘家在海关上的线,加上宋言穆也没干什么军火走私或者是毒品贸易之类,所以越鞘这活儿干的是如鱼得水,几乎没有后顾之忧。 越鞘大体的知道宋言穆是个什么来头,以及年纪轻轻就有这番造就,再加上木雪那样恐怖的女朋友,他一点反心都没有了。跟着谁干不是干,只要能赚够钱,去找他想找的人,这辈子卖给宋言穆都可以。 又是一批新货到了,越鞘带着一群得力干将去专属的港口接船。 今天海面上阴风阵阵的,天气也不好。越鞘思索着既然天气不好那肯定预示运气不好,今天一定要小心翼翼再小心翼翼些。在怪力乱神方面,原本一点都不信的他经历木雪事件之后,顿时变成了传统文化的信奉者,甚至有点走火入魔的征兆。 不过,今天他的小心,确实给他带来了好运。 卸货的船员们把慢慢一船的货品都给搬到了他带来的几辆大卡车上,同时做好了掩饰。下属们去清点货品,越鞘在旁边看着两个健壮的船工抬着一个大箱子走的吃力,不由地鄙夷地切了一声,然后扭头开始在心里计算着这一笔又能赚多少钱。等一切搞完,船开走了,他们才开始准备往仓库那边去。 突然眼皮一跳,越鞘抬手示意大家不急着走。他在爬上最后一辆卡车,围着那一堆大箱子转了几圈。最后直接坐在盖了防雨布的大卡车上,示意大家可以离开,但是走另外一条路。 等车发动并且走了很远,几乎绕着了无人烟的坑坑洼洼的道路缓缓前行的时候,越鞘敲了敲其中一个明显留着出气口的大箱子。 “喂,偷渡的,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吧。” 箱子里面应该是有横栓之类的,之间咔哒的清响,然后箱盖子揭开了,一个脸色青白的漂亮女人躺在里面,脚下还有一个铁箱子。 没等女人有什么动静,越鞘的枪已经对准了她的头。 可女人丝毫没有害怕,反而莞尔一笑。 “越鞘是吧,联系宋言穆。” 在越鞘的住宅里喝着热汤烫着药盆的女人,今天越鞘从箱子里带回家的那个,不是别人,正是在法国出事儿了的宋义蕊。 她没有讲自己到底是怎么逃出追捕,如何上的这艘走私船,更没有说自己的部下去了哪里,也不讲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她只是联系宋言穆,然后又联系了宋义瑾。 剩下的时间,她就开始毫不客气地只会越鞘给她服务。要吃好吃的,要烫药浴,要换舒服的衣物,空调要开到最合适的温度。 恶犬越鞘边骂边做,还宋义蕊伺候的舒舒服服。 宋言穆那边知道了这个消息,电话里没有什么表示,挂了电话却差点哭起来。既然宋义蕊能回国,那么危险基本就解除了。宋义瑾知道这个消息更是立即派专人来接,不过宋义蕊一句话让宋义瑾心里打了个突。 “提前替我联系医院。” 知道宋义蕊说什么都是有深意的,宋义瑾二话没说直接把事情报告给了宋老爷子。 宋老爷子听完消息,手指有节奏地在桌子上敲击。半晌之后,他开口发话。 “立刻把义蕊带回来,医院那边各科医生提前做好准备。还有,吴森若不是醒了吗?把他和木雪一起,立刻带回国。” 吴森若和宋义蕊一起出任务的,如果说宋义蕊有什么问题,那么吴森若肯定之前也出现了类似的问题。既然生命垂危的吴森若都能被木雪给救回来,那么义蕊……宋老爷子的心踏实多了。 知道宋老爷子打的什么算盘,宋义瑾提醒,“木雪是言穆的女朋友,如果把木雪带到b市来,言穆肯定也会追过来的。” “过年他就带着木雪来了,你们虽然没有大张旗鼓,也没有瞒着我。这事儿我是默许的,不过,从义蕊出事儿来看,言穆和宋家真的是相克。”宋老爷子掀起眼皮,神色泰然,“你最好找人看住他,别让他乱跑。” 宋义瑾勾唇一笑,“父亲,话不能这么说。如果不是因为言穆交了木雪这个女孩子,吴森若和宋义蕊出事儿我们都不可能再第一时间知道。没有言穆的女朋友,森若已经命丧法国,现在也不可能有救义蕊的发法子。” 父子俩对视着,宋义瑾毫不相让,宋老爷子毫不动容。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宋义瑾先撤回目光,“我会把木雪和吴森若都带回来,不过,言穆那里,我是不会去管束的。” 说完,宋义瑾开始联系医院,不再和父亲讨论关于宋言穆的话题。 这些时日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的宋言穆时时刻刻等着花豹的电话,当然,每天也会给花豹发条短信询问木雪的近况。搞得花豹每天要绞尽脑汁地描述下木雪离苏醒更近一步,非常苦恼。 见花豹的电话打过来,宋言穆精神大振,接起电话不等对方说话就开口,“花豹,小雪醒了?” 电脑那天过了很久才开口,“言穆哥。” 仿佛听到了天堂的圣音,宋言穆深深地吸气也抑制不住自己的颤抖,“小,小雪?小雪!你醒了……太好了……终于醒了……我担心死了,早知道就不让你去……我就知道你个笨蛋……” “我想你。” 语无伦次的宋言穆仿佛被卡住了喉咙,一瞬间发不出声音。眼睛发酸发胀,宋言穆立刻扭开头,免得被何厉枫看到他的窘样。 “我也想你。非常想你,非常非常想。” 酸涩和甜蜜的心情混杂在眼睛里,最终还是滑落下脸庞。宋言穆难得掉下的眼泪,立即别他自己用手指毁-尸-灭-迹,擦得干干净净。 木雪在电话那头拍着胸脯,再次给木霜点了个赞。果然,说点情话就是方便! “言穆哥,别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并且还把森若也救了回来。我厉害不厉害啊?很能干吧?这样又漂亮有能干的媳妇儿可不好找了,你以后要对我更好点!” “以后我用跟锁链,把你绑在我身边,走哪儿都带着,坚决不再弄丢了。”宋言穆复杂的心情被木雪的自吹自擂逗得只剩下了好笑,“快点回来,我已经等不下去了。” 木雪却打破了他的期待,“不行。你家老爷子让我和森若要先去一趟b市,你三姑宋义蕊身体似乎也有问题。” 手指瞬间捏紧了电话,宋言穆想到木雪抽血时候他能够感受到的痛苦,忍不住咬紧了牙关,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没必要!” “啊?” “宋家什么样的好医生找不到?什么样的高级医院和专家请不到?三姑的病肯定可以医治,你不用去b市,直接回来!”他怎么能够允许自己的爱人,被别人当成药品来用!这种事情开了头,以后怎么结尾! 听出来宋言穆是在关心自己,木雪放柔了声音,“言穆,她是你的三姑,也是帮助森若的人,我并不觉得委屈。不过,我希望你能到b市来陪我。” 电话那边没有了声音,木雪想了想,继续说,“这些事情不是你引发的,别跟森若一样乱七八糟地想太多。你来b市,我证明给你看,你不是什么灾星,也不是宋家的霉神,好不好?” “我不用你证明……”宋言穆压抑的声音传来,“我只要你好好的……” “啊?喂喂信号不好听不清,言穆哥我去b市等你噢!”木雪耳疾手快地挂了电话。 吴森若、花豹、anna三人默然无语地看着她。 木雪嘿嘿傻笑,心里的眼泪流满了湖泊,言穆哥我可是为了你的心结啊,别怪我……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单位开会,所有评论晚上来回复噢/ 【上一章姨妈的称呼已经改了,捂脸,果然分不清辈分的人就是容易闹bug,谢谢提醒我的读者们噢,爱你们!】 还有就是,昨天有姑娘说很喜欢文文,因为是先看盗文的缘故,所以回来买v补分,oo谢谢冰姑娘,来温柔虎摸还有回复乃的白包拯也是很可爱的,她之前看错啦所以有点激动,后来发现之后亲了乃一脸口水噢乃们真的都太可爱啦!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511:00:55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416:46:04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416:43:18 s君,来香吻一个!=333=谢谢乃

上一篇   57老房子

下一篇   59迎国庆万字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