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宋家副本

在保镖们难得一见骑着自行车载着老道士赴去奔救他们家的二少爷的时候,木雪已经跑得快要断气了。 而这个时候,黑影在失去目标之后,开始集中攻击何厉枫和司机。司机想往绿化带里面躲,何厉枫一把抓住他。 “没有影子的地方是纯黑,更容易被攻击!“ 司机被提醒道了,暗骂自己差犯傻丢命,他们两人已经要走不动了,脚步越来越沉重,就跟灌了铅一样。 “喂,我觉得影子好像缠上你的腿了。”司机瞄了何厉枫都要抽不动的腿一眼,心惊胆战地提醒。 要说是跟人干架拼命,这两个人一点都不会胆怯。可是此刻他们都心慌害怕,何厉枫干脆对着脚下开了一枪。 嘭!枪响在夜空里回荡。 子弹的角度是斜着下去的,在地面弹起一个弹坑之后子弹消失了,没有弹射起来。 这下两人绝望了,着黑影竟然可以吞噬物体! 可是,为什么一直没有吞噬他们两个呢?何厉枫和司机忽视一眼,突然想起他们一直揣在怀里的,木雪给的琉璃瓦。 木雪背着宋言穆不停地跑,她心脏狂跳,鼻粘膜和肺粘膜都要充血了,呼吸间全是血沫味。宋言穆一百四十多斤的体重,以他的身高来说是清瘦,对于九十斤的木雪来说就一点都不清瘦了。超负荷的狂跑让木雪眼前一阵阵发晕,太阳穴不停地抽痛。 可是,虽然影子没有在脚下,宋言穆被光线照射到的地方影子就落在了木雪身上。它们确认到宋言穆的身体后,就开始增加重量,慢慢地木雪觉得自己起码背着一个两百多斤的物体在挪动。 尼玛!当我是蜗牛啊! 并且,如果不是琉璃瓦在的话,木雪相信就不仅仅是增加点重量的问题了,想到这里木雪狰狞一笑,什么破玩意儿,有本事跟着我进宋家主宅!别让我抓住你,否则我非把你撕成碎片不可! 不远处已经来了一群打着亮灯骑着自行车的保镖,木雪终于开始放缓脚步,救星啊你们怎么才来呢! 老道士从自行车上跳下来,大步跑到木雪前面,先是皱眉打量了木雪一圈。见这个小姑娘一口银牙咬的要出血,背着高个子满脸怒气的宋言穆,老道士最终没忍住噗地笑了出来。 宋言穆的脸更黑了。 一张纸符贴到宋言穆身上,瞬间就燃烧起来。 老道的脸色在明灭晃动的火光中凝重起来。保镖们已经把他们围城了一个圈,啪嗒led灯打开,刺目的光芒照得木雪和宋言穆都眯起眼。不过还好的是,这样三百六十度的光照下,影子无所遁形,一下子就消失。 可是木雪刚刚被压迫狠了,心情十分不爽,下意识的她做了个动作,那就是揪住宋言穆放在她身前的手上的一抹影子,以万分的憎恨掐住。 结果,影子还真的被木雪掐了一缕下来! 这下保镖们都傻眼了,老道士更是牛眼瞪得跟铜铃一样,赶紧掏出一个葫芦,让木雪把影子放进去。 木雪不信任地看着老道士,老道士赶紧解释,“小妹妹,我是宋老爷子请来给宋言穆破命数的,是帮你们的。” 把宋言穆从身上放下来,木雪用眼神询问宋言穆,宋言穆缓缓点头。 好吧,木雪这才把影子放到葫芦口里,紫金葫芦是个宝物,一下子就把影子吸了进去。这下木雪抱着葫芦不肯撒手,说要等回了宋家主宅才还。 老道士笑呵呵地随了木雪,那眼神看的木雪发毛。然后老道士指挥部分保镖用同样的方法去把何厉枫两个救了过来,一行人才这么打着灯晃晃荡荡往宋家主宅走。 等大家再次回到宋家主宅的时候,柒叔立即拿手机给宋言穆。宋义瑾和林玫听说了这件事情,都担心得不得了。宋义瑾更是立即让人往这个灵异方面去查办,到底自己儿子是惹到了什么玩意儿。 说来也怪,在以前,宋老爷子没舍得把宋言穆送出去的两年多里,虽然宋家人接二连三地出事儿,但也不是这么明目张胆的诡异。所以宋家才怎么都查不出来。 这一次如果不是木雪提醒的话,说不定不经意间宋言穆已经出了事儿。到时候查起来又是一场查不出一丝蓄意的巧合事故,宋义瑾和林玫恐怕也只能认栽。 而后来诡异的黑影,那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东西。 宋言穆拿着电话跟父亲报告,“没事儿了。多亏了小雪。” 木雪的异能宋义瑾心中已经有竖,眼下又是木雪保护了自家儿子。宋义瑾和林玫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木雪的好。 结果电话,木雪歪头,宋言穆示意说爸妈要跟你说,木雪才举起手机,“叔叔阿姨……嗯没事,宋言简派人接我们也挺及时的,不然我真的要背不动了……我没事儿,休息下就好了……嗯知道的,不用担心。” 宋子衿也担心地等在客厅里好久,要不是宋老爷子下了令不准他们小辈出去的话,她早就跟着冲出去了。只有宋言简淡定得很,还叫柒叔给他泡红茶。 等木雪接完电话,宋老爷子也下楼了。 “道长,有什么眉目?”宋老爷子第一句话,是问的老道士。 老道士摇头,“单从这个影子,我也判别不出来。如你所知,宋言穆的命轨完全是混乱的,他今日也确实是沾染上了古怪东西。宋家主宅里风水好阳气重,那些东西跟不进来。为了令公子安全考虑,在我调查出眉目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让他出门。” 这下,宋老爷子为难了,他肯定不能再孙子有危难的时候把孙子扔出去,可是现在宋言穆确实是和宋家气运相悖的啊。 老道士知道宋老爷子在担心什么,“老友,宋家气运昌盛,三五月是不肯伤及得到宋家根本。言穆若是过得了这一劫,日后必定大有可为啊。” 如果宋言穆是个血腥方刚的人,也许听到这里就直接摔门走人。比如宋言锋,他估计走人之前还会掀桌给宋老爷子看。可是宋言穆是个沉稳大气的人物,这番话就在他对面发生,他连眨眼的表情都欠奉。比起来,还是刚刚被木雪背着逃命的时候表情更丰富。 “言穆,你的房间一直留着的。给小雪也准备一间吧。”宋老爷子终于下了决断,“言穆,在开学之前,柒管家那里的资源你随意用。这件事情,你自己亲手去处理。这件事既然是关系到整个宋家的,那么你就代表宋家必然会好好回敬下对方。“ 这话说的意味深长,宋言穆知道爷爷终于松口了。如果他可以把这件事情处理好,哪怕就算真的命数跟宋家相悖,爷爷也会让他回宋家来。更何况,也许这一切都是被人设计的。 “知道了,我会办好的。”宋言穆认真地回答。 一旁的宋言简勾唇,有些邪魅地微笑挑眉。 宋言穆和宋言简交换了眼神,两兄弟默契地点点头。 宋子衿则是悄悄地跟木雪咬耳朵,“哎呀刚刚我还没有讲完我的暗恋对象呢,等会儿来我房间我再跟你讲讲!” 木雪对一点都没有什么担惊受怕感觉的宋子衿拜服了,并且宋言简之前还有那么点紧张,现在则是一副看宋言穆好戏的样子。这更让木雪搞不懂他们俩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了。 这就是大家族之间的兄弟姐妹相处?感觉什么东西都藏得很深,不想木蓉何成庚这一类人,自以为有城府,其实什么都写在脸上说在话里。 眼看宋老爷子就要转身上楼了,木雪想了又想,还是出生叫住了老爷子。 “宋爷爷。”木雪从她的包里掏出两片琉璃瓦,“这个东西可以避恶意的运势。可以切割成小块给宋家主家的人带上,能够避免一定意义上的厄运。” 被就回来的何厉枫和司机在一旁站着点头,“是的,那黑影连子弹都可以吞了,但是我们一直没有出事儿,好像就是揣着这个瓦片的缘故。” 说完,何厉枫和司机也没有藏私,把身上的瓦片还给了木雪,木雪转手又交给了宋老爷子。 四片,够切割成二十多个小块了,宋家主家五个人夫妻外加孩子,足够了吧。木雪心里暗暗计算,反正宋言穆还有吴森若罗兰紫刘爽索菲这些人,她肯定是要给整片琉璃瓦的,还有何妈妈。 老道士好不容易才从木雪手里抢回来了自己的葫芦,眼下看到琉璃瓦,有些惊讶,“这是……玉宫瓦?!” 木雪不知道老道士说的是什么,只要装深沉,“家传的,只有这么多,全拿出来了。” 不管老道士好像很惋惜的样子,木雪真诚地看向宋老爷子。 这算是孙媳妇的初次送礼?宋老爷子盯着瓦片看了半天,真是够别出心裁的。 “玉宫瓦趋吉避凶,纳福泽挡灾厄,是好东西啊!老友你有福啦。”老道士摇头晃脑,“切割边角送给我?” 宋老爷子这才确信了琉璃瓦的功用,点头收下,“谢谢小雪。这段时间你就在宋家好好休息,等开学了再出门吧。” 木雪笑嘻嘻地回答,“没事,我跟言穆在一起就好。” 心中一暖,宋言穆当着大家的面拿起木雪的手吻了下,“我会早日解决这件事情的。” 这下,别说宋子衿羡慕地惊叫,连宋老爷子都忍不住摇头叹气,孙子们果然都长大了啊。 既然长大了,那么,就以大人的标准来对待你们吧。 输赢,靠你们自己去争取。失败者,没有资格继承宋家。 吴森若在海塘市待的时间里,除了跟罗兰紫试着谈恋爱以外,更多的注意力是放到吴家现在经营的产业上的。 兰提做的十分不错,她就像是一块干瘪的海绵,吸收知识的速度令人咋舌。从最开始对管理一窍不通到现在俨然成了一家餐饮连锁的副总经理,人事调配和营销策划她都学得有模有样。 选了个合适的时间,在隐秘的地点跟兰提见面,两人难得地叙旧。简单地交流了近况,汇报了吴家的各项举动之后,兰提向吴森若提了个要求。 “森若先生,提供几份吴瑜遐的皮肤、毛发还有血肉样本给我吧。” 吴森若点头,“被吴天赐怀疑了?” 兰提摇头,“我身上所有的痣斑伤痕都是对比着吴瑜遐来做的,就算是脱光了衣服看也看不出疑点。但是,吴梦似乎对我有了怀疑,她总是在不经意之间说起许多以前的事情,还提到了当初你推侄儿下楼的事情。森若先生,也许你需要告诉我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 杯子里的绿茶荡漾起苦涩的味道,吴森若沉默了。 可是,这件事情必须告诉兰提,不然真的可能露馅。因为当时在场的,只有吴瑜遐、吴梦、白玉彩和他。吴梦的怀疑必然会引发白玉彩的怀疑,虽然兰提可以轻轻松松在家里暗杀了这两个人。但是对吴森若来说,死亡只是赐予他们的解脱。人只有活着,才能偿还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孽。 吴森若缓缓开口,“那年我只也只有8岁多……” 那年吴森若只有八岁多,严重自闭,不愿意跟任何人讲话。家里弟弟妹妹们年纪跟他差不多,表面上哥哥叫的亲热,背后打架的事情一点都没有少。 那时候,自闭的吴森若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他的床铺被弄湿没人管,他的衣柜里被放进去蛇和蜈蚣,他总是会被踩伤或者不小心推倒。 明明就是一身青紫,自闭的他却说不出来。 方瑞敏只看得到自己婚姻的失败,却没看到近在咫尺的儿子受着隐性的虐待。 那天,白玉彩借由看望吴梦来到吴家,家里只有吴瑜遐和她儿子,以及躲在家里不愿意去上课吴森若。 吴瑜遐的儿子一岁多了还不会讲话,一直哭一直哭,吴瑜遐在下面跟白玉彩聊天,听到儿子哭也没管。可是吴森若被吵得不行了,虽然房间还是比较隔音,但是那属于孩子特有的尖利叫喊让渴求安静的吴森若十分头疼。 于是他走出来,想去看看侄儿到底是怎么了。 吴森若一出门,吴瑜遐就站起来往楼上走。她憎恶吴森若,总觉得是吴森若和方瑞敏害了她的母亲,也害了她从小吃尽苦头,所以她认为吴森若肯定会对她儿子不好。 走进吴瑜遐的房间,吴森若看到小侄儿翻到了床下,鼻子磕出了血。他站在哭嚎不止的小侄儿面前,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既有厌恶,也有可怜。你的母亲并不爱你,如果她爱你,怎么会扔你在这里哭泣却不来看你呢? 我的母亲也不爱我,如果真的爱我,怎么会看不到我受的折磨呢? 犹豫了一会儿,吴森若还是抱着侄儿出门,打算下楼交给吴瑜遐。 吴森若刚刚抱着侄儿走到楼梯口,吴瑜遐已经叉腰站在那里,迎面就给吴森若一个耳光。 “小杂种,你想对我儿子干嘛?” 头被打得偏向一边,吴森若的的鼻血都被扇出来了,头也有点发晕。 白玉彩站在楼梯下面,吴梦跟着吴瑜遐站在楼梯口,吴森若抱着小孩子站在他们两个身边。 黑漆漆的眼神没有任何情绪,吴森若就这么盯着吴瑜遐,一言不发。 被盯的有点发毛,吴瑜遐在他另外一边脸上补了一耳光,这下好了,吴森若两边脸都红肿起来。 小孩子的臂力并不好,加上吴森若小时候又十分瘦弱,他再也抱不动了,索性把孩子放到了地上,然后转头就往自己房间走。可是吴瑜遐却不干,拖过吴森若骂道,“你什么意思?凭什么把我孩子放地上?你是在诅咒他被践踏吗?告诉你吴森若,你个贱-人生的贱-货才该被人踩踏!你活不大的,我不会让你活大的!” 长期积压的阴郁让吴森若心中燃起了无名火,平时里他很少跟说吴瑜遐还有其他弟妹正面对抗,因为他没有任何依仗。父亲只会责怪他,让他要尊重姐姐,要照顾弟妹。母亲只会哭泣,然后让他躲远点。但是此刻,他再也忍不下去了。 “你儿子,太吵。你不要,就扔。” 长期不开口说话,吴森若的言语很简单,但是脸上是不属于小孩子的冰冷。 吴瑜遐大怒,又要抽吴森若的巴掌,这下吴森若直接从地上拖起小侄儿,往吴瑜遐身上推,“拿你儿子去,滚!” 惯性把接到手里东西往旁边放,吴瑜遐一心只想教训吴森若,哪知道往旁边放的地方是空楼梯。吴梦倒是眼疾手快去接,结果自己没踩稳反而咕噜咕噜滚了下去。白玉彩在下面一阵尖叫,连滚带爬地去接自己的女儿。 而吴森若看着孩子也要落下去了,想要伸手去抓,手才刚刚抓住孩子的衣服,眼看着就要拖回来了。 吴瑜遐却在后面推了吴森若一把,那是要让吴森若直接从楼梯扶手上翻着摔下去的力度。 滚下楼梯,也谢是受伤,但是不太一定摔死。 但是翻下楼梯扶手,直接从高空坠落,那基本都是颅骨破裂直接摔死。 吴森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一只手狠狠地钳住了木制的扶手,抓住孩子衣服的手就松开收了回来,双脚也狠狠地卡在了扶手间的栅栏里。那一刻时间好像过的很慢,吴森若清楚地知道自己松手也许小侄儿就会摔死,但是他毫无犹豫地松手了。 因为,他不松手,也许自己就被会推出扶手,摔死的就是自己。 凭什么要对恶人好呢?恶人都不顾及他无辜他可怜,他又凭什么要去顾忌那个亲生母亲都不在乎的小孩子呢? 那一刻,他承认,自己心里就是有摔死小侄子的想法。 电光火石之间,吴森若虽然翻过了扶手,但是整个人都缠在扶手上,并没有摔落下去。而吴瑜遐终于发现自己的儿子滚下了楼梯,原本吴梦躺着的位置刚好可以垫着自己的儿子,可是白玉彩已经扑过来借住吴梦挪开了。 而吴森若松手的瞬间,也使了力气,吴瑜遐的儿子直接仰着从楼梯上摔倒了中端,然后咯噔地弹起来,直接摔到了最底端。 血蔓延开来,吴瑜遐尖叫一声,冲了下去。 吴森若从扶手上爬下来,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血泊里的侄儿,还有满手满脸鲜血的吴瑜遐。他还看到吴天赐开门走进客厅,原本春风满面的神色瞬间变得铁青。 “爸爸啊,爸爸……森若他把你孙子推下楼摔死了啊……我的儿子,我可怜的儿子啊……” 吴瑜遐哭得声嘶力竭,白玉彩抱着磕破头同样满脸血的吴梦也是抽抽噎噎,两个女人抱着自己的孩子,场景凄凉无比。 俯视着客厅里或哭喊或者严厉训斥的人,吴森若突然发现,其实他们根本不值得畏惧。 他们本质就是欺软怕硬的,不是吗?如果是以前,父亲已经冲上来殴打自己了,可是现在他却站在那里,昂着头训骂自己,根本不敢走上来。 “活该。你们,都该死。”八岁的吴森若阴沉着脸,对下面的人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们,全部,都该死。” 然后,他不管下面的人,转身回了房间,给最疼自己的舅舅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摔死了吴瑜遐的儿子。 反正,大家都会说是他摔死的,他那个时候确实也松开了手。或者说,其实他本来希望对方被摔死。 因为,那天注定有一个孩子要死,不是自己,就是对方。 听完这段话,兰提沉默了。 “如果是我,在他哭的时候,我就已经用枕头闷死他了。”兰提晓得恣意,“我生活在那天肮脏的地下街,那里是吸毒犯和罪犯的聚集地,五六岁的小女孩被奸-杀都没人管。对于敌人,我从来都不留情。” 吴森若点头,“你的生活环境跟我不一样。” “所以,森若先生,其实你本质很善良。”兰提耸肩,“在我也很重视亲情,他们在我生病的时候,会宁愿被毒贩殴打也要去给我偷面包,这才是亲情,所以我会对他们好。喏,如果他们胆敢推我下楼,那么我会在半夜割了他们的喉咙,包括他们的家人一起。我就是这么一个报复心强烈的人,但同时,我绝对效忠与帮助过我的人。我的观念里只有我方和敌方的区别,所以我才能活到现在。” “这正是我们信任你的原因,不是吗?” “我的荣幸,王子殿下。” 两人互视片刻,都笑了。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评判标准,吴瑜遐觉得这件事都是吴森若的错,如果不是他抱着孩子出来,事情就不会发生;吴天赐觉得无论瑜遐对森若怎么样,小孩子都是无辜的,不应该用小孩子的生命来报复;而吴森若却认为,是他推侄儿下楼的,这代表了他的新生。 对于兰提来说,那就是吴森若太慈悲了,心不够狠,所以才白白继续被伤害了那么多年,最终给逼出国。 说完了这个,吴森若交代正事,“蕊小姐吩咐,我在成年之前暂时不去欧洲那边,美国的学业继续挂着,这两年去东南亚历练。吴家有生意是跟那边合作的,你把那边的线路弄到手,必要时刻给与帮助。” 兰提郑重地点头。 “g省海关走私那边,有个叫越鞘的,可以信任。等你线路弄到手了,可以跟他合作。” “好的。你什么时候动身?” 吴森若算了下日子,“走之前我还要回一趟b市,正式到东南亚应该是一个月以后。你不用着急,慢慢来,关键是线路到手之后你要能熟练地操控,否则要来也是白搭。里面的人,要能找到能干又可以操控的,不要小看吴天赐。” 兰提从来都没有小看过任何人,哪怕是一个家政服务员,她都会小心翼翼地戒备。戒备和怀疑已经深入骨髓,所以她才能那么自然地在吴家处这么久,还能抓住一部分的管理权。 “放心,我不会急于求成的。” 吴森若还没有来得及动身去b市,特快专递已经送来了木雪给他们准备的……瓦片……切割成小方块后做成的腰链。 实话说随身带一片瓦,那效果不亚于随身带一个砖头。只分到了一块小坠子的宋言简嘲笑宋言穆是暴发户,看他是要把瓦顶在头上还是放在屁股兜里。木雪听得火冒三丈,逼着老道士的弟子之一,就那个负责把其他瓦片做成小坠子的青灵子,把宋言穆的瓦片给做成一条腰链。结果青蓝色的琉璃瓦改成的腰链华贵异常,颜色又十分漂亮,把宋言穆衬得极为华贵时尚。于是木雪毫不客气地压榨青灵子,把吴森若等人的统统改成了腰链,然后青灵子也毫不客气地把剩下的细碎边角料镶嵌到自己和师傅的拂尘上,乐得老道士连连夸赞小徒弟果然最聪明。 收到沉甸甸链子的吴森若立刻给木雪回了电话,木雪在电话那边大概讲了他们那天晚上的惊险见闻,还有腰链趋吉避凶的作用,同时叮嘱他们一定要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佩戴。 吴森若给刘爽、兰紫、何妈妈等人挨个确认了腰链是否收到,然后立即买了飞机票,当天就飞到了b市。 他很担心宋言穆和木雪,能不能好好应对这次的事件。还有宋义蕊,上次医院失火估计就跟这次的破厄运脱不了关系。他可不能容忍有谁伤害到他亲近的人。 可惜吴森若一下飞机,就接到了罗兰紫的一通狂骂。 “说好了下周一起去旅游呢!你就这样爽约……混蛋啊!” 吴森若拿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索性回了句“记得带好木雪给的腰带别离身”,然后就直接按了电话。 他认为,罗兰紫好好待在海塘市就不会有事儿,现在宋言穆和木雪都遇到了危机,肯定他要以宋言穆和木雪为重啊。主要是他怕把罗兰紫也牵扯进来,所以没有跟她讲这次的事情,还得罗兰紫以为他是故意找理由爽约,才生气得暴跳如雷。 罗女王被挂了电话,内伤地反思自己是不是太野蛮了,又觉得着肯定是森若烦她了要分手的节奏,一时间伤心得眼泪汪汪。 这些吴森若都不知道,不过他这段时间也没有感觉到谈恋爱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了。下飞机他就打的直接往宋家主宅赶去。 作者有话要说:森若的往事曝光了…… 然后,宋家副本怎么能缺得了主角团呢!一个都不能少 鲨鲨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214:22:46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212:00:58 1234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210:22:33 夜ち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115:51:14 感谢上面的亲爱哒们=33=喵呜(霸王们多多浮出来呼吸下空气呀嘤嘤嘤嘤,憋太久还是要冒个泡滴哟!)

上一篇   65宋家副本开始

下一篇   67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