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宋家副本开始 -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

65宋家副本开始

脱离了海塘市的环境,来到崭新的b市,木雪有种人生轨迹彻底扭转的感觉。何妈妈还在海塘市,不过如果顺利跟宋追珏结婚的话,什么时候会搬来b市也不一定。当然更有可能是跟着宋追珏跟着宋义德做生意,宋义德在哪里宋追珏就在哪里。 木雪准备读的是b师大的预科,b师大是教育部直属的重点高校,一般来说是高考成绩较好但是没有考上b师大的,才会选择来读预科。因为预科读完之后还是要考试的,虽然考试难度没有高考那么难,并且更多的是相关专业的内容,但成绩考不上还是白搭。 不过对木雪来说,这个方面她不管,要是真没考上就交给宋叔叔去搞定吧。虽然这样有点不太好,但是她经历过上辈子,知道自己是没有什么太多理科神经的,文科死记硬背的地方多些,她这辈子的记忆力很高,所以学习背诵科目会非常快,历史政治地理都很好。高中数学只要认真学习了,也不会太差;英语方面她跟着宋言穆就可以学的很好,也不用担心。 所以,既然之后要考的是心理学系,木雪会把更多心思放在心理学相关科目上。 宋言穆和木雪回来后住在上次过年来的时候住的公寓,宋义瑾已经把房子送给了木雪。木雪也没推辞,大大方方地接受了。可是宋言穆带着木雪回宋家主宅去见宋老爷子的时候,宋老爷子却推托身体不好,婉拒了见面。 虽然宋老爷子不想见面,宋言穆还是隔着卧室的门告诉了他一声: “爷爷,我回来了。我会和言简好好相处,一起发展宋家的。” 宋子衿陪着木雪一起在客厅里喝茶,宋言穆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气场冰冷。 宋言简是陪着宋言穆上去的,但是整个过程他都没有替宋言穆说过什么。宋言穆也不需要他说什么,他清楚他们兄弟间是什么关系。 他们需要相互竞争,但不能相互仇杀。他们两个都是宋家主家的人,如果他们真的不惜一切内斗,只会整垮整个家族。 他们俩都是有责任感的聪明男人,懂得精确地计算利益得失,更懂得一个人的力量撑不起一个家族但足够祸害一个家族。 宋言穆不确定宋言简是不是自己的敌人,但肯定是竞争者。 宋子衿最近在缩肌,她看上了一个男生,可是对方嫌弃她肌肉太多了。本来宋子衿是想强抢的,结果那个男生瘦瘦高高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生,竟然一只手就把她修理趴下了。 “哇哦,你不知道他当时有多帅!他睥睨着我说,力量并不一定要外显于形势,你的肌肉并不优美。筋肉人是蛮夷的审美,华夏崇尚的是内敛的气支撑淬炼得当的体,你太弱了。”宋子衿说的眉飞色舞,一幅崇拜得不得了的模样。 木雪光用听的也觉得对方帅气爆棚,忍不住问,“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我就死皮赖脸缠着他,求他当师傅咯!他说我先把肌肉减少这个程度再去。”宋子衿边说边掏出随身携带的一张图,那是一张随意的素描,画的正是肌肉减少了一半、曲线和流畅感美了很多的宋子衿。 木雪仔细看了看,“确实他画的更漂亮噢。” 宋子衿笑了,“是啊是啊!我也觉得,所以等着我把师傅追回来哦!” 说道这里,木雪抬头看到宋言穆,她只看一眼就站了起来,上去握住宋言穆的手,摇摇头又点点头。 宋言穆握住木雪的手捏了捏,点头。 不知道这对情侣在打什么哑谜,宋言简从后面走过来,在宋言穆肩膀上拍了下,“加油。” 宋言穆回头,点了下头,“知道。” “你步调太慢了,会出事。”宋言简好心地提醒了下,然后不再说话。 心中一惊,宋言穆正想仔细问,结果管家柒叔下来向宋言穆鞠了躬,满脸歉意地说,“言穆少爷,老爷子请你早点回去,注意安全。” 宋言穆笑了下,牵着木雪的手,“谢谢柒叔,我下次再来看爷爷。小雪,我们走吧。” 虽然是被隐含地驱逐,但是宋言穆的步伐非常坚定,木雪也非常从容,丝毫没有显露出什么不对劲。 他们俩相互依偎着走出宋家豪华的大门,一旁的车辆和司机早就等候好了。 只要宋言穆回来了,不论受宠不受宠,他都是宋家现任掌权人宋义瑾的儿子。就算老爷子依旧不接纳,就算确定下一任接班人的权利在老爷子手里,也不会损害宋言穆的尊贵。 步调太慢了?宋言穆有点抓不到宋言简说话的重点。宋言简一定知道些什么,也许是关于自己的。 宋言穆和木雪走之后,柒管家推开宋老爷子的门,对他还有一个道骨仙风的道士点了点头。 “令公子坐的是个七杀朝斗,多会吉星,是贵不可言的人。”那道士年纪应该已经七十多了,鹤发童颜声音洪亮,眉心有些困惑:“虽然命格带了杀气,容易影响家族的气运,但这种贵格的命,不该是现在的状况,更何况以他的命数,一朝发达荣及家族,无论是哪种方式看,令公子都不该是现在这个命轨。所以,我怀疑,有人改过他的命数。” 这个道士不是当年给宋老爷子提醒的那个,而是宋老爷子亲自拜山求道请出来的高人。不管别人如何说,反正宋老爷子此时对他信任有加。 “我需要从宋言穆出生开始到现在所有亲密接触过他的人的生辰八字,包括所有的同学老师还有保镖家政。同时,给我一份地址,他所有住过的房子还有上学会路过的地方。”老道捻着胡须,“我倒是要看看,这是天意还是人为。” 要改一个人的命数,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因为气运这种东西,有太多的因素影响,也许是人物命格上的五行相克,也许是长期风水堪舆的不对盘,也许是某件事情上冲撞了天意。 但是,总会有原因。 同一个城市另一端的分家之一,曾经和木蓉呛声过的宋蕙聍再一次被噩梦惊醒。 她又梦到了自己失踪了五年的哥哥,那个曾经会臭着脸给她买礼物然后砸到她身上的哥哥,非常优秀、很关心她却一直是心非的哥哥。 他浑身长满了黑色的倒刺,身躯是被砍成无数块再拼接起来的,他面容狰狞地喊着,你们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要是我?!为什么宋蕙聍不行?! 哥哥,别恨我,我更愿意失踪的人是我啊……宋蕙聍在梦里凄声哭泣,哥哥你不要这样……我好害怕。 然后她的哥哥就这样从指尖开始溃烂流脓,在凄厉的惨叫中慢慢化成一滩黑泥,他一直在憎恨地诅咒,宋蕙聍我恨你,你们全家人都不得好死,你们会遭到报应的…… 然后宋蕙聍就会在铺天盖地的自责和痛苦中醒来,然后再也不敢入睡。 宋蕙聍的妈妈陶萄忧心忡忡,从过年开始女儿就一直这样噩梦连连,半年多了,整个人吃不下不敢睡,全靠喝流质营养食物维持身体运转,即便这样,她仍然瘦的皮包骨头。 心理医生找了无数个,由于宋蕙聍坚决不说自己梦到了什么,无奈之下陶萄只好让她做催眠。然后在一步一步抽丝剥茧中,宋蕙聍叫出了一个名字。 那是全家人都讳莫如深的名字。 宋烟。 然后,宋蕙聍说出的梦境,不仅吓到了陶萄,更是让宋蕙聍的父亲宋已成也白了脸。夫妻俩默契地隐瞒了这件事情,从此再也不询问宋蕙聍。 宋烟是宋已成的私生子,生母早就远走他国。可是陶萄没有生出儿子来,只能容忍宋烟以他们家长子的身份在家里居住,成长。她唯一欣慰的就是宋烟对宋蕙聍很好,虽然总是恶狠狠凶喳喳地训斥宋蕙聍,可是但凡宋蕙聍惹祸,宋烟总是第一个去解决,并且帮忙瞒着宋已成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陶萄会爱这个代表自己婚姻耻辱的儿子。 所以在宋烟失踪的时候,她没有任何表示。丈夫派人寻找的时候,她甚至从中作梗。 没想到这一切,会被并不聪明的宋蕙聍猜到。或者说,宋惠聍在其他事情上都跟普通人没有区别,唯独对涉及到自己哥哥的事情就特别的直觉准确。 宋已成从那天开始,就出差去了,至今没有回来过。陶萄早在儿子失踪的时候就崩溃过一次,现在只希望女儿能够平安,至于丈夫……他最重要的永远是权利,那就随他去好了。 反正,他在外面乱搞那么久,也没见生个孩子出来。只要宋蕙聍地位不受到影响,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她也会坚持的。而那个宋烟……消失了才是最好的。 何厉枫陪着宋言穆两人回的主宅,此刻安静地坐在副驾座上,没有了以往吊儿郎当的痞气。宋言穆和木雪坐在车里,木雪的头靠在宋言穆的肩膀上。这是一个开始从少年人单薄凌厉转往成人厚实沉稳的肩膀,已经拥有了让人依赖的力量。 司机是宋家主家的人,宋言穆一路上没有说话,估计是不太信任这个司机。但是木雪无聊得很,所以干脆哼起歌谣来。 “月儿光,下河点高粱,高粱不结籽,下坝丢菜籽,菜籽不开花,下地栽冬瓜,冬瓜不长毛,下田压红苕,红苕不生藤,刨坑种花生,花生不长壳……” 清脆如银铃般动听的歌谣,顿住了,木雪想起小时候在乡下,自己跟同村小孩子一起唱这首歌谣的时候,都是嘻嘻笑着用最后一句吓唬大家,然后一哄而散地跑开。 因为最后一句歌词是,“……那就砍你的人脑壳。” 木雪唱出最后一句歌词的时候,连宋言穆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般童稚歌谣怎么突然就变暗黑血腥系了? “言穆,我有点害怕……”木雪自己打了个冷战,“好恐怖,拨开花生壳里面全是小人头,一咬满嘴血和脑浆……啊啊啊好吓人!” 饶是训练有素的司机,也被木雪这突然的话语搞得手一抖。何厉枫更是跟着怪叫一声,“哎呀恶心死了!以后我都不要吃花生了!” 拍拍木雪的肩膀,宋言穆心里的不安越来越严重,“别说乱七八糟的,这一路上路灯都明晃晃的,到处都是住宿区和楼房,我们要不了多久就到家了。” 司机也打趣道,“是啊,雪小姐换首歌唱吧。” 木雪把头埋在宋言穆怀来蹭着玩儿,然后突然一下坐直身体,沉声道,“司机,停车。” 司机诧异,不过他还是按要求迅速停靠到了马路旁边。何厉枫的手已经摸到了怀里的手枪。 宋家主宅周围都是高档住宿区,这些高档住宿小区和主城之间有一定的距离,专门修建出来的道路很少有其他车辆跑动。司机停好车以后,询问宋言穆,“穆少,雪小姐,怎么了?” 宋言穆没说话,把抉择权交给了木雪。 木雪自己并没有预感到什么,可是空间里的木霜突然就暴躁起来。要知道木霜很少有什么情感波动,暴躁这种情绪更是从来没有过。闭上眼睛,木雪集中精神力进了空间。 “霜,怎么了” 木雪一进去就看到木霜很烦躁地在抓头发。 “小雪,有恶意的气运一直缠着你们。上次你们来这里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不过那个时候没有这么浓烈。”木霜看到木雪进来,忧心忡忡地飞到她旁边,同时交出了手里的几片青蓝色琉璃瓦。 木雪接过瓦片,疑惑地看木霜。 “这个琉璃瓦防身护运的作用,你拿出去切割成小块,但凡跟宋言穆接近的人都给一块,起码可以让他们少受奇怪的霉运波及。还有,你们现在下车躲起来,看看有什么事情会发生。”木霜还是很烦躁,她话说完就直接飞回了湖泊旁,大口大口喝湖水。 出了空间,木雪睁开眼,先假装从手提包里掏出颇大块的琉璃瓦,递给宋言穆、罗厉枫还有司机。 “车别熄火,我们立刻下车,我们躲到绿化带里面去。”木雪听着木霜的指挥,打开车门拖着宋言穆跳了下去。 宋家的司机都不是简单的司机,他立即从座位底下掏出三把手枪,猫着腰下车迅速跟着木雪他们躲进了绿化带,并且还叮嘱大家往后方走一段距离。因为如果有人要追击,惯性思维会认为他们往前走而不是往后走。 就在他们离开原地没多远的时候,变故突生。后面开来的一个越野车突然轮子飞了出来,然后不受控制地撞向他们停在路边的车;越野车后面的车往前开出去两百米左右,对面来的小车似乎是方向盘失灵了,也是撞了上去,随即引发大爆炸。爆炸的碎片以奇异的弧度全部集中向宋言穆他们的车射来,车上的防弹玻璃杯砸成蜘蛛网,打破的洞口弧度刚好可以让前排两个人毙命。 宋言穆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一定不会相信会发生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些爆炸的碎片就跟有意识在主动攻击他们的车一样。 木雪的注意力没有在那边,而是在隐隐发光的琉璃瓦上,它们似乎支撑起一个小小的屏障,阻隔着周围的空气。 这是来自于宋义瑾对儿子的保护力吧? 可是,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恶意的气运? 从一个灵魂体重生的木雪自然是相信所谓的怪力乱神的,她开始为宋言穆所谓克宋家命数做出了另外一个设想。 果然,是被人设计的吗? 但是设计的太高明了,这样的事情确实查不出任何蛛丝马迹,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当初宋义蕊在医院里的那场大火,看来也是这么神奇地发生的。 跟宋言穆亲近的人都要带这样的琉璃瓦吗?这样的瓦片又能隔绝多少恶意气运呢? 在木霜的提示后,木雪也隐约能感受到现在凝聚在他们周围未曾散去的恶意。 今晚要怎么才能安然地回去,之后要怎么才能安全地活下来,并且找出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宋言穆也在思考走之前宋言简的提醒,他一直紧紧握着木雪的手,心底全然是震动。自己以前确实疏漏了一个方面,那就是……怪力乱神。甚至在有了木雪这个能力奇特的人在身边,他都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深究过。 “打电话叫交警来处理,我们今晚回宋家主宅去。”宋言穆果断下了决定。宋家主宅是顶级风水大师看过地脉的,家里每一个饰品的摆放都是按照物质属性还有颜色属性的金木水火土方位摆放,不说什么妖魔鬼邪勿进,但起码比他们自己到处跑安全得多。 他们开车出来也有十多分钟了,要走回去的话还是很远的。于是司机打了电话回去请再来一辆车。 然后悲剧发生了,再来的一辆车在刚刚开出宋家主宅不远后就出了故障。 宋老爷子也被这件事情惊动了。那个老道士更是气得竖起了眉毛,表示自己要会一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幸亏电话信号没有出问题,宋言穆这边跟宋言简说他们步行回来就行。至于刚刚宋言穆都不知道和宋老爷子在一起的老道士,宋言穆没有什么表示,你愿意来就来,反正我有小雪。 夜色中,暖白色的路灯下,四人的影子被拉长又交错,特别是走到两盏路灯之间的时候,影子会被灯光交错成五六个晃动的残影。 木雪总觉得那些残影里,有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何厉枫和司机都是经历过生死线的人,感官也特别敏锐。他们见木雪看那些影子,也盯了过去,虽然看不出什么,但是背脊却莫名一寒。影子以他们为中心,四面八方都有……就像是被无数浓淡不一的黑影包围了一样。 “言穆哥,我背你。”木雪拉住宋言穆的手,阻止他继续往前走。 别人看不出来,她刚刚却看见了,有黑色的影子缠在宋言穆的脚下,恶意地和其他影子缠绕着,满是狰狞的气息。其他人也有,不过不像宋言穆脚下那么多那么黏稠,而自己脚下的触碰她一下,就会茫然地游走开。 因为,我也是恶关生来的缘故吗?所以,认不出我是活人? 何厉枫傻眼,“那个,我来背吧,小雪你这个身板……” “你把我摔个狗啃泥的时候可没有说过我身板不好。”木雪狞笑这回答,诡异的路灯和影子下这个笑容吓得何厉枫心跳都漏了一拍。他可是好久没有看到过木雪这个模样了。 半蹲下来,木雪催促,“言穆,别浪费时间。我能背得动的,相信我。” 知道木雪不会无缘无故干这种事情,可是一个一米八多的男人被一个一米六不到的女孩子背……宋言穆还是有点接受无能。 “你就当自己是重病的丈夫,我是你老婆背你去医院吧!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还讲什么面子。”木雪快要跟着空间里面的木霜暴躁了,“快点!别浪费时间,那玩意儿越来越多了!” 一咬牙,宋言穆二话不说上了木雪的背,然后他明白木雪说的越来越多是什么意思。 因为他的脚离开地面的时候,感受到了地面在拉着他的脚。可是刚刚他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越走越累。 如果不是木雪发现异常,他会不会走着走着就倒在地上,然后莫名其妙地被吸附到窒息?! 眼尖的何厉枫和司机甚至看到,脚底最浓郁的黑色影子似乎被脱离出了地面一点点。 这下,豆大的汗珠从他们两人的额头滑落,落到地上似乎变浓的影子里,消失了! 木雪背起宋言穆,咬牙开始往前跑,她不知道能不能甩掉那些影子,但是木霜说过只要回到宋家主宅就会好起来。何厉枫和司机都反应过来了,他们脚下也越来越重,不跑估计就要遇到灵异事件了。 只要有光就有影子,影子不需要任何力气,就一直跟在你的脚下。所谓如影随形,才是最恐怖的纠缠。 宋言穆咬牙想这一定是自己这辈子最丢脸的时刻,他勾着腿被一个看起来娇弱瘦小的女孩子背着在大马路上狂奔,偶尔来往的车辆都忍不住放慢速度摇下车窗震惊又鄙夷地打量他们。 那些人看不见他们脚下吸力越来越大的影子,只看到他们明明跑得很慢还满头大喊喘粗气的样子,然后大笑着离开。 木雪跑的最快,一溜烟地已经拉开了距离。不是她不关心何厉枫和司机,要背她也只能背一个,起码现在她还没有想到怎么对付影子,所以只能努力跑去跟那个什么老道士汇合。宋言穆被背着打电话,跟宋言简说着现在的状况,宋言简立刻派出十名保镖……骑自行车出来接他们。 既然机动车会出故障或者被撞,脚踩在地上会有黑影,那就骑自行车!受力面小速度又快,看看那些破影子能怎么办!并且带着高亮led灯来,让影子无所遁形,看它还能怎么缠! 木雪一边喘粗气,一边听着电话那头的决定,不得不在心里默默拜服宋言简,果然是个人才,短短几秒能想出这么奇葩却有效的决定,精英人才啊! 作者有话要说:大学篇——成长起来的木雪大杀四方的开始。 宋家副本会有灵异元素和娱乐圈元素,提前打个招呼噢!让木雪成为黑莲花惊艳四方吧! 宋家人攻略难度很高,七大分家更是各有各的阴谋诡计,唔唔 继续闭关码字! 夜ち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115:51:14 素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115:17:01 小啦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110:56:44 1234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110:30:26 10583062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101:38:29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3013:47:15 oo谢谢亲爱哒们,俺会努力多码字!争取在国庆结束的是再来一次双更噢

上一篇   64混战③二更

下一篇   66宋家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