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二更君

提到拂尘,青灵子似乎也有些疑惑,“是啊,我的拂尘呢……” 对于修道的人来说,如果自己感到了疑惑,那一定是有邪佞之物上身了。这点青灵子倒还不傻,他摸出袖口里的符咒,还没有贴到自己胸前,符咒就呼地燃烧起来。他想要迈出门的腿被黑影黏住,挣脱不动。 宋子衿即便在这一瞬间知道青灵子的眼神清澈了不少,但她也不打算去拉对方。宋家人本性里的警觉堪比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她转头谨慎地躲开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任何物体的影子,退回台阶下面的安全地带。 门里的青灵子一会儿眼神疑惑,一会儿眼神迷茫,最后沉淀成一个暗沉无波的神情。 这个神情……宋子衿开始迅速在大脑里翻阅任何熟悉的人,她看到过,她绝对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手机响起来,宋子衿迅速掏出手机接,“喂……大伯!宋家主宅出事儿了!青灵子貌似也出了问题。” “子衿,别挂电话,别进屋子,也别离开。保镖房里的人已经出动了,老道士和爷爷正在归来的路上。保护好自己。” 宋子衿嗯了一声,目光和青灵子对上。 “你是谁?” 青灵子呵地笑了一声,“你以为我是谁?” 宋子衿沉吟了一会儿,“悟、已、往、知、追、可,宋家七大支系,你是哪只的?” 平静中压抑着疯狂的眼神藐视地看了宋子衿一眼,青灵子没入了黑暗中。 不敢轻举妄动的宋子衿捏紧了手中的枪,果然是宋家人么?上次她在宋言简房间里看到的族谱表里,果然有猫腻? 这事儿,和大哥有没有关系? 宋家的保镖房,是专门在主宅两千米处修建的军事化楼房,里面全是供职于宋家的各类报表和退伍特种兵,各类武器都配备得有。这几分钟之内已经武装完毕,完全不言语防爆警察和特种部队,近十辆不同类型的车开了过来,武装人员全部跳下床,把宋子衿保护起来。其他人已经按照宋老爷子的指示,快速地围着主宅的大楼架起照明设备,通电的一瞬间将主宅照了个透亮。 门是开着的,刺目的光线从大门照到了底楼歌厅。二楼三楼的窗帘关了一部分,遮光布挡住了窗户,其中恰好包括宋言穆的房间。而宋言简柒叔等人都在那个房间里或者周围。 宋子衿被保镖们簇拥在中间,现场只有她一个人是宋家人,她向保镖团的团长阁炽招手,“阁团长,把玻璃砸了,用长杆挑开窗帘吧。” 阁炽正想这样做,毕竟得到的命令是不要靠近主宅,这样就不太好开窗户,宋家的窗户条内里都是特殊钢筋,想要从外面打开或者锯断那是不可能的。冒失地砸宋家窗户肯定不好,既然宋子衿这样说了,那连请示都不用了。 哗啦! 窗户被打破之后,长杆升空,挑开窗帘的预科,耀眼的光线透入屋内,黑暗以肉眼可见的缓慢速度在退却,带着不甘愿的弧度。 宋子衿看着窗口站着的两个人,心中发寒。 一个是青灵子,一个是宋言简。 青灵子那诡异的一笑,让宋子衿突发大吼,“快接住!!!” 闭着眼睛仿若失去意识一般,但又问问站着的宋言简打开窗户,一步迈了出去。 反应最快的是宋子衿和阁炽,阁炽急冲到草坪里直接沿着竖直的墙壁跑了五六步,借力阳台蹬着跃起,往宋言简坠落的声影接去。 可是变故横生,阳台的影子和阁炽影子相接的那一刻,突然一股大力扯住了阁炽的身躯。力道的改变让阁炽错过了宋言简的身躯,眼睁睁地看着他往地上坠落。 并且地上……为什么会有一截竖立着的树枝?! 宋子衿只比阁炽慢半拍,她那一身矫健的肌肉蕴含着无以伦比的爆发力,丝毫不亚于一个特种女警。早就做好了回被黑色影子阻碍的准备,宋子衿在抓住坠落大哥身躯的那一刻用尽全力一个大轮圈,把大哥横着甩飞扔出了草坪,蜂拥而上的保镖们赶紧冲过来接住了这个家主培养人。 顾着把宋言简扔出去,宋子衿脚下一扭,自己扑倒了哪根尖锐断口的树枝上。 树枝在插到宋子衿胃部的时候,琉璃瓦吊坠光芒大盛,一时间的亮度竟然超过了几千瓦的探照灯。阁炽也是个处变不惊的人才,见宋子衿被停顿在了半空,立即抱住她往后撤退。 他们都顾着自己,没看到青灵子也从楼上跳了下来,心脏正好对准了树枝。 鲜血四溅,诡异的树枝插穿青灵子的胸膛,整根树枝都变成了红色,而他似乎用尽最后的力气,喊了一句:“是锁魂阵!” 然后楼上的仆人们开始一个接一个低往下跳,根本没有办法阻止。青灵子的尸体被压在了最下面,不过他在死的那一刻用手狠狠地抓住树枝推倒,才不至于让上面的人也被树枝戳死。 同样带着琉璃瓦吊坠的柒叔站到了窗户口,身子一歪,没有掉下来,而是软到在窗台上,半边身子挂在窗外。 上一次木雪和宋言穆在马路上被影子追赶的时候,宋子衿虽然听说了但没有什么太惊慌的感觉。今天这场,宋子衿从中间到结束都亲自参与,现下终于理解当初宋言穆青黑的脸色是为什么。 这么阴损的招数,简直是不可饶恕。 青黑着脸的宋子衿咬牙,要不是自己和柒叔有琉璃瓦,说不定一并都死了。 这是想,害死宋家主家的所有人吗? 七只分家里,除了追字家一直是跟着宋义德在走的,其余六只……不,七只都要查。要让主家查出来了是谁,绝对不会顾念一丝亲情血脉,一定要通通铲除! 宋子衿的手指把掌心都掐出了血。 “等等,二哥和木雪呢?”收拾起愤恨心情的宋子衿发现少了人,此刻主宅的黑暗已经完全褪去,看样子对方已经走了。不行,她要进去找他二哥…… 阁炽一把抓住宋子衿,“子衿小姐,别轻敌。等老道士回来,我们这些保镖都自诩大本事,可是刚刚也差点着了道。言简少爷还没有醒,你去看看?” 啐了一口,宋子衿恨意慢慢地瞪了主宅一眼,心中再心急火燎也不得不承认阁炽说的正确。她只好回去守着昏迷的宋言简,默默地等着宋家主家的人回来。阁炽已经开始让自己的手下小心些去搬那些摔下楼的佣人保镖们,搬出来之后先放到另外地方,用强光照着,周围站着留个持枪保镖,预防他们出什么问题。 所幸没过多久,宋老爷子直接乘着直升飞机回来了,同时还有宋义瑾、宋言简的父亲宋义兴,病还没有好完的宋义蕊,宋子衿的父亲宋义诚,除了远在海塘市的老五宋义德,宋家主家的人全部到齐。 下飞机之后,老道士看了一眼插在树枝上已经咽气的小徒弟,闭上眼叹了口气。 “躲不过的劫数啊……”老道士叹气,抚上了青灵子的眼睛。他的小徒弟命里有这一劫,他早就算出来,却无法让他躲过去。 不过,万物相生相克,相辅相成,死亡并不一定就是结束,而有可能是另一段生命的开始。老道士的手指在青灵子眉间抚过,灵台枯竭? 果然是有鬼怪作乱。老道士拿出乾坤八卦盘,带头走进了宋家。宋老爷子和主家四兄妹跟在后面,然后是宋子衿和阁炽,最后是一群晃晃荡荡的武装保镖。 从一楼到二楼再到三楼,安安静静的房间没有任何异样,老道士手里的八卦盘指针滴溜溜地乱转,停不下来。等走到宋言穆的房间后,那指针终于停下来,颤巍巍地指着里面。 抽出七星剑,老道士推开门,戒备地走进去。 木雪晕倒在地上,宋言穆不知所踪,柒叔倒在阳台落地窗边上,半边身子还在外面。 宋子衿扶起木雪,老道士严肃地看着罗盘又开始转。 这里面的两个人都有问题,木雪和柒叔。 摸出顶端带着阴阳图的银针,老道士沉吟片刻,往木雪的灵台扎去。就在那一刻,木雪突然睁开眼,手指夹住了老道士的银针。 “你想干什么?吸魂?”木雪冷冷地盯着老道士。 其实,此刻不是木雪盯着,而是木霜在盯着老道士。 空间里的木霜给宋言穆木雪两人留了一扇镜面,让他们可以自由地看到外面发生的场景。 至于为什么木雪没有把宋言穆带出去……那是因为他们刚聊天聊的太入神,以至于等大家都走入房间之后才反应过来。当着大家突然大变活人这种戏码,木霜劝木雪不要尝试。 但是即便这样,木雪还是被怀疑了。定魂针一靠近木雪,木霜就大惊失色地消失在空间里,占据了木雪身体的主动权。 木雪……是厉关生。定魂针对普通人而是没有坏处,对曾经经历过死亡的灵魂却有极大的杀伤力,甚至可以在抽走针尖的时候抽走魂魄。如果是木雪在身体里,极有可能直接被定住抽出,只有木霜属于身体产生的灵体,才能不让老道士察觉到异样。 老道士精明的眼光和木霜对视,“你是谁?” 完了,竟然被这牛鼻子老道发现不一样?不可能啊,木霜和木雪灵魂同源,不应该有什么异样才对。那么,这老道士在使诈? 木霜哼了一声,“够了老道士,我能交那个琉璃瓦出来,就证明我不是一窍不通的普通人。” 说完,木霜站起来,用她的视角去看宋家的每一个人,还有房间。 木霜的眼睛不是人类的眼睛,她看出的视角除了普通人的色彩和空间感外,还有可以用颜色来形容的气场。气场是有形状的,构成气场的气也会有不同的组合模式。 老道士浑身都是紫色的气,隐约呈现太极圆形,纯粹又干净。看来这个老道士是可以信任的人,只要打消他对自己的怀疑即可。 宋老爷子的气是红色,一把剑的形状,杀伐之气很重,外边包裹着一层金色的光芒,是一个福缘极好的人物,怪不得可以一手撑起宋家这么大的家业,并且有他镇宅的时候妖魔鬼怪都进步了宋家。镇宅的不是宋家摆放的那些瑞兽符阵更不是所谓的仙灵地脉,而是宋老爷子……这个认知让空间里的宋言穆和木雪都默然无语。 宋义瑾的气是暗紫色的枪形,低调而华丽;宋义兴的气是藏青色的军刀形,宋义蕊的气是酒红色的匕首形,宋义诚的气是深金色的元宝形。 怪不得四叔宋义诚那么能赚钱,而二叔宋义兴在军界位高权重,三姑宋义蕊从事间谍暗杀……而父亲负责掌管了整个家族。宋言穆突然很好奇,如果从木霜眼中看去,自己会是什么模样。 而木雪想的是,这一家子都是杀器啊……元宝用来砸人也是杀器…… 最后一个宋子衿,木霜奇怪地疑惑了下?为什么这姑娘的气是银灰色,并且形状时刻都在变化? 在木霜的支撑不住要回空间的时候,她努力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柒叔,那是一个浅黑色的箱子形状的气场……或者也可以说是,棺材。 从宋老爷子和宋家人的角度看去,只觉得木雪诡异的很。她冷冰冰地打量着在场的人,眼中闪过几丝惊奇和认同,然后再扭头看了地上的柒叔一眼,整个人晃了晃,再抬起头的时候,神色有了微妙的变化。 木雪已经回归身体,现在她得想办法把宋言穆给弄出来才行了。 “宋爷爷,还有各位叔叔阿姨,有些事情我不能明说。但是,我确实不是普通人。”木雪在空间里已经跟宋言穆商量好了怎么说,此刻她一脸神秘莫测地装逼,“言穆被我藏起来了,没事,你们等等。对了,柒叔好像被邪气入体,老道士你把定魂针去他身上试试。不过邪气不一定是魂魄。” 说完,木雪就往厕所里跑,啪嗒扣了门锁。 门外的人面面相觑。 等木雪打开门的时候,宋言穆已经和她手牵手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君! =w=青灵子出来打了个酱油就没了……才怪! 啊咧,剧透了…… 二更求夸奖求表扬求评论和收藏都增加喵!!!

上一篇   67黑影

下一篇   69新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