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混战①

张湖的腿伤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走起路来有点颠簸,但是不跑的话还是不容易看出来。被打断的那只手虽然不能干重活,日常生活还是不受影响的。 虽然他和林予菲订了婚,可是林予菲并不怎么受他们家管束。魏铭月这段时间和他的联系也少,所以张湖并没有勉强自己去跟林予菲发展什么。因为林予菲每次都一幅天不怕地不怕要不然就大家一起死的模样,冷冰冰地说着刻薄的话语,让他心烦意乱,索性眼不见心不烦。 可是,林予菲在学校跟一群体训生走的很近的消息,还是经过闲杂人等的嘴传到了他的老家。老家人幸灾乐祸地天天谈论,哎哟张湖这个娃子哟,这辈子就栽女人身上咯,先是因为女人争风吃醋被人打断手脚,现在订婚的婆娘又在高中勾搭一群男生,哎哟喂一群噢!这绿帽子戴到死都戴不完啊 卢秀芬听完之后气得从村口骂到村尾,反而更添了村里人的谈资。 所以,张湖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林予菲不理他,可以!但是林予菲这样干伤害到了他的自尊和名声,他绝对忍不下去! 俗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张湖今天还刚好跟母亲卢秀芬一起到海塘市来办点事情。结果事情才办完,他的手机就滴滴滴响起短信声,打开一看,是一个不熟悉的号码。 【张湖,你未婚妻林予菲正在商业步行街钻石大厦12楼卡缇雅水吧,和一个叫王铭的男人谈情说爱呢。】 张湖顿时觉得眼前金星四溅,麻痹林予菲这个贱-婊-子到底能不能消停点?! 然后,另一条短信响起,发信人是魏铭月。 【张湖,一个连老婆都管不住的男人,还能管得了什么?】 前一条短信升起了张湖的怒火,后一条短信彻底击溃了张湖的狼。他现在唯一的期望就是日后能够进魏铭月家的集团工作,出人头地,所以魏铭月的看法对他来说,几乎就是圣旨。 卢秀芬抢过儿子手机一看,顿时脏话滔滔不绝,伸手招了出租车,两人气势汹汹地往卡缇雅水吧赶去。 包间里,木蓉憋得脸红筋涨,王铭心里鬼火纠结足,林予菲殷殷切切哭哭啼啼,三个渣聚拢一块真是好不热闹。 最终木蓉还是没有忍得住,阴阳怪气地说到,“予菲啊,既然你和我一起跟了王铭,那就得专一点,你那个订了婚的男人张湖是不是得处理下啊?” 林予菲觉得自己跟王铭勾搭上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原以为王铭是个放荡不羁的富二代,脑袋瓜子应该不笨。哪知道王铭放荡是放荡,却太有主见一点都不好操控,并且脑袋瓜子拎不清。明明自己都说了做地下情人,他却非要跟木蓉挑明了说,要光明正大地享受齐人之福。张湖这个人看起来踏实敦厚,实质上也不是善茬。 这下好了,挑明出来,她反而不好做。先不说吴瑜遐那里会不会找她麻烦嫌她没有好好完成任务,王铭会不会因为这个跟自己玩不长?还有张湖,会不会跳出来从中作梗? “我听王铭的话,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林予菲乖乖地站在王铭身边,挽住王铭的手。 林予菲和张湖订婚的事情并没有大面积宣扬,所以王铭并不知道。他先是皱眉,林予菲竟然还是订了婚的?然后听林予菲那么娇声弱气地一说,顿时男子汉气概爆棚。 “分了,我给你做主。他要是敢有二话,我去收拾。”王铭豪气地许诺。 木蓉呵呵地笑,假装不经意地说,“那个张湖,是华宇集团少东家培养的人,学费医疗费都是他们集团在出的啊……” “蓉蓉,我也是你说的那个少东家培养的人之一呢,当初那个助学金那么多人都发了,又不是只发张湖一个人。你是想说王铭处理不下来吗?”知道木蓉内心已经跟自己撕破脸了,加之木蓉现在又不能当她的金主,林予菲干脆也不留情面,反正王铭好歹一次几百块拿的出手。 果然王铭一听这个就怒了,面色铁青地抓住木蓉胸口的衣服,“木蓉,你小看我?” 木蓉深呼吸着,把王铭的手取下来,“没,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想多了。” 毕竟木蓉算是个漂亮女孩,王铭也舍不得真的抽上去,他牵着林予菲的手,“我们去逛街,你要是识相不再惹我生气,就一起去买衣服。要是你再争风吃醋让予菲不高兴,就哪儿凉快哪儿歇着去!” 推开们,王铭和林予菲施施然地走人,留下木蓉站在原地,眼泪轰然而出。 林予菲,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 吴森若和罗兰紫听到王铭和林予菲离开,两人对视一眼,点了下头。 不知不觉中油然而生的默契让两人瞬间相互挽着手走出了门,在和王铭林予菲擦肩而过的瞬间,罗兰紫毫不犹豫地一脚踩向了林予菲。 那脚劲,叫一个辛辣狠毒穿天透地断子绝孙! 并且,罗女王今天还穿的是高跟鞋! 一声只能用凄厉来形容的惨叫响彻水吧,淡雅悦耳的轻音乐完全遮盖不住那刺耳魔音。 林予菲花容失色,脸色煞白,哆嗦着软到在王铭身上。王铭见新女友之一被踩,也跟个炸毛的狮子一样,满脸凶狠地瞪过去,“瞎了你麻痹的狗……” 吴森若冷冷地盯着王铭。 王铭后半句话一下子被掐在喉咙里,他惊讶地和对方对视,这……是吴家那个被撵出国的儿子?曾经跟自己打过一架的吴森若? 剧烈的疼痛稍微缓解,林予菲总算轮出点精力去看到底是谁这么狠地踩她,这个力度绝对不可能是无意的! 然后,林予菲看到了喜欢染红头发的罗兰紫,正得意洋洋地看着她。 “哟,林予菲,好久不见,又换新男人勾搭了?”罗兰紫毫不客气地讥讽,并且对自己故意踩了对方只字不提。 王铭瞟了一眼罗兰紫,他对浩宇贵族高中这个尊称罗女王的笑话可是早有耳闻,百闻不如一见,罗兰紫还真的挺漂亮。 不过,这罗兰紫瞎了眼啊,竟然跟个失势的吴森若在一起,明珠暗投啊! 在为自己新女友之一打抱不平和勾搭罗兰紫的冲动间游移不定,王铭义正言辞地冲罗兰紫说道,“你是罗兰紫罗小姐吗?” 林予菲皱眉,她装作不经意地侧身,让柔软的胸部挤着王铭的身体,“王铭,我好痛……” “森若,我也好痛,刚刚被咯着脚了”罗兰紫也冲着吴森若撒娇。 吴森若心领神会,他阴冷地冲林予菲开口,“道歉。” 哈?林予菲和王铭同时傻掉,道歉? “你咯着我女朋友的脚了,道歉。”吴森若阴森渗人的功底越发炉火纯青,冰冷的气场让水吧工作人员望而止步。 大家都默然地看着这场蛮不讲理的闹剧,集体选择了由对方自己解决。 这下王铭不干了,“吴森若,你什么意思?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女朋友指手画脚?!” 吴森若勾唇一笑,“你女朋友?” 王铭哈哈大笑,“难不成还是你女朋友?噢,想起来了,高中的时候她和你传过绯闻是吧?这么说来,你们还真是故意想给予菲难堪?得了吧吴森若,就你一个被撵出家门的丧家犬,罗兰紫跟你在一起简直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你还想给别人难堪?自己撒泡尿照照,说不定你就难堪得想自杀了。” 经受过特工训练的吴森若很难被这种无聊的言语刺激引发什么情绪反应,他无聊地听着,根本不想说什么。刚刚他似乎看到一个跟照片上张湖长得比较像的人在门口晃动了下。只要张湖出场,他就可以和罗兰紫一起退场了。 不过,吴森若觉得无所谓,护短强人罗兰紫可允许不了。之见她嘴角一抽,劈头盖脸的痛骂就喷了过去。 “你算个什么玩意儿嗯?你也就跟林予菲这种货色互搭互配得完美无缺,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跟林予菲这样表里不一心思龌蹉行为下贱毫无廉耻的神经病在一起,说明你也是个欺软怕硬毫无节操品德败坏恶心卑鄙的精神病而已。当然啦,你没有森若英俊潇洒,也没有森若个子高,更没有森若聪明,想找个高端点的人家也看不上你。挫男,你不用扶着自己的小丁丁撒尿,光对着墙哈口气就能臭死自己了!自杀都比常人方便不知道多少倍!” 长长的一段话,听得水吧里的人喷笑不已,这小妮子嘴巴好厉害,跟她吵架的人心脏不好估计当场要暴毙。 林予菲依偎在王铭身边,心思飞快转动,到底要不要拉着王铭走人算了。她现在不想去招惹林予菲,根本招惹不起。 “王铭,我们走吧……” 王铭在喷笑声中脸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正想要给罗兰紫一巴掌的时候,另外一声高喝打断了他。 “林予菲!烂-婊-子!” 张湖红着眼站在门口,他刚刚来的时候,恰好听着王铭说林予菲是他女朋友,当场他就红了眼。之所以到现在才出声,是因为他刚刚趁着服务人员都关注大厅里的这场闹剧的时候,去水果房摸了一把水果刀藏在手里。 卢秀芬站在张湖旁边,同样气得双眼发红浑身发颤,林予菲这个贱-婊-子,真是一点颜面都不给她儿子留。都订婚了,你再怎么勾搭男人都不能在明面儿上啊。 在张湖一步一步微微瘸着腿往林予菲走来的过程中,林予菲快速地在王铭耳朵边上说了这个就是强迫了她又逼她订婚的张湖。 正有一身泻火没出撒的王铭终于逮着个软处可以欺负了。罗兰紫打了不好交差,都是海塘市的人搞得不好自家还不如罗兰紫家;吴森若一身打架斗殴的本事他早两年就领会过,一对一他没胜算。于是,这个瘸子张湖,既然能撞到刀口上来,就别怪他了。 “你他妈的是在骂我女朋友?!”王铭气势汹汹地往张湖那里走。 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张湖发出一声怒吼,一旁的卢秀芬更是疾步冲上去,扯住因为脚疼没有及时逃开的林予菲的头发,噼里啪啦就是十几个耳光边抽边骂贱-人婊-子烂-货,跟我儿子订婚还敢出来到处勾引男人,看我不打死你! 另一边,王铭在一拳甩上张湖的脸后,张湖怒吼着跟他厮打起来,两人你来我往,可是张湖吃了手脚不方便的亏,被王铭一拳狠狠揍到了胃上,呕吐着跪倒在地。王铭毫无怜悯地当胸踹翻张湖,然后狠狠一脚踩在张湖的子孙根上。 卢秀芬扭头就看到这个令她心惊胆战的场景,强烈的护犊情绪让她狠狠摔开林予菲,疯狂地扑了过来,掐住王铭的脖子,长期干农活留长了专门掐菜用的尖利黑指甲直接掐如王铭脖子的血管里。 林予菲撞到了一旁的花架上,花架上的水晶玻璃摔得哗啦响,碎裂一地,林予菲刚想站起来,被踩伤的那只脚承不起力,她反而身子一歪跌倒在地,脸部跟碎玻璃压到了一起。 可是,此刻林予菲余光看到的是卢秀芬发疯地掐着王铭的脖子,王铭死命的挣扎也挣脱不开这个失去狼的疯女人,鲜红的血液汩汩而出。周围人都开始尖叫,服务生们终于从最初的呆滞中回神,纷纷上前拉架。 然后,在地上打滚冷汗涔涔的张湖,突然一跃而起,冲过来拖起林予菲,不过她已经被割伤了还带着玻璃渣的脸,狠狠地两刀割了下来。 林予菲惊慌失措地踢打尖叫,扭开脸,那两刀一刀划破左脸,一刀从锁骨划破到□,深可见骨。 这下,事情彻底闹大了。 吴森若早在张湖冲过来的时候,就护着罗兰紫退到了一边。他们安安静静地目睹了这场狗咬狗的精彩表演,然后还冷静地陪到到场的警察做笔录。 卢秀芬被带回了警局,张湖、铭和林予菲被送进了医院。同样作为旁观者的木蓉兴奋地看完好戏,然后才独自离开。 木蓉当然看到了罗兰紫,可她已经不认识吴森若了。不过认识不认识都无所谓,木蓉只是惋惜了下自己陪人上了床,结果好处没拿到多少,反而搞得心情不好。以后再勾搭人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下人品才行。 至于那个当了一年多的闺蜜林予菲,哼,这回破相破得妥妥的,报应了吧,活该! 这一次,张湖进警局,魏铭月人不在海塘市了,就没有那个闲心思去管。他没有必要为了个炮灰搞得大动周折的,再说了,宋言穆估摸着高考完就回来,他一直玩着张湖也只是为了宋言穆的媳妇儿高兴而已。 于是乎,眼巴巴等着魏铭月再次给他找律师的张湖,这下铁定要失望了。王铭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产业,又是这么一个独生子,再不成器也宠得跟皇帝似得。现在王铭大出血躺在医院里,他们家怎么肯善罢甘休。 而张湖,已经满十八岁,跟当初吴新犯事儿的时候还不一样。 林予菲也被送到了医院,可惜王铭家的人没有什么怜悯心,不给她垫付医药费。医院给她简单清理了玻璃渣,缝了伤口,就让她出院。身上没有带钱也没有带卡的林予菲心都凉了,刚出医院就遇到被通知来的张草,张草什么花都没有说只会抱着林予菲哭。 林予菲心里厌烦得不得了,又不得不安慰自己的母亲。她告诉母亲自己有一张存折,放在家里的,里面有一万块钱,让妈妈回去给她拿来,她得去好的医院里,精心处理脸上的伤口。 刀刃划出来的伤口比较整齐,处理得好日后看不出什么太大痕迹。林予菲只能赌自己这张脸不出事儿,否则她日后的路就更难走了。 张草把身上带的现钱基本上掏给了林予菲,只留下来回打的费,然后焦急地往家里赶,她也是对女儿寄予厚望的。要是女儿日后找不到好人家,那她这辈子活着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急匆匆打着的往回赶的张草半路上遇到塞车,心急如焚的她等了半个小时还堵车,心焦脏辣的她干脆下了出租,往前面飞奔。 这条路又刚好是何晓丽开花店的那条街,张草穿着姜黄色的上衣,深绿色的裤子,灰黑色的运动鞋,身上还挎了一个买菜时候收钱的仿皮包,跑起来的时候手捂着包深怕给甩掉了。 跑得太急太快,张草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人。她一边道歉以前继续往前冲,刚刚迈出去几步的脚急刹,张草就跟见了鬼一样僵硬地转过来。 “没事,看你这么心慌,应该是有急事吧。”一身名牌时装的何晓丽冲张草摆摆手,笑的温婉得体,“去吧。再见。” 时隔多年不见,特别是在听说何晓丽和木前程已经离婚之后,张草更是遗忘了这个曾经的仇人。她一直都避开和何晓丽的见面,因为自己是个失败者,哪怕何晓丽后来也成了失败者,但她还是无法消弭自己心中的恨意。 曾经,张草和何晓丽是同班同学,她们两个都喜欢木前程。张草那个时候不敢表白,何晓丽却抢在了前面;张草本来想说服家人去找个媒人牵线,何晓丽却辍学跑去木前程家里住上了;等张草辛苦读完高中想要考大学的时候,家里人又以没钱供为理由,让她早早地嫁给了林予菲的父亲。 林予菲的父亲自私又小气,打老婆孩子更是家常便饭。张草的第一个女儿三岁多的时候病死了,第二胎掉了,等到第三胎才好不容易剩下林予菲。 她艰难地怀上林予菲的时候,正好是何晓丽风风光光嫁给木前程,风风光光地怀孕的时候。 她目睹了那场婚礼,也目睹了何晓丽拎着大堆补品回家,更目睹何晓丽在自己的菜摊子上买菜。何晓丽笑嘻嘻地跟她寒暄,说着木前程的好。 那个时候,张草心里就已经疯狂地仇恨了,当初如果不是有你挡在了前面,那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发家致富的木前程是我的,享受物质生活的人应该是自己! 也许林爸爸是看出了张草这份不甘的心思,在一次喝醉酒之后狠狠地羞辱她。 “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你数过自己脸上有多少斑吗?浑身上下都是土腥味儿,你配我都是上赶着的,还肖想其他人?做你的春秋大梦!” 根本不顾张草怀着孩子,林爸爸就胡操猛干,弄得张草胎息不稳,差点再次掉胎。因此回了娘家闹离婚的张草当时就下定决心,她要离开现在这个龌蹉的男人。 可是,娘家人劝和不劝离,在林爸爸酒醒了回去又哄又劝又道歉的情况下,娘家人干脆利落地把她送了回来。她的公公婆婆更是狠心直接把她绑在了床上,免得她悄悄跑路。 生了孩子的张草从此对自己的人生没了盼头,因为是女儿,公公婆婆不满意,想让她再生。她冷笑着给公公婆婆泼了一杯凉茶,要生你们自己生,她这辈子只生这一个。要不,就离婚。 以林爸爸暴躁□丝男的身份,离了张草未必就能找到更好的。离婚更是合了张草的意,于是公公婆婆脸一扭,不管了。虽然家里经常鸡毛蒜皮地争吵,但张草还算是好好护着了林予菲。知道林爸爸被混混们打断脚,张草才成了家里的脊梁骨。可是林予菲小的时候,被少被爷爷奶奶还有爸爸虐待辱骂。 所以,从小张草对林予菲的教育就是,你看,你的同班同学木雪,她妈妈就是夺走我一切幸福的人,你可别被她也给骗了。 继承了母亲狭隘多疑自我中心的林予菲,从小学开始,就把木雪当成了头号压制对象,开始了她人生中长期的利用和报复。 你母亲夺走了我母亲的幸福,我就要夺走你一切幸福的可能。 何晓丽还温柔笑着站在面前,她皮肤光洁妆容精致,首饰高档服装得体,对比自己满脸沧桑白发夹杂,衣着陋简神色焦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张草木然地盯着何晓丽,突然神经质一笑,“何晓丽,好久不见。听说你跟木前程离婚了,怎么现在过的比以前还好?” 听对方叫出来自己的名字,何晓丽有些惊异,她仔细地打量眼前的人,在脑海里寻找着相似的面孔。 “张草?”在遥远的角落里翻出一个相似的人,可是曾经也明艳动人过的少女,怎么衰老成了眼前这个模样? 当然,何晓丽在和木前程离婚前,也把自己熬成了一个胆小懦弱的黄脸婆。一个不幸福的婚姻,可以毁灭一个女人所有的美丽。 “呵呵,贵人多忘事儿啊。”张草抽动嘴角的弧度看起来非常诡异。 跟在何晓丽身后的尤麦东还有花豹两人忽视一眼,微妙地挪动一下姿势,看似随意,其实已经进入了防备状态。 “许多年没见了,一时没想起来,抱歉啊。”何晓丽也察觉到张草的异样,不过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之后,何晓丽对她也没有什么好感。林予菲是张草的女儿,自己以前对林予菲也是很好的。结果林予菲呢?她可还记得木雪额头被范建春划伤之后跟她讲的话,还有林予菲陷害木雪偷班费未果的事情。母女连心,能教出林予菲这样的女儿,张草早就不是她心目中认识的那个张草了吧。 现在的何晓丽,一心一意都是为木雪着想的。 “我还有些事儿,先失陪了。”何晓丽说完,开始往路边走去。这个路段堵车很久了,他们只能步行到街道尽头换一个反向打车。 张草继续呵呵笑着,“是啊,你现在发达了,哪里还记得我们这些穷人啊。你本事果然高杆,先是嫁给木前程,现在恐怕是攀上更高的枝头。是借着你女儿木雪吧?母凭子贵说的还真没错……有福气啊有福气……我果然是手下败将,自己比不过你,女儿也比不过你……呵呵……” 听到这话,何晓丽脸色沉了下来,“张草,我知道你以前也喜欢过木前程。这个人我现在确实看不上了,反正我都扔了不要,不甘心你就去捡起来啊。至于我女儿,就是贵气,你又如何?” 张草闭了嘴,神色莫测地看了何晓丽一眼,转身跑开。她记得自己还要给林予菲拿存折呢。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工作外出留评回来回复=33= 1234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919:08:27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917:24:44 夜ち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812:34:30 谢谢上面的亲爱嗒,尤其是s君来俺使劲亲口╭╮ 明日有双更!

上一篇   61

下一篇   63混战②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