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混战③二更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64混战③二更

等木蓉放学的时候,木雪已经守在了门口。简单地告诉木蓉,她的朋友无意在医院门口听到了林予菲和她妈妈张草的谈话,这两人正计划着进入木家呢。 “虽然我不喜欢你们,但正是你说的那个理儿,好歹我身上也流着点木家血啊,所以,就当是做好事儿吧,我告诉你,让你有个准备。”木雪笑眯眯地喝着果汁,诚心地跟木蓉坦白。 木蓉还真的,就信了木雪这番话。 “这件事,我谢谢你。不过以后我还是不想看到你。”木蓉倒是一点都没有客气。 木雪点头,“放心好了,我也不想见到你。” 互看生厌的姐妹聚餐以木蓉吃撑了作为结束。 木雪虽然名义上是一个人出来,但是宋言穆还单独派的有四个人私下跟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她自己都感觉不到有人跟,足以说明那四个人的优秀。等木蓉走了,木雪在街头站了一会儿,果然一辆黑色宝马开了过来,那四个人中的两个开着车来接她回市里了。 木雪勾唇一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木雪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宋言穆的房子,那个他们曾经的秘密基地。到家之后,木雪干的第一件事情是跑去煮了碗雪梨银耳汤,这段时间宋言穆被铺天盖地的各种模拟考试诊断考试调研考试搞得火气有点大,还是润润肺的好。 所以等宋言穆晚自习又搞完一轮测验,满脸疲惫地回来时,看到木雪窝在沙发上的时候,心里莫名的受到了抚慰。 再看到木雪颠儿颠儿去厨房给他端来雪梨银耳汤的时候,心情就更加轻松了。 在木雪唇上啄了一口,宋言穆乖乖端起汤碗喝起来。雪梨切的很细小,完全熬化了,而银耳也熬得很软,红红的枸杞浮在上面煞是好看。 木雪早听何厉枫说了,宋言穆在她出事儿那段时间根本吃不下东西,胃都出了毛病。木雪感动得每天晚上都要做一些养胃、适合早上喝的炖汤,第二天早上又早早爬起来给宋言穆弄好让他喝。在学校里就更不说了,直接中午下午点菜都归她负责,但凡对胃不好的食物统统划掉。 宋言穆接受着木雪这般关怀,心中熨帖得没有了一丝缝隙。 这个人,是他的,这辈子都是他的。 喝完汤,宋言穆开口道,“小雪,跟我一起去b市吧。我应该读的是水木大学。” 木雪眨巴眼,“去读高中还是跟着你读大学啊?” 刮了刮木雪的鼻子,宋言穆宠溺地回答,“随你喜欢,我爸爸很喜欢你,会给你搞定的。” 这还真是高标准的高待遇啊!木雪忍不住感叹,不过她没有被喜悦冲晕头,你看宋言穆还不是乖乖按部就班地读了高中考大学,也没见跳级什么的,虽然他自己经营的公司已经一大串了。 “高中大学我都无所谓的,反正答应了跟着你走,我就不会食言。高中的话哪里都可以,大学的话嘛,还是先读个预科,不然我进去之后课业完全跟不上,岂不是给你们家丢脸啦。”木雪口气很认真,却用头去轻轻撞宋言穆的下巴,“我自己,也必须认真地成长,不能靠你们拔苗助长。” 把木雪抱到怀里,宋言穆深深地呼吸着木雪身上令人舒心的气息,“好,那就读预科,直接从高一跳到预科去,读了预科就考试。你喜欢什么专业?” 想到自己的空间,想要搜集很多的植物,木雪很想去学表演,这个系对文化成绩要求不是特别高,日后要是多演几步电影电视剧,肯定空间可以收获很多东西。可是木雪也明白,粉丝对偶像的喜欢,大部分不是那么真挚不变的,而且,普通人的好感顶多增加空间里的苔藓,而不像宋义瑾那样,一来就是一座小山啊! 所以,木雪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读什么系好,她也没有觉得自己特别擅长什么,或者是特别喜欢什么。 “心理学吧,跟你挺适合的,特别是你的能力。学习如何分析人心,如何改变人心乃至人性。如果有一天,你熟练能够使用正面情绪的感染了,这个能力可以让既能帮助人又能赚钱。就算有一天你的异能消失了,学会催眠还有心理诱导,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弥补,不会特别有失落感,不是吗?”宋言穆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简单,却又十足地为木雪着想。 当一个人习惯了自己拥有某种能力,突然又失去的话,肯定很难接受。如果学习一门相近的知识,那么,起码失落感不会有那么深。 木雪明白这一点,她点头,自己知识曾经提过万一异能消失怎么办,没想到,宋言穆一直记在心上。他的态度时时刻刻都在说明,即便你没有异能,我也真心喜欢你。 甜蜜地吻了上去,木雪吻了满口的雪梨银耳汤味道,两人的舌-头温馨地缠绵在了一起。 林刚被关在厨房里两天多,才被发现张草一直没有出来卖菜从而赶到奇怪的邻居领着街上其他住户破门而入,给救了出来,要不然他还不知道被关多久。 破口大骂的林刚口无遮拦,说张草拿了家里所有钱跟男人跑了,还把他关起来,简直是丧尽天良。大家听得好一通激-爽八卦,然后跑去派出所意思意思地报案。派出所也意思意思地找人,这种跟男人跑路的,估计早就出省了,哪里找得回来啊。 林刚还带着自己家人去张草娘家闹,可张草娘家都是些泼辣人物,一个二个的站出来叉腰骂,张草是你们林家的媳妇,来找我们?我们还找你们要女儿呢!有多远滚多远,找到张草带回来了我们再教训,找不到你就不是我们家女婿了,敢来揍不死你! 狭路相逢勇者胜,林刚比较欺软怕硬的怂,所以他败了。 回去之后的林刚,不遗余力地抹黑张草,顺便抹黑张草生的女儿林予菲。这小兔崽子肯定是跟着她妈一起去过好日子了,没良心,留她爹一个人老死……真是没良心! 正好巷子里有个驼背女裁缝寡居了好几年,这女人虽然驼背,可是没有生得有孩子,比林刚年轻岁,最重要的是每天光接改拉链挑裤脚收腰缝的零散生意,都要赚上几十上百块呢!这根张草买菜差不多了,还不用那么辛苦,林刚心想着,既然张草跑路了,他也就别管那么多,将就将就,这样既不用自己养活自己了。 在林刚向那个驼背女裁缝大献殷勤的时候,林予菲带着张草在海塘市租了一个安静的小公寓,开始养脸上的伤,还有给重新包装张草。首先是给张草烫了卷发,然后是办了一个月的美容套餐,美白去细纹修眉毛纹眼线漂唇,要让张草短时间内学会化妆不太可能,还是直接把整个脸部装扮出来的好。因为林予菲脸上有伤本来最好不出门,可是张草买回来的那些衣服简直是土得不能再土,大红色的衣服裙子还镶着金色呢绒边,又不是去搞表演!逼得没办法林予菲只好等脸上的伤口好得差不多之后,才去帮张草买衣服。 同时,林予菲还给张草报了两个班,一个是专门给家庭主妇培训厨艺的,另一个是非专业的舞蹈班。厨艺那个,本来张草就会做饭,只是去提高下的话,日后就算只拿得到木家的一个小铺面,也可以自己开小馆子,起码都比去卖菜强。而舞蹈班,并不是希望张草学会跳舞,而是锻炼下她因为卖菜而习惯性佝偻的形体。 林予菲分析,木前程好歹是有过那么多情妇的,虽然素质不高但个个年轻漂亮,张草要是依旧一副卖菜女人的打扮,绝对入不了他的法眼。 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把张草嫁进木家去,这样自己的未来才可能找得出路。 林予菲此刻也有考虑到木蓉,可是,她自大地认为木蓉这个人愚笨的很,真心想要收拾的话,很容易。 于是,等一个多月之后,林予菲看自己妈妈的穿着打扮,还有神态表情基本达到自己给制定的最低目标的时候,就开始急匆匆地带着张草回了蔺洪县了。 这个时候已经六月了,高考刚刚举行完,林予菲回去上课的时候依然戴着口罩。她做好了也许全校人都知道她被割伤脸的准备,但内心还是期望大家并没有多关注的。 但是,木蓉早在这一个多月里,告诉了每一个好奇的人,林予菲这个人面兽心的好闺蜜啊,明明自己有订了婚的未婚夫,还不要脸地抢了她男朋友。结果呢?人家未婚夫还有婆婆当场抓奸,林予菲被划破脸,奸夫被打去祝愿,未婚夫断了子孙根,婆婆关进大牢,真是好精彩。 木蓉的一句自嘲在校园里还成了名言,她说:“我瞎了一双狗眼才遇到这对狗男女,我恭贺他们早日诞下狗崽子!”一时间,被无良友人抢了男朋友女朋友的高中生们,纷纷用这句话来作为分手句。 所以林予菲回到教室的第一天,就被班里同学集体喊,“狗男女中的女人回来了,脸蒙的跟木乃伊一样,大家快来看啊!” 没了林予菲一天二十四消失的跟随,木蓉在这段时间里反而跟同学们关系越来越好起来。木蓉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别人才告诉她,因为她的脾气要暴躁些,而林予菲显得很温和,很多时候只要林予菲说是她干错的事情,别人就会这么认为。并且,因为林予菲跟她玩的很好,所以林予菲说她什么都做不好、脾气古怪、不喜欢跟别人说话、讨厌大部分的同学什么的,大家都会相信。虽然,林予菲也不是大家多待见的绯闻对象,但好歹脾气比木蓉更好,比较起来大家宁愿跟林予菲说说话,也不愿意理木蓉。 等林予菲走了,木蓉作为本地人,跟班里或者学校其他同学多少还是找得到几个同姓氏的远亲,并且她对外人大方赚取虚荣感的本质一直没变,并且算是去贵族高中见过世面的,只要没人从中作梗,要交点同伴真的不难。 所以,木蓉怨气大爆发,把自己在浩宇高中受到过的待遇如法炮制到了林予菲身上。 林予菲没有说话,她走到木蓉的座位旁边,本来想坐下去,却发现那张桌子上已经摆放着别人的课本书包了。 “蓉蓉,这是?” “别叫我叫的那么好听,林予菲,当着咱班里同学的面,我清清楚楚地告诉你,我跟你绝交了。贱-人,以后别叫我的名字,否则我耳光伺候。”木蓉昂着下巴,把她蛮横的一面表现的十分彻底,“谁要跟你这种抢人男朋友的贱-人一起坐啊,你自己去找找看有没有人愿意当你同桌吧!” 班里女生集体表现出了鄙视和嫌弃,还纷纷发出切的声音。 至于男生们,早就被女生们耳提面命洗过脑,就算剩下有一些不在意这个的,可是谁愿意抛弃关系挺好的同桌,单独跑去跟一个班里不喜欢的人一起呢?这人再是美女也是个破相的没贞操美女啊。 林予菲眼睛一红,泪水簌簌而下,“对不起,蓉蓉,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是,不管你怎么恨我,我都是你的姐妹。” 说完,林予菲也没给别人嘲讽她的机会,自己去教室后面坐了那个单独的,没有人坐的位置。从此之后再没跟班里任何一个同学说过话。她知道大家估计是要排挤她了,反正以前在海塘中学又不是没有被排挤过,谁怕谁啊。 而张草,在回到蔺洪县之后,就按照计划去找了木前程。她又是激动又是胆怯,浑身颤抖着走进海鲜饭店,一眼就认出了倚在柜台上算账的木前程。 理了理自己的套裙,张草嗫嚅着嘴唇走上去,站到柜台前,轻声地喊道,“前程……” 好久没有听到女人如此温柔期盼地喊着自己了,木前程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最近他跟木桂已经从暗地里的相互不爽上升成了明目张胆的吵架,木桂拿出大姐的气势训斥他,他拿出一家之主的气势反训斥,两人一天要吵好几次,日子越过越糟心。 “前程,我来看看你,你最近还好吗?”张草不安地拢了拢头发,满怀思念和担忧地开口。 “你是?”木前程抬头,眼前站着一个半老徐娘,细卷的头发用水钻发夹固定住,纹眉绣眼的,身材还不算走形,穿着套装看起来还是过得去,不过可以看得出,这个人年轻的时候曾经漂亮过。 张草又是哭又是笑的,“前程,我是张草啊。你的初中同学,张草,曾经送过你一本笔记本的那个,你说过你很喜欢。” 谁记得住一本笔记本的事啊,木前程心中暗暗无语。不过,看来这个女人记挂着他很久了? 一股莫名的渴求情绪开始升温,他被家人埋怨太多了,现在格外想念在苦难日子里一直不离不弃的何晓丽,可是何晓丽攀了高枝对他完全不屑一顾。木前程也曾经梦见过,有女人其实一直暗恋他,等着他,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就算现在自己落魄了也爱他如性命。 “噢,张草啊,对对,我记得。”虽然根本想不起来对方是哪根葱,木前程还是殷勤地请对方坐下来,还让服务员端了点餐可以附赠海鲜混沌还有紫菜虾仁蛋花汤上来,让张草尝尝。 张草按照女儿的吩咐,点了一份这里的招牌海鲜饭,虽然价格高的让张草咋舌,但是她还是咬牙点了,为了她的计划。 看对方不像是穷人,木前程心里更踏实了,他真害怕冒出个老同学来借钱什么的。不借吧伤面子,借他现在又没有多少钱。为了能攒一笔新的基础资金,他可是把几个姐妹都得罪完了,木桂的饭店他霸占一半的收入,木梨的服装生意他也要抽四成的利,木桃那边……好说歹说给了他一万八,气得他甩话以后不认这个妹妹,木桃才抽抽噎噎地又拿出三万二,说这是她的私房钱。 “其实我一直想来看你,可是那个是你有妻子有女儿,我……我不敢来,我怕我会伤心会嫉妒。”张草说这话的时候,非常感伤,眼神里没有意思虚假,而是满满的伤心失落。 “你出事的时候,我也想来看你,可是……我知道,你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不会想把伤口给别人看。所以,我一直关注着你,直到现在,我知道你已经迈过这个坎了,才来的。我已经跟丈夫离婚了,我……我就想来看看你……” 温柔的声音,体贴的话语,搭配上张草那张精心打扮的脸,这一切就像是美酒一样醉了木前程的心。再加上木雪曾经给过他的情绪感染的影响,他的想法已经彻底陷入了找个真爱他的女人的渴求中。 果然,果然我木前程不会一败涂地。何晓丽又如何?她找的男人能真爱她吗?不可能!而我,就算我潦倒了,依然魅力不减!你看,这照样有女人对我痴心如许! 木前程的男子汉自尊自信都得到了极大满足,他的手慢慢地移过去,握住了张草的手,“草草啊,唉……我当初是多么无知,才能错过你这么多年。都怪我,乖我的无知无能,竟然让你等了这么久…… 要不是这里是人来人往的饭店,他们俩又不是在包间里,估计早就感动地抱作一团了。 木桂从楼上抢着收钱下来,就看到木前程和另外一个挺眼熟的女人在一起卿卿我我,都坐到一块儿聊了。本来想上去气势汹汹地训斥几句,可是木桂转念一想,这事儿好啊! 要是木前程再婚了,就不能再挤在她的饭店里面作威作福了吧?给点钱把他打发出去做生意好了,就跟木钢铁一样!是男人就要出去跑,窝在家里算个什么毛事儿啊! 在木前程和张草郎有情妾有意的情况下,张草隐瞒了自己的丈夫就在海塘市农贸市场的事情,木桂也懒得去想为什么觉得张草眼熟,并且推波助澜地帮忙木前程和张草的婚事。木大爷木大娘也希望儿子早日娶个女人再生个孙子,张草虽然年纪大了点,但好歹还能生,这事儿宜早不宜迟! 于是,刚刚放假,木蓉就听说舅舅要跟林予菲的妈妈结婚了。 学校里林予菲没少受木蓉折腾,木蓉虽然脑袋不怎么聪明,却处处明目张胆地针对她,拿词典砸她头,泼墨水踩脚推楼梯什么都干,搞得她必须拿出八十分的精力应付木蓉,二十分的精力才能用来学习。老师说木蓉木蓉当没听到,罚站木蓉就去站,站完了下来就抓着林予菲打。请家长吧,木桂一来学校,木蓉就跑去楼上喊,林予菲是贱人勾引她男朋友,林予菲的妈妈是贱人勾引她舅舅……搞得老师再也不参与他们家的破事了,任由木蓉想怎么就怎么。而林予菲最后申请转班,这才好一些。 于是,听到结婚消息的木蓉在看到林予菲嘴角的笑意后,爆发了。 没有谁想得到,木蓉的这次爆发前奏非常平静。她有一周的时间没有跟林予菲呛声,也没有当着家人的面讽刺张草,更没有对婚事发布什么不满。 扯了证,等到正式结婚仪式那天,张草准备改了姓叫木草,林予菲改姓叫木予菲。木前程按照习俗把她们俩带进木家老祠堂见祖宗的时候,木蓉在墙角藏了一个桶,等她们俩一跪下,她拎着着一桶猪血冲上来就泼了她们俩满身。 结婚的日子见血本来就很晦气,竟然还被泼了一身的畜生血,别说是观礼的木家旁系,木大爷木大娘还有木前程,全部气得浑身发抖,抓住木蓉就开打。木蓉早劝过木前程不要跟这对母女有来往,木前程怎么都不听,并且林予菲他有点印象,那可是个漂亮又聪明的女孩子,比木蓉容易攀高枝多了!便宜女儿不要白不要啊,虽然现在脸上有刀口,等养好了就没了啊。 木桂虽然觉得女儿做的过分,可是当着她的面被暴打到哭,木桂不干了,没胆跟父母抓扯,木桂揪着木前程就踢打。木前程早跟这个大姐不对盘了,两人索性直接开练。木钢铁天天在外面跑生意,听木桂说家里饭店一直被大舅子抢账务抢收入,心情也不好,眼见老婆女儿被打,火气十足,冲上去跟着混战。木蓉一被松开,就掐着林予菲去了。李小泉从小就跟木蓉亲厚,上辈子还为了木蓉烫伤木雪呢,这辈子依然不遑多让,他二话不说扯着林予菲的头发把她脸往地上踩,把林予菲本来都好了的伤口再次弄伤,姐弟俩合作打得林予菲哭叫不止。张草看女儿被打也发疯了,可是混战里她把李小泉推去撞到桌子角上,鲜血顿时留了满脸。木桃起初还看好戏,这下子她和李大鹏都吓呆了,夫妻俩开始对张草进行暴打…… 在木家乱成一团的时候,张湖和卢秀芬的伤人案件也判了下来。当初案子在审理的时候,林予菲顾着指挥自己的妈妈勾搭木前程,所以不愿意出庭,并且放弃索赔。因为她知道,索赔也索不到什么,张湖家本来就穷,何必浪费自己精力。 卢秀芬判了六年,张湖判了四年,王铭家人对这个判决还不是很满意,放话说要在牢里找人收拾了他们母子俩。张湖在进监狱的时候哭得跟泪人一样,进去一周之后就被送到医院再次疗伤。而卢秀芬因为受不了同牢房人的欺负,把塑料牙刷磨尖后插伤了两个室友被关禁闭,出来之后惹她的人就不多了。卢秀芬和张湖心里都有同一个想法,那就是无论如何熬出狱后,一定要让林予菲这辈子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魏铭月已经出国了,兰提就接手了卢秀芬和张湖,她暗中也买通两个监狱的狱警,关照着这母子俩,可别在牢里真出什么事故。以后,这两人一放出来,就可以追着林予菲咬一辈子了。 此时的木雪已经到了b市,她接到木家的这场美妙婚礼的详细报告,和木家一大家人都受伤住院的照片,外加张湖和卢秀芬的下场汇报时,其心情简直不能用开心愉悦来形容。 宋言穆看木雪想哈哈大笑又担心损形象的表情,忍不住在她脸上咬了一口,“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货色,这下他们光自己咬就要咬好多年了。你真聪明。” 难得被宋言穆夸聪明,木雪乐惨了,终于不憋了,跳起来抱在宋言穆身上,“接下来,就是心无旁骛帮你的时间咯” 宋言穆往窗外林立的高楼看了眼,信心满满地回答,“是的,我们回宋家。” 宋家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波涛,开始如海啸般汹涌。 黑暗中,一双血红的眼睛暮地睁开…… 作者有话要说:高中卷结束。 木雪去b市读的大学预科,所以直接归类进大学篇了期待已久的宋家副本终于开始,撒花 国庆期间存稿大作战(存稿只写了两万字的大学篇捂脸),留言回复可能会迟,但是积分会按时赠送的 12345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2919:08:27 s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3013:47:15 10583062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0-0101:38:29 oo谢谢上面的亲们,mua俺会继续努力刚把得的!

上一篇   63混战②一更

下一篇   65宋家副本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