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混战②一更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63混战②一更

目送张草远去的背影,何妈妈心里有些不安。她转身对花豹说道,“花豹妹子,能跟着她去看看吗?我担心这个人以后会害小雪……” 换做以前,何妈妈不一定有这份敏锐性。现在何妈妈见识广阔了,听得多看得多了,学会了五笔打字,偶尔上网看到了许多负面消息,从此对木雪的安全格外重视起来。 花豹点点头,她刚刚已经暗示一个人跟过去了。在木雪离开海塘市之前,她会专门再安排个人去盯刚刚的那个女人的。现在已经专职负责木雪还有何妈妈安全的花豹,手里也有十几个人可以调配,算是升了个小官。 张草一路跑得七喘八喘,好不容易跑完了堵车的街道,才重新打的往自己菜市场边上的家里赶。 断了腿的真瘸子林爸爸正在家里喝小酒,老婆不在家,他翻箱倒柜地找到了些张草藏起来的零钱,出去切了猪头肉买了小瓶二锅头,回来躺在床上吃吃喝喝,心情好得不的了。 张草开门的声音吓得林爸爸一手把猪头肉兜到了手里,生怕张草进来抢了他的酒肉。他现在瘸了,再怎么嚷嚷都是虚张声势,搞不出什么大劲仗来。 早就闻到空气里的酒肉味,张草心里暗骂这个不成器的男人,到底有没有当父亲的自觉啊,每次她离开家里必然这人就要偷钱买东西吃,又不是饿死鬼投胎。 可是现在她也没有时间去争执这些,张草去了女儿房间,在女儿放衣柜的抽屉下面找到一个小孔,拿圆珠笔芯对着小孔戳进去,捣鼓半天才戳开一个小隔板,隔板里面真的放着两张存折,都是用张草的名义存的。一张一万块,一张三千块。 张草拿着两张纸片,心里又酸又痛,女儿到底是什么时候存下真么多钱的呢?都怪自己没用啊,没能嫁给个有钱的男人,还得女儿吃这么多的苦……抓紧存折,张草转身就往门外走。 林爸爸觉得今天张草奇奇怪怪的,进门没骂他就很神奇了,然后翻翻找找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就要走。好奇的他赶紧跟出来,抓住张草的手,“死婆娘,偷什么走了你?” 张草对这个男人除了憎恶没有任何感情,她冷笑着甩开手,“林刚,滚开。” 可是,林刚已经看清楚了张草手里拿的是什么,竟然是存折!着死婆娘把自己的存折藏的和隐蔽了,他从来都没有找到过。哎哟喂,这是个好机会啊,必须把存折抢到手! 二话不说开始跟张草抓扯,林刚的目标非常明确,抢到存折,就算取不出来,以后也可以跟张草要挟要挟了! 张草赶着去给林予菲送钱,心里慌的不得了,一边推攘着林刚一边凄声喊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这是你女儿的救命钱啊!你抢什么抢,这又不是你挣的!坐吃等死你有什么脸皮抢啊!” 本来听说是林予菲的救命钱,虽然林刚这人素质低下,手还是顿了顿,可是张草后面的话刺到了他的自尊心。 越是没用的人,自尊心反而越高。 “不是我挣的?我是一家之主,家里的钱全部都是我的!今天我还非要抢到手不可,躬道你是不是打算拿钱跟野汉子跑路啊!”林刚强词夺理地跟张草比手劲,他毕竟是男人,手力怎么都要比张草大。 “你放开!我赶时间,我要去救女儿啊!再不放开信不信我杀了你啊!” “妈逼死婆娘,你还敢威胁我?老子今天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贱男人去死!” “烂货你才去死!” 撕扯间,你抓我扯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两人的手都被掰掐得发青,但是最终受害的,是那两张存折。 撕拉。 存折被扯成了几瓣,晃悠悠落到地上。 从看到女儿脸上缝合的伤口积累的惊恐,再到看到何晓丽之后沉淀的屈辱,以及面对林刚的憎恨,再看到存折被林刚不依不饶撕烂,张草的神经被彻底压垮了。 人在失控的时候,最典型的冲动有两种,一是自残,撞墙跳楼奔车道,寻死觅活;二是杀戮,攻击周围的人,杀害特定目标。 而失控,并不一定是疯狂的喊叫或者毫无狼的攻击。 张草她就是这样,突然她就冷静了,似乎世界上发生的一切都跟她没有了关系。她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褪去,脸上只剩下了饱经沧桑的过早衰老的细纹。 林刚讪讪地闭嘴,退开一步。说到底,这是个怂男人,平时大呼小叫,实际上欺软怕硬。当初被混混打断脚之后,在窝里更横了,其实胆子更小了。 捡起地上的存折,张草去找胶水,她一点都不心急了。拿出胶水,细心地把存折粘贴好。她面无表情地问林刚,“你还要抢吗?” 林刚梗着脖子回答,“这本来就是我林家的东西。” 张草说,“哦,其实这些都是小头,你跟我来厨房,我藏在橱柜里的把十万的那张交给你。” 被十万元这个数字冲晕头了的林刚点点头,得意地笑着往厨房走,“死婆娘,早这么听话就好了啊,真是的,果然女人都是要打骂才懂事的……” 张草走在后面,等林刚进入厨房之后,利落地关上厨房门。他们家的厨房很小,只有一扇小窗户,人根本挤不出去。张草在外面哗啦地落了锁,然后不管林刚破口而出的谩骂,回房间收拾了几件自己和林予菲的衣服,再拿出自己存的五万多块钱存折,还有林予菲说过的一个重要的杂物包,毫无留恋地走出了家门。 这里根本既不是她想要的家,她想要的东西,从现在开始,要靠她自己亲手去拿。 林予菲去的是市里最好的私立医院,她不在乎贵不贵,只在乎自己的脸能不能好好恢复。 可惜的是,花豹派人跟踪张草,自然就知道了林予菲在哪里。那家医院刚好是诸蔚家里开的。木雪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和当天确定了情侣关系然后迫不及待地要告诉大家的罗兰紫等人在一起,而诸蔚刚好也在那里。 记得自己背部被李小泉烫伤之后,林予菲假装亲切实质上不知道给用的什么药物,木雪心里就一阵阵地恶心。 我没有你那么下作,并不代表我能忘记你施加给我的痛苦。诸蔚家对宋言穆是十分客气的,所以木雪询问诸蔚能不能让他们家的医院不接收林予菲这个病人的时候,诸蔚只思考了片刻,就替父母答应了下来。 少一个病人,对他们来说构不成损失;而木雪开心,自然宋言穆也会开心。宋义德和他们家良好的关系,还不是从宋言穆和他的良好关系开始的。 从这点来看,宋言穆对诸蔚的评价是很中肯的,他确实挺聪明,并且不会干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 林予菲当晚就被医院温柔地请了出来,说什么床位不够,并且林予菲的脸部没有问题了,他们已经细心地重新缝合,该给的药物也开好了。 林予菲和张草一起默然走出医院,她们不知道到底是医院有问题还是自己没问题。 “予菲,我要和林刚离婚。我们不回去了,你重要的东西我都带了出来。”本来是打算等林予菲出院之后再告诉她这个决定的,张草没想到林予菲出院得这么早,今天进去今天就出来了。 林予菲的心思都在自己的脸上,对于母亲的决定没有什么过多想法,“你早就该离了,在我刚刚出生的时候。” 从家庭温暖的得到上来看,林予菲和木雪还真是有共同点。可是她们走上的,是完全不同的道路。 知道女儿满腔怨气,张草心中对何晓丽的怨恨更深了,“我今天遇到何晓丽了,她倒是越过越好……” 说道这里,林予菲心思一动,“妈,听说木前程破产了?” 张草叹了口气,“是啊,还被农民工给打断了手脚,老婆带着儿子和钱跑路,他的家底都给卖光了。” “妈,你笨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木家在蔺洪县还是有不少房产门面的,木蓉想跟我装穷,当我不知道他们家开的海鲜饭馆生意好的爆棚吗!”林予菲想露出个冷笑,结果脸部肌肉一动就疼得浑身哆嗦,麻药过去的真快! “予菲,你是说……”张草有些不敢置信,难道女儿是在鼓励她找第二春? “木前程不是你的初恋吗?他现在被后妻抛弃,前妻飞黄腾达看不起他,这不正是你的好时机吗?苦苦等待他二十多年什么的,肯定能软化他保守摧残的一颗心的。”林予菲温柔地拉着张草的手,“我相貌遗传至你,你要是好好打扮保养下,还是不错的。你想想啊,木家再怎么衰败,光那个海鲜饭店,都比林刚强了无数倍吧?何况你要是跟木前程结婚了,我就是木前程的继女,以后不管是要读书还是要看病,都有保障的多。不然我们母女俩,只能坐吃山空。” 这一番分析,张草听到了心坎里去。她虽然有过隐约的想法,但是曾经的失败和现在的衰老让她只敢想想。 “妈妈,张湖和他妈都还被关着,等他们和王铭的官司打完,估计就要找我算账了。”并且,自己这么一闹,又破了相,吴瑜遐肯定不会再给自己帮助了。以后,要找钱,更难,林予菲在心中冷静地分析。 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女儿,张草牙一咬,“好,妈妈听你的。” 亲眼目睹何晓丽从一个黄脸婆变成现在气质华贵的模样,张草相信,既然自己的女儿能比木雪好看,她还能比不上何晓丽? 曾经是因为何晓丽下贱,不顾脸皮倒贴木前程才抢先了的。张草才不管何晓丽说什么木前程是她不要了的,现在对他来说,木前程就是一个宝。 这一番对话,一字不差地落在跟踪的人耳朵里,然后再一字不差地转告给了木雪。 在包厅了疯狂k歌的罗兰紫友人团队hing得兴奋,木雪也跟着罗兰紫乱唱一气,嗓子都要哑了回来看手机刚好就看到长长的短信报告。她眯着眼笑了,好啊,张草跟木前程一起,渣男渣女好相与,还有林予菲和木蓉这不是又绑定在一块儿了? 好,很好,她们要是没成功,自己还可以去帮忙推一把。不过,以为嫁给木前程她们就能翻盘吗? 怎么可能呢!要是连他们几个都收拾不了,还谈什么帮宋言穆回吴家。 宋言穆因为要高考了,没有出来,吴森若和刘爽哥俩好地一瓶一瓶吹啤酒,两人都醉的开始说胡话,听得芮索菲在一旁心惊胆战。 “森若啊,嗝……当初听说你出事儿,我都要生无可恋了……我一想到要是再也看不到你,整个人都空了……嗝……” “哈,有这么严重?”吴森若的是红酒白酒啤酒混着喝的,单喝一种他很难醉。可是今天他莫名的也很开心,所以想要好好醉一场。 “谁让你是我第一个,动心的人呢……” 索菲脸一黑,凶悍地瞪着吴森若。 吴森若噗地一笑,伸手拍刘爽的头,就想是在拍一只大金毛一样,“别说的跟你暗恋我一样。”说完,还难得一见地冲着索菲坏笑,“索菲,你想说什么?” 索菲说我想把你扔回法国去! 可惜这辈子索菲是个哑巴,说不出来。她手语已经学的很不错了,可是这种场合手指换来换去的太没有气势了,索然只好继续凶悍地瞪着吴森若,同时护崽子一样把刘爽往自己怀里拉。 吴森若是真的开心,刘爽能有这么一个女孩子护着,他就放心了。这个叫芮索菲的女孩眼神很犀利,不是普通人。那行动之间的敏捷度完全不亚于被特训出来的特工,而她看刘爽的眼神是盛都盛不住的爱恋,这样的女人,很好。 放下所有阴霾展演欢笑的吴森若,有着炫目的光彩,芮索菲在那一刻也为这个英俊的少年失神,而刘爽更是嗷呜一声地扑了上去。 “森若你越来越帅啦啊我真是爱死你了来给我抱抱!!” 芮索菲的失神立刻变吃醋,凶猛一个翻杀接隔到两人中间,不满地在刘爽酒气慢慢的嘴巴上啃了一口。 除了你爸妈外绝对不准当着我的面说爱别人! 罗兰紫跟木雪活生生地看着这三人的互动,两人抱着差点笑破了肚皮。 接下来就是一段非常轻松的时光。宋言穆专心考试,吴森若跟罗兰紫温馨快乐地谈恋爱,刘爽拉着芮索菲不怕死地跟着吴森若到处跑,日子过得十分愉悦。至于木雪嘛,她开始把注意力放到了林予菲和张草上,当然,弄这个之前,她决定先跟木蓉好好谈一谈。 木蓉跟林予菲已经彻底闹崩,而林予菲这段时间请了假暂时休学了。木蓉一个人回去上学,她没有什么其他朋友,加上这次的事件也多多少少传开了,于是在学校里更加没人理会,同时闲言碎语更加多起来。 想想嘛,木蓉跟自己的好闺蜜同时和一个男生谈恋爱,结果闹出什么四角关系,毁容的、被踩断子孙根的、大失血住院的,哎哟喂好大一出狗血剧。 就在木蓉再次被大家嘲笑得不想去上学的时候,她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喂?找谁?” 木蓉口气不是很好,她逃课了。由于学校白天都是关闭校门的,她没办法跑出去,只好一个人躲在操场边上的梧桐树下发呆。 “木蓉,想不想见面聊聊?”木雪似笑非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有些失真。 “你谁啊?”木蓉一时间没有听出来,她觉得这人的声音好耳熟。 “我宋木雪啊,怎么,忘记我了?” 木蓉噎住了,竟然是木雪啊! “我不想跟你见面,如果你是想来嘲笑我的话,我会直接挂电话的。”木蓉恨恨道,“我知道你现在过的好,不用来我面前炫耀。反正我们俩势不两立,我越惨你就越高兴。” 你还挺有觉悟的嘛,木雪真的很高兴,不过为了能够袖手旁观极品斗,她没有正面承认,“蓉蓉,林予菲要是改姓叫木予菲了,你可就要改口叫她堂姐啦。现在,你想出来跟我谈谈吗?” 仿佛一瞬间被投入冰窟,木蓉刷地站起来,口气有些颤抖,“你开什么玩笑?” 木雪呵呵一笑,挂了电话。 这下木蓉急了,她围着梧桐树团团转,林予菲改姓叫木予菲?!木家现在只有木前程一个根正苗红的男丁,难不成……等等,林予菲的妈妈没有跟她爸爸离婚啊?难道是,林予菲想把自己妈妈嫁给舅舅? 想到这里,木蓉忍不住踹了梧桐树一脚,结果力道没对又把脚趾头给杵着了,疼得眼泪汪汪狼狈不堪。不行,她得把这件事情搞清楚! 拨回去电话,木蓉的口气几乎可以用撕扯来形容,“木雪,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你毕竟跟我有那么点血缘关系。可是林予菲这个贱-种,那就是彻彻底底的外人,更何况她还抢了我男朋友,给我那么大的难堪。这件事如果是真的,我这辈子都跟她铆定了!我现在出不了校门,你等我放学来市里找你!” 电话那头,木雪笑了,“我已经在蔺洪县啦,好久没有回来变化还是挺大的,我自己去逛着,等你放学了打电话给我。我请你吃晚餐啊,听说你都饿瘦了。” 竟然还可以宰木雪一顿?木蓉不敢置信,连忙点头称好。 在等木蓉放学期间,木雪心情很好地去了趟海鲜饭店。 自从上次救吴森若之后,木雪的头发就一直没有恢复纯黑,而是有点偏灰色,像是热烈燃烧之后的灰烬,看着是深色的乌,光线折射的时候有些发白,非常的特别。越来越漂亮的她顶着一头如此有个性的头发走进海鲜饭店的时候,服务员还以为来了国外混血儿。 点了一份海鲜饭,木雪坐在大堂里的单独饭桌上,微笑着打量柜台里的木前程。 木前程好像很心烦,他摔着账本揉额头,一幅落水狗的狼狈样。好像最近跟木桂已经开始争吵了啊,木前程也终于开始跟他那群好的不得了的亲戚闹矛盾了? 木雪越发的觉得心情愉悦,她不会给木前程一丁点儿翻身的机会的,反正她有钱宋言穆靠着他五叔也有点权,请人专门盯梢木家何家还有林予菲张湖等,完全没问题。 反正,上辈子欠她的,主要就是这么些人;这辈子需要用一声的悲惨来偿还的,也就是这么写人。 服务员把海鲜饭给木雪端上来的时候,见她一脸笑意盈盈地看着柜台的木前程,忍不住好奇地问,“姑娘你认识咱们二老板?” 二老板?木雪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认识啊,那是我前爹。” 这下,木前程总算是注意到木雪了,只看了一眼,木前程脸就黑了。这是什么意思?何晓丽回来羞辱他之后,木雪也打算来一次? 木前程暴躁地一眼瞪过来,木雪双手托着下巴微笑着回敬过去。 终于,木前程受不了了,啪嗒啪嗒拄着拐杖走过来,狠声道,“你来干什么!” “吃饭啊。”木雪手都没有碰勺子,却一脸我在吃饭的表情。 木前程看了眼他们家定价最高的海鲜饭,再想想上次何晓丽带回来的男人,脸更黑了,“哼,我说当时你们怎么那么想离婚。你们母女俩还真是一个货色,卖脸卖-逼换得一时享受很值得炫耀吗?还一个二个到我面前来炫耀!我告诉你小雪,我等着看你们母女俩只破鞋被抛弃之后的身无分文的痛苦日子,到时候我也会天天来看望你们的!” 歪歪头,木雪连异能都懒得用了。以前她很憎恨木前程,这种憎恨中其实是掺杂着畏惧和期盼的。畏惧木前程的怒火,期盼父亲的保护。现在,她却发现,木前程一点都不可怕,他只是个虚张声势的老男人而已。而她已经得到了宋言穆的保护,这份浓烈的真实的保护已经满足了她关于安全感的所有渴求。 “前爹,你也不用这么口不择言,好歹是大学毕业的啊。当初你们那个年代大学生可金贵了,我妈妈供你读书花了那么多年的青春,你可别一转身就把老师的教育丢到厕所里用水冲走啊。”木雪口不带脏字,却说的木前程脸色更难看。 这时候,木雪才施施然地拿起勺子,以优雅从容的姿势开始用餐,细嚼慢咽,气定神闲。 木前程觉得自己血压越升越高,几乎马上就要晕过去。换以往他身体好的时候肯定掀桌子打人了,可是他着破身体,被那群暴动的农民工打伤之后,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好完全,特别是腿,总觉得离了拐杖就不能走路一样。 “你们母女俩不会有好下场的!”虽然木前程更想说的是,不准吃了滚出去!可是上次木桂跟何爱国闹那么一出,最近来海鲜饭店吃饭的人开始变少。大家估计是觉得他们老板拿着扫把站在大门口不准客人进门,实在是太没意思素质了,并且内陆到盆地里面的西部城市,很多人吃海鲜就是图个新鲜,吃不惯吃了过敏的反而很多。 所以木前程抱着反正你是要给钱的心态,没敢赶人。 “你现在的下场就很好?”木雪轻飘飘地回一句,气得木前程再度脸红筋涨。 木桂刚刚从楼上包间下来,就看到这一幕,她心里哎哟喂地喊着祖宗,木雪不是市长侄儿的女朋友吗?今天跑这里来干嘛?来找木前程的难堪的? 恨不得踩自己弟弟一脚,木桂赶紧跑下来,这回她学乖了,扬起一张面对客人的笑脸,跟个老鸨一样冲了过来,“小雪啊,好久没看到你了,越来越漂亮啊,这头发染的颜色真特别!海鲜饭好吃不?不够我再给你加量啊!“ 这木桂,以前瞟自己的眼神都带着鄙夷,现在倒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木雪摇着头,原以为木家人起码比何家人有气节一点,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一个种类。 对于自己能压制的人,就百般高傲;对于得罪不起的人,就阿谀奉承。 不再跟他们废话,木雪开始用起了她最新学会的异能操控发方法,同时感染两个人的情绪,并且是不同种类的情绪。 给木桂施加的,是对木前程的厌恶,这个人没有了钱财,只能成为你们家的拖累。 给木前程施加的是后悔和渴望,你看,没有人真正爱你,你的亲戚在你落难的时候就不再簇拥你,你的妻子在你穷困的时候雪上加霜地捐款潜逃,你的产业消弭无踪,你的自尊和骄傲一败涂地,你什么都没有。所以你渴望有人爱着你,愿意接纳现在的你,只要对你好,你就会觉得人生有价值。 给他们俩作为情绪感染,木雪就不多待了,二百六十块一份的超级海鲜饭,她直接扔了三百元到桌子上,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饭店,自然也没有回答木桂的自来热。 木桂脸皮厚,捡起钱就塞到自己包里,她最近和木前程闹着管账的矛盾,但凡自己收的钱就不会放进木前程守着的柜台的,所以听见客人喊结账的时候分外的积极。 木前程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木桂跐溜拿走了钱迅速离开,心里更加呕得慌了。 作者有话要说:国庆第一天,福利来也 第二更之后高中篇就基本讲完 为了明日大学篇开始的节奏咩哈哈哈哈!

上一篇   62混战①

下一篇   64混战③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