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黑影

然而,可怜的吴森若就这样被堵在了进城的路上……从下午四点一直堵到晚上八点,饿的肚子乱叫。后来他实在不行了,在龟速的行车到达一个可以停靠的地方,他果断下车。 然后,搭了一个风驰电掣的摩托,先进市里去找个地方吃东西。 在一家环境不错的餐厅里狼吞虎咽一番之后,吴森若觉得今天过去都是晚上了,不知道住那边方不方便,把电话打过去之后木雪却没有接,换宋言穆的电话也没有人接。心里觉得奇怪,吴森若想了很久,干脆给宋言简打过去了。 “森若,现在在哪?需要派人来接吗?”宋言简对吴森若的自来熟丝毫未改,甚至还透露出了欣喜和期待。 默然无语,吴森若只问自己关心的问题,“木雪和宋言穆都没有接电话,你看看他们怎么了。” 那边不太高兴了,虽然有起身往外走的声响,但是宋言简不忘边走边吐槽那对天天秀恩爱的情侣,“也许在□呢,这种忙碌的时候谁接电话啊。” 说完,电话那头传来敲门声,然后是呼喊宋言穆的声音。 再过一会儿,那边似乎意识到了不对劲,直接丢开手机开始撞门,然后就听到家里佣人们帮忙的声响,巨响之后是一片惊叫,然后电话被挂断。 又发生了什么?!吴森若眸色一冷,他早点餐的时候就已经结账,此刻抓起包就开跑,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把一位眼睛细长的少女给撞翻了。 少女穿着高跟鞋和连衣裙,吴森若虎虎生风地跑过她旁边的时候,她就像被什么推了一把,整个人往吴森若这边一斜,而吴森若莫名地竟然没有躲开,就这么用飞奔的半边身子把对方撞飞了起来。然后少女后背撞在了玻璃门上,再落地,裙子被掀起来盖到了头上,臀部大走光。 吴森若已经顾不上这位少女了,丢下一句抱歉就要走人,少女身后跟着的两个人却冲了上来,一个扶起少女,一个抓住吴森若质问,“你什么意思,故意的吗?”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非常抱歉。我现在还有急事必须先走,这位小姐看样子应该没事,如果有事的话请打电话联系我。”吴森若不想惹麻烦,匆匆地抽出随身带的一张名片。 名字是假的,联系方式是间谍组织一个专用的处理外部事物的号码。 可惜对方一点都不领情,结果名片扔到了地上。 “你知道你撞到的是谁吗?宋茜敏可是宋家的千金,你以为是随随便便可以打发的?”对方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神色嚣张咄咄逼人。 看来不解决这里是没办法立刻走人了,吴森若估量了下扶着宋茜敏的青年,再看看刚刚抓住他的类似于保镖一类的人物,迅速估量实力。 很好,实力都不怎么地。 “我们出来说吧。”吴森若邪魅一笑,领头大步往外走。 青年愣了下,跟着追出去,保镖赶紧扶住有点头晕目眩的宋茜敏,跟了上去。 然后……走到门外估计了下行人数量以及最佳逃跑路线的吴森若突然露齿一笑,一圈揍翻青年,然后飞起一脚踹向保镖。保镖唰地把宋茜敏推倒一边,刚刚摆开架势,吴森若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宋茜敏呆呆地看着吴森若消失的方向,刚刚那邪邪一笑冰消雪融的感觉刺激性太大,她还在眩晕的脑袋却没有管住突然扑腾的心跳。 “我,不想吃饭了……我们改日再聚。”宋茜敏对地上晕倒的青年礼貌地说了句,然后回头招来自己的司机和车,离开了。 剩下苦逼的保镖带着自家少爷,开始思考怎么跟老爷夫人交代…… 接到吴森若突然打来的电话,宋言简心知他肯定是担心宋言穆和木雪来了b市,莫名其妙地有些不高兴但是又很高兴。 接起来电话,刚刚说一句话,对方连跟自己打个招呼都欠奉就立即问言穆和小雪的情况,这让宋言简几乎要牙痒了。可是他也赶到奇怪,木雪和言穆今天没有出去,两个人躲在言穆房间里说悄悄话,那也不至于不接电话吧。 狐疑的他边打电话边走出房门,敲了言穆的门却没有人答应。 怎么可能,刚刚木雪还跑出来端了水果进去。 疑惑一旦生成,宋言简立刻紧张起来。 “柒叔,拿钥匙来!” 柒叔听到宋言简叫门却没有人答应的时候,心里也生疑。幸亏柒叔有随身带钥匙的习惯,他几步冲上楼,熟练地掏出钥匙……拧不动?! 这下事情真的大条了,宋言简立刻吩咐所有的保镖们来,撞门! 平时把门搞的太坚固,此刻就变成了大麻烦。身强力壮的保镖们合力撞了好几下,才把门板撞开,然而就在宋言简和保镖们踏入房门的那一刻,宋家主宅突然停电了! 要知道,宋家主宅这个片区是专用电,电路都是特别安装的,并且有三套备用电源方案。 正常情况下,就算电路被切断,在十秒钟后就会启动备用电源。所以宋言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紧张,可是随即他发现,手机没有了信号。 越是危急情况越是冷静,是宋家人基因里携带的优良传统。今晚宋老爷子没在家里,宋子衿也去追她的男神去了,其他叔伯更是忙工作的忙工作忙应酬的忙应酬,所以家人比较集中。宋言简只需要找到木雪和宋言穆,其他人的安全倒是不用他估计。 相信他们两个就在房间里,宋言简高声呼喊,“言穆!小雪!回答我。” 没有任何回音。 “柒叔,你还在吗?”敏锐地发现自己连周围人的呼吸声都听不到了,宋言简的手指忍不住摸上了脖子上的琉璃坠子。这玩意儿,到底管用不管用啊。 果然,柒叔也没有回答。宋言简戒备了一会儿,突然低声一笑,“宋烟,是你吗?” 黑暗似乎活动了一下,然后更加浓郁地反扑过来。 这下,宋言简终于知道玉坠是有用的了。虽然他眼前之后一片黑暗,但是黑暗的浪潮击打过来的时候,他还是能够感受到巨大的能量波动,可是那股压力到最大的时候,身前似乎多了一道屏障,让他安然地躲过了可以被捏住窒息而死的打击。 “你到底活着,还是死了?” “是宋家主家对不起你,还是宋家分家对不起你?” “你需要我的帮助吗?” 宋言简问了三个问题,回答他的是三次更大的反扑,但是都以失败告终。 “你可以困住我,但是你伤害不了我。宋烟,我跟宋言穆不一样,我就算是把宋家给灭了,也不会交给分家的。”宋言简浑身都是骄傲和狂暴,再也不压抑体内的嗜血因子,宋言简展现出了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的气势与个性。 “如果,不能合作。我会摧毁你,让你尝受比现在更痛苦的地狱。我说道,就一定能做到。” 最后一句话说完,那黑暗不再涌动。 但是宋言简也知道,对方根本是不屑于跟自己战斗。 那木雪和宋言穆,是不是也陷入这样的黑暗里? 难道就这样等着老道士回来救我们吗?真伤自尊啊。 宋言简以为木雪和宋言穆也陷在黑暗里,实际上他们两个过的比宋言简好多了。 在黑暗突然来临的一刻,木雪抓住了宋言穆的手,然后一个凝神,直接把人送进了空间。 时间过了这么久,木雪早就想跟宋言穆坦白空间了,苦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现在不正好吗? 宋言穆上一刻还跟木雪在聊家族里的一些过往,下一刻突然四周一片黑暗,然后立马又进入了一个类似于夜晚的空间里。 这个空间非常奇异,巨大的金叶树和更为巨大的蓝叶树占据了五分之一可见范围,剩下一个湖泊占据了五分之二的可见范围,湖泊远处还有一座小山。他和木雪站的空地里,长满了七七八八的各种植物。 宋言穆可不会认为自己在做梦,意识十分清醒的他明白,小雪这是要跟他坦白了。 等了好久,终于能够等到小雪展现真实的内心,宋言穆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欣慰感。 然后下一刻宋言穆默默呆掉,飘在半空里这个跟木雪长得一模一样的又是谁? “木霜,我把言穆带进来了,你快下来”木雪兴奋地跟木霜打招呼,她可是第一次带人进来啊! 木霜落了下来,她也得到湖水的许多好处,于是跟宋言穆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谢谢给提供了湖泊。” 好多信息量在宋言穆脑海里爆炸,他艰难地穿起一条线,木雪说过他是湖泊,说过吴森若是异能的来源,木雪送过吴森若一片蓝叶子……人物在空间里的具现化? 接下来,木雪和木霜两人,确切地说应该是两魂,开始跟宋言穆解释空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木雪还是省略了自己上一世的经历和重生的过程,只说自己从小就有这个神奇的空间。 终于搞明白一切的宋言穆松了口气,他抱住木雪,“你是我的宝藏。” “那个,我先说啊,说不定哪天这里就消失了……”木雪激动完之后,就开始惴惴不安了。 “你也是我的宝藏。”宋言穆坚定地回答。 不去跟宋言穆折腾这个问题了,反正上次已经说得够清楚。木雪转头问木霜,“刚刚的黑影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宋家主宅很安全吗?它又是怎么进来的?” 木霜叹气,“我只是空间的化身,不是道士也不是和尚……” 安慰地拍拍木爽的肩膀,木雪觉得站着难受,“我们去半山别墅说吧!” 半山腰上的房子,木霜和木雪共同取名叫半山别墅。名字虽然很土,两人叫着顺口就不改了。 木霜拎着两人用飞的,几秒钟就到了。途中经过湖泊中的黑莲花,那一朵花苞已经非常鼓胀,离花开已经不远了。宋言穆低头看着黑莲花,再抬头看看木雪。 不是很像啊,宋言穆内心评价。 落地的时候差点被一屋顶的琉璃瓦闪瞎眼,宋言穆终于知道自己被宋言简明面嘲笑实为嫉妒成为顶头上的整块琉璃瓦出自哪里了,原来木雪和木霜还在空间里拆房子……真是不知道该说她们两个物尽其用还是败家,连屋顶都揭。 坐到房间里,木雪觉得自己总算是要舒服些了。 “那个黑影是残念,既不是鬼魂也不是生灵,是被刻意制造出来的残念。”木霜皱着眉继续刚刚的话题,“宋家主宅在阴阳学上已经坐到了极致,如果这样黑影还可以进来的话,只能说明,残念曾经的主人是宋家的人。” 宋言穆蹙眉,宋家的人?曾经? 在回来之前,他和父亲及已经把分家的人彻查过一遍,特别是当年曾经跟宋义瑾争过掌权人位置的那三家,可是活着的人里都没干出过什么可疑的事情,也没有勾结过什么敌对势力。所以,他们的调查一度陷入迷局。 现在,宋言穆恍然大悟,要调查的人根本不是活人,要调查的方向也不是什么敌对势力。 竟然用这么阴毒的巫蛊之术来害人,分家的人果然是不想活了。怪不得宋言简说分家很热闹,更说自己迟了。 木雪最关注的还是现在自己的身体,“霜霜,我的身体还在外面呢,有没有问题啊?” “那残念是把你们纳入了一个空间,我现在也搞不懂它到底想干嘛。不过小雪你没事,你……它不会攻击。”木霜眨巴眼。 木雪懂了,自己是死亡后重生的,身上无论如何都刻下了死亡的烙印,那残念会忽略自己。 说道这里,木霜突然一惊,“糟糕,有人被它侵入了。” 宋言穆和木雪异口同声,“侵入?” “它是残念,是思维和情绪的一种,这种有自我意识的残念如果侵入了人的灵魂,就会在他潜意识里改变许多东西。”木霜努力用宋言穆听得懂的话语来解释,“这和鬼上身不一样,和夺舍也不一样。鬼上身是封存你的灵魂,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做很多事情;夺舍是对方消灭你的灵魂,直接侵占你的躯体。” “残念侵入,那就是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你以为自己想去干这些事情……是操控力。”宋言穆总结道,“并且,我们现在不知道到底谁被侵入了,是吗?” 木霜点头。 木雪懊丧,“早知道我就先把他们所有人都情绪感染一边,这样我就能知道他们内心情绪的波动了。” 宋言穆眼眸一亮,对啊,木雪的情绪感染附加能力是情绪感知!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不过……宋家人的本性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内心也很少起伏。 “其实残念的攻击对象应该是宋言穆才对。”木霜提醒,“你们要随时小心,关键时刻就进这里来。” 木雪皱眉答应着,同时继续懊丧,“霜霜,要是你可以出空间就好了……” 说道这个,木霜迟疑地开口,“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代价很高……” 如果木霜可以出去,纯灵体的她肯定可以给予木雪更多的帮助。同体同魂的木霜诞生于空间,是空间的意识也是木雪灵魂的折射,她们两个就像是孪生双胞胎一样,很多思维不用话语表达对方就能明白。 “空间需要再扩大至少五倍。保守估算,起码要有上亿数目的植物和物体。” 上亿?!木雪瞠目结舌。 知道空间里的植物或者其他物体,都必须是真心喜欢木雪的人才能给予,宋言穆拉过木雪抱住,“不用这样,现在已经很好了。小雪,不要给自己压力,每个人都会有人讨厌,上亿人的喜欢必然对应上一任的厌恶。小雪,不要乱想,我不需要你这么做。” 木雪拍拍宋言穆的肩膀,“我知道你很厉害的!我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老道士在外面,他的小徒弟可是住在主宅的,这么久了还没有发现不对劲吗?扣他工资!” 既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木霜突然想起来一空间里多了一陇玫瑰花,长在山背后,花香四溢。木霜在空间里找到了陶罐,索性自拟酿了玫瑰花蜜茶!现在正是个打发时间的好东西。 宋家主宅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宋子衿难得地自己用钥匙打开门,她却没有踏进去。 家里绝对不应该是这么安静的状况,宋家那么多佣人和保镖不可能再一瞬间就哑无声息。 宋子衿紧绷了身体,她轻轻地抽出钥匙,往后退了一步。 平时看起来温馨的路灯,现在却黄油油地宛若乞丐的脸色,让人无端地脊背发寒。 肩膀上突然承受一个力道,宋子衿眼神一暗脚下使力,肩膀微滑动一个利落地侧踹加反擒拿外加猛烈地一摔! 嘭! 即便没有看清楚人影,宋子衿的脚已经条件反射地踩到了对方肚子上。 “啊!!是我青灵子!”老道士的小徒弟,那个平常不怎么爱说话的少年道士疼得满脸通红,“别打了别打了。” 宋子衿收回脚,“你不在里面,怎么在外面?”说这句话的时候,宋子衿的手已经摸到了自己包里一把微型手枪,掌心雷。 青灵子爬起来,“我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刚刚有奇怪的野猫在外面叫,我出来看……结果反而被野猫攻击。刚刚处理完回来,话说,你没有进去吧?” 手并没有放开枪,宋子衿微笑,“没,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们进去看看,有我在,没问题。” 青灵子神情凝重起来,他走在前面,宋子衿却没有动。 “你怎么了?”青灵子奇怪地转头。 宋子衿已经最快速度地用盲打把短信发给了宋老爷子,还有特殊设定一触即发的短信群发了主家的父母叔伯。然后宋子衿微微一笑,“好啊。” 走到门口,青灵子前一步踏入了主宅大门口,而宋子衿故意迟疑一下,落后了半秒。 脚伸进门内,宋子衿又收了回来,青灵子转身去拉宋子衿,宋子衿手里的枪顶在了青灵子的脑门上。 “你是谁?” 宋子衿往后退了一步,始终不踏入那道大门。 “我是青灵子啊。”青灵子一双细长的单眼皮,搭配上飞扬的眉,平时里看着颇有古味,现在看起来却透着邪气和诡异。 冷笑一声,宋子衿胸口的琉璃片闪耀着光辉,“你的拂尘怎么没有拿?不要告诉我你突然讨厌你的拂尘了,我今天弄掉了它几根毛你都差点哭起来……青灵子,你壳子里装的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值班无事努力码字!不出意外晚上二更(爱我吧!爱我的话说出来噢!!) 包拯很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408:00:12 小啦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318:36:21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311:32:23 鲨鲨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214:22:46 谢谢上面的亲爱的们=333=!!!

上一篇   66宋家副本

下一篇   68二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