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迎国庆万字更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59迎国庆万字更

有了宋老爷子的帮助,很快从荷兰飞回中国的私密专机准备好了,木雪和吴森若还有花豹anna一行,直接飞回了b市。 长途的飞行中,吴森若一直守在木雪旁边,握着木雪的手不肯松开。木雪因为睡多了,此刻精神好得不得了,于是两人开始窸窸窣窣地悄悄聊天。 吴森若讲述着自己在美国的一些生活,择取不涉密的内容将一些自己的任务,木雪十分配合地小声尖叫,是不是眼冒红心,让吴森若非常有成就感。 而木雪也讲了自己是如何大战极品奇葩亲友,如何收拾林予菲和木蓉。吴森若听的也比较满意,宋言穆放手培养木雪的做法他很赞同。只有让木雪自身得到充足的成长,未来就算木雪异能消失,她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慢慢的话题就讲到了这次营救上来。 “我突然就心痛的不得了,都痛晕过去了!”木雪瞪着眼,“那一刻直觉你肯定出事了!” “心电感应?”吴森若心里涌过一阵暖流。 以前没有告诉森若言穆还有刘爽自己空间的事情,是因为不想说。到现在,反而不好说了。木雪纠结了半天,还是选择大体告诉吴森若。 “其实,我最大的特点不是异能。我所有的能力来自你们的真心,情绪感染的能力是你给我的,虽然这样说你可能听不懂。总而言之,有你才有这份异能,有言穆我的血液才有能够救你的功效。当然,心电感应这个确实是有的。” 吴森若的身体回复,木雪空间里那颗蓝叶子树自然也恢复了,甚至比以前长得更高更茂盛。 聪明的吴森若虽然不明白全貌,但大体也听懂了,“你的意思是,真心对待你的人,会让你拥有属于对方特质化的一份能力?” good!木雪拼命点头,就差没夸奖森若聪慧威武了! 伸手拍拍木雪的脸,森若低声道,“傻瓜。” 啊?为什么又这样说?木雪深深觉得自己的思路和森若的思路不在一个点上。 “即便是这样,以后也别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我宁愿死,也不愿失去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吴森若把木雪的手贴在脸上,“你也好,刘爽也好,言穆也好,兰紫也好。你们都是真心对待我的,我知道。我活着,也是为了你们以后能够过得好。” 艰难地理清自己的思路,木雪回答,“我不想死,也不想失去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对我来说,除了妈妈以外,你们才是我真正的亲人。既然你懂这份感情,就不要要求我对你置之不理。森若,你不要把我们的以后扛在肩膀上,我们可以过的很好的,我们更喜欢的是你能幸福,懂吗?” 那一刻,吴森若灿然一笑,宛若春日繁花绽开。 “嗯,我懂。” 最终,吴森若还是抵不过睡意,闭眼睡了过去。而木雪也闭上眼,回空间去和木霜商量如何安抚宋言穆的方法去。 跟着木蓉转学回蔺洪县蔺洪高中读书的林予菲,这段时间过的依旧不好。 谣言的传播力是非常恐怖的,尤其是对人口流动并不是很大的西部城市来说,大家太熟悉彼此了,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几乎就是人人口耳相传。 其实如果只有林予菲一人,倒还好;可是林予菲想要拉木蓉垫背,结果木蓉老家就在蔺洪县,她在浩宇高中读书的时候勾搭男同学陷害不成,反而被男同学给告了的事情,实在是人人皆知。结果,跟木蓉走的很近的她,也成为了大家的关注对象,再然后嘛,有亲戚孩子在海塘高中读书的人们自然而然地把林予菲的事情也八了出来。 然后,大家归纳,沆瀣一气蛇鼠一窝什么的果然不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林予菲勾搭有钱的资助人,木蓉勾搭有钱的学长,一个闹情-色录音,一个闹诬告强-奸,还真是般配的不得了。 至于林予菲跟张湖订婚这件事,大家更是打听得清清楚楚,说的有滋有味。看吧,到处勾搭男人的后果就是年纪轻轻得把自己的后半生赔给一个残疾,哎 学校里的老师们对木蓉和林予菲都不太上心,女同学们普遍不理她们,生怕走近了自己也会被说成是不检点的存在;男生们大部分倒是热衷跟她们两个一起玩,但是真要说尊重她们两个,那是一点都没有的,渴望去吃点豆腐还差不多。 林予菲表面依旧是那副纯洁脆弱白莲花的样子,努力改善周围的环境。内心里却忍不住又埋怨起木蓉来,当初是想着跟她在一起能有钱用,哪晓得木前程一破产,连带着木蓉也开始受穷,零花钱大缩水,想要维持两个人的生活不太容易了。 木蓉打着饭菜回到桌子上,今天中午她只打了一个红烧排骨和一个凉拌莴苣,顺便端了碗食堂的免费菜汤,硕大一个碗里稀稀拉拉飘着几片菜叶子。至于那个红烧排骨,一份里面有个四块排骨其中三块是骨头,剩下的都是土豆;凉拌莴苣切得很大块,花椒胡椒都没有拌均匀,贴在绿色的莴苣上格外恐怖。 这和以往木蓉总是吃小炒,每次三荤两素的水平比起来,简直是不忍直视。 林予菲走在木蓉后面,她用的是木蓉的饭卡,自己打了一份红椒肉丝,肉丝都是肥肉,还有一份素炒二季豆,豆身感觉很老。 如果是木蓉一个人吃的话,倒是可以两荤两素,虽然大锅饭肉少菜多不精致,但是大家都这么吃没有什么。可是两个人的话就只能一人一荤一素,顿时寒酸磕碜了不少。 坐到位置上,木蓉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予菲,你的饭卡呢?这学期我就没有看你用过自己的饭卡啊。” 林予菲顿了顿,“开学的时候掉了,食堂一直没有补办下来。我明天再去催催。” 最开始木蓉一点都不在意这个问题,以前木前程给她的钱很多,她自己一个人随便花。可是转学回蔺洪县之后,只能是父母给钱了,原本一个月几千块的零用钱,现在变成了三百块。 三百块能干嘛?一天只有十块钱!除了吃饭,连想买一只漂亮的发夹都不可能! 木蓉平时又没有存钱的习惯,本来手里还有三千多块钱的,结果和林予菲一起吃饭买东西,一个月不到就花光了。之后她又不好意思跟林予菲说自己没钱,活生生地憋了又一个月。结果林予菲还真的就跟没事儿人一样,伙食越吃越简单的木蓉这下子是怒了。索性今天就挑开了说。 “予菲,我现在一个月只有三百的零花钱了。上个月和这个月你都用的是我的饭卡,接下来两个月我就用你的吧。”木蓉这人小聪明还是有的,有钱的时候她不介意当大款享受被依赖和崇拜的感觉,可是现在没钱了,自然能挖回来多少就挖回来多少。 而林予菲也没有什么必要再木蓉面前装什么白莲花,但是她充分地了解木蓉这个人的弱点。所以林予菲大方地一笑,“没问题。我们是好朋友啊,之前你没说,我不知道你原来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零花钱了。虽然我一个月只有两百块的生活费,但是,只要是你,我无论如何都愿意负担的。” 木蓉目瞪口呆,两百?比她还少? 惆怅地叹口气,林予菲低声道,“跟你我还瞒什么呢,我妈妈卖菜挣不了多少,最近又总是被城管赶来赶去的,能够给我两百块已经很不错了。我最近也想周末在学校旁边的奶茶店或者是快餐店打工,不然真的是养不活自己了。” 有些狐疑,木蓉直截了当问出口,“吴瑜遐不是给了一张卡吗?起码有个好几千吧?她让你守住张湖家,总不至于一点好处都不给你吧?还有,张湖好歹还算你未婚夫呢,让他们接济你啊。” 此刻,林予菲特别怀念以前那个她说什么就信什么的木雪。早知道木雪会在被范建春用黑板刷划伤那次就性格大变的话,当时她就不向范建春提示木雪上课睡着了,唉…… “蓉蓉,那是我给大学准备的学费,现在不能用的。”林予菲眼睛湿润了,“张湖那里,她爸妈不找我要赔偿就好了……” 木蓉无奈了,“算了,我不要你包我的伙食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就行。我这三百块还是勉勉强强活的下来,算了我跟你一起去打工好了。” 林予菲如释重负地点头,冲木蓉微笑,“嗯,谢谢你。” 其实,林予菲自己存下来的钱都有好几万了。曾经的吴瑜遐给的,现在的吴瑜遐给的,还有以前吴新给的,以及从跟木雪在一起她就各种存钱,男生们送的礼物能换成钱的全部换成钱,木蓉也曾经让她保管过一段时间的钱包,她不客气的拿过很多次。 林予菲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脱离现在的环境,只要高考之后,她就能走的远远的,一定可以开始崭新人生。 不过,看木蓉现在这状态已经不稳定了,自己到底要不要跳级,明年直接读高三呢? 可是那样的话,就不一定考得上重本啊。可是现在完全是在坐吃山空,万一有什么变故,钱不够用的话怎么办? 林予菲心里非常纠结。 然而实际上,木蓉的父母木钢铁木桂,并不是真的只给得起她三百元的生活费。他们在蔺洪县的一家几层的饭店还是挺赚钱的,只是女儿用钱没节制,大抛小撒的厉害,他们夫妻俩实在是触目惊心。为了让木蓉改习惯,不得已才下的狠招。 此时的木前程已经出了院,回了蔺洪县来继续休养。他半生经营的产业毁于一旦,老婆带着钱和儿子跑路,平时的合伙人这个时候立刻撤资撤人扯股份,再加上给工人们发的工资和赔偿,他现在真的是所剩无几。 住在给木梨买的房子里,每天木桂都来照顾下他,然后又急匆匆地管理饭店。木前程休养的七七八八,能够杵着拐杖走路后,也去饭店里主事儿。 可是因为这个,木桂心里却跟木前程犯起了嘀咕。这饭店虽然当初是木前程给钱买的,可是名字署的是她啊,一直也是她跟木钢铁在管理。这二弟来主事儿,就要分走一大半的钱……木桂想说,却又碍于木前程伤还没有好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木钢铁开始从沿海往内地倒腾海鲜,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这才两个多月,就已经开始了大半个月的不回家。木桂心里也有点玄乎,她也只生了一个女儿就没再生了,以前木前程家大业大,木钢铁要靠着舅子赚钱,自然是不敢说啥。现在时局不一样了!可是如果自己也去跟着做海鲜生意,那家里的饭店岂不是就送给木前程了? 左右为难的木桂天天黑着脸,谁都看出她不高兴。 木前程也看得出来,但是他不会管,他是木家的顶梁柱,只有别人揣度他脸色的份,他哪管别人怎么想啊。木家现在的一切都是他扶持起来的,房子车子铺子,都是他出钱买的。他可不管是记在谁的名下,只要是他的就是木家的,反过来,只要是木家的那都是他的。 于是,姐弟俩的矛盾默默地生根发芽。 恰好这一天,何大爷何大娘听说县城里开了一家海鲜馆子,卖的都是从东部南部海边上弄回来的正宗海鲜货,这让只吃过干活的两老人很是心动,硬是要让何爱国和刘翠俩夫妻带他们去海鲜饭店吃。海鲜饭店就是木桂开着的饭店,以前叫金悦酒楼。何家俩老人不知道这个,何爱国和刘翠却知道海鲜饭店的主人是谁的。 以前,何爱国和刘翠夫妻俩觉得木家人鼻孔朝天藐视人的很,除了有什么好处要去捞外,平时跟他们接触也不多。可是最经听说木家败落了,于是他们俩抱着看笑话的心情,带着何大爷何大娘去海鲜饭店吃饭。 木桂一看来人是何家人,原本就黑漆漆的脸更加的不好看了。坐在柜台休息的木前程一看到他们,也是直皱眉。 在木家人心里,何家的这些亲戚都是极度没脸没皮的,除了要钱就是要钱,死缠烂打要不到就不走的典型。并且,要钱不是借钱,他们从来都不还的。以前木家有钱的时候,他们觉得给个几千块顺便羞辱羞辱何家人挺划算的。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肉包子打狗,你以为打着狗痛,狗其实高兴的不得了。 “你们来干嘛?借钱?出去出去,这里不欢迎乞丐。”木桂一手拉着扫把,一手叉着腰拦在了大门口,吆喝的来往的路人都听得到。 刘翠柳眉倒竖,同样双手叉着腰吆喝,“哦哟!你们海鲜饭店就是这样招呼客人的啊?要不是我爸妈想吃你们这劳什子海鲜,我们还嫌你那味道臭呢!咋么地,我们今天要来吃饭,你们还不欢迎了?有本事别开门迎客啊!” 何大爷何大娘不知道海鲜饭店是木桂开的,两老人有点纠结,要是早知道就不来了,什么海鲜啊不吃又不死人。可是走到饭店门口被这样拦住,谁也咽不下去这口气。 “吃饭?你们给得起钱嘛?要吃也行啊,先结账再上菜!”被路人来来往往地指点,木桂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太好,哪有开饭店不让人进门的说法。可是她就是不喜欢何家人,非常的不喜欢! 女人之间的吵架,一般不让男人插嘴,刘翠从小挎包里摸出五百块钱,拿着当扇子用,“看清楚没?木桂啊,钱啊,我们有。哎,曾经说什么几千块当毛票用的人,现在也沦落到为几百块钱站大门口吆喝了啊。” 最后这句话刺伤了里面木前程的自尊心,他杵着拐杖沉着脸走出来,“刘翠何爱国,你们是来吃饭的,还是抖威风的?” “啊哟这不是前姐夫嘛,我们就打算来吃个饭,哪知道你家大姐张牙舞爪地站大门口不让我们进啊。”何爱国哼哼着,“抖威风的是木桂,我们啊,就是来吃个饭结果不让进门的可怜顾客。” 正在木桂木前程和刘翠何爱国对峙着的时候,一辆越野车停在了海塘饭店门口。木桂一看那车型和光鲜亮丽的外表,就知道是大客户上门,赶紧的不跟刘翠互瞪了,冲着人家越野车那里去,同时招呼旁边的服务员出来引领人家去旁边的停车位。 副驾座上的人一下来,何爱国和刘翠俩傻眼了,这不是那天他们看到过的,何晓丽的助理尤麦东吗? 一双铮亮的藕灰色牛皮粗高跟鞋踏到地上,结实修长的小腿往上是做工精良的银灰色套裙,同色系上衣上别着闪耀的白色珍珠胸花,脖子上的铂金钻石项链在阳光下熠熠发光,耳环也是同套系的,再往上是一张妆容精致、有些熟悉的脸,趁着卷曲的被精心打理好的长发,说不出的有味道。虽然这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却是一个徐娘半老风韵十足的气质女人,人靠衣装,她被装扮得很漂亮。 “大,大姐……哎呀好巧,怎么在这里遇到你?你看,正好合适,我们请你吃饭吧!爸妈也都在,咱们一家人还真齐全,噢不,还差了珍珠呢。”刘翠反应最快,在何成庚跟他们说了那一番话回去之后,他们仔仔细细打听过何晓丽现在的处境,哎哟,貌似是跟市政府那边的领导走的挺近的!不敢造次的他们先是给何晓丽发短信认错,然后按照何成庚说的,先不去招惹,等时机合适再去贴。 哪晓得,今天着时机就突然出现了啊! 木桂手里的扫把,啪嗒,落到了地上。 这是……何晓丽??!! 这穿着打扮跟贵妇人一样的,是何晓丽?那个曾经土气又没自信的黄脸婆,木前程的下堂妻? 八十一章 木前程恍惚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固然上一次他和黄瑶去花店找何晓丽的时候,已经被震惊过了。但是此刻再看到,他的心情仍然大起大落。 被黄瑶抛弃后的他,也曾经在梦里回忆起了被可以遗忘的很多事情。那个追在他身后的圆脸少女,红扑扑的脸蛋写满了真诚,无怨无悔地跟随着他,从他最困苦最难堪的岁月里,一直走到了他的发达。 曾经被爱包围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不需要爱。像何晓丽这种生不出儿子的黄脸婆,没见识没文化,一点作用都没有。有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女人爱着他,他可以任意选择。 等他现在一无所有了,他又怀念起何晓丽给过他的无私和无怨无悔来。 何晓丽平淡地看着何爱国和刘翠,她知道何成庚找他们谈过。具体谈话内容虽然不清楚,但也不是那么难猜。从后来的认错短信看来,起码何家人不会再给她气受,不过何晓丽很清楚,那是因为他们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想以后从自己手里拿好处。 “真巧,既然遇到了,就一起吃顿饭吧。”何晓丽点点头,招呼自己的父母,“爸妈,好久不见,身体还好?” 何大爷何大娘两人还有些别扭,对着自己女儿想打想骂惯了,毕竟做父母的威严在那里,不像是何爱国刘翠一样,能转化得了角色。 何爱国赶紧一左一右拉住父母,“爸妈,好不容易看见大姐,你们俩肯定很高兴吧?” 何大爷杵着脸点头,何大娘倒是笑了起来,“是啊是啊,高兴,高兴。” 看着父母着别扭的样子,何晓丽心里不太好受。她放下了架子,走过去牵着何大娘的手,“走进去吧。” 一家人走进了海鲜饭店的门,尤麦东和另外一个设计师还有司机停好之后才跟进去。他们今天来,是要去花溪那边看老房子的改建装修的,想吃中午饭的时候顺便这么一问,大家都说海鲜饭店的东西好吃,于是司机才开车过来的。司机和设计师都不清楚,尤麦东却乐呵呵地等着看好戏,并且嘱咐司机和搞设计的友人关键时刻要挺身而出拉架。 木桂还沉浸在震惊里面没有回过身,她知道木雪傍上有钱有势的人,现在日子过的舒坦,没想到何晓丽竟然也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啧!都怪木蓉不够争气,全家人花了大价钱把她送到浩宇高中去,结果她灰不溜丢的就回来了。要是当初撬墙角成功的话,家里哪会有这些变故。 木前程已经转身跟了进去,木桂没办法,只要也随着进去。 因为是请父母吃饭,何晓丽没有自己点菜,让何大爷何大娘选自己想吃的。她猜得到父母肯定是因为嘴馋才会来吃海鲜,记得以前她带回家的鱿鱼干,父母可是很喜欢的。 何大爷何大娘的脸色终于自然了,拿起菜单把自己喜欢的或者没有见过的点了满满一大桌。何爱国和刘翠趁机也开始一通狂点,他们的目标是哪个贵点哪个,趁机能多吃点。 服务员有些吃惊,这么多,他们才八个人,这二十个人也吃不完啊。不过她也没有提醒什么,记了菜单就走了。 木前程一拐一拐地走过来,拖开何晓丽身边的凳子……然后尤麦东毫不客气地坐了上去。 木前程:“……你是谁?” 尤麦东无辜地抬头,“你又是谁?怎么,饭店老板还包陪客人吃饭?” 刘翠噗地笑出了声。 何晓丽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态度随和又自然,却像是根本就不认识木前程一样。 木前程憋着气,绕过去,重新拖来另外一张凳子……然后设计师毫不客气地坐上去。 设计师:“谢谢老板啊。” 尤麦东和名叫肖意的设计师朋友俩默契十足,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木前程憋的更厉害了,索性再拖一张凳子到后面,坐下来。 “晓丽,这段时间过的还好吗?” 何晓丽放下茶杯,头也不回,“与你无关。” 眼看何晓丽现在一幅有钱人打扮,并且气势样貌都大改变,木前程心里难免有些后悔,当初怎么没有发现气势何晓丽还是有点资本的啊。 “晓丽啊,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好歹是十几年的夫妻,见面说说话总还是可以的啊。”木前程叹着气,似乎何晓丽不近人情,“我现在落了难,也没个人说说心里话,蛮难受的。” 上次见木前程的时候,何晓丽还有些愤怒或者生气的情绪,这一次,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仿佛一个陌生人在旁边说话一般,根本就不是说给自己听的。 何爱国见何晓丽直接不回答了,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地拍桌子站起来,“木前程,我姐跟你离婚都快两年了,你新老婆娶回来儿子生了都又跑了,你还惦记我姐干嘛呢?告诉你啊,别以为我姐是没人管没人疼的,你要是敢纠缠我姐,我这个当弟弟的打断你的狗腿!” 诧异地瞥了何爱国一眼,何晓丽心里涌过一丝嘲讽。曾经她被木前程家暴的时候,鼻青脸肿回家送节,她多想听到弟弟说这些哪怕是虚张声势的体己话,让她觉得好歹有亲人可以依靠。可是那个时候,何家人都是装作看不见她的伤,还会埋怨她带回去的礼物不够多。 曾经在你最期盼的时候,他们吝于施舍。现在你不要了,他们再如何招摇地拿出来,你也不想看。 “何爱国,我跟小丽在一起的时候,可没有亏待过你。每年你们都要来找我要钱,哪次我没有给你?现在说这种话,你不摸摸良心。”木前程非常不开心,“我跟你姐之间的感情,你懂什么!再怎么说,我都是木雪的爸爸,是你姐的前夫!” “嘿,我不懂?我姐对你那么好,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给你了,我们替姐姐要点钱怎么了?不应该?当初要不是我姐都给你们家赚钱供你读书,而是帮着我和妹妹的话,现在发达的就是我们!你欠我们何家的!”何爱国毫不畏惧地指着木前程,“你看看你,遭报应了吧?活该!你狗眼瞎不识货,现在还想黏上我姐,没门!” “爱国,坐下。”何晓丽冷冷淡淡地开口,“嚷嚷什么,狗吠你,你还要骂狗?” 木前程差点咬到舌头,“晓丽,你……” “木前程,我说过,不想再看到你。你是打算自己走出去,还是我让司机把你扶出去?”何晓丽回过头,嘴角有一点点微笑,眼里却是十足的嘲弄,这样的表情木前程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了。 那是曾经,何晓丽对待那些抛弃他的富家小姐们的表情,充满了不屑和战斗力的微笑,坚韧且强大。 就在这个时候,何晓丽的手机响起来,可是她没有自己接,而是旁边的助理尤麦东接起电话。 “喂您好,请问您找哪位?……啊宋先生,是的,我们在海鲜饭店……好的,我到门口来接您。” 木前程心里一咯噔,宋先生?哪个宋?宋义德?不会吧!宋义德比何晓丽要小几岁的啊。 刘翠不停地拽何爱国的手,哎哟果然是姓宋的,听说木雪傍上那个就是姓宋的,这何晓丽看来是要去亲上加亲啊! 不多会儿,尤麦东领着宋先生进来了。木前程一看不是宋义德,顿时松了口气。不过仔细一看,这个宋先生跟宋义德有点像啊?亲戚? 木前程还真没猜错,这位宋先生宋追珏是宋家分支里的一个,虽然不是特别受重视的分家,但是一直支持着宋义德,所以是站在宋言穆这边的。宋追珏的原配夫人在六年前意外亡故,留下一儿一女都跟木雪差不多大,而他本人因为工作和儿女的缘故一直没有再婚。不过,在宋义德家里偶然简单何晓丽之后,宋追珏先生莫名其妙的就动心了。 在彻底打听清楚何晓丽的过往周,宋追珏更加肯定自己是爱上了她。原因很简单,一个能纯粹去爱的女人,必定本质很美好的女人。宋追珏不需要自己的夫人有多能干,但一定要心地善良,能够好好对待自己的一双儿女。何晓丽不能再生育的身体对她而言也许是个遗憾,对宋追珏来说却减少了负担。还有就是,木雪和宋言穆之间的关系基本定型,能够亲上加亲对他而言,也非常不错。 虽然宋追珏思考的东西并不全部是感情,但宋追珏是真心的。 何晓丽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她对宋追珏第一印象不错,木雪也早就在她耳边念叨可以追求幸福的第二春;再加上木雪和宋言穆这几年感情的愈发稳固,宋言穆更是保证一到结婚年龄就马上晚婚。何晓丽也想着给女儿亲上加亲,总归日后好照应。于是她和宋追珏就先接触起来,双方都了解了解,如果合适就在一起。 这种另外一种层面的郎有情妾有意,让宋追珏和何晓丽之间的发展极为顺畅。等木雪回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正式交往并且考虑结婚步骤了。 宋追珏走进来,尤麦东已经手快脚快地让了位置,并且给宋追珏带的司机和秘书搬了凳子,大家围着桌子挪动了下,全部都坐下。何晓丽也站起来,温和地笑道,“你今天不是有事儿吗?” 大大方方地坐到尤麦东让的位置上,宋追珏假装忧伤地叹口气,“被他们放鸽子了,说今天来不了,要明天。这不,我马上就追你来了。” “其实今天也没什么事,我们就是回去看看老房子。”房间里没了服务员,何晓丽自己给宋追珏添了茶。 接过茶喝一口,嗯……难喝。不过因为是何晓丽倒的,难喝也得喝。宋追珏咽下口里的茶,“原本就说今天要陪你的,我对老房子也很感兴趣。对了,这些是?” “这是我的父母,这是我二弟何爱国,弟媳刘翠。”何晓丽的司机助理宋追珏都认识,于是她只介绍了亲人。 “伯父伯母好,你们好。”宋追珏知道何家人是什么德行,只是礼貌地打招呼,没有太冷淡也没有太热情。 何大爷何大娘对看一眼,没想到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大闺女竟然这么能干!以前跟着木前程好歹也算是发家致富了,现在这个一看就跟电视剧里人物一样的,他们再没有见识也看得出来对方肯定不是小城小镇的人。有着窝里横传统的何大爷何大娘顿时就怂了,两位老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跟着傻笑。 木前程在后面看的脸一阵红一阵青,何晓丽压根就没有理会过他。莫名的恨意从心底里升起,他高声开口,“何晓丽,这就是你的新欢?怎么的,我这么大一个活人在这里呢,你怎么不介绍介绍你的前夫?当初你可是爱我爱的要死要活,一转眼傍上更有钱的,起码也要说出来我恭贺下你啊。” 不说还好,一说宋追珏立即似笑非笑地转头,“木前程,何必自取其辱呢?” 能点名点姓叫出来,说明宋追珏早就知道他的事,木前程的脸白了白,“宋先生,你……” 啪,木桂推开门,目不斜视不由分说地拖着木前程就往外走,“二弟啊门口有客人结账呢,赶紧出来吧你。” 木前程被拖走了,菜也上来了。饭桌上有尤麦东和宋追珏的秘书,两人共同努力把气氛营造的很不错。宋追珏给何晓丽夹菜,何晓丽给宋追珏剥虾,没有服务员的服务,大家反而吃的十分热闹。 等出门的时候,尤麦东发现宋追珏的秘书比自己更早一步结了帐,内心默然无语。不过想来这两人早迟都是夫妻,也就不在意这种谁请谁的问题。 木桂上次因为闹诸蔚家的事儿受了教训,明白有的人不是你撒泼就能得罪的。这次对着宋追珏分外小心,客客气气地送走了他们,回头就开始埋怨木前程。 “前程啊,不是我当姐姐的说你!何晓丽跟你都离了,对,看着她现在披金戴银的好日子我们心里不爽,可是不爽又怎样?你自己都说他们是跟市长家里有关系的,那个宋什么估计也是市长家那边的亲戚,你心里再恨再不服,也得憋着!我们家现在最赚钱的就是这个饭店了,要是你得罪了他们,回头工商局卫生局来找咱们饭店的茬怎么办?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家人想啊!”木桂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苍蝇,“反正何晓丽也是不能下蛋的老母鸡,就算是过好日子又能怎样?倒是你啊,等身体好了还是去把黄瑶给找回来,她可是带着木家的孙子跑的啊!” 木前程本来心里就气愤不平,被木桂这么一埋怨,更加的暴躁了,他拿起拐杖在桌子上敲,“我他妈的需要你跟我说这些?滚!” 被喷了一脸口水的木桂翻了个大白眼,为了不惹吃饭客人的注意,她压抑了火气走开,心里却把木前程骂了个半死。 何晓丽一行人准备往老家出发,刘翠怂恿何爱国去带路,何爱国跟个狗腿子一样跑到宋追珏旁边,“姐夫,我熟悉老家那边的路,我带你们去参观如何?大姐也好久没有回去过了,房子有些什么损坏的地方她也不知道……” 刘翠跟何大爷何大娘嘀咕了一会儿,他们三个表示还有事儿先回县城里的房子,并且还要照看干货铺子呢。跟何晓丽说了,他们三个就先一步离开。何晓丽看了看围着宋追珏笑的谄媚的何爱国,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没有做声。 宋追珏见何晓丽没有反对,也就同意了。对于姐夫这个喊法,他也没有纠正。 于是一行人开着车跟着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到了乡镇,再从乡镇到了花溪边上。那一溜的砖木吊脚楼顺着碧波荡漾的花溪河延绵,花溪河上游是一片长满各色花草数目的山麓,一年四季都有花朵花瓣或者红色系的树叶会从溪水上飘过,这才得名花溪。 何家人虽然把房子卖给了何晓丽,可是当初的他们不地道把家里的家具都给搬空了,只留下了个空壳子。何爱国显然是忘记了这事儿,对着空荡荡的因为没人住显得分外落魄的老房子,他难得地不好意思了。 不过设计师和助理秘书们才没有管那么多呢,他们已经开始自己转悠起来,还跑到花溪对岸找角度,照片咔嚓咔嚓拍不停。至于宋追珏和何晓丽,自然是去溪边溜达交流感情去了。这倒是显得何爱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没人理。 而村里的人,何晓丽从小时候开始,就是村里人的八卦对象,简直是长盛不衰啊。从她上赶着去木家,到结婚生孩子被嫌弃,再到离婚……村里人嚼够了舌头根子,更是听谣言说何晓丽被扫地出门穷得乞讨。结果先猛然看到打扮得这么光鲜亮丽的何晓丽,还带着一个气度非凡的男人,一个二个都瞪大了眼合不拢嘴,村里女人更是羡慕嫉妒得不得了。 在何妈妈偶遇木前程和何家人的时候,木雪和吴森若一起已经回到了b市。 作者有话要说:国庆要到啦一次性放一章一万字的!=w=何妈妈的改变是不是让大家很欣喜呢? 从这个之后,何妈妈的剧情就会很少了,所以让何妈妈漂漂亮亮地展现一次风采吧 高中篇完毕的时候,极品就会被踩到泥土里再也爬不起来。大学篇,木雪就会集中精力跟宋言穆大战宋家副本,森若刘爽的戏份也会躲起来了>0

上一篇   58苏醒

下一篇   60宋家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