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打架

这下,身高176和180的吴森若、刘爽,发挥了作用。 刘爽不用说,本来就是体训生,加之他对跆拳道啊拳击啊自由搏击啊武术啊等格斗有着天然热爱,是个不折不扣的练家子,这群少年只能给他塞牙缝。 吴森若跟刘爽友好了一年多,也学会了许多招式,加之天生反应敏捷速度快,王铭对上吴森若,简直就像是一只家养恶犬对上一只野生恶狼。两人都挺狠的,但受伤的永远是王铭。 木雪对木蓉,明面上木雪太瘦弱了,但是胜在前世被家暴多了躲闪快,木蓉力气大,但是气的失了章法,于是两人打成平手。 一群人打的不可开交,几分钟后,pk完毕,木雪方以少胜多,全灭木蓉方。 打架的时候畅快,打完之后,木雪觉得自己还是失策了。首先,爸爸一向偏袒木蓉,妈妈又不敢阻拦,最后被惩罚的还是自己;其次,这些孩子以后估计都记恨自己了,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小孩子的记恨心也很恐怖。 王铭领着那些男生女生,个个神色不善咬牙切齿,离开了木雪家。木蓉坐在地上,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简直是造反了,木雪竟然敢带着人回家来打她,木蓉心底又愤怒又委屈,她虽然没有做声,但是心底已经在思考怎么样收拾报复木雪。 木雪蹲下身,托起木蓉的下巴,“你是不是在想,要怎么跟我爸妈告状?木蓉,以前你笨,搞不清楚,我无所谓;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得明白,这是我家,木前程是我爸,何晓丽是我妈,我是你堂姐。而你,只是借住在我家的亲戚。别以为我还跟以前一样好欺负!” 木蓉眼神里闪过几丝不解和害怕,眼前这个人好陌生,就像是木雪的里重装了一个怨灵一样。这个眼白充血,神情狰狞,仿佛毒蛇一样随时要咬人的,还是前几天被她掐得浑身青紫都不敢吱声的木雪? “如果你欺负我,我就用钳子一颗一颗拔下你的牙,用菜刀一根一根切下你的手指头;如果你陷害我,我就用水果刀把你脸上的肉削下来,炒成菜给你吃;如果你和别人合谋害我,要么就害死我,要么我会把你们眼睛挖了耳朵戳聋,砍断手脚,卖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当乞丐。”木雪凑到木蓉耳边,用低冷阴沉的声音如此说道,并且配合地抚摸木蓉的脸、耳朵、手指和四肢,“我敢不要命,你敢吗?” 木蓉毕竟只有十四岁,平常胆子肥也是被大人溺爱出来的,真的被一个惨死过的人如此威胁,她只觉得仿佛落入了寒冬腊月的冰窟窿,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哈哈哈……”吴森若不知道为什么笑起来,脸色微红,“小雪,如果你要实施了,记得叫上我,我前不久才打掉了一个贱人的牙,那感觉简直是爽呆了。” 木雪知道吴森若是在替自己壮声势,忍不住心里宽慰。上一辈子,木蓉对她的做的坏事简直罄竹难书,私底下的打骂是家常便饭,但凡好的相亲对象木蓉都会从中作梗,分嫁妆的时候更是花招百出,最终木雪只得了一套普通的房子留在国内,而木蓉却拿走了木雪母亲留给她的所有钱财,跟着木前程出了国。 仿佛亲呢一般,木雪在木蓉鼻梁上勾指一刮,“堂妹,这辈子,只能辛苦你了。” 说完,木蓉站起来,第一次拿出盛气凌人的姿态,“木蓉,把房间收拾干净,否则今天就把你的脸抽肿。反正爸妈要周末才回来嘛,到时候你脸就消的差不多了。如果你想告状,随意,反正我被爸爸怎么收拾了,就十倍报复在你身上。” 木蓉又恨又怕,畏于刘爽和吴森若在场,只得乖乖去拿扫把。 在木蓉收拾房间的时候,木雪去冰箱里拿了两瓶果汁递给刘爽和吴森若。吴森若拧开喝了口,就坐在沙发上,神色不善地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刘爽拉着木雪,非要她带他逛这个只有110个平方的家。 “这里是厨房,一般早餐和晚餐都是我在做。” “这里是客厅,刚刚我们大家一起打架的地方。” “这里是我亲爱的木蓉堂妹的房间,嗯,很乱,因为平常都是我在收拾。” “这里是我亲爱的表弟何成庚的房间,哈,更乱,因为平常也都是我在收拾。” “这里是我爸妈的房间,挺整洁的哈,因为是我妈在收拾。” 走了一圈,刘爽纳闷了,“那你的房间在哪里啊?” 木雪哼了一声,说起这个她就来气。她指着木蓉的房间,“你看,那里不是有个窗台吗,我睡那里。” 刘爽哧溜蹦了过去,打开木蓉房间门,拉开窗帘,果然看到一个15平方左右的窗台,放着地铺,还有两张小小的收缩桌。 “我操,你这是什么爹妈啊……” 木雪自己也打开果汁喝,“他们觉得,自己家孩子就得让着亲戚家孩子,不然就丢了脸面。” 说完,木雪心里一阵嘲讽,自己就是在这样的教育下,活生生的被养成一个肉包子,是个狗都来啃两口,啃了还不准自己抱怨。 沙发上的吴森若掀起半垂的眼皮,“你就忍得下去?” “以前,还真忍下去了。”一直忍到自己死亡。木雪坐到吴森若旁边,阴郁地盯着木蓉,“现在,还怎么可能忍。我说了,死都不怕了,还怕被欺负?” 吴森若个子高,只能看到木雪有些毛躁的头顶。但是这颗头,却让他觉得无比顺眼。他眯起眼,微笑,“是啊,死都不怕,还怕被欺负吗?”停顿了一会儿,吴森若躺倒在沙发上,“小雪,给你讲个故事吧。” 木雪被吴森若一幅我要讲述我心酸惨烈过往的架势吓得打了一个嗝,她赶紧坐端正,一幅洗耳恭听的模样。 吴森她恢复了乖乖听话女的样子,摇摇头,缓缓开口。 “以前,有个知青爱上了□的女儿,两个人想冲破一切阻力在一起,却没有成功。知青回城以后,在家族的安排下,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之后知青就把所有的不甘都发泄到了妻子身上,包括他的儿子。” “等儿子渐渐长大,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多了很多兄弟姐妹,还都不是一个妈生的。知青宁愿对他们任何一个人好,都不对自己的正室儿子好。于是他的正室儿子,从能喊妈妈开始,就害怕周围的一切,有严重的交流障碍。” “再后来,知青把曾经爱过的女人接了回来,以及一个女儿。” “正室儿子活得很窝囊,每天被无数的兄弟姐妹欺负,尤其是那个大姐。大姐十六岁就跟村里男人生了孩子,男人跑出去打工就再也没有回来。于是大姐跟那已经2岁的孩子一起,住进了知青家里。” “正室儿子原本性格就自闭,这下,更阴沉了。” “有一天,正室儿子,把侄儿摔下了楼。侄儿当场死亡,血溅了一地。” “然后从此以后,正室儿子却逐渐正常起来,不需要每周去做心牢疗,不再害怕看到除了妈妈以外的任何人,可以上学了也可以跟人正常交流了。他会狠狠地揍自己的弟妹,不给任何一个亲戚的颜面,谁让他不开心,他就让谁痛苦。后来,正室儿子交了个叫刘爽的好兄弟,还认了一个跟他一样阴郁报复心强的妹妹木雪。然后,他们三个准备一起,让所有惹到他们的人都付出代价。” 吴森若说道这里,畅快地笑起来了,“这是不是个很好听的故事?” 木雪不笨,一听她就什么都明白了,一种莫名的酸楚在她心中涌动,同时还有一种莫名的激动。 “真是个好听到了极点的故事。”木雪眼里噙着泪,笑容也十分畅快,她伸手捧住吴森若的脸,“森若,我跟刘爽都会一直陪着你。” 刘爽早就跟只大狗一样蹲在吴森若旁边,狗头点的无比郑重。 吴森若拍了拍木雪的头,一扭脸狠声暴气地冲木蓉说道,“看什么看,十分钟内再收拾不干净,我亲自扇肿你的脸!” 木蓉一哆嗦,立刻低头。 讲了这么一通,木雪决定为了安抚自己和吴森若同样受伤的心灵,决定留他们吃了晚饭走。一直被当成免费厨娘的木雪,厨艺那是非常好的,随便几个炒菜都能让刘爽吃得饭碗朝天,就连一向挑嘴的吴森若,都多吃了一碗饭。 当然,木雪没有让木蓉好受,她直接单独盛了一份饭菜,向以前父亲对待犯错的自己一样,让木蓉端着碗去旁边蹲着吃。等大家都吃完,就让木蓉去洗碗, 木蓉整个人都气麻木了,倒是乖得很,没有反抗。这让一直想扇她巴掌的吴森若有些丧气。对于吴森若来说,他是没有什么男人不能打女人的绅士概念的,毕竟他家那些姐妹都不是吃素的,什么狠招阴招都用。但是吴森若也不是看谁不爽就上去揍,还得有个让他觉得欠揍的理由才行。 吃过晚饭,刘爽和吴森若离开了。 木蓉等刘爽他们一走,酝酿了一下午的话终于找到突破口了。 “木雪,你吃了豹子胆啦啊,竟然敢这么猖狂!”木蓉气喘如牛,努力提高自己的气势。 哪知木雪用手点了点木蓉的心口,“我吃的是死人心。” 木蓉再次落败,只得恨恨地瞪木雪一眼,转身跑去洗澡。 木雪无所谓地转身回房间,她皱着眉看了看阳台,再看了看被木蓉霸占的大床,立即按自己的心意办事。 等木蓉洗完澡出来时,发现木雪已经把木蓉的床单被子枕头扔到了阳台上,而木雪自己拿了新被套正在换。 “你你你,混蛋你这是干什么!”木蓉气的脸通红。 木雪白了木蓉一眼,“蠢货,这是我家,怎么可能我睡阳台你睡床?用你那几乎没有脑髓的大脑想一想,我去你家,你能让我睡床你睡阳台?早点休息吧你。” 木蓉觉得自己的领地被人彻底霸占,红了眼又要上前打架,木雪早准备好一根皮带在旁边,见木雪扑过来,利落地一皮带抽了上去。木雪被木前程还有那个男人用皮带抽过很多次,结果这次自己用起来竟然无师自通虎虎生风。 啪,皮带抽在木蓉脸上,顿时红肿起一条宽宽的楞。 木蓉尖叫起来,转身冲到客厅要找水果刀,可惜怎么也找不到,然后她又冲到厨房找菜刀,结果菜刀也找不到。木蓉气得发狂,转身打算找木雪血拼的时候,何成庚优哉游哉地打开房门。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君

上一篇   6出院

下一篇   8极品堂妹和表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