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宋家①

在飞机上精神十足的木雪不知道为什么,脚刚踩上b市的地,顿时就困倦得不得了。于是她钻进来接他们的车里,倒在后面的座位上闭着眼睛就开始睡,吴森若无奈地也进后面,把木雪的头放到自己腿上。木雪的头发还没有恢复黑色,浅灰色的发色衬在吴森若黑色的裤子上,格外刺目。吴森若的眼神锐利又暗沉,一眼扫到窗外的宋义瑾和宋言简。 这一幕看在亲自来接人的宋义瑾还有宋言简眼里,宋义瑾默默地想得教教儿子如何看牢自己的媳妇儿,别一不小心被人给拐跑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宋言简的目光却盯在了吴森若身上,那是比他只小一岁多的少年,身上隐约已经透露出狼的气势,明明是群体性动物,却爱独自行动,孤单的野性和锋利的保护欲混合在一起,沉淀在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里,格外的夺目。 这就是言穆给自己挑选的臂膀?不错……我也想要。宋言简冲吴森若挑眉一笑。 吴森若看着宋言简的笑容,突然觉得危险四溢。 宋义蕊被送到医院里,确认是遭受到特殊物质的辐射,身体细胞受到收到损伤,骨髓丧失造血能力,并且新陈代谢明显放缓。 她带回来的箱子已经交给国家相关部门,那个被用隔离物质加厚几层的保险箱,正是宋义蕊被辐射的根源。 宋义蕊得知吴森若的身体已经康复的时候,眼中精光一现。随后听说了事件详细状况,她摇摇头,“幸亏有言穆在啊。如果不是森若,我已经被叛徒出卖,背了黑锅被抓捕了。如果没有木雪,就算我能被交换回国,肯定也救不回性命。” 宋老爷子听了这个话,沉默了很久。最后只是握了握女儿的手,什么话都没有说。 越是意志坚定的人,接受一个新观点就越不容易。但是一旦接受之后,要改变,就更加不容易。 宋义蕊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她笑了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木雪和吴森若很快被送到了医院,睡得迷迷糊糊的木雪下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处看有没有宋言穆。 结果都没有送进宋义蕊所在的病房了,木雪也没有看到人。 言穆不会……真的不来吧?木雪顿时黑云罩顶,进房间的第一件事不是跟一脸严肃霸气的宋老爷子问好,也不看病床上美艳英武的宋义蕊,更没有跟宋义瑾还有其他人打招呼,而是摸出手机皱着眉拨宋言穆的号码。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挂了电话,木雪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这蠢货……” 在场的人都愣了愣,眼前这个漂亮小姑娘在说谁呢? 宋老爷子一直在打量木雪,他看过她的照片和视频,也知道跟着宋言穆这几年她的变化。人长高了,变漂亮了,气质也更加锐利了。虽然不是聪明绝顶的人物,却有一股子独特的韧劲。 在心里把宋言穆稀里哗啦地糊了一脸抱怨,木雪才正视眼前这个场面。她决定了,哪怕宋言穆真的信了那个什么狗屁命数不敢回来,自己也要给他争取这个机会。 对上宋老爷子威严的审视目光,木雪轻松一笑。 “宋爷爷你好,我叫宋木雪。您肯定知道我您孙子宋言穆的女朋友,并且我救了吴森若。” 宋老爷子没说话,等着木雪的下文。 “我知道你们带我来这里,是为了让我救宋义蕊阿姨的。”木雪不疾不徐地继续开口,“我会来到这里,是因为宋言穆。我希望他能够在我身边陪着我。” 这话一出,宋老爷子的面孔瞬间沉了几分。 “木雪,言穆最近忙着要高考了,没时间过来。”宋老爷子的语气也很平静,“等治好了义蕊,我们马上派人送你回去。” 木雪知道,自己人都在这里了,对方实在不行可以强制抽血之类的。在场的都是宋家人,没有谁不想救宋义蕊的,哪怕是吴森若也受过宋义蕊的帮助。 “宋爷爷,虽然森若不是我一个人救出来的。但是没有我,大家不一定能把森若救出来。”木雪笑嘻嘻地回答,“所以宋爷爷,如果不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谁也逼不了我。” 话说到这里,木雪的眼神暗沉起来,口气也有了改变,情绪渲染能力启动,“你们就那么怕言穆吗?他就一定会带来灾祸?难道过年的时候言穆没有回来,义蕊阿姨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或者说的更遥远一点,如果森若没有出国,这次的任务义蕊阿姨会带谁呢?没有森若引开追捕,义蕊阿姨会不会直接被抓呢?” “如果不是因为言穆,我又有什么必要非要帮你们呢?” 不得不说,宋家人个个都是意志坚定的主,可以引发普通人内疚和动摇的情绪在他们身上起效甚微。、 木雪加大了情绪感染力度,目标只对上了因为生病显得虚弱的宋义蕊,“命有定数,也有变数。我不认为,言穆值得你们那么畏惧。义蕊阿姨,我也很想救你,可是没有言穆在我身边,我做不到。” 这次的事情,如果没有吴森若拼命相护,宋义蕊已经被抓了,她自己是非常清楚的。对于宋言穆这个曾经被家族寄予厚望的后辈,她是非常喜爱的。 原本就有化解宋老爷子对宋言穆命数忌惮的想法,宋义蕊开了口,“父亲,我觉得这个要求很合理。我也好久好久没有见过言穆了,想见见他。” 宋义蕊开口之后,宋义瑾打蛇随棍,“父亲,言穆很关心他三姑,让他回来吧。” 宋老爷子再度沉默,这个时候,一直盯着吴森若不眨眼的宋言简也开口了。 “爷爷,我也觉得二弟可以回来看看。” 宋言简这句话说的简单,却在宋老爷子心中落下重击。因为宋言穆被逐,他才会扶起宋言简当继承人。宋言简确实也很优秀,跟宋言穆不分伯仲。可是,宋言穆的回归对宋言简根本没有丝毫好处。 对上宋老爷子审视的目光,宋言简勾唇笑了笑,“爷爷,我不是心胸狭隘的人。宋家继承人的身份,应该给最优秀的人,不是吗?二弟如果可以打破自身的诅咒,我和他还可以相互切磋较量,决出胜负之后再决定宋家继承人的身份,不是更好?” 丛林法则胜者为王,其实在宋义瑾那一辈,宋老爷子也是有意让兄弟几个相互比拼能力的。只是宋家的传统是兄友弟恭,兄弟姐妹几个感情又好,宋义瑾这个当大哥的更是能力出众,以至于根本不需要什么较量。分家在残酷的竞争中倒是出了好几个人才,可惜被主家这几个合力给压制得翻不了身,只能乖乖蛰伏。 蛰伏的那几个,下一代都不弱啊。所以宋老爷子为了家族的发展和昌盛,必须挑选好孙辈的继承人。要是能力不足以压制分家,到时候内讧起来,整个宋家都得四分五裂。 “木雪,如果言穆回来这段时间,宋家出了事……”宋老爷子低沉的声音有着描述不出的危险。 哪知道木雪斩钉截铁地接了话,“只要不是言穆干的,就不是言穆的责任。” “真是笑话,如果一个人被评定为命数和地球相克,那是不是地球上所有的天灾都是那个人的错了?当初日本侵华,是不是也因为有人的命数跟国运相克?”一直没有开口的吴森若,终于冒出了他石破天惊的第一句话。 不得不说,这句话的杀伤力很大,除了宋老爷子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点了个头。 但是最终,宋老爷子还是决定了,让宋言穆正式回来一趟。 结果,宋言穆的电话打不通。 宋义瑾心头一跳,给何厉枫打电话,何厉枫关机,再换邱凡,邱凡也关机。再给自己派过去的一些下属打电话,得到的消息是不知道。 这是怎么回事?出事儿了? “联系不上。”宋义瑾忍不住开始担心了,言穆不会出事儿吧? 木雪听了,细细地感受空间里面的湖泊,很平稳啊,不像是有什么情绪大波动的样子。 “言穆哥没事……”木雪的大脑也在飞速运转,突然她眼神一亮,“啊,我知道了,估计言穆哥是在来的飞机上!飞机上得关机嘛!他肯定是担心我,所以悄悄来的。” 说这话的时候木雪忍不住有几分得意,吴森若在一旁松了一口气。要是宋言穆真的不来,万一木雪拧脾气一上来真的不给宋义蕊治疗,这事儿闹起来才麻烦。 并且,如果宋言穆不来,他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宋言穆绑来。当妹夫的,怎么能这么怂! 差点被定义成怂货的宋言穆此刻刚好下飞机,一开机就看到木雪和宋义瑾的来电记录,他毫不犹豫先给木雪拨了回去。 在木雪刚刚说完之后,她的手机就响起来,一看这号码木雪乐了,“言穆哥,在哪儿呢?你爷爷同意你正式回来一趟噢!” 宋言穆那边轻声笑了下,“嗯。我来接你回家。” 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在b市,让你为了救人再一次承受钻心的痛苦。 我怎么舍得你的血不停歇地被抽出,却没有人握着你的手给你安慰和鼓励。 宋言穆本来是做好了准备,就算一向爱他的宋老爷子大发雷霆,也好守在木雪旁边,陪着木雪给宋义蕊治疗。结果,木雪和吴森若提前暂时搞定了宋老爷子。 木雪固执地要等宋言穆来了之后才开始换血,最后在医生说要先验血并做交叉配血试验,木雪才不甘不愿地跟着过去。 木雪当时是逼着医务人员给吴森若换血,而她和吴森若的血型一致,输起来排斥反应可以达到最小。可是宋义蕊是a型的,就算木雪是名义上万能输血的o型血,但真正从血型抗原和抗体的免疫学理论看,o型血是不可以输给a型、b型、和ab型人的。因为o型血虽然红细胞上没有a和b抗原,但是血清中有抗a和抗b抗体存在。 医生讲解的abo木雪不是听的很懂,什么如主管不凝集则可以用用o型血输,但效价必须小于1:200才行。但是她却知道另一点,如果不是大幅度的输血,自己的血液离开身体要不了多久就会消失异能。那些来自于强大的修正力和对不良物质的排斥力,就起步了什么作用了。 可是急性输血反应重度甚至可以威胁生命啊,万一自己才血液对宋义蕊的身体产生排斥反应,说不定还会害了宋义蕊的性命。 思来想去,木雪头疼了。她把这个担忧告诉了宋言穆的父亲,宋义瑾。 “医生,对比研究小雪的血液,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物质。”宋义瑾给医生下了命令。 医生点头,又补充道,“可是义蕊小姐的身体细胞很不稳定,有发生癌变的可能。所以,最好是现在就小幅度地输血做下试验。” 木雪点了点头。 等宋言穆到了,木雪才开始正式抽血。之前的试验表明,当木雪的血液和宋义蕊的血液混合在一起的时候,会出现神奇的排斥反应。宋义蕊的血液会透出很细小的黑色物质来。最后医生们决定,先给宋义蕊少量的输血,然后观察下临床反应。 宋言穆见到木雪的第一个动作是拥抱,第二个动作就是亲吻。 光天化日之下被医生护士还有宋家人围观的木雪脸皮再厚也挂不住了。推了半天才把宋言穆推开,木雪和宋言穆牵着手一起走进病房。 “三姑。”宋言穆坐在床边,握着宋义蕊的手,“你会好起来的。” “乖孩子,幸亏有你。”宋义蕊反手紧紧握住宋言穆,“早点回宋家来。” 宋言穆的眼中升起温暖,“嗯。对了,言锋呢?” 宋言锋,宋义蕊的儿子。宋义蕊没有嫁人,却生了孩子,她从未透露过孩子的父亲是谁,知道内情的宋家主家人们从未跟外人提起过,也没有给孩子们讲过。 但是,宋言锋的性格,肯定随他的父亲。宋言锋没有宋家人的沉稳平静,反而十分的凶猛暴戾,好战斗狠,主见性强,不服管束不服教育,什么事情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最关键的是,心性淡薄,对亲情和友情都没有什么概念,在他眼里只有可以带来刺激的比拼和无聊的其他事物。他仿佛是一柄武士刀,只为厮杀而生。 也许这根宋义蕊没有怎么照顾他也有关系,宋义蕊对自己的亲生孩子感情非常复杂,心里无比牵挂,可是看着他的时候又没有办法亲近。宋家是大家族,即便兄弟之间友爱,也没有多少时间去关心兄弟姐妹们的子女。 宋言穆算是对宋言锋很照顾的了,可惜宋言锋这人不怎么领情,没少跟宋言穆好勇斗狠挑起各种比拼。不过宋言穆一般都不理这些比拼,每次都是拍拍宋言锋的肩膀,说一句好了,回家吧。 “你离开之后,他就背着行囊说要去环游世界去了。跟着他的人都被他给甩掉,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提到这个儿子,宋义蕊有些失落,“也怪我当时没有注意,明明他就是野性子……” “没关系,他玩够了,自然会回家的。”宋言穆安慰着,“要开始输血了,也许你会很疼痛,如果有什么其他不适马上说出来。” 宋义蕊点头。 木雪的血输入宋义蕊的身体,宋义蕊皮肤上立刻出现了一些黑丝印记,伴随着宋义蕊突然的惨叫,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这是怎么回事?”宋老爷子震怒。 没等医生解释,当然医生也无法解释,木雪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排斥反应,我的血在排斥义蕊阿姨身体里的有害物质。医生,如果毒素或者其他有害物质凝聚在皮肤里,你们有办法清除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反应和吴森若不一样,吴森若那个时候是昏迷,但是并没有出现皮肤发黑等其他症状,也不知道是不是先抽走了一部分血液的缘故。 “或者,先抽走义蕊阿姨身体里的部分血液,当初我要求医务人员们给森若这样做过。”木雪继续道,“医学方面的知识我不懂,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了。” 最终,医生们发现,如果事先抽走一部分宋义蕊的血液,这个反应却是要小很多。但只要输入木雪的血液,宋义蕊就会有很大的疼痛反应,并且一次不能输多少。 在木雪的血液输入身体后,仪器检测宋义蕊各方面的数值确实是有所改变。这点上足以肯定木雪的血液是有作用的。医生们很兴奋,甚至提出了让木雪去做点实验的想法,最后被宋义瑾一个冷冰冰的眼神打了回去。 “木雪,是我的儿媳,是宋家的人。”宋义瑾只交代了这么一句,医生们瞬间懂了。从此之后再也不提其他的要求,专心致志地位治疗宋义蕊的身体。 最终他们也没有在木雪的血液里找到什么特殊成分,于是只能提出解决方案,那就是木雪需要固定抽出血液,然后分批次为宋义蕊进行输入。这样缓慢地改变宋义蕊的身体,持续时间要一年多。这样的话,木雪最好是不要长时间离开b市。 得知这个消息,木雪反而高兴的不得了。 “言穆,高考考回b市吧!” 宋言穆捧着木雪的脸,吻了一口,“好。不过,咱们还是先回海塘市去,要不了多久就要高考了,你这回献的血,够他们用到我高考结束的。” 想着自己好久没有见到妈妈了,还有兰紫刘爽等人,当然还有那些没有彻底收拾完毕的极品们,木雪点点头。 “好。” 这段时间木雪住在医院里,宋言穆也跟着住在医院里。 吴森若像亲儿子一样陪着宋义蕊,又是削水果又是帮护士换床单什么的。这让木雪十分吃惊,难道吴森若喜欢年纪大的女人?不对,这感觉是对妈妈的喜欢。 实际上,吴森若的母亲方佳蕾曾经是很喜欢森若的,可是那时候森若还是个婴儿,没有记忆。等吴森若开始记事起,方佳蕾已经被吴天赐逼的性格大变,再也不复以往的温柔娴淑。太多的侮辱让方佳蕾的心态失衡,她再也无法对吴森若有亲近的关爱。 虽然,她还是爱着森若的,但是只爱森若作为她儿子的一部分,对于森若身上流着吴天赐的血的另外一部分,她只能感受到到痛苦。 这一点,从方佳蕾远走他国从此再也没有和吴森若的联系,就可以看出端倪。 而宋义蕊,相当于另一个方佳蕾。宋义蕊无法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付出可以包容一切的爱,却把这种母爱转移到了年龄差不多的吴森若身上。她是他的老师、他的教练、他的引路人,更是他的朋友、他的姐姐、他的母亲。宋义蕊毫不吝啬地教导者吴森若,完全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继承人来对待。 而吴森若,领了这份情,同样回报出自己未曾使用过的,对母亲的关爱。 每天都要来转悠一圈,和宋言穆不疼不痒暗藏机锋地扯淡的宋言简,更多的时间都用来观察吴森若。 吴森若凌厉的眉形和脸部线条,黑暗坚毅的双眸,挺直的脊梁和稍显瘦削的体型,还有看向宋义蕊和木雪时候浑身洋溢出来的信任和温暖,都让宋言简觉得很……神奇。 金刚芭比宋子衿来过医院一趟,拉着木雪亲昵聊天的时候,扫了一眼宋言简,顿时像吃了一斤花椒一样,整个人被肉麻到无以伦比。 木雪奇怪地看着宋子衿的表情,再看宋言简,她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啊。 “小雪,那个暗黑系帅哥……” “吴森若。” 宋子衿点头,“对,就吴森若,他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木雪傻了,“女人吧,那什么,怎么了?” 这个时候宋言穆没有在病房,而是在外间跟何厉枫一起处理公司事务。宋子衿索性跟木雪咬耳朵,“你看我大哥宋言简的眼神,简直是想生吞了吴森若一样!我怀疑我大哥跟五叔是一个德性!” 说实话,木雪还真没有仔细打量过宋言简这个人,上次在言穆朋友小聚的包间里看到过他,只觉得这个人不简单,深不可测有城府,实力强大。现在被宋子衿这么一闹,她认认真真地看宋言简,也是个英俊非凡的人物,十□岁的年纪已经有不怒自威的气场,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傲慢的贵气,不经意地咄咄逼人。 可是,森若……木雪浑身黑线,戳着宋子衿的手臂,“你大哥没谈女朋友?” “谈过是谈过,说不定我大哥是双呢!我觉得那眼神太专注太肉麻了……你跟吴森若提个醒,言简跟言穆一样都是看上什么一定要弄上手的类型,这个你应该深有体会猜对。”宋子衿难得对别人说这些,现下完全是把木雪当成嫂子在看,并且她觉得木雪这人没有什么太多的心思,不提点下还真不放心。 木雪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宋言穆有什么看上了一定要弄上手的例子,她自己是在迷迷糊糊间不知不觉就跟着宋言穆走的。看来自己重生了一回,智商也没有得到什么显著提高,木雪忍不住默默叹口气。 不过根本不需要木雪图提醒,吴森若对宋言简默不作声的骚扰已经突破了忍耐极限了。 “宋言简。”吴森若当着宋义蕊的面,单刀直入,“你盯了我这么多天了,盯够没?” 宋义蕊早就发现宋言简的目光太专注,不过她没有傻得去点破。但是吴森若那么敏锐,怎么可能忽略得了这么堂而皇之的注目礼、 这些天吴森若对除了宋言穆宋义蕊以外的人都是置之不理的,他有着长期形成的阴郁面孔和冰冷气场,大家自然也不会没事找他谈人生。可是宋言简却各种试图和吴森若对话,最终被无视之。 所以,这突然的对话,让宋言简生出了莫名的受宠若惊感来。 “吴森若。”宋言简撑着下巴,“交个朋友?” 吴森若默默看着宋言简,“我们气场不合,我不想跟你交朋友。” 宋言简无辜地反问,“你气场阴郁,我气场阳光,确实不一样,可真是这样才需要中和,难道不是吗?我自认为完全有资格和你当朋友,难道我不够高不够帅不够聪明?” 木雪在一旁听得发笑,“森若交朋友又不是本着高帅聪去的,是诚心,真心诚意,或者是同类。” 吴森若跟着点头。当初他和刘爽一起认木雪当妹妹的时候,一是认定木雪是同类,二也认定木雪是个真诚的人。哪怕浑身恨意,都没有抹灭那份真诚。 “我很真诚啊。”宋言简似笑非笑,“难道你们都感觉不到?” 听宋言简完这句话,在场的人都扭开了头,不再理他。宋义蕊被这个场景惹得噗嗤一笑。 关于交朋友这个话题宋言简没有再提。但是第二天,宋义蕊所在医院无缘无故起了一场大火,虽然没有烧到宋义蕊所在的住院楼来,宋家人还是结结实实地被吓了一跳。 以宋家在b市的地位,宋义瑾在政府的级别,还有宋义蕊的工作性质。这家医院的安保已经是做到极限护卫,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起火呢? 作者有话要说:言穆终于能够正式回去一趟了啊!有进步! =w=看来大家都很希望咱一日万更什么的啊(其实人家每日都是六千到七千字地更的哟) 为了在十月的时候能多几次大爆发满足下大家,于是咱努力存稿去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721:33:13 绯小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716:20:34 yoy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714:46:36 小池塘、两条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713:34:27 素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711:20:05 冥水晶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09-2709:46:20 小池塘、两条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611:35:25 上面的亲爱的们谢谢鼓励,俺会努力多更新的爱你们!特别是冥水晶,=3=

上一篇   59迎国庆万字更

下一篇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