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新决定

保镖团团长阁炽皱眉,刚刚宋言穆藏厕所?不对,那里刚刚没有呼吸声啊……当然,也许宋言穆出去之后功夫见长,学会龟息功也不是不可能…… 宋老爷子活了大半辈子,定力不必常人。他冲老道士点头,木雪这姑娘来历很清楚,可是这身能力却一点都查不到是怎么回事。但是在木雪不要命救回吴森若又一直对宋义蕊尽心尽力的情况下,他们选择对木雪付出一定的信任。 “爷爷。”宋言穆低头行礼,“父亲、二叔、三姑、四叔,辛苦你们了。” “儿子,这是有人在针对整个宋家,不仅仅是针对你一个人。”宋义瑾沉着地开口,同时也在跟宋老爷子表态,“宋家必须全体插手,不能善罢甘休。” 宋言简现在都还没用醒过来,老道士刚刚看了的说法和木雪形容柒叔一样,邪气入体,需要专门开坛做法。并且这邪气来源诡异,如果不是宋言简身上有琉璃吊坠,现在恐怕早就窒息而死。 所以上等将军宋义兴也是杀气四溢,“父亲,大哥都开口了,我们弟妹几个肯定是鼎力支持。敢针对主家的小辈下手,就要付得起相应代价。” 宋义蕊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身体不好需要在医院静养的她能出现在这里,就已经是一种表态。宋义诚在刚刚听宋子衿小声说了自己差点被树枝戳到,是木雪给的琉璃片保护了她,所以才被阁炽拖开的时候,也差点气炸。 “小雪,谢谢你的琉璃片,我们这些叔叔阿姨都有好好佩戴。最近确实遇到一些运气非常不好的事情,但都成功化解。”宋义诚直接开始感谢木雪,“也许大哥二哥三姐不能感受多明显,我是做生意的,偶尔也会去澳门或者拉斯维加斯玩玩,运气这个东西,我感受得再显著不过。” 宋言穆看木雪被表扬得尾巴都快要翘出来的样子,忍不住莞尔,“是的,刚刚突然袭来的黑暗把我们包裹起来的时候,是小雪救的我。”说道这里,宋言穆又郑重地看向老爷子,“爷爷,你说过这件事情由我来负责,家里可以给与我帮助。那么现在还是交给我负责,请父亲还有叔叔姑姑们鼎力支持我,好吗?” “既然是针对我们这些小辈的,就应该有我们来解决。因为日后等我们开始接手宋家的时候,宋家的所有挑战都会由我们来解决。”宋言穆说的斩钉截铁,意志坚定。 这样的决心和意志,让宋老爷子叹了口气,“好。”答应之后,宋老爷子掀起疲惫的眼皮,向木雪说道,“元丰道长就跟着你们两个了,小雪,你有让言简醒过来的方法吗?” 木雪摇头。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也许空间里的湖水可以排斥身体中的外来物,可不一定能够排斥精神上的。再说,空间里的东西只能她自己用,别人也接受不了。 也许可以有植物是排斥精神上外来物的,可是她的空间里现在没有啊。还有,如果木霜可以出空间的话,帮助估计比这个叫元丰的老道士更大。 可是上亿的东西……上亿啊,木雪默默感叹一句,c国的国民偶像啊…… 见木雪摇头,宋老爷子没有多说,而是挥手让保镖们先去检查各个房间。宋义瑾对老爷子的眼神心领神会,跟几个难得齐聚的弟妹一起进了老爷子书房,宋言穆也跟了进去。 宋子衿和木雪被留在了房间里,元丰道长插在柒叔额头上的定魂针一直在颤动,却无法抓取到那邪气。并且银针的根部竟然缓缓发黑,最终被腐蚀断掉。 “非妖非鬼非怪……这邪气,竟然是魔体滋生?!” 元丰道长掐指开始计算,眉头越皱越紧,千算万算漏了一算,这太平世道没有血肉横行的曝尸战场,b市更是真龙天子坐镇之所,怎么会有魔体?! 眼看着事态发展完全超出了预计,木雪也不由得瞠目结舌。 不过……她能从死亡重生到这里,就这个轨迹看来……似乎也不能算多奇怪。 宋子衿拉着木雪的手,心有余悸地开口,“多亏了你的琉璃片啊。” 摇摇头,木雪叹气,“我担心琉璃片起到的作用也不是特别大。我们得想办法找出幕后黑手才行,不然敌在暗我在明,太容易吃亏了。” “肯定是分家的人。”宋子衿咬牙,“青灵子之前的那个表情我太熟悉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你们宋家人的表情一溜的平静无波,竟然还能看出来是主家还是分家……你厉害。木雪暗自吐槽。 没过多久,阁炽来请走了宋子衿,只留下元丰道长和木雪大眼瞪小眼。 “小雪,我算过你的命数,虽然没有具体的出生时辰并不能详细推断,但你是个有奇缘的人。”元丰老道士开口,他的目光里带着惋惜和希冀,“我命中注定要收五个徒弟,现在青灵子已经走了。你愿不愿意当我徒弟?” 木雪明亮的眼神打量着元丰老道士,摇头,“谢谢了,不用。我有自己的路要走,修道什么的根本就适合我。” 果然被拒绝了,元丰老道士叹口气,“你有双魂,并且身负异能。不要否认,宋老爷子告诉我一些东西,我也能看出另一些东西。” 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木雪微笑着听元丰老道士继续说。 “双魂主体必须靠活人的精气才能生存。小雪,你气息纯净均匀,没有害过人,但是早迟下去你会需求更多的精气,如果精气不足反而会引发你的魂变。我是想救你啊。” “什么是魂变?” 元丰老道士眼中精光一闪,木雪只要对这些感兴趣,总有一天会当他弟子的。 “打个比方,当你有吃有喝的时候,你会遵守法律和礼节,不偷不抢爱干净。但是如果你穷苦潦倒,马上就要饿死的时候,就会去翻垃圾箱甚至偷窃抢劫,只为了能够活下去。在你的灵魂有足够养料的时候,你能够保持自己的意识;如果你周围活人的精气少了,无法支撑你的双魂的时候,也许双魂会相互吞噬也许你的魂魄会忍不住去吞噬周围人的魂魄。为了活下去,本能会操控你的一切。” 安静地听元丰老道士说完,木雪内心开始和木霜对话。 【霜霜,他说的是真的吗?】 【一半正确。我们确实算是双魂,但是不存在相互吞噬,因为我住在空间里,你住在身体里,我们不需要争夺躯体。并且我们需要的不是活人的精气,而是情感能量。不过……你我生存的最大依仗是空间,失去能量的支撑你的异能会消失,并且……也许确实会存在魂变的危险,你的灵魂在死去的时候已经鬼化了。】 在这一刻,木雪再一次认识到,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 重生之后的安逸生活,甚至让她忘却了自己上一世的年纪。她记得那些仇恨,记得那些不甘,但更多的是爱上了现在的生活,爱上了周围的朋友亲人。 死过一次的人,总是更加惜命的。 “元丰道长,既然你知道我有双魂,那你就应该知道我可以和另外一个孪生的灵魂对话。她有话想单独跟你说。”木雪的手指抚摸过眼睛,眨眼之间,眸中的神色就变了。原本木雪的眼神是沉淀在墨色之下的净,木霜的眼神则是冰冷锐利的纯。“元丰道长,我是变数。宋言穆的命数早在几年前就被修改,我们的出现之时打乱了预定的安排。宋言穆不会到宋家,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命运的轨迹就更加扑朔迷离。你算不出来,是因为我们在。” 这一段话,彻底解开了元丰老道士对自己的怀疑。他之所以会下山,就是因为用先天八卦图都推不出宋家的细节运势,更是排不出宋言穆的命轨。 原来如此……变数啊,竟然是极为难得的变数…… “小雪,你见过随侯珠?”元丰老道士亲切地发问。 木霜眼睛一眯,“什么猪?” 木雪也在心里问,什么随猴猪? 摇摇头,元丰老道士叹气,“没有,我就随便问一问。既然是如此,那么我们的合作必须分开一下。我要彻底给他排一次命盘,把他人生前十八年的命轨全部算清楚。你暂时离开宋言穆一段时间,可好?” 木霜已经力竭,她迅速退了回空间里去,扑进半山别墅里盖上被子就昏睡了过去。木雪恢复身体掌控权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反对,“我绝对不会离开宋言穆的。既然我们是变数,如果我们离开了,那言穆岂不是按照他们给制定的命轨在走?!你能保护言穆吗?我看不靠谱啊。” 面对木雪的咄咄逼人,元丰老道士爱恋地晃动下拂尘,软语劝道,“老道我早就归隐山林,如果不是早年欠了宋老爷子一份情,这次根本不会出山。既然我来了,必然会保宋家平安,也自然会保宋言穆的平安。这次邪魔侵入宋宅的事情,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木雪还是摇头,“我知道你是有真本事的,但是我并不能放心吧言穆交给你。如果今天的事情再来一次,你能保得住言穆吗?” 元丰老道士见木雪油盐不进,没办法只要拿出了当初的那个葫芦,“小雪你闭上眼睛。” 木雪没闭眼,所以她感觉自己眼前一花,然后整个人落入一个空间。 蓝天白云无日有光,山峰高耸如云,瀑布飞流而下,各色奇花异草遍布山野,间或珍奇异兽,古式建筑的道观,宽阔无边的绿地起伏……天哪,这也是一个空间,还是一个有着很多生命的空间! 这葫芦果然是宝贝啊! 木雪又惊讶又激动,一转身看到衣服也换成白底金绣的汉服的老道士,顿时服了气。果然这老道士是有真本事的。 “上次你把那缕影子也弄到这里来了?”木雪一件事关心的是这个。 元丰道长捻须一笑,往旁边一指,木雪顺着方向一看,顿时哇哇大叫起来。 七色葫芦娃啊!一根藤上七朵花啊!竟然这里有啊!七个小葫芦……真的有七个小葫芦啊! 道观旁边的绿地上竖着支架,一根粗壮的葫芦藤长得非常繁茂,七色葫芦悬挂在藤上,发出莹润的光芒。 赤橙黄绿青蓝紫,简直是太漂亮了。 “影子被关在赤葫芦里,等炼化之后可以提取它的残念。“老道士给心目中的小徒弟展示着这里的神奇葫芦,“很喜欢吗?如果你当我徒弟,我可以送你一个。” 你到底是有多想收我当徒弟啊?木雪无语。 “所以说,你是在告诉我,关键时刻你可以把言穆带到这里面来?”木雪一手抚摸着紫色的葫芦,心里想着好像摘下来送罗兰紫……紫色好漂亮。 元丰老道士点头,“这里灵气圣洁充裕,邪魔之物一旦进入就会被里面的各种宝物抓捕,你看那只赤白豹子,它的凶猛程度不亚于天界神兽。” 木雪的目光被一直三米多长浑身雪白带着红色火焰的豹子吸取了心神……好漂亮好威猛!为什么花豹在她的空间里不是豹子啊,偏偏是一株荆棘…… “那个,我当你徒弟的话,你能把豹子也送我吗?当然,葫芦我也要……”木雪开始狮子大张口。 老道士呵呵地笑,“豹子是灵物,除非你自己能捕获,否则不会认主的。并且灵物不能离开空间太长时间,否则会能力大减的。” 这边老道士还在说着,那边木雪就已经摩拳擦掌地扑上去了。 等宋言穆和宋子衿回到房间的时候,木雪已经是满身血痕体力不支,她还是小看了那只豹子,果然三米长和一米六长之间是有质的差异的。并且那只豹子竟然还会喷火!火焰不烧空间里的东西,只烧外来物。虽然木雪被训练的反应敏捷体力上佳,那也耐不住一直毫不怜香惜玉的豹子钢爪飞扑烈焰追击啊,木雪被烧得到处跳,最后扑向老道士喊救命,老道士笑呵呵对着豹子一拂尘,豹子就吹着胡子不甘愿地离开了。 宋言穆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厉声斥向老道士,“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小雪这个样子你却好好的?” 连宋子衿都以为是老道士欺负木雪,她跟着宋言穆上前一步,指着老道士毫不客气,“喂老道士!你是不是对小雪做了什么?小雪是我们自己人!” 木雪赶紧摆手,“没有没有,不是元丰师傅。那个……刚刚……” 元丰继续捻须一笑笑而不语,于是木雪明白了,“刚刚师傅在教我用个符咒,我一不小心念错了就这样了,嗯!” 空间这种事情,没人会对其他人乱讲,自己能告诉宋言穆那是因为情分不一样。 “师傅?”宋言穆抓住敏感词。 木雪点头点的跟拨浪鼓一样,“对啊,我刚认他当师傅了,他送我一个葫芦噢!紫色的。对了师傅,你能送言穆一个吗?”关键时刻万一你不在旁边,他自己把自己装进去之类的! 七色葫芦的紫葫芦是所有葫芦里灵法力最强的,老道士给木雪完全是当做见面礼,没想到木雪还真是胳膊肘往里拐的好媳妇,这马上就给准老公谋福利了。 但是转念一想,宋言穆确实不一定能够时时刻刻都在他身边。想到这里,元丰老道士摸出那个蓝色的葫芦递给宋言穆,“这是送给小徒弟的丈夫的,如果哪天你和小雪分手了,葫芦就自动回到我手里。” 宋言穆拿着葫芦看向木雪,木雪激动地点头。 知道是好东西,宋言穆点头,收起来之后跟元丰老道士道谢,“谢谢元丰道长。” 阁炽再次进来请元丰道长离开,宋子衿立即拉起木雪上下检查伤势量,而宋言穆拉开柜子打开医药箱,掏出云南白药喷雾剂就开始脱木雪的衣服。木雪身上的伤口很多,那只豹子好歹留了分寸,没有把肌肉组织也抓断,多数是划破皮肤的伤口。 大大方方地脱下外衣,拉起裙子,木雪享受着宋家兄妹地照顾,伤口被迅速处理好。宋子衿自小练武,浑身的伤口比这个多几倍的时候都有过,处理起来得心应手,反观宋言穆倒是有些手忙脚乱的。 “言穆,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木雪的手放在宋言穆的头顶上,轻轻揉动,仿佛是安抚,又仿佛是宣誓,“等师傅帮你把命盘排完,命轨计算好,我就回来。” 宋言穆的手顿住,他以半跪的姿势仰望着木雪。这个曾经需要他庇护的小女孩子,在什么时候,已经长成一个可以庇护他的人了? “葫芦要随身带好,还有我给你的所有东西都要随身带好。还有一个月开学……你帮我联系一个马上开拍的青春偶像剧剧组好吗?”木雪双手放在宋言穆肩膀上,仿佛一位即将拥抱王子的公主。 “你不用……” “我需要。” 宋子衿非常识时务地退到一旁,走出房门之后关上。她是个聪明人,就像刚刚宋家开家庭会并没有叫木雪参加一样,木雪和宋言穆之间的话并不一定适合她听。 房间里,木雪坚定地看向宋言穆海洋一般宽广宁静下的暗涌,“我需要更多人的喜爱,我需要让空间升级,我需要有更多的能力去对付你的敌人。” “我可以……”宋言穆艰难地挣扎。 “你可以战胜他们,我相信。但你不能把我放在一旁当花瓶,难道你忘记最开始把我拢在身边的原因了吗?”木雪的神色坚毅且沉着,“我愿意。” “我愿意为你付出。” 宋言穆捏紧手掌,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字,“不……” 竟然油盐不进了!木雪霸气地翘起二郎腿,指尖戳着宋言穆的下巴,“你不同意?那我找你爸爸或者叔叔阿姨去,直接把空间的秘密讲了,他们会很乐意帮我的。“ 脸色一黑,宋言穆蹭地站起来抱着木雪扔进床里,“我是为了你着想!娱乐圈的确可以快速积攒人气,可是那个大染缸……” “难道你们宋家还护不住自己的准孙媳?”木雪咯咯地笑起来,在床上打了个滚,丝毫不管身上的伤药弄脏了床单,“放心好了,这几年那些剧会红我都知道,并且我不演其他乱七八糟的,你给我找个牛逼点的经纪人,好吗?我会一边念着心理系,一边认真赚外快的。” 原本凝聚起来的火气被木雪翻滚着大笑给戳破了,宋言穆泄气地趴倒床上,“四叔是大投资商,我会跟他谈,但是除了有他投资的剧其他的都不准接,懂吗?还有,不准有任何跟其他人的亲热镜头!” 木雪抱着怀里的宋言穆,脑海里却浮现出抱住那头威风凛凛的赤银豹,忍不住更乐了。 明星,是要当的;豹子,更是要抓的。 “对了言穆,你试试看这个葫芦,里面有没有空间。”木雪星星眼地看着那个蓝色的葫芦,真的是太漂亮了,就跟玉石雕刻的一样! 宋言穆拿出一只手都握不下的大葫芦,盯着它说了一句,“太大了。” 然后葫芦咻地就变小,成了一个硬币大小的吊坠。 好神奇!木雪拿着自己手里的紫葫芦,“变小!” 紫葫芦没反应。 “你太大了!” 紫葫芦还是没反应。 抚摸了下紫葫芦,木雪叹气,“算了你果然是最小的弟弟,没有哥哥能干也是正常的。”葫芦娃里紫色葫芦是第七个嘛。 紫葫芦还是没反应。 连激将法都不启用了,算了,木雪直接把葫芦收进了空间,再抬头看宋言穆的时候,床上已经没人了。 这是进空间里去了?果然蓝葫芦也有空间?太好了木雪开心地在床上滚了一圈,然后被突然出现的宋言穆压了个半死。 “这个也有随身空间?”宋言穆拿着蓝葫芦,眼眸里透露出惊异。 “是什么样的空间?里面有提示规则的其他灵体吗?可以带人进去吗?”木雪好奇的很,抓过蓝葫芦非常想要进去,结果蓝葫芦没反应。 宋言穆有些失落,“里面是一片虚空,虚空中浮着很多发光的明珠很漂亮。我试着想带出来结果失败了。刚刚我是想带你一起进去的,好像不行。” 木雪把葫芦还给宋言穆,“没关系。这就是你的保命法宝了,明天你问下师傅这个空间进入有没有时间限制。我离开你这段时间里,不会打电话也不会发短信给你,我们要彻底的分开下。有了葫芦,我就不担心你啦。” 把小葫芦绑到木雪曾经给托他的,装着湖水的小瓶子吊坠上,宋言穆点头,“你能感受到我的,对不对?” 木雪点头,“你也能感受到我。所以,我们都要相信对方。” 吴森若终于打车到宋家主宅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他通过视频认证之后进入宋家外围,一路疾如风地进大门,然后在客厅里跟宋义蕊相遇。 “义蕊小姐。”吴森若神经紧绷的时候还是习惯称呼宋义蕊为小姐,只有特别放松的时候才会叫义蕊阿姨。 宋义蕊早就知道吴森若来了,并且路上还发生了一起比较奇怪的小插曲,她点点头,“小雪给你们的琉璃腰带要随身携带,已经证明是有用的。” 吴森若颔首,目光飘向楼上。 “去吧,三楼。等会儿到二楼南字房来找我,东南亚那边你两个月之后再出发,这段时间就贴身陪着宋言穆。”宋义蕊咳嗽了几下,一旁的保镖立刻拿出药片端来温水。 “好的。义蕊阿姨你别太操劳了,捌姨会处理好的。”吴森若弯腰敬礼后立即冲上了楼梯。 房间里的木雪突然耳朵动了动,她戳戳宋言穆的腰,“森若来了!” 话音刚落,敲门声就想起来,吴森若有些低沉的华丽声线隔着门板显得有些失真,“言穆哥,小雪,我来了。” 欢呼一声,木雪跳下床去开门,完全忘记了自己一身的伤痕没有用外套盖住。 于是,吴森若在开门的那一瞬间,表情从担忧变成了愤怒。 “你这一身的伤是怎么回事?!” 欢欣鼓舞的木雪迎头被喷了满脸口水,默然无语地伸手擦脸,然后默然无语地把手在吴森若袖子上擦干净。 宋言穆看着这个场景忍不住想笑,他走过来,和吴森若抱了个满怀,“你来了。” “嗯,免得你们两个突然就诡异死掉。” 然后,情比金坚的兄弟两个一起瞪木雪。 “穿外套!” “说原因!” 女王作派坚持不下去了,木雪乖乖随便拉出一件宋言穆的外套穿上,然后继续忽悠说那个什么符咒。然后吴森若跟宋言穆一样,对木雪几乎是盲目绝对信任,听她这么说只能作罢。 “小心些。那些东西不在我们现实的规则内,你就算有异能也不能蛮干。” 吴森若只能这样叮嘱,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三个开始交换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件,以及知晓的各类消息。吴森若告诉宋言穆自己会留在这里两个月,专门跟着他。宋言穆本来想让吴森若去保护小雪,话没出口又给吞回去了,算了还是把花豹召回来的好。 作者有话要说:滴滴答答滴滴答答葫芦娃!!! =w= 空间要升级,小雪还是要走下娱乐圈的,不过主线情节是在宋家,不是在娱乐圈嗷。 七千多字的大肥章噢喵=w=扭动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419:41:19 s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412:11:58 1234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410:23:10 打右灯,向左转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410:08:01 包拯很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408:00:12 小啦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318:36:21 谢谢上面的亲爱哒们=333=

上一篇   68二更君

下一篇   70新决定②